春锁宫廷之尔音 《春锁宫廷之尔音》一、初入深宫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春锁宫廷之尔音小说名字叫作《春锁宫廷之尔音》,提供更多春锁宫廷之尔音小说全文深度阅读,春锁宫廷之尔音小说全文在线深度阅读。春锁宫廷之尔音小说春锁宫廷之尔音摘选:一康熙帝九年,冬。京城的雪极其的大,一场一连一场,好像不想停息…...

小说推荐:绅士没品格 下堂不死必有福 一试成真爱 爱情公寓5之青春不结束 重生之灰姑娘的逆袭 修改超凡 带着仓库到大宋 轻河记 锦鲤王妃有空间 北地巫师



春锁宫廷之尔音小说名字叫做《春锁宫廷之尔音》,这里提供春锁宫廷之尔音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春锁宫廷之尔音小说精选:一康熙二年,冬。京城的雪异常的大,一场连着一场,似乎不想停歇。紫禁城也是一样,大雪覆盖了一切,白茫茫的雪地竟有些晃眼。一辆马车停在了神武门儿外,在雪地上留下了两道车辙。赶车的是一个老头。他扶着一个中年妇人从车上慢慢下来。那妇人一身月白的素袍子,端庄素静,一看便是大户人家。妇人还带着一个小姑娘,约莫七八岁的年纪,粉团儿一样。头上扎着白头绳,也是一身月白色的素袍子。“如姐姐,您可到了,近来可好?”一个太监模样的人从门里走了出…

康熙二年,冬。京城的雪异常的大,一场连着一场,似乎不想停歇。紫禁城也是一样,大雪覆盖了一切,白茫茫的雪地竟有些晃眼。

一辆马车停在了神武门儿外,在雪地上留下了两道车辙。赶车的是一个老头。他扶着一个中年妇人从车上慢慢下来。那妇人一身月白的素袍子,端庄素静,一看便是大户人家。妇人还带着一个小姑娘,约莫七八岁的年纪,粉团儿一样。头上扎着白头绳,也是一身月白色的素袍子。

“如姐姐,您可到了,近来可好?”一个太监模样的人从门里走了出来。他的手上提着一只橘色的宫灯,在昏暗的天幕下摇摇晃晃。那太监大概等了一会儿了,身上落满了雪。他随手掸了掸,站在了那妇人面前。

“哟,小李子,等了好一阵儿了吧。你怎么来接我了?太皇太后身边得有人啊。太皇太后最近好吗?皇上呢?”

“是小李子自己想来的。已经好多年没见过如姐姐了,如姐姐都没变。太皇太后挺好的,自从先帝驾崩,她老人家就一心辅佐皇上。只是皇上……”小李子边说边用袖子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只是皇上这么小就没了娘……太后娘娘她……”小李子竟哭的说不出话来,不住的用手帕擦掉下来的眼泪。

“唉,是呀。”那位妇人也跟着流下了眼泪,“太后娘娘那么年轻,菩萨心肠,怎么说没就没了……”

“如姐姐也别太难过,这原都是命。”小李子哽咽的说道,“太皇太后吩咐了,让我直接带您去景仁宫,然后再去见她。”

妇人一边拭泪一边点头,那手里的帕子已湿了大半儿。她想起自己当年在宫里的日子,不胜唏嘘。不过离宫几年光景,竟有这么多人先后去了……

他们沿着紫禁城的红墙像南走去。天越来越黑了,李**手上的宫灯越发明亮,就像天上等待落去的太阳,在雪地里形成温暖的光晕。

“如姐姐,这小姑娘是?”

“哦,这是我孙侄女。”妇人把小姑娘搂在怀里,疼爱的摸着她冻红的小脸儿。“大妞,问李**好。”

“李**好。”小姑娘怯怯的问道,红扑扑的小脸儿上露出羞涩的笑。

“真是个乖巧的孩子。眉眼儿间倒真有几分像您。”李**边说边从怀里掏出几块用彩色纸片包着的东西。纸片儿是橘红色的,微微发亮,就像李**手中提着的灯笼。“给,大妞。这是太皇太后前些日子赏下的西洋糖。你把那彩色纸包开就可以吃了。比咱们的糖块儿甜。”

小姑娘看着身旁的妇人,那妇人点点头,“快谢谢李**吧。”

“谢谢李**。”大妞从李**手里接过糖,小心的包开。她舔了一口里面的方块形东西。“真甜啊!”大妞心想道。她把糖含在嘴里,又把糖纸铺平。橘红色的纸片有些透明,皱皱的,很好看。大妞把纸片高高的举过头顶,透过纸片看去,一切都是暖暖的橘红色。她的脸上露出好看的笑容,尤其是唇边的两个梨涡,就像春日里绽放在枝头的海棠。

走了好一会儿,才到了景仁宫。院子里早已挂满了白色的灵幡。那些灵幡与天上的白雪交相呼应,在风里纠缠不清。

院子里有好多人,穿着一样的衣服,脸上都露出悲戚的神色。黑黄的泪痕,渍在他们的脸上,有些已被风吹干。

忽然,一阵大风吹来,吹跑了大妞手中橘红色的糖纸。她离开妇人的身边儿,向糖纸飞走的方向追去。那糖纸飞过中院儿的长廊,一直飞向后院的角落。那里有一棵大树,糖纸恰巧落在了树下的雪地里。

大妞也追了过去,她捡起树下的糖纸。橘红色的纸片儿上沾了些白雪,轻轻一晃,宛若晴天里满目的星光。

大妞忽然发现,大树的后面还蹲着一个人。她绕了过去,看见一个和她年纪相仿的男孩儿蹲在那儿。他也穿着素白色的袍子,头上戴着一顶白色的瓜皮小棉帽。眼睛红红的,脸上还留着黄黑色的泪痕。

大妞也蹲了过去,她歪着头,柔声地问道:“小哥哥,你怎么了?难道是迷路了不成?”

那小男孩慢慢地回过头来,他望了一眼大妞,那大大的眼睛里充满血丝。

“没有。”小男儿的声音有些干涩,听上去似乎是哭哑了嗓子。

“那你为什么蹲在这里哭呀?”大妞眨眨眼睛,白净的小脸儿上现出一丝好奇。

“……”小男儿没有答话,他抱着膝盖,把头深深地埋在膝盖里。

“你,是不是想额吉了,或者是想阿玛了?”

“……”这一次,小男儿抬起了头。他看着大妞,眼睛里有些许明亮。

“其实,我也常常想起我的阿玛和额吉,然后蹲在大树下哭一场。”大妞歪着脑袋,柔声地说道。

“你阿玛和额娘也都走了?”小男儿终于开口说话了,他看着大妞,眼睛里闪过一丝光亮。

“嗯,额吉走的时候也下了这样一场雪。草原上的冬天很冷的。”

“今年的冬天也很冷。一切都是白茫茫的……”

“怎么,你害怕白色吗?我教你个法子,你看!”大妞把糖纸放在小男孩儿的眼前,眼前的世界瞬间变成了橘色。

“是不是一切都是橘红色的了。有没有暖和一点?”大妞说道,她随手把自己手中的糖纸递给男孩儿。

男孩儿从大妞手里接过糖纸,他有些纳闷,小小的眉头紧紧地皱在了一起:“这不就是块儿糖纸吗?有什么好玩儿的?”

“刚才不是给你看了嘛。”大妞抓起小男孩儿的手,将糖纸对准远处的白雪和落满了雪的屋顶。“你看,你看,都是橘红色的了。就像太阳照耀着一样。”

男孩儿的脸上渐渐地露出了笑容。大妞也一样,尤其是唇边的梨涡开出了美丽的花儿。

“小哥哥。虽然,我阿玛和额吉都走了。可是我还有姑姥姥,她一样很疼我的。小哥哥,你还有其他的亲人吗?”

“我还有祖母。”

“就是呀,你祖母也会很疼你的,就像我姑姥姥一样。”大妞一板一眼的说道,那样子倒真像一个会讲道理的先生。

“你是哪个宫里的宫女,怎么没见过你?”

“我不是宫女啊。我今天第一次进宫。”

男孩儿的脸上显出些许失望的表情,他看着大妞,眼睛一眨一眨的。

“那是不是,我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当然,我会和姑姥姥回科尔沁的。”

“大妞——你跑哪去了?大妞——”

远处传来中年妇人的叫唤声,那声音听上去十分着急。

“姑姥姥喊我呢,我要走了!小哥哥,你别再难过了。”

“……”小男儿没有说话,他看着大妞站起身来。

“小哥哥,我叫大妞,你叫什么呢?”

“朕……我叫玄烨。”

“玄烨!好,大妞记住了。玄烨哥哥再见。”大妞挥挥手,准备转身跑开。

“大妞!”玄烨忽然叫住了她,“别告诉别人,你遇到了我。也别告诉别人,我哭了。”

“嗯,好的!”大妞点点头,这一次她真的跑开了。

“大妞——”玄烨又喊道。

“怎么了?”大妞停住脚步,回过头来。

“你的糖纸?”

“送给你吧——”

大妞的脸上漾起笑容,那笑仿若能将这世间一切冰冷的白雪化尽。玄烨看着大妞离去的身影,手不自觉地抚摸着那张橘色的糖纸。此刻,天地间的一切都镀上了一层橘色。一时,紫禁城也变得温暖而安宁……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