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花剑雨 第六章平安山庄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们又看了眼小蛮说﹕“你叫吴大侠吗?”  小蛮说﹕“我叫小蛮。”  “噢。我也也不是吴大侠,你们找错了人人了。”吴清坚说。  那两人对望眼后矮个及时补充说﹕“我们找吴清坚大侠。”  “我是吴清坚,但是我不认识了你们。毕竟,我更也不是大侠。”吴清坚说。在第一颗北斗星亮起时,吴清坚来到了平安镇。“平安”对于出门在外的人有着无比的感触。天涯的游子,有谁不期盼平安?而又有谁能确保平安?况且在这个腥风血雨的江湖,“平安”是每个浪子的心声和心愿。能在万里黄沙中看到平安确实让吴清坚冰冷的心有了些许暖意。镇中心有家平安客栈,有两个人萎萎缩缩地站在客栈门口,他们看到吴清坚后其中一个高些的走过去。。...

枪花剑雨

推荐指数:10分

《枪花剑雨》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毁灭之翼 三国之冠军侯 浪子不放浪 特种兵之万兽沸腾 傲娇王爷求合作 陛下实在太强硬了 六格神装 太古龙象诀 地元精气化生系统 凤妃至上



  天色暗,夜已寒。

  在第一颗北斗星亮起时,吴清坚来到了平安镇。“平安”对于出门在外的人有着无比的感触。天涯的游子,有谁不期盼平安?而又有谁能确保平安?况且在这个腥风血雨的江湖,“平安”是每个浪子的心声和心愿。能在万里黄沙中看到平安确实让吴清坚冰冷的心有了些许暖意。镇中心有家平安客栈,有两个人萎萎缩缩地站在客栈门口,他们看到吴清坚后其中一个高些的走过去。

  “请问你是吴大侠吗?”

  吴清坚看看他们又看了眼小蛮说﹕“你叫吴大侠吗?”

  小蛮说﹕“我叫小蛮。”

  “噢。我也不是吴大侠,你们找错人了。”吴清坚说。

  那两人对望眼后矮个补充说﹕“我们找吴清坚大侠。”

  “我就是吴清坚,不过我不认识你们。当然,我更不是大侠。”吴清坚说。

  “我们庄主要你过去。”矮个说。

  “我似乎也不认识你们庄主。”吴清坚说。

  “我们庄主说他也不认识你,但是我们庄主要你到我们山庄去一趟。”矮个说。

  “我为什么要去一个陌生的地方,要见一个陌生的人?”吴清坚说,“我可以不去吗?”

  “不可以。”高个坚决地说。

  “不好意思,我让你失望了。”吴清坚说。

  “你真的不去?”高个问。

  “我似乎说的很清楚了。”吴清坚说,“当然,你们也可以使用暴力,比如把我打伤或者直接打死,你们就可以把我拖去了。不过,看你们两个的武功似乎有点困难。我现在心情不好,我很客气奉劝你们不要逼我出手。”

  两人脸色变的极其难看,矮个胆怯地说﹕“我们怎么敢和吴大侠动手,我们是很真诚的邀请吴大侠,请吴大侠看在我两的贱命上求你跟我们走一趟。”

  “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不要挑战我的极限。”

  吴清坚说完就要往客栈里走,当他一只脚跨进客栈门时听得背后刷刷拔刀声,吴清坚机警地转过身,那两人没有攻击吴清坚,而是拿刀刺向自己,血从伤口中缓缓流出,两人的面色极其苍白。

  “你们这是要挟我。”吴清坚冷冷地说。

  “我们…我们不…不敢要…挟吴大侠,吴大侠要不跟我们去,我们…回去也是要死,比这还有残忍。”

  矮个忍着痛坚持说完。吴清坚出手点住两人的穴道,阻止血液过多流失。

  “你们赢了。”吴清坚说。他又转向小蛮说﹕“你先在客栈等我,我一会就来。”

  小蛮不屑地说﹕“我为什么要等你,你爱来不来。”

  吴清坚苦笑地对高矮两人说﹕“我很真诚地告诉你们,以后最好不要和女人打交道。”

  “平安山庄”在平安镇西北。虽然平安镇不怎么样,但是“平安山庄”却是很实在。吴清坚跟随他们穿假山,抄过廊,越排房,最后来到一个湖边,湖里种满了荷花,这原是没有什么稀奇,但,若是在广袤的沙漠中突然看到清澈的湖水和盛开的荷花,你会不会惊讶?至少吴清坚相当惊讶。湖面有个小桥,通向湖心的六角亭。两人指示吴清坚到六角亭里等庄主,他们就不去了。

  矮个说﹕“庄主有规定,下等人是不可以进入六角亭,若违反规定,轻则赶走,重则砍手。”吴清坚相信矮个说的狗屁规定,在客栈门口他们自杀时吴清坚就相信庄主可以做出任何不合情理的事情。所以,吴清坚没有强制他们过去。亭内有个大理石桌,四周是三个座位。吴清坚坐下饶有兴趣地欣赏湖中的荷花。

  一阵笑声从湖的另一端传来,接着就是一个胖胖的人朝湖心走来,那人后面还有四个随从。胖子的武功吴清坚一时无法判断,但他后面四个随从人员都是一等一的高手。

  “不愧英雄出少年,吴少侠能在陌生的环境敌我不辨的情况下保持如此好的雅兴,这点老夫也自愧不如。”胖子说。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莫非阁下做过亏心事?”吴清坚说。

  “哈哈…”胖子笑着说,“吴少侠说笑了。了解我的人都叫我朱小胆。我不骗你,长这么大我没有杀过一只鸡。”

  吴清坚深有同感地说﹕“是呀,我也没有杀过鸡,不过我经常杀人。”

  “杀鸡是件很困难的事,你需要冷酷和勇气,杀人就好多了,因为有好多种理由鼓励我们杀人,比如嫉妒,欲望,仇恨。”朱小胆说。

  “你说的很对,但是不全面。”吴清坚说,“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朱小胆问﹕“那是什么?”

  吴清坚坚定地说﹕“正义。”

  “呵呵…”朱小胆又笑了,“很惭愧,我从没有想过正义。”

  吴清坚冷冷地说﹕“所以你杀人时很害怕,就像你杀鸡时一样。”

  朱小胆点了点头说﹕“你说的或许有道理,以后我再杀人时会想想正义。”

  吴清坚打了个哈欠说﹕“我走了一天的路,累了,如果你找我来只是讨论这个无聊的事情,我还是回客栈休息为好。”

  朱小胆看着水池的荷花说﹕“既然来了就多呆一会,我这里的环境不比客栈里差。”

  “是吗?”吴清坚说,“我不想呆在这里再好的环境我也不喜欢。”

  “至少你要吃过饭再走。”朱小胆转过头看着吴清坚说。

  “客栈有免费的晚餐,我不想让掌柜占我的便宜。”吴清坚说。

  “你可以打包,或者喂狗。”朱小胆说。

  “你很会骂人。”吴清坚说。

  “我只是要你在我这里吃顿饭。”朱小胆说。

  “如果我坚持要走,你怎么做?”吴清坚问。

  “你要走我不会强制你,因为这不是你的错,但是请你来的那两个人就要受苦了。”朱小胆说。

  “我可以理解你在威胁我吗?”吴清坚问。

  “我只是要你吃顿饭。”朱小胆说。

  “说个理由。”吴清坚说。

  “来我这里的人都要吃饭,你不吃,别人会说我小气,不管客人饭,我以后就没办法在平安镇呆了,你知道,我很要面子。”朱小胆说。

  “那就让我客栈的那份饭喂狗吧。”吴清坚说。

  朱小胆拍拍手,一行下人很快把酒菜端上。吴清坚看到端上的菜时微微一愣。菜虽然是很平常的菜,但在这里出现就不平常了。西湖的醉虾,天山的雪莲,黑龙江的鲟鳇鱼,等等。朱小胆能在如此荒凉的地方聚集八方特色,若不是权利擎天,就是富可敌国。

  吴清坚看着朱小胆说﹕“我可以吃了吗?”

  “当然,不过在欣赏一段舞蹈不是更好吗?”朱小胆说。

  “你很会享受。”吴清坚说。

  “人生很短。我们江湖人的生命更短。如果不及时享受,会愧对老天人。”朱小胆说,“清流荷花,佳肴美味,丽人艳舞,仙子莺歌,才是人间极乐。”

  吴清坚说﹕“我越来越不后悔留下了。”

  朱小胆又拍拍巴掌,一群绝色佳人翩翩而来。清秀的面孔,妖娆的身段,再配上薄若蝉翼的羽衣。隐隐约约,勾人心魂。或唇洁齿明,或行若清风,或低头弄笑,或含情脉脉。有一个身材稍显高大的女子抱着琵琶清唱: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余音袅袅,不绝如缕。吴清坚完全陶醉了,朱小胆看着吴清坚,很开心地笑了。

  “吴少侠,感觉如何?”朱小胆问。

  “很好。”吴清坚说。

  “如果吴少侠有兴趣可以随便领几个玩玩。”朱小胆淫笑着说。

  “如果朱庄主不说这句话一切都好,只是现在我感觉一点都不好。好了,我也吃完了也看完了,你有什么事就说吧。”吴清坚说。

  “请吴少侠来只是老夫的心意,那里有事情。”朱小胆说。

  “我这人最烦别人在我面前拐弯抹角。”吴清坚说。

  “我想和吴少侠合作。”朱小胆想了想说。

  “合作?合作什么?”吴清坚问。

  呵呵…朱小胆又笑了笑说﹕“吴少侠不会不知道当今江湖的传闻。‘腾冲剑,紫玉丹,千年宝,富贵图’。”

  “这只是江湖传闻。”吴清坚说。

  “不是传闻,因为有人已经发现富贵图了。并且那人就在平安镇。”朱小胆说。

  “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了,为什么还要同我合作?”吴清坚问。

  “知道和得到是不同的概念。寻宝的人太多了,我没有把握把所有人都击退。”朱小胆说。

  “我也没有把握。”吴清坚说。

  “能杀掉解雄的人如今江湖上还不多。我相信你。”朱小胆说。

  “你如此一说我也相信自己了,既然我自己可以为什么要同你合作。”吴清坚说。

  “因为没有我的帮忙你出不去平安镇。”朱小胆说。

  “我不相信。”吴清坚说。

  “你真的不同我合作。”朱小胆说。

  吴清坚指了指雪莲说﹕"‘耻与众草之为伍,何亭亭而独芳!何不为人之所赏兮,深山穷谷委严霜?’我很喜欢雪莲。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不明白你要说什么,但是我知道你要走了。”朱小胆说,“不过我敢确定,你还会来的。”

  吴清坚走了,踏着荷花,乘着朦朦星光。留下了朱小胆阴森的微笑。

  吴清坚回到客栈时小蛮正在椅子上不安地坐着,她听到门响机警地站起来。当她看到是吴清坚后又不屑地坐下。吴清坚看了看小蛮,有些呆了。换了女装的小蛮另有一番风味了。柳眉桃腮,杏眼樱唇。发若垂丝,颈如白玉。身段风流,体格妖娆。美比西子多三分。

  吴清坚看着,没有说话,还是小蛮打破了沉默地局面。

  “我以为你不会来了那。”小蛮撅着嘴说。

  “我来不来跟你有关系吗?”吴清坚说。

  “当然,当然没有关系。我只是怕你被狼吃了,我付的住宿费就会便宜掌柜的了。你明白我说什么吗?”

  吴清坚把剑放在桌子上解开外套说﹕“我知道你是心疼钱。”

  小蛮点了点头说︰“你明白就好。哎,那个庄主叫你干嘛?”

  吴清坚坐在椅子上看着小蛮说﹕“想知道吗?”

  小蛮怒气说﹕“还用你放屁。”

  “女人说话要文雅点。像屁啦屎啦最好不要说。就你刚才这句就减少了我对你的好感”吴清坚说。

  小蛮把头伸过去,撒娇道:“那我给怎么说?”

  吴清坚说﹕“你不需要说。想知道就给我倒杯水。”

  “想得美。”小蛮站起身。

  小蛮嘴里虽然拒绝,但她还是给吴清坚倒了杯水。“给你。”小蛮狠狠地把水放在桌子上,溅起的水花撒了吴清坚一身。

  吴清坚端起茶杯说﹕“就你这脾气,谁娶了你就倒了八辈子血霉。”

  “你少给我在这里放…,赶快告诉我你干什么去了。”小蛮说。

  “没干什么,吃了顿饭,看了会舞。”吴清坚说。

  “就这么简单?”小蛮不相信,“你没有骗我。”

  “你可以问朱大胆,不过我可提醒你,你给他端水时要温柔些,他不喜欢野蛮的女人。”吴清坚说。

  “你以为本姑娘是那种随便就听从别人的人,长这么大我就给人到过一次水。你知足吧。”小蛮说。

  “我挺知足,你没事了吧。没事就出去,我要休息了。”吴清坚说。

  “谁稀罕在你这里。”

  小蛮很生气地离开了吴清坚的房间。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