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沉录 第二章 埋祸 (二)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情况干万切记突然发生,不自觉地地把轻功用出到最慢速度,片刻便到了山顶,抬头一看广场之上数百具尸体横七竖八,鲜血了完全凝固在山石上,浓郁的血腥味令人作呕,情景非常无比惨烈。卧佛寺已成了废墟,还在持续燃烧的梁檩冒着黑烟,丝丝缕缕久久地不绝,似是僧侣的魂魄。无为望着无为在附近客栈休息了一晚,第二天清早,便带领弟子回到无为观,看到灵山顶上冒着黑烟,本来整齐的花花草草也是一片狼藉,心里祈祷自己担心的情况千万不要发生,不自觉地把轻功施展到最快速度,片刻便到了山顶,只见广场之上数百具尸体横七竖八,鲜血已经凝固在山石上,浓烈的血腥味令人作呕,情景十分惨烈。卧佛寺已成为废墟,还在燃烧的梁檩冒着黑烟,丝丝缕缕久久不绝,似是僧侣的魂魄。无为看着这些,很久没有出声,心想:“昨天晚上还不如一掌将无量击毙,没想到他做出这等残忍之事,即使不是他亲身为之,也与他脱不了干系。”,兀自悔恨不已,只到怀城子走到身边才长嘘了一口气,道:“把他们掩埋了吧!”,怀城子忙招呼跟过来的师弟们,将众僧侣的尸首埋在一个峭壁旁边,并回观内取来朱砂,写下“卧佛寺众僧之墓”几个字。。...

佛沉录

推荐指数:10分

《佛沉录》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毁灭之翼 三国之冠军侯 浪子不放浪 特种兵之万兽沸腾 傲娇王爷求合作 陛下实在太强硬了 六格神装 太古龙象诀 地元精气化生系统 凤妃至上



  无量言毕,施展轻功一晃消失在夜幕里,无为道长叹道,幸亏自己“天罡正气”险胜无量一筹,否则,今天是何结果也不好说,《武德经》是以人的内心的自我约束为基础,讲究自我的修炼,内心纯净者自然能达到很高的境界,其中最重要的内功心法“天罡正气”无为也仅仅是达到第三层而已。

  无为在附近客栈休息了一晚,第二天清早,便带领弟子回到无为观,看到灵山顶上冒着黑烟,本来整齐的花花草草也是一片狼藉,心里祈祷自己担心的情况千万不要发生,不自觉地把轻功施展到最快速度,片刻便到了山顶,只见广场之上数百具尸体横七竖八,鲜血已经凝固在山石上,浓烈的血腥味令人作呕,情景十分惨烈。卧佛寺已成为废墟,还在燃烧的梁檩冒着黑烟,丝丝缕缕久久不绝,似是僧侣的魂魄。无为看着这些,很久没有出声,心想:“昨天晚上还不如一掌将无量击毙,没想到他做出这等残忍之事,即使不是他亲身为之,也与他脱不了干系。”,兀自悔恨不已,只到怀城子走到身边才长嘘了一口气,道:“把他们掩埋了吧!”,怀城子忙招呼跟过来的师弟们,将众僧侣的尸首埋在一个峭壁旁边,并回观内取来朱砂,写下“卧佛寺众僧之墓”几个字。

  自埋葬了众僧侣之后,无为道长渐感虽然与世无争,但天有不测风云,自己门下断然不能重蹈卧佛寺众僧覆辙,渐渐加强了对弟子武功的传授。心想待弟子武功练就一定水平,择道德高尚者,将“天罡正气”传授于他。

  无量自和师兄夜间比试之后,回去甚是郁闷,暗想:“看来《武德经》并没有遗失,是师傅故意隐瞒自己,如此精深武功,随着时间的推移,师兄自然越来越强,只要师兄在,称霸武林之路将异常艰难,心想虽然师兄想杀自己也不是那么容易,但毕竟是心头大患。”,左右思索,心生一条毒计。

  几日后,无量去见宰相崔浩,两人寒暄过后,无量恭敬道:“宰相,我有一位师兄,住在灵山无为观,道法高深,深慕宰相雄才大略,多次说过想要拜见宰相,昨日又说起此事,不知宰相有意否?”

  崔浩哈哈一笑:“道长见外了,既然是你的师兄,定是博学多识,我明日安排家奴前去将道长师兄请来,促膝长谈。”,在崔浩转身的一刹那,无量脸上露出一丝奸邪的微笑。

  第二天,阳光明媚,北风暂时停息,让人感觉暖冬的惬意,无为道长观内大院里正在教授弟子武功,看到其中几个弟子进步很快,心中甚为宽慰。这时,在门口当勤的弟子跑了进来:“师傅,外面一个称宰相府的人前来送信,说是宰相要见师傅。”,无为心想:“我素与官府没有往来,不知找我何事?”,拆开信件,上面写道:“素闻无为道长精研道法,深为信道之人推崇,甚为仰慕,请道长移驾前来,不吝赐教!崔浩。”

  无为心想:“宰相好道恶佛,这本应该是我道教的幸运,但此人竟劝皇上灭佛,未免偏激,我本无心与官府打交道,但何不趁此机会劝劝宰相,以减免杀戮!”当即决定随信使一块去宰相府。

  相府,规模庞大,假山石桌,雕楼画栋,松柏玉竹,应有尽有。仆人穿梭不绝,甚是忙碌,无为心想,不知要花费多少才能建造如此豪华,现在有多少百姓现在衣不蔽体,屋不挡寒,心中生出一丝无奈。

  信使直接将无为道长领到一个书房,只见一个阔衣锦袍的人正在那儿看书,信使走过去鞠躬道:“宰相,无为道长来了!”,无为暗想:“此人就是崔浩,倒也勤奋好学。”,崔浩道:“道长来此,有失远迎,失礼失礼!”,寒暄了几句,引领无为坐到书房的偏椅上,两人论及道家思想。

  无为道:“反者道之动,天地万物都存在两个互相矛盾的对立面以及对立面的互相转化,天下的事情也存在物极必反的道理。崇道也不能走向极致,反佛也应有尺寸,手段过于强硬反而违背道家主张。”

  崔浩听他话里有话,也不过于争辩,但心中大为不快:“岂能养虎为患,佛乃外来,道乃土生,道家思想更适合我朝广众。”

  两人到后来竟有些争执,崔浩心想:“无为道长虽是另类,但此人所说不无道理,似乎要比无量道长高明的多,我且多留他些日子,多多探讨,岂不更好。”

  无为推辞不过,只好在相府住了下来。可在这几日里,相府发生了两件事情,令崔浩大为恼怒。

  在无为入住相府的第一天晚上,崔浩最为宠爱的舞女美姬遭到奸污,美姬称当时摸到此人下巴有很长的胡须,且事毕美姬的贴身衣物竟被拿走。当夜一名刺客刺杀崔浩,将崔浩的胳膊用飞刀射伤,有侍卫看到一个人影向无为道长房间掠去,但那人轻功十分高强,瞬间便没了踪影,侍卫正犹豫见,看到一个人影从房顶跃下,赶紧躲在假山后面,看到是无为道长匆忙回到自己的房间,侍卫甚是怀疑,当即报告给宰相,崔浩派府内武功较好的侍卫迅速把无为道长的房间包围,燃起了熊熊火把,无为听到外面动静,开门一看,只见宰相崔浩站在门口,看着无为胡须甚长,冷冷的道:“道长刚才何去了?”,无为不知道府中出了事情,道:“刚才一个蒙面人,将我引出房间,待我出去查看只是,此人突然不见,我便又回到房间,不知出了什么事情?”

  崔浩恨恨的道:“在半盏茶功夫前,竟然有人行刺于我,随后我府内舞女遭人侮辱,道长难道不知?”,无为一听,知道宰相怀疑自己,朗声道:“我无为一生光明磊落,坦坦荡荡,更是不敢有违清规戒律,如若宰相认为是贫道所为,能拿出证据,我自当甘愿受罚。若不能,相府也困不住我。”,崔浩说了声“好!”,一摆手,侍从窜进屋里搜查,不一会功夫,一个侍从从屋内走出,手中俨然一件红兜肚,无为道长心中骇然,心想:“屋内竟有这种东西,是何意思?”转念一想,心知刚才中了调虎离山之计。

  崔浩怒道:“道长妄为出家之人,修心养性,没想到办出如此之事,还有什么话说?”,无为知道自己百口难辨,仰天一叹,没想到自己遭人陷害,一生清誉尽毁,心中异常愤懑,只有指望无量师弟给自己查明真相了,当即眼睛一闭,崔浩道:“捆了,投到地牢,明日再行发落!”。

  回到房间,美姬听闻是一个道士将自己玷污,止不住的哭啼,花枝乱颤,令人怜悯。崔浩看到自己心爱之人遭此ling辱,越发恼怒,暗自决定明天一定要将无为残忍杀死。

  第二天早晨,崔浩还没起床,无量已经等在门外了,他已经知晓无为被投入地牢,暗自高兴,昨日深夜已经差人贿赂牢卒,将无为用手腕粗细铁链捆了个结实。

  等了半个时辰,崔浩出来眼神充满怨气,无量马上恭敬道:“宰相,我没想到无为作出有辱师门之事,请宰相将他交予我,我自会清理门户,将他处死!”。

  崔浩心想:“让无量当自己面处死无为也好,可以看看无量对自己是否忠心。”,当即道:“如此甚好,一切交给道长!无为真是胆大包天,如若不是道长,我昨夜已经将他凌迟处死!”。

  当即吩咐侍从:“快将无为带到后院!”,片刻功夫,无为道长已经被带到后院。只见他形容憔悴,一夜似乎老了几岁,但仍是浩然正气,不卑不亢,他看见无量,心想:“说不准,师弟会给自己求情,等事情水落石出再发落自己。”

  只听无量道:“无为,你整日满嘴仁义道德,没想到做出如此之事,还有什么话说?”,随即脸上露出鬼魅的笑容。无为心中大骇,此刻心中甚是怀疑自己的师弟正是昨日晚上的蒙面客,想到这儿,却再也不愿往下想,当即眼睛一闭。

  无量突然右掌灌注全身功力,迅速移到无为面前,狠狠地朝无为胸前拍去,无为正处于悲愤之中,根本没有注意,身体像离线风筝一般,飞了出去,口中鲜血从空中洒了一地,侍从们忙过去,一摸无为已无鼻息脉搏,无量道:“宰相,我恳求你让我把无为贼子尸首弄回灵山,以告诫后辈。”,崔浩点了点头。

  无量将无为尸体放在马匹之上,自己从身后揽住他,纵马而去,崔浩不住感叹:“无量真有情有义之人!”,从此更加信任于他。他不知道的是,无量并没有回灵山,而是去了通往宰相府后花园地道的出口。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