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榕记 第一章 初生门第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头系在墙里的大铁钉上,天气好的时候便会在这里凉衣物。  昨天下大雨,他们村是在中国的西北部,平常雨水不多,但在农历九2月份的天气里是最爱下大雨的,并且这秋雨一下是好几天。  夫妻俩坐在炕上,商议着,该给孩子娶个什么名字呢。旁边的小男孩立刻就半八十年代末,有户小人家,家里三间泥瓦房,房门外院子里种着一颗小榕树,那是他们结婚时栽的,当时听人说榕树寓意好,虽然自己不懂,但还是找到了一颗,种在了房门外的空院子中。。...

石榕记

推荐指数:10分

《石榕记》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限时女主角 彩妆包女孩 全职灵尊 西游之诸天人物分身 浮游传 某美漫的凤凰之力 联盟之离谱的设计师 漫威世界中的赛亚人 获得主角能力的我只想过平凡生活 一切从篮球开始



  有个村庄,名字叫石头村,不是因为那里石头多,而是由于这村子里大多数的人都姓石。这是个贫穷的小村庄,在那里所有人都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归的庄稼生活,说是辛勤,也还算幸福。

  八十年代末,有户小人家,家里三间泥瓦房,房门外院子里种着一颗小榕树,那是他们结婚时栽的,当时听人说榕树寓意好,虽然自己不懂,但还是找到了一颗,种在了房门外的空院子中。

  三年了,小榕树长大了,主人将麻绳的一头系在榕树上,另外一头系在墙里的大铁钉上,天气好的时候就会在这里凉衣物。

  今天下雨,他们村是在中国的西北部,平时雨水不多,但在农历九月份的天气里是最爱下雨的,而且这秋雨一下就是好几天。

  夫妻俩坐在炕上,商量着,该给孩子娶个什么名字呢。旁边的小男孩马上就半岁了,一直管他叫金子。在这里基本每个人都有小名,很多都叫什么猫儿,虎子,二狗之类的。他们不喜欢动物,又想不出别的什么来,干脆叫了个最实际的。

  不过迟早得有个大名,母亲说要不就取一个榕字吧,听着也挺好的。父亲说姓名一般都是三个字的,两个人又都想了一会。父亲突然开口,就先叫石榕吧,听着也行,因为两个人实在也想不到哪个听起来能更好的了。

  这天中午院子里人很多,初夏的太阳虽然不算火辣辣,但也晒的人都想去找个阴凉的地方呆着,空地上摆的八张桌子基本都坐满了人,亲戚邻居都是赶来吃小石榕周岁宴的。

  石榕的父亲有一个弟弟,叫石卫华,三年前被村里推荐去当兵,今年初刚好回来。他说:真没想到上次走的时候是吃完了大哥的结婚酒,这次要走了又吃到了侄子的周岁宴。

  八十年代末虽然比不上六十年代初的那种大饥荒时代,但这里的人,或许全国大多地方的人,日子过的还是相当拮据的,平时想吃个大鱼大肉那基本是不可能的,也就过年和遇到哪家主事才能稍微见点荤。

  石卫华旁边隔了一个人坐着他的父亲,也就是石榕的爷爷。老头子平日里话少,但满脸慈祥,留着一撮白胡须显得更老了。他开口说:你就多吃点,三年了,才回来几个月,又要走了,也不知道……

  “他那是去报到的,你就不要太操心了,去也好着呢”坐在石卫华旁边的另一个人开口说。这个人是石卫华父亲的弟弟,爱干净,看起来年轻很多。

  石卫华本来上个月就得走了,那个年代当兵回来一般都会被分配到一个地方去工作。他当年也可以算是属于成都军区管,这不就被分配到了重庆。

  自己想在家多呆几天,回来时就多请了一些时间的假,正好今天吃完宴席,晚上就得去坐火车了。

  卫国你等下别忘了多装点干粮,还有你那件穿不下的衣服一起给你弟弟装着……石榕的爷爷轻轻地说道着。石榕的父亲叫石卫国,等下是要去送他弟弟赶火车的。

  老爷子有子女三个,最大的是石榕的父亲叫卫国,二女儿叫卫英,最小的便是石榕的叔叔也就是又要去重庆的卫华。当年有了卫华没多久,老伴得了重病,就那样离开了他。老爷子含辛茹苦,对卫华也是最照顾的。

  饭吃的差不多了,忽然卫华开口说:金子是不是以后就叫石榕了,可别再改了啊,免得下次见面我叫错了。卫国趁着今天吃饭的时候和大家商量,看石榕这个名字怎么样。所有人都觉得这孩子没必要再取那种保家卫国之类的名了,便也都觉得还不错。

  那我们走吧,卫华叫他哥。家里距离火车站还很远,卫国问村里借了一辆解放牌自行车打算送卫华一段路。卫华背着干粮,拿着衣物,站在那榕树旁,卫国把自行车推过来,又走进屋去拿那身他穿起来有点小的新衣服。卫华和所有人作别,叫家里人别担心,说自己在部队三年锻炼出来了。石榕被爷爷抱着,在这热闹的场面下似乎睡着了。有一个人哭着说:去了一定要记得常写信回来。她是卫英,老爷子唯一的女儿,卫国的妹妹,卫华的姐姐也是石榕的姑姑。

  古人有话说长兄如父长姐如母,尤其像卫华,对母亲可能就很难有什么印象了,所以在平日里便把这个大不了自己几岁的姐姐也就当做了半个母亲,俩人除了有姐弟情偶尔还会显示出母子义。

  卫英也很快要嫁人了,或许是今年也或者是明年。那个人叫谨義忠,是石头村一户外姓人家,据说是大逃荒年代从山西的一个什么地方迁过来的。由于日子辛苦,義忠这孩子平日里很是勤快,虽然长相看似文弱,但为人却如他的名字般受人喜欢。

  卫华安慰了一会姐姐,又说到:等姐姐婚礼时我是一定会回来的。两个人便默契的微笑了,卫英比往日般交代了更多,有些话反复说了三四遍。

  卫国帮弟弟放好东西,似乎示意看还有什么忘记带的没,周围的人想了两秒钟。卫华说了一句:好了,那我们走了。兄弟俩便转身在了人群中。今天天气真好,阳光灿烂,此刻应该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爷爷把石榕交给母亲,想让抱进房里去。

  大家伙回家的回家,坐在一起说话的说话。卫英也已经看不见那两个人的身影了,稍微多站了一会,便也过来又开始收拾了,義忠走过来帮卫英。

  按理说家距离火车站很远,可是兄弟俩走在路上却都希望这路能一直就这样走着,走着,谁都不想那么快到了终点。但太阳却不停往西落,天好像没有刚才晒了,偶尔还会有几丝凉风吹过。

  太阳马上落山的时候卫国骑着自行车回来了。一家人没等得及他喘口气,便都开口问他:你弟弟送到了吧?卫国站着喝了几大口凉水,同时点了点头。

  后来才知道,卫华并没有让卫国一直送他到火车站。大概离火车站还有三四里路的时候,碰到一个战友的父亲骑摩托车带战友去办事,就顺路捎上了卫华。当时卫华怕卫国真的送他上火车了,那回去就得很晚很晚了,便死活劝卫国不要送了,还巧碰到了这个。

  大家听完后也就放心了。卫英去逗石榕,嘴里念叨着:这小宝,还得多久才能说话吖,要是会跑了到时怕更累人。爷爷点了一锅烟,听到外面几个人在说话,便也走出去乘凉了。卫国也出去把今天借来的一些重东西收拾收拾要还给人家。石榕的母亲看了看窗外,好像今晚没有月亮,心里想着:院子里的榕树也很快就长大了。卫华上了火车,人不是太多,但仍然会碰到几个铺着报纸躺在地上的。

  这时候忽然有人在门外面叫卫英,原来是婶婶,卫英答着走出了门。中午拿过来一把菜刀,下午忘记拿回去了,刚刚才想起来便过来取了,免得明天一大早用时瞎着急,婶婶说着跟卫英去拿菜刀。

  此时義忠也正和父母坐在一起商量着什么,父亲抽了几口烟,慢慢地开口说到:也是时候和石家人说说你跟英子的事了,要不就在年前或者年后找个好日子,早点娶过门我们长辈也就去了一桩心事。義忠看了看父亲,想说点什么,可又没开口,心里涌出了巴不得的高兴,也升起了一丝丝忧愁。

  晚上九点钟都不到,村子里已经是一片寂静了,石榕又被妈妈给哄睡着了,在这个时候的小孩是最爱睡觉的。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