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四哥 《老四哥》(九)关牛圈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秋菊牛圈小说名字叫作《老四哥》,提供更多老四哥,老四哥小说深度阅读。老四哥小说秋菊牛圈节选:秋菊把糯米饭煮好,拿小叔家去槌打了。上午,老抠睡了回笼觉,就去放羊了。自从被老赖打后,不仅仅脑子不不好使,腿脚也时灵了,走路时左脚总是会…...

老四哥

推荐指数:10分

《老四哥》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振南明 租个男友好过年 楚门狼 我在异界当牧师 极致进化之强殖机甲 牧龙师 拳神田石 这个刺客有毛病 嫡女涅磐:谁家女儿俏 重生六零幸福攻略



秋菊牛圈小说名字叫做《老四哥》,这里提供秋菊牛圈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老四哥小说精选: 而此时,老抠却拿着赶牛用的竹棒坐在门口等他们,很是气愤地,咬牙切齿,还不断骂骂咧咧,“鬼杂碎,还敢偷吃我的鱼干,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看我打不死你们。”看来楼上的鱼干没了,被他知道了,那是他自己捉来,平时都舍不得吃,今天过节他想找来吃结果没了,以他那个抠劲,加上脑子时而短路,能不生气嘛。秋菊把糯米饭煮好,拿小叔家去捶打了。下午,老抠睡了回笼觉,就去放牛了。自从被老赖打后,不光脑子不好使,腿脚也不灵了,走路左脚总是使不上劲…

而此时,老抠却拿着赶牛用的竹棒坐在门口等他们,很是气愤地,咬牙切齿,还不断骂骂咧咧,“鬼杂碎,还敢偷吃我的鱼干,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看我打不死你们。”

看来楼上的鱼干没了,被他知道了,那是他自己捉来,平时都舍不得吃,今天过节他想找来吃结果没了,以他那个抠劲,加上脑子时而短路,能不生气嘛。

秋菊把糯米饭煮好,拿小叔家去捶打了。

下午,老抠睡了回笼觉,就去放牛了。自从被老赖打后,不光脑子不好使,腿脚也不灵了,走路左脚总是使不上劲,就失去平衡了,一瘸一拐,别人都取笑他,“老抠,你这样子,不该叫你老抠,应该叫你老瘸,才对。”队上的人都哈哈大笑,老抠自己也憨憨一顿傻笑,他们爱笑就让他们笑吧,反正自己什么灾什么难没见过。队长看他这个样子,下地干活,恐怕是不行了,就给他安排在队上放牛的活,队里有四,五头牛,犁地重活都放在它们身上,每天它们的伙食自然马虎不得,老抠对他们比对儿子还亲,每天都给它们找有嫩草的地方吃,今天过节,选了一半青草的地方使劲让它们吃个够,才懒洋洋地回家,关进牛圈,牛圈就在他家左手边一间空房子内,以前这里地主也是养畜生的地方。

过节的缘故,老抠想起自己以前捉的鱼干,拿来当下酒菜,没承想,一条都没有了,以他那抠劲能不生气嘛。

两个小的,光着身子,只穿短裤,长衣长裤湿了放在脸盘里,四哥拿着尿素袋,那个高兴劲,好像中了大奖似的,两人也是有说有笑。

快到家门口,四哥眼神好,老远就看到他爸拿着赶牛棒,很气愤的样子,情况不妙,不是好兆头,又出什么事情了,今天可能又得挨打了,一下就没了刚才的高兴劲,担心道;“哥,今天出什么事了,你看爸很生气的样子,好像要打我们一样?”

“谁知道他今天哪根劲搭错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又不是第一次挨打。”老三倒是淡定,都打习惯了。

这时,老抠也看到他们了,就加大嗓门大吼起来;“兔崽子,给我快点过来,”说着还举起竹棒在地上拍打。

他的嗓门,把各街坊邻居都惊着了,本都在家吃上糍粑,都出来查看,像是老抠与人要打架一样,当然大家的心态不一样,有看热闹的,唯恐天下不乱,也有出自关心的,会不会老赖又来找老抠了,也有只是想看老抠出丑的,他家越倒霉,他心里就越舒坦,就越显得自己的优越性,各色人都有,像蜂群一样围过来。

他俩刚才还高兴的手舞足蹈,马上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地靠老抠走去,像两个焉了的黄瓜一样,没有一点生气。

“说,是不是你们偷吃了鱼干?”老抠恶狠狠道。

“是老鼠吃了,不是我们吃的,”老三不知道鱼干是四哥给猫吃了,辩护道。四哥看这架势,害怕的都不敢出声,只是慢慢把尿素袋放在地上,那里放着比鱼干更好的东西。

“放屁,老鼠吃了鱼干,那个袋子怎么没破洞,”老抠上楼查看时装鱼干的口袋还是好好的,肯定不是老鼠偷吃的。

“爸,今天我们在洋塘摸了只甲鱼。”四哥想分散老抠注意,拿甲鱼来挡。

可老抠是谁啊,他在这节骨眼,认死理,一根筋。

“我说的是,你们有没有偷吃鱼干,你给我打马虎眼是不是?”老抠再次大声喊起来,拿着竹棒吓唬四哥。

这时人群开始骚动起来,有劝说的,老抠啊,鱼干算什么啊,偷吃就偷吃了,叫个什么劲,那甲鱼可比鱼干美味多了,有起哄的,都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来会打洞,老抠儿子生来会偷东西,哈哈,也有不吭声,但心里歹毒,让他们打去吧,打死才好呢,王婶也在人群中,心里很是担心,今天又得出什么事不可。

“是我拿去喂猫吃了,家里老鼠多,猫来捉老鼠,就给它吃了。”四哥看今天这架势,想躲是躲不过去了,只能低头承认。

老三诧异看着四哥,这事我怎么不知道,但事情已经是这样了,他是哥肯定要替四哥扛着,便说;“不对,是我偷吃的。”

“好啊,你们兄弟俩还很团结,是不是,一块打,看你们还硬不硬。”说着,老抠就抡起竹棒打过去。

俩小的可是光着身子啊,虽说竹棒比上次木棍小,但接触面越小,压强越大,牛皮那么厚,被这个打了都直叫唤,更何况是人呢!

但俩小的不叫唤,在学校里学过这么一句话,男子汉,流血,不流泪,嘴巴闭着,强忍着,但他们受不了的是当着这么多人面打他们,人群有嘲笑声,喧哗声,劝说声,吵吵杂杂,这对他们两个小孩来将身心是个极大的考验,心灵更是受到极大的创伤,尤其是四哥,现在正是性格成型的年岁,当着这么多人面挨打,心里感受极大地痛苦,加上竹棒的疼痛,便哭喊起来,凄惨可怜,嚎啕大哭。

三哥还想劝他不要哭,可自身难保,便也哭起来。

人群多半是来看热闹,就像在看耍猴一样,起哄的多,都不敢去拉架,怕伤及自己,有的也是嘴上说,假关心,老抠在气头上,哪听得进这些。

王婶看老抠打这么狠,今天也不知道是哪来的胆子,前去想夺下竹棒,被老抠左手一推,便摔倒在地,晕了好一会,起来便去找秋菊。

秋菊这时还在他小叔家,有滋有味地打着糍粑,身上都是汗,但心里是甜,两个小的最爱吃糍粑了,等他们回来,肯定喜欢吃的不得了,想起这些,手上身上就有劲,便不觉得累,抡起石锤,使劲捶打着,“嘣,嘣,”石锤落到石缸里声音也很有节奏。

“秋菊,你家老抠又在打俩小的了,快去看看吧。”王婶一路小跑过来,气喘吁吁。

“什么,个老不死的又在打小的了?”秋菊立马放下手上的石锤,紧张道。

“对的,就在你家门口,很多人在看,我拉都拉不住,你快去看看吧?”

“奥。”

秋菊站起转身便往家方向赶,心跳立马加速了起来,嘴里也大喘气。嘴里还碎碎念,个老不死,你怎么不早点去死,就知道拿小孩出气,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这辈子要嫁给你,我造罪就算了,还让孩子遭罪,边念边抹眼泪。

等他们赶到家门口,人群已散去。

“人呢?”秋菊紧张道。

“刚才还在这里的,很多人看。”王婶也不知道人被老抠带哪去了。

这时老抠,晃晃悠悠走过来了。

秋菊立马上去,揪住他的胳膊问道;“你个老不死的,两个孩子,你把他们弄哪里去了?”

“我他们关牛圈里了,让他们关禁闭,好好反省。”老抠不紧不慢道。

“你疯了,这么热的天,蚊子,苍蝇这么多,你把他们关牛圈,”秋菊说着就往牛圈赶去。

但一把被老抠给拦住了,他已经做了决定,你还敢反抗不成,家里我就是老大。秋菊拗不过,就和老抠打了起来,老抠虽说脚有些不便,但手上有力气,三二下就把秋菊掀翻在地,秋菊也像发了疯一样,就趴在地上使劲咬老抠那双穿着草鞋的臭脚,老抠左脚不便被咬了一下,“啊,啊,”叫唤,提起右脚,使劲靠秋菊头上就是一脚,秋菊立马昏死过去。

王婶胆小,刚才不敢拦,看秋菊摔倒,立马去扶她。

“还敢咬老子,老子弄死你。”老抠嘴里还恶狠狠道,说着便扬长而去。

王婶把秋菊扶到她家里,秋菊有些气息,但很微弱,给他喂了口水,便又去叫陈医生了。

天色已渐暗,俩小的关在牛圈也感受到成群的蚊子正围着他们,“嗡,嗡,”很多很多,就像蜂群一样,靠他们围拢过来,但蚊子是个个带针,带刺的,吸血鬼,他们刚才挨竹棒打,身上都是血味,更加剧了吸引蚊子,蚊子早就饿疯了,牛皮太厚咬不动,咬你们,“哈哈”我们可以饱餐一顿了,在这种环境下,关一个晚上,正常人的血都会被吸干。

四哥不仅觉得蚊子可恶,还恶臭难忍,牛圈嘛,都是牛屎,能不臭嘛,加上温度高,更加在空气中散发着恶心的恶臭,刺鼻难闻,那些牛倒是皮厚,还能安逸地睡觉,只用尾巴甩甩,拍打牛虻,这种牛蚊子,个头较大,只有它才能咬进厚厚的牛皮,恶心的是,牛还不住往外面排便,还散发着热气,更加剧了恶臭。

“哥,这么多蚊子,这么臭怎么办?”

四哥左手捏着鼻子,右手拍着蚊子,身上还不停跳着,一停下蚊子,就扎过来,难受极了,加上身上的伤,身心都忍受着极大的考验,但现在还是先保命要紧,这些蚊子是要人命的。

老三手脚也忙个不停,他身上的伤其实比四哥身上的还多些,他嘴硬,不求饶,老抠打他当然更狠些,背上都是血印,找来的蚊子更多。

“这个牛圈只有一扇门,外面上了锁,根本就没办法出去的。”老三道。

“难道就这样在这里等被蚊子咬死?”四哥担心道。

老三环顾四周,仔细定睛一看,牛圈南侧有个小窗户的,但被老抠用帆布封住了,但只有那里或许可以一试,要不真可能就在这里等死了。

“那边有个窗户的,被封住了。”老三指着窗户道。

“哪呢?”

“那里,我们靠近看看。”

他俩靠近一看,直摇头,因为窗户不关被封住,而且窗户位置还很高,以他们的个头,根本是够不着的,有将近二米高。

“哎,这是老天要灭了我们啊!”四哥看着这窗户,都身心绝望。

“高是高了点,要是有个梯子就好了。”

“牛圈里哪会有什么梯子啊?”

“找找看,其它长一点棍子也行。”

他们赶紧在牛圈里找了起来,可什么都没找到,四哥心里更加感受到了绝望,我才几岁,就要死在牛圈里,我还没学会开火车呢,我还想吃妈妈打的糍粑呢,我还要讨老婆,生孩子,自己脑子胡乱想着,也算是对自己的鼓励,要是人没活下去的意念,那可真的绝望了,哀莫大于心死。

在微弱的光下,在牛屎堆里看见有根木头一端露在外面。

“哥,你看那里是不是木头。”四哥一下情绪激动起来。

老三仔细靠那边看去,点点头,应该是,靠近一看果然是,就是被埋在了牛屎堆里了,有脏又臭。

老三顾不上这些,保命要紧,使劲拔起来,四哥也赶去帮忙,两人一下一使劲,一个屁股蹲坐在牛屎上,这些满身都是牛屎了,连脸上都溅满,像个大花脸,但棍子是取出来了,有一米多,加上自己身体可能够的着。

马上把棍子架到窗户下面,可必须要有个人在下面扶着,且棍子不粗,不能承受两个人。

“我在下面扶着,你上。”老三道。

“我能行吗?”四哥担心道。

“你一定能行,快上,蚊子越来越多了。”

“好。”

说着,老三扶着,四哥顺着沾满牛屎的木棍爬,因为沾满牛屎,手上都是滑的,很难爬,四哥咬咬牙,都用指甲,使劲捉紧木棍爬,这可是他们生的希望。

好不容易够到窗户,可帆布封住了,四哥急的没办法。

“用嘴咬。”老三在下面着急道。

“好。”

说着四哥用嘴从帆布边上咬起来,帆布已经有点烂了,倒是没费多少劲,可窗户中间有两根木棍隔开的,像他自己家的窗户,不知道能不能出。

顾不上那么多,四哥捉着中间木棍,使劲把头往外面伸,头是出去了,可肩膀卡住了,又把肩膀缩,像用缩骨功一样,肩膀出去了,肩膀以下那就简单了。

可他是倒立着从外面探出去的,头在下,运气的是下面有堆稻草,他手脚一使劲就掉在稻草上,总算能呼吸一口新鲜空气了,感觉身心都那么舒服,使劲吸了几大口,歇不得,老三还在里面呢,又在地上找了块硬石头,把门锁砸了,终于把老三救出来,两人相拥而泣。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