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沉录 第一章 屠寺(一)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古木无人径,深山难寻钟。  泉声咽危石,日色冷青松。  多少菩提寺,一夜消匿踪。  杀人,从古至今,并不少见。  杀佛,中国历史上可谓罕有,但在北魏拓跋焘帝在位几十年间,竟...

佛沉录

推荐指数:10分

《佛沉录》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毁灭之翼 三国之冠军侯 浪子不放浪 特种兵之万兽沸腾 傲娇王爷求合作 陛下实在太强硬了 六格神装 太古龙象诀 地元精气化生系统 凤妃至上



  古木无人径,深山难寻钟。

  泉声咽危石,日色冷青松。

  多少菩提寺,一夜消匿踪。

  杀人,从古至今,并不少见。

  杀佛,中国历史上可谓罕有,但在北魏拓跋焘帝在位几十年间,竟三次针对佛的毁灭性杀戮,使日月失色,三河悲啼!僧侣几近灭绝。

  第一章屠寺

  北魏初立,由于连年混战,人们无法抵抗战争的残酷,加上佛教宣传教化,劝慰人们寻求心灵的安宁,向佛之心日盛,一时僧侣颇多,这与拓跋焘戎马一生喜欢征战的思想格格不入,加上一心向道的宰相崔浩的极力劝说,对佛教成见日深,以至于采取了极端的政策,杀僧侣,毁佛寺,砸佛像,烧经书,使一心向佛的僧侣四处躲藏,无以安身,当时北方最大的寺庙卧佛寺亦是不能幸免。

  北魏时代的京畿平城范围东至代郡,西及善无,南及阴馆,北尽参合。其京甸“东至上谷军都关,西至黄河,南至中山隘门塞,北至五原。”

  卧佛寺,位于代郡南郊灵山顶部,一羊肠小道直通山顶,寺中僧侣来往穿梭,忙于扩大寺中规模,以容纳越来越多的一心向佛之人,这是北方最大的寺庙,庙中僧人以数百计,但尽管庙宇宏伟,房间不少,但沙弥们就是打地铺也越来越容纳不下,方丈玄通大师虽佛法高深,聪慧善断,却也整日为此事烦恼。不得不兴土木扩大寺院规模。

  灵山半山腰,两个十一、二岁模样的小和尚,抬着一碗口粗细的松木顺着狭道往上,动作很是迟缓,两人有说有笑,不停的彼此挑逗,前面的净空小和尚说:“静海,如果你能猜中我脚下踩着什么东西,我今天就把我的馒头给你一半,后面的静海呵呵一笑:这有何难,今天定让你净海饿肚子。说着探头细看,“啊。蛇!”静海平时最是怕蛇,竟抛下木头,转身就跑,净空丝毫没有准备,木材从手中脱落,径直超山下滚去。净空顿时脸色煞白,眼睛随着木材往下滚落,呓语般的喊了声:阿.弥.陀.佛……保佑.,山下不只有其他僧人搬运东西,灵山不只姓佛,它还姓道,山腰南侧还有一个道观“无为观”,观内无为道长虽然和睦,但佛道两家因立场的分歧互不往来久已,两家长时间维持相安无事,虽偶有不快,却也一一化解,只半年前,两家结下梁子,无为观内一年轻道士突然在山上被人用掌力将心脉震碎而死,道观内的几个弟子怀疑是少林僧人所为,扬言要报仇,寻上卧佛寺挑衅,后被无为道长因事实不明为由阻止,可自此两家心中便有芥蒂。此次落木正是冲无为观而去,如若砸到自己僧友还好说,砸到无为观就是一场大祸。净空、静海顿时心惊肉跳,心也似木头沉的更快!

  只见木头滚处,人影掠起,并夹杂惊呼声:小心!……啊……

  木头咣的一声,实实的砸在无为观屋顶上,刹那间,从下面跳跃起四五人,以极快的速度往净空处冲来.片刻,四五人影已是到了跟前.为首的年龄三十四五岁,面色相当白净,剑眉英扬,声音雄浑.人称“怀诚子”,是无为观内首座弟子,紧随其后的是一个二十七八岁青年,右手提一把长剑,怒目圆瞪,牙齿紧咬.这是无为道长最小弟子“怀贞子”

  净空道:我们不小心失手,惊扰贵观,多多包涵!

  “邻友……”

  “哼!分明是故意的!偏偏砸我们主讲堂.不要多说,小秃驴!”怀诚子还没说完话已被怀贞子抢了去.

  “臭道士说什么?”静海拳头握紧,两眼怒视怀贞子.

  怀贞子剑指静海,口中骂到:“一群秃驴,平日扰乱我们道观清修,不与你等一般见识,今天砸我道观万万不会放过你们!”,话音未落,一道寒光劈向静海,静海急忙躲避,只听咔一声,静海身边石头已迸起火花,不等静海站稳,青年回剑向静海刺去,异常凶狠。眼看静海断不能躲过此剑,净空已是满脸骇然,惊呼“师弟”,想将静海推开,剑是何等的快,顿时静海腰间鲜血飞溅,瞬间已把僧服浸透。净空来不及和两位道士纠缠,抱起静海向卧佛寺冲去,净空来不及向方丈报告情况,抱着静海跑进藏经阁旁边的配殿,他知道,只有方丈的师弟玄机大师能救静海,玄机大师正在面朝里打禅,净空由于跑的过快,没注意越过门槛,绊倒向前趴去,怀中的静海也已脱手,玄机“阿弥陀佛”,以极快的速度转过身来,一手接住静海,另一只手将五米之外的净空用真气托住,净空感到自己像落在棉花上一样,安稳的跪在地上,由于又累又急,当场昏了过去。

  玄机,玄通方丈的师弟,寺内僧人武功最高者,内功修为更是卓绝,传说玄机大师为了救一直被麻雀追逐的金蝉,用飞叶把麻雀托起,直至金蝉得以逃脱。从此在寺中便有“麻雀追蝉,高僧神通”的典故,玄机大师武功修为如此之深,却从与人交过手。但这丝毫影响不了他在众僧中的地位。

  玄机大师运指如电,迅速点了静海腰间太乙穴,血顿时止住,恰巧这时净空也清醒过来,见到师弟不在流血,用崇拜的目光看看玄机,好生安慰,谁知玄机眉色沉重,嘴里喃喃自语,净空自是不明就里,想问却又不敢,在净空心里,却有一丝不祥的预感。玄机匆忙走出禅房,一会功夫手里拿着一本经书回来,看着静海的伤情,对照着书,时而疑惑,时而点头,突然,惊骇万状,书竟掉到了地上。玄机大呼:“难道是劫数!太乙不容!”,没有转身,就倒退着疾飞到门外,转身疾驰向大雄宝殿,玄通方丈此时正给他人剃度,见到玄机如此惊慌,心知定有大事发生。

  只见玄机双手颤抖,急声道:“方丈,我佛有难,我们赶紧准备应付吧!又是太乙、不容!难道真的道不容佛?”,玄通方丈沉稳道:“善哉善哉!一切自有定数,慢慢道来怎么回事?”,毕竟是一寺之主,遇事从容冷静。

  玄机颤声道:“静海与无为观发生过节,被道士刺中太乙穴,不知何故,全身精气聚集不容穴,导致此穴几乎要爆裂,实在令人难以捉摸”玄通听毕,亦是满脸惊谔!卧佛寺近日内屡出异象,藏经阁内铜人经络雕像上太乙穴深陷,不容穴突然隆起大洞,已经十分诡异,如今又出现这等巧合之事,玄通虽阅历丰富,也无法解释此中异象。

  玄通一脸忧虑道:“前几日,道家旧友云中子来信,信中只有一张图,上面画有一把飞剑正刺向一只黄龙。我数日来百思不得其解,昨日看到净空在城内带回一本小人书,上面讲的竟是吕洞宾飞剑斩黄龙的故事,方有所悟。黄龙是我佛界高僧黄龙禅师,两人斗法,将黄龙禅师杀死,此只是民间传说而已,我自不放在心上。我与无为道长有数面之缘,此人仁厚有德,自是不会主动挑衅我寺,但云中子素来严谨,且与我私交甚笃,我想他定有说不出口的深意。我们早早防范为好。”玄通方、玄机两位大师耳语一番,玄机转身出了大雄宝殿。

  寺外,几名虔诚的青年双膝跪地,请求玄通大师为他们剃度,玄通大师走近打量他们一番道:“诸位与我佛无缘,还是请回吧!”几位青年不明就里,悻悻而去。日后才可能领悟到玄通方丈的苦心。

  无为观内,无为道长正听怀诚子诉说经过,不时怒声呵斥弟子出手太过狠毒!这就要亲自去卧佛寺赔罪。

  “哈哈……哪又怎么样?他们厄运到了,这还算便宜了他们。”

  这是从外面走来一人,高额尖鼻,头发虽已花白,但梳理的一丝不苟,一身灰色道服甚是整洁,太阳穴隆起,声如洪钟,内功修为非常精湛,就是无为道长闻声才发觉他已经到道观,可见此人的轻功修为已入化境。

  无为道长一震:师弟……你怎么来了……

  无量快步走上前作揖:“师兄,皇上、宰相尊崇道教,我跟随宰相相多年.他在皇城修好了一座雄伟道观,今日,我来接你和道观众弟子前去,以便合力将我道教发扬广大.望师兄勿推辞!”

  无为轻轻一笑:“我道中人讲究静修,不喜奢华,请师弟无须勉强,我闲云野鹤惯了,望师弟勿忘师傅修身养性之教诲,将我教发扬广大。师弟不可做有违道教宗义之事,宰相周围勿多言国事,切忌切忌!”

  无量道长长叹一声:“好吧,另外我还有一件事,要和师兄说”,言毕,无量竟用隔空传音的神技,自是不愿弟子听到。

  只见无为听毕,满眼惊愕,亦用隔空传音对无量道:“万万不可,望师弟三思.”

  无量面露不耐烦之色:“这是皇上已经定的,非我辈所能左右.师兄就不要多管了吧!但此事万不可让他人知晓.否则……,我来就是要提醒师兄,少问他人之事!你去还是不去?”

  无为摇摇头,无量说了声:“食古不化!”拂袖而去。

  无为、无量师从寇谦之,宰相崔浩也是一心向道之人,在与寇谦之论道之后,极力向拓跋焘帝推荐,拓跋焘本来一心向佛,一件事情让他对佛教产生了偏见,当年拓跋焘帝召永安寺中高僧讲经,帝希望寺中能派遣一些武功修为较好的僧人去对抗柔然,谁知永安寺方丈斗胆拒绝,称佛家之人以慈悲为怀,平日方恐伤及蝼蚁飞蛾性命,去疆场杀人自是不妥。拓跋焘帝本人心性高傲,自是不再提及此事。但从此,帝心恨之!以为拒绝疆场杀敌报效国家妄为国民!时常露出灭佛之心。寇谦之只是传播自己道教的学说,对杀戮是极其反对的,劝说不下,借故云游四方去了,倒是弟子无量,野心勃勃,想凭借道教的尊崇地位,控制武林各派。但恐佛教势力庞大,就整日唆使宰相消灭佛教。

  一日、二日、三日……,整整七日无为没出过自己房间一步,他也不允许他人打扰,送进的饭菜,总是原封不动的端出来,负责送饭的清风听到无为道长最多的一句话:“我该怎么办?”

  众道士对无为道士都是忧心冲冲,但也丝毫没有办法.他们知道这肯定与无量师叔有关。

  夜色沉寂,月光如水,远处传来鸟儿的夜鸣,更加凸显了这个古老山林的幽静.

  夜已三更,一个身穿黑影,以极快的速度在林间穿梭,朝着卧佛寺而去.此人跃上大雄宝殿屋顶,竟无丝毫声音,黑影从屋顶跃下,朝方丈禅房方向而去,隐约看到方丈在灯光下正在阅览经书,黑影悄悄推门进到屋内,玄通语气极为和缓:见面即是缘,来了即是客,不知阁下深夜造访,有何指教?

  黑影把面上黑布一把扯下:“哈哈,果然是有道高僧,贫道多有打扰。”

  玄通呵呵一笑:“原来是道长,能在我寺来去如入无人之境,佩服佩服!”

  来人竟是无为道长,他进来迅速把灯吹灭。然后用极为细小的声音对玄通说些什么,只听玄通大师不住叹气:劫数啊!我佛大难看样是真的了!只是不知他们什么时候动手?”

  无为:“中秋之夜!贫道告辞了。方丈多保重!”

  言毕,出门跃上屋顶消失在苍茫夜色中。

  几日来玄通方丈甚是繁忙,且日渐憔悴.此时已是农历八月初。玄通和玄机早已商量好,在农历八月十日之夜,命弟子躲避此场灾难。

  静海这几日身体复原很快,玄机大师天天为他运功疗伤,伤势经已控制.只是身体极其虚弱.行动不便.这天,玄机对静海道:你身体虽已好转,但是一个月内绝不能练习武功,只能诵读经文,否则会元气失散,导致气绝身亡。切忌切忌!静海这就要叩头谢过,只见玄机手掌一抬,静海便弯身不下。玄通方丈为他取法号“静海”,有其深意,静海自幼便显示出对佛经的极大兴趣,且记忆力超出常人,小小年纪,已经可以背诵多部经书,慧根不浅,深得玄通方丈喜爱。

  农历八月初八,时至黄昏时分,忽听寺内钟声紧促敲了几下。众僧都冲向练武场.神色都甚是紧张.玄机愕然:这是紧急大事的召集钟声,已数年不曾听到这样的钟声,难道有什么大事?

  想到这儿,身形一闪,人已到了校武场上,此时众僧都集结在此,气氛甚是压抑。

  玄通方丈站在台前,朗声道:“我寺自建立数百年来,济世救民,广施佛法,一心向善,只于天下苍生为念,每每深恐愧对佛祖教诲,从不敢怠慢,更与他教和睦,和平相处,处处忍让.但天有不测,人有祸福,此乃命之定数,但我佛视人生为雁过长空、影沉寒水.现问我寺僧人,何为生死?”

  众僧答曰:“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此无故彼无,此灭故彼灭。”

  玄通:“应作如是观诸法因缘生,我说是因缘;因缘尽故灭,我作如是说。我佛有旨,修行本无形,修心即修行,我佛近有劫数,请各位各自安排自己的余生吧,我佛宽容,一心向佛之人须谨记五戒,切忌切忌!……”

  话还没等说完,突地跑来一个小僧,神色惊恐:“师祖,官兵将灵山围住了,山下的传报的几个僧人被杀了!听他们说,城中永安寺无一活命.!”

  玄通惊道:“难道……不是中秋之夜?……,没想到来的这么快,天灭我佛啊!”

  玄通通过耳语对玄机说:“让净子辈弟子速往无音洞寻机逃走!以图我佛他日再起。”

  玄机安排下去,深深佩服玄通的思虑周全,无音洞后三洞口极其狭窄,成年人根本无法通过,只有武功修为极深的玄机才有可能通过,但像玄机这样的高僧是绝对不会留下方丈等人不管的.但因情况是在紧急,他们忘却了一个净字辈弟子--静海.佛家静乃“净”也。

  报:“方丈,官兵已经上到山的半腰了。”

  玄通:“阿米陀佛!该来的总归要来,不要再报了,我们等着他们,点起火把!”,很多僧人喊道:“我们跟他们拼了,保护方丈!”

  玄通此时倒也坦然,平静一笑:“佛祖云,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有此劫数,在所难免,凡事皆有因果,我们反抗,只能激起更大范围的杀戮,善哉!”

  “哈哈哈……算你老和尚识大体!…..”

  玄通朗然道:“既然来了,何不现身见面,老衲久侯多时了.”

  两个身影掠过众僧头顶,落在玄通方丈身旁十米左右,一个通体红衣,身挎一柄极其难看的长剑,没有头发,但他却不是和尚,另一位手执一把银枪,身穿银色披风,相貌俊朗.只凭二人轻功的身手,便知此二人是一等一的高手。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