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人成仙 第一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寒卧床不起不起身体虚弱无力的爷爷,心里别说有多难受啊与内疚了.他是个孤儿.是爷爷在一次下山打猎中,有意间听见附近有婴儿的哭啼之声,寻声离去在一堆杂草丛中找到了了那时还在哇哇嚎啕大哭的他.  抬头一看他被一件华美锦绣绸缎当心的包裹着,小脸上都是痛哭留下的的泪痕,...

闲人成仙

推荐指数:10分

《闲人成仙》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男神,绰号叫混蛋 一抱换金主 木叶之圣主降临 我的奶爸人生 霍格沃茨之血脉巫师 木叶之超级赛亚人 斗罗之最强赘婿 九零律政军嫂撩人 看来这个世界已经不允许我低调了 崩坏纪元



  茂密的山林中一道身影像猴子般灵巧快速的穿梭前行着,隐约能看出身影大概有五尺高左右.在他每次蹬腿借力的一刹那速度会有所变慢,方能看到他的容貌.一副稚嫩的小脸上有着一双瞳瞳有神的大眼睛,而那双明亮的大眼睛之中分明透露出坚韧与执着.黝黑的皮肤配上强健的四肢,就融合出了一副自然而又协调的身体.

  这个小家伙名叫王虎是山下王家庄人,别看他今年才只有十五岁却已经是庄上最好的猎人了.

  但此刻他一想到得了风寒卧床不起身体虚弱的爷爷,心里别提有多难受与自责了.他是个孤儿.是爷爷在一次上山狩猎中,无意间听到附近有婴儿的哭啼之声,循声而去在一堆杂草丛中找到了那时还在哇哇大哭的他.

  只见他被一件华丽锦绣绸缎小心的包裹着,小脸上都是哭泣留下的泪痕,一双肥嘟嘟的小手在外面不断的挥动着,右手上还紧紧系着一枚灰色的扳指,看到这一幕爷爷马上伸出长满老茧的双手,抱起他轻轻摇晃着双臂哄着他.

  “谁家会这么狠心!把这么可爱的小娃扔在这荒山野岭之中,太造孽了!”爷爷边说边抱着还是婴儿的王虎往山下走去.要说还真奇了怪了,刚才还在哇哇啼哭的王虎,此时在爷爷的怀抱中却是安静异常,只见他瞪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爷爷.

  难道我们爷俩有缘,爷爷不觉得就伸出右手开始逗起王虎来.王虎也不哭了很是配合的“咯咯……”大笑起来.

  看到这一幕爷爷也笑了,“小娃娃,看来以后你就跟我过日子吧.”

  从此以后孩子就跟着爷爷相依为命生活在一起,爷爷姓王就给孩子起名王姓单字一个虎,希望他能像山中的老虎那般勇猛强壮健康.

  王虎焦急的在山上寻找着药草,村中的老郎中看过爷爷的病以后,跟他说去山上采点甘草熬点药汤给爷爷喝上几天就会没事了.

  看着地上那株长有一尺多高,叶片像槐树叶子,结紫色花果实有点像毕豆的植物.王虎不禁狠狠的出了一口久久憋在嘴里未出的浊气,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总算是给我找到了.

  双手急切扒开潮湿的泥土,小心翼翼的把药草往背篓里轻轻一放,直到药草稳稳的放到背篓里之后,王虎的脸上才露出久违的笑容,背着药草下山去了.

  端着刚煮好还冒着腾腾热气的药汤,王虎来到了爷爷的床前,慢慢扶起爷爷说道:“爷爷这是我从山上采来的草药刚刚煮好的药汤.李郎中说了只要你喝上几天这个药汤,身体就会立马好起来的,到那时咱爷俩又可以上山狩猎了.”说完王虎用小汤勺舀起一勺药汤,先拿到嘴边吹吹凉后,再轻柔的放到爷爷的嘴里,看着爷爷一口一口把药汤慢慢喝下去.

  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爷爷在王虎无微不至的照顾之下,身体变得越来越好脸色也变的红润健康起来,王虎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这日王虎又像往常一样早早的上山给爷爷采药草去,直至日落时分才从山上往村庄里赶.突然间王虎内心莫名的悸动起来,感觉仿佛有什么重要东西正离自己而去,出于猎人与身俱来对危险的敏锐感觉,王虎觉得可能有什么坏事要发生.

  加快脚步往山下的村庄里赶,心中默默念叨着千万不要有事.

  远处就是王家庄了,按理说现在应该是村庄里最忙碌热闹的时候,家家户户都忙着做晚饭了.可是抬眼看去却是另一番景象,村庄里漆黑一片毫无声息,四周静的只剩风声和虫鸣声.

  这一切犹如凶悍的野兽,迎面就猛的把王虎整个人给吞噬掉.内心的恐惧变的越发不可收拾,牢牢占据着王虎的身体,如发了疯一般王虎不顾一切飞奔着向家里跑去,心里默默念叨着爷爷一切安好.

  当他气喘吁吁推开爷爷的房间门时,看到床上的一刹那王虎整个人犹如五雷轰顶,当场愣在原地身体不能动弹,仿佛体内的空气瞬间被抽尽一空.看着床上躺着的那具干瘪的尸体,王虎依稀还能辨认出爷爷的容貌,但是尸体脸上的表情却是充满了痛苦.

  这一幕犹如晴天霹雳,狠狠的砸在王虎脆弱的心上,让他痛不欲生后悔莫及.

  “啊......谁!是谁!给我出来!我要杀了你!”.

  撕心裂肺的吼叫之声响彻在王家庄的上空久久不息.

  王虎的双眼早已充满鲜血,变得血红,身上的青筋根根暴起,泪水不住的从眼眶中溢出.踉踉跄跄的走到床边,王虎伸出早已颤抖不已的双手,死死的抱住爷爷那具只剩下皮包骨的身体,只觉喉咙一甜,一口鲜血不由自主的就从口中吐出,两眼一黑就此昏死过去.

  冥冥之中好像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缓缓的睁开眼睛,那股冰冷黑暗的孤独感逐渐离体而去.

  “你醒了,”听到耳边传来的声音,王虎费力的转过头看去,发现自己竟然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而且还有一个完全陌生的男子静静的站在床边看着自己.

  “这...里是…哪,”王虎吃力的问道.

  “云霄宗”男子傲然的说道.

  听到陌生男子的回答王虎一脸的茫然,在脑海里努力的搜寻着这个陌生的名字,可惜结果就如同他脸上的表情一样迷茫不知.

  陌生男子像是知道王虎在想什么似的,“你不用费力的想了,这个地方跟你待过的地方不一样.”

  “不一样”,难道我已经死了,现在已经在地府了.

  王虎满脸惊慌的说道:“我死了?”

  突如其来的这句话,把陌生男子听的诧异不已,心想难道他是被刺激的傻了.

  “大人,我是不是已经在地府里了,”看着陌生男子,王虎小心的开口问道.

  地府,这下把陌生男子搞的郁闷不已,看来是他误会了自己的意思了.

  “放心吧,你没死,你活的好好的.”

  虽然陌生男子实话实说,但是王虎不相信.

  “大人你都说过跟我待过的地方不一样了,又何必在浪费口舌好心骗我呢.只要想想就知道了,跟我待过的人间不一样的地方,那也就只剩阴间了.”

  王虎的回答真让陌生男子有点哭笑不得,从来没见过这么会钻牛角尖的家伙.

  陌生男子把要说的话在心中仔细斟酌了一遍之后,再次开口了:“我想说的意思是你现在待得地方有点特殊,不属于俗人世界待得地方而已.”

  这番解释犹如一把神奇的钥匙,打开了一个全新的智慧大门,突然间就点醒了王虎那颗混沌无知的脑袋.

  王虎的脑海里直接就蹦出了“仙人”两个字,瞬间双眼瞪大嘴巴惊讶的合不拢,一脸不敢相信的样子,“是仙人住的地方吗!”

  看着王虎那一脸震惊不已的样子,陌生男子心中总算是暗暗松了口气,看来这次他总算听懂了一些自己说的话.

  震撼过后的王虎撑着虚弱的身体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但试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最后一狠心使劲用牙齿把嘴唇咬破,疼痛瞬间席卷全身暂时驱散了身体的无力感,颤颤巍巍的王虎爬下床来,毫无预料的就猛然跪在地上,不住的磕起头来.“仙人求求你,救救我爷爷和全村的人吧,求求你了!求求你了!”

  陌生男子平静的看着王虎激动的做着这一切不语,微微皱了皱眉.最后无奈的说道:“我去晚了,现在也已无能为力了.”

  “骗人!你们不是仙人吗!你们是神通广大无所不能的吗!为什么不能可怜可怜我,救救我爷爷和全村的人啊!为什么……”王虎越说越激动,最后气血攻心,鲜血毫无预料的就从口中涌出,本来就是虚弱的身体,在经过这一出又再次瘫软在地昏死过去.

  陌生男子怜悯的看着瘫倒在地的王虎,轻轻念叨:“何必如此呢”,说完蹲在王虎的身边伸出自己的右手,手掌轻按在王虎的额头上,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王虎的身上突然毫无预兆的出现一道柔和温暖的乳白色光芒,没过多久王虎身上的这道乳白色光芒就慢慢消失不见了.如果仔细观察看的话,就会发现这道乳白色光芒,是被王虎的身体给一点一点的缓缓吸收进去了.做完这一切之后,陌生男子把昏死在地的王虎抱到床上,心情复杂的看了王虎一眼,擦拭去额头上渗出的颗颗小汗珠.

  “我就只能帮你这么多了,剩下的就看你自己了”.

  人已飘然离去,躺在床上的王虎脸色也由刚才吓人的惨白色,渐渐变得有了一丝血色,急促的呼吸也变的趋于平稳,脸上浮现出了婴儿般的恬谧表情.

  也多亏陌生男子及时出手相救,不然此刻王虎只怕早已去阎王爷那里报到去了.

  时间在一天一天的流逝着,陌生男子每天都会照例来看王虎一眼,生怕他再受什么刺激做出傻事来.

  不过醒来的王虎像是变得丢了魂魄一般,整天如同行尸走肉那样,双眼无神只会空洞的盯着前方发呆.每次看到王虎这个样子,陌生男人只能无奈的摇头离去,毕竟心病这东西再好的大夫都治不了,一切都只能靠他自己跨过去.现在自己唯一能做的事就是等待,等到第七日陌生男人再次来看王虎时,他已经坐在桌边啃起馒头吃起来.

  “你想通了,”陌生男子也不废话直奔主题.

  “没有,只是现在的我还不能就这般窝囊的死去.我要报仇,我要为了爷爷和全村的人报仇.”说话间,王虎的双眼透出坚毅的眼神,身上散发出一股无形的杀气.

  “呵呵,小子有骨气.不过现在的你,还没有那个能力报仇.吃饱后,跟我去见掌门再说吧.”

  王虎立马放下手中的馒头,站起身来看着陌生男子“我饱了.”

  两人来到屋外,陌生男子手里像变戏法一般就突然间冒出一把利剑来,只见他手一松利剑竟然稳稳的停留在半空不动.

  接着陌生男子打了几个手势之后,那把停留在半空的利剑就像雨后的春笋,蹭蹭的自己长长长大起来,很快体积就如同小船一般大小了.陌生男子满意的一指,大剑很有灵性的就飞到他的脚下,陌生男子顺势走上去站在大剑上,回头看着王虎“还傻愣着干什么,上来!”

  王虎不知所措起来,“你的意思是让我跟你一样站在大剑上”,王虎有些胆怯的问道.

  “废话,不然你还想怎么样.”

  看着陌生男子不像是在跟自己开玩笑的样子,王虎只得小心翼翼走过去,学着陌生男子的姿势站在大剑上.

  “抓牢我,”王虎赶紧抓住陌生男子的衣服,然后就觉的身子一轻人已经高高飞在天空中.

  随着这柄大剑越飞越高,王虎越来越心惊肉跳惊恐起来,心脏不由自主的砰砰的加快速跳动着.看到身下的山峰变的如此之小,经受不住高空的恐惧,王虎赶紧闭上双眼不敢再看.

  也不知过了多久只听到一声“到了”,王虎才敢慢慢的睁开双眼.

  看到眼前的景象,却是把王虎看的傻了眼,只见一座插入云霄的宏伟宫殿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让他有种不真实的错觉,难道自己这是来到了皇宫.

  不对,不对,就算是皇宫,也应该没有眼前这座宫殿高大雄伟.这难道就是传说中仙人居住的地方,一定是的,也只有这样的宫殿才能配得上仙人的身份.

  王虎还沉醉在眼前这座宏伟宫殿带给自己心灵上巨大的震撼时,宫殿里面却传来淡淡一声:“进来吧”.虽然声音很轻,但是语气里却透露出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威严.

  “掌门在叫我们,进去吧.”

  看着还在发呆的王虎,站在身旁的陌生男子忍不住开口提醒道,王虎才如梦方醒般回过神,赶紧跟在陌生男子身后走进宫殿之中.

  进入宫殿后,王虎放眼看去却是再次傻眼,自己的心灵又一次被深深的震撼到了.

  宫殿里的样子跟他心中所想的模样,可是差了十万八千里.他本以为宫殿里面怎么也得装饰的金碧辉煌奢华大气上档次才是.但是现实中自己看到的却是另一番景象,偌大的宫殿里空空荡荡,殿中只有四根巨大的擎天石柱整齐的树立在两边.仔细看的话还能看到每根石柱上,都雕刻着各种狰狞的兽怪,这些图案巧夺天工形态各异栩栩如生,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仿佛石柱上雕刻的兽怪都是鲜活有生命似的.

  此时的王虎彻底被眼前石柱上雕刻的兽怪给震住了.在自己面前的哪里是雕刻的兽怪,分明就是真实存在的远古巨兽.

  “这难道……”,王虎心中惊叹不已,不敢想象了.

  光顾着打量大殿的王虎却没有注意到,大殿尽头座椅上坐着的中年男子,正饶有兴趣的注视着王虎.

  “参见宗主”身边冷不丁就传出陌生男子的声音,把王虎着时吓了一跳.惊慌过后回过神来的王虎才注意到大殿之上竟然坐着一位中年男子,此人仪表堂堂身着华丽绸缎服饰,依椅而坐.两人在不经意间四目对视时,王虎竟然生出一种在此人面前无从隐藏的感觉,仿佛自己从里到外都被他给看了个通透,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可怕危险感觉.

  “你叫什么名字,”中年男人轻声问道.在这偌大宫殿中,按理说如此轻语的声音应该是听不到的,但是奇怪的是每个字却如同有生命似的,铿锵有力的就清楚传到了王虎耳朵里.

  王虎立马跪在地上大气也不敢喘一声,低着头小心翼翼的回答道:“回禀仙人大人,我叫王虎.”

  中年男人看到王虎如此举动,嘴角微微含笑说道:“起来吧,不必如此拘束.”

  王虎可不敢,只当中年男子说的是客套话,颤颤巍巍的跪在地上不敢有丝毫怠慢.

  看到王虎这般,殿上中年男子也只能无奈一笑作罢.

  “王虎,听说你想报仇.”

  王虎猛的抬起头激动的身体变的颤抖起来,漆黑的双牟透露出浓浓的仇恨火焰.

  “是!”王虎斩钉截铁的回答道.

  中年男子平静的看着王虎,“罢了,什么事情都讲究个缘字,既然你能被我派弟子所救就表示我们有缘.缘分是可遇不可求的,你就入我门派如何.”

  听闻此言王虎全身猛的一震,毫不犹豫的嘭嘭嘭就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额头因为用力过猛都已经皮破血流起来.

  看到王虎有如此坚定的决心,宗主都有些动容起来,“一切都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李林带你王虎师弟下去吧!”

  “是宗主”.

  “走吧”.

  起身以后王虎深深的看了一眼坐在大殿之上的宗主,然后才跟着李林师兄身后出了大殿.

  等到两人走后大殿再次恢复到宁静无声,宗主喃喃自语:“此子我竟然看不透,收他入门不知道以后是福是祸.唉,一切随缘吧!”说完宗主的身体渐渐变的模糊起来,直到最后消失在大殿之中.

  王虎再次跟着李林师兄踏在大剑上,不知飞了多久来到一处山峰处,只见山上绿树成荫庭院楼阁林立.下去之后偌大的庭院里却是冷冷清清竟然没有一人.

  李林轻车熟路的在前面走着,来到院子中一间最大的房门前后径直推门而入,房间里有一名胖子正懒散的靠坐在椅子上,手捧书津津有味的看着.当听到开门的声音时习惯性的抬头敝了一眼,却刚好看到李林大步走了进来.胖子脸上立马堆满笑容起身迎了上去,反应快的就像打了鸡血一般.

  “李师兄您过来,不知有什么事我能帮上忙的.”

  李林仿佛没有看见胖子对自己的满脸奉承,板着一张冰冷的面孔说道:“这是掌门新收入的门派弟子,”说完就不在废话转身离去.

  “李师兄慢走”,虽然李林无视胖子,但是胖子可不敢无视李林的,在后面一番热情至极的送着李林.

  李林到是干净利落转身人已飞走,留下王虎独自一人傻站在胖子的面前.

  上下打量了一番王虎之后胖子开口了,“小师弟你好,我叫周易是这里的管事,不知道小师弟你怎么称呼.”

  看着眼前的胖子口气对自己这般客气,王虎一时还真有点反应不过来,连忙回答道:“我叫王虎.”

  “哦,是王虎小师弟啊,不知道你是从哪里来的,跟宗主又是什么关系.”周易极尽客气的问道.

  这一问把王虎给问糊涂了,自己跟宗主怎么扯上关系了,不过王虎还是老老实实把自己的情况告诉了胖子“那个,我跟掌门没什么关系,也就是在刚才有幸见过宗主一面,宗主才收我为门派弟子的,俺是来自山下王家庄的.”

  听到这里周易脸上的表情立马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不说是变的冷若冰霜但也变得冷冷淡淡,刚才的热情笑容消失殆尽,瞬间胖子给人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表情.

  “哦,知道了,没事了.”

  说完就见他手里拿出一块玉牌和一块木牌.随手就把手中的玉牌和木牌扔给王虎,“想知道的东西玉牌里都有记载,使用的方法是把玉牌贴在额头上集中精神就能看到里面的内容了.出去后看到门框上没有木牌挂着的门框,就表示房间是没人住的你就可以随意入住.”说完胖子头也不回的走回座位,继续看着手中的书.

  王虎看胖子的样子是不愿意在理自己了也识趣的自行离去,刚走到门口时却被胖子意外的叫住了.

  “等等,这个你记得吃了.”说着就看到一道红芒飞向自己.

  伸手抓住之后王虎疑惑的看着手中的红色药丸,蹙着眉正想开口询问时,胖子已经变的不耐烦了“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出去!”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