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天传 第三章 袖里乾坤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许是于成的远房亲戚,之后周行川忍了,可于成而如今不在,周行川心中冷冷一笑,更有甚者想好了几种手段。  “周仙长,此乃于仙长所赐,还望现场查验!”  眼前之人怪异的笑容,令陆秀微讶,倏而镇静下去,恭敬递上那块乳白玉简,面露祈望之色,一点也不以之后的恐吓为意。眼见天色将暗,周行川慢悠悠的转回,远远就瞧见个凡俗乞丐,端坐凉亭,悠闲而自得,心下大怒,沉声爆喝道:“你找死?!”。...

步天传

推荐指数:10分

《步天传》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限时女主角 彩妆包女孩 全职灵尊 西游之诸天人物分身 浮游传 某美漫的凤凰之力 联盟之离谱的设计师 漫威世界中的赛亚人 获得主角能力的我只想过平凡生活 一切从篮球开始



  于成飘然而去,陆秀还沉浸在梦幻之中,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幸福来得太过突然,陆秀有点受不住,饱经风霜的双颊,桃红似火,像熟透了的苹果般,将那耀眼的雀斑都盖了下去。

  眼见天色将暗,周行川慢悠悠的转回,远远就瞧见个凡俗乞丐,端坐凉亭,悠闲而自得,心下大怒,沉声爆喝道:“你找死?!”

  也难怪周行川如此,之前于成匆忙传唤,就是为了眼前之人,一个凡人而已,劳驾“仙长”,真是有损仙家颜面。念及陆秀也许是于成的远房亲戚,之前周行川忍了,可于成如今不在,周行川心中冷笑,甚至想好了几种手段。

  “周仙长,此乃于仙长所赐,还望查验!”

  眼前之人诡异的笑容,令陆秀微讶,倏而镇定下来,恭敬递上那块乳白玉简,面露祈盼之色,毫不以之前的恐吓为意。

  “哦?”

  周行川接过玉简,略微一扫,亦是震惊莫名,将陆秀上上下下,打量数遍,叹息一声,苦笑道:“于师兄真是好运道啊!”

  同时向陆秀招了招手,“我姓周,名行川,不介意就叫我声周师兄就是。眼下负责接引欲拜入我宗的修士,跟我去见考核长老,要入门还得过他们这关才行!”

  周行川边说,边拉着陆秀,往小院而去,似乎之前的种种,根本没发生过,陆秀也乐得如此。所谓先来后到,论资排辈,哪里都是一样的,两人的身影,片刻就隐没于琉璃青瓦中。

  陆秀被半拖着,入得小院,其间楼台高雅,不染纤尘,看似琉璃,实乃苍木搭建,奇山怪石,自成一格,细观之下,却不过间普通的四合院而已,深谙袖里乾坤之道。

  空荡的院央,有株纤细的杨柳,摇曳生姿,树下十来个锦绣之人,颇不耐烦,似已等了很久,却不见黄家姐弟去了何处。

  见陆秀有些心不在焉,周行川回首道:“凡人仙根来之不易,概率底下,就算偶有,修士也不一定会遇到,即便遇到,也不一定会查验!因此,极少有凡人能有仙缘!”

  周行川说着,脸上带着微笑,似乎在感叹陆秀的好运!

  小院北面,正厅外,周行川停下步伐。在这一瞬间,陆秀感觉似有无数双眼睛,在暗中窥视,仿佛****游街,周身上下毫无遮掩,全无秘密可言,令人毛骨悚然!

  陆秀定了定神,朝正屋望去。一张苍木长案,透着股腐朽的味道,长案上放着本不知道何物制成的书册,亮晶晶的,很是柔软的样子,案后盘膝坐着位头发灰白,皱纹满面的老者,衣衫却不如周行川、于成那么正式,给人种随意、将就之感,可能是因为长时间没人来过,老者正闭目养神。

  “鲁长老!”周行川理了理衣衫,方上前恭敬行礼,轻轻地唤了声。

  闻声良久,鲁长老才慢吞吞地撑起眼皮,目中混沌,似睡未睡,似醒未醒,朝周行川懒洋洋的瞄了眼,便不再有其他动作。

  此老如此作派,周行川极为熟悉,见怪不怪,深谙其秉性,将陆秀交给他的玉简送至案前,便拱手无声的退了下去。

  亟至周行川走远,鲁长老才将玉简招到手上,眸扫之下,背脊不着痕迹的一拔,双目精光四溅,仿佛流星划过天空,刹那间又消散得无影无踪!

  “陆…秀……”

  话音虽低沉绵长,却中气十足,和这位鲁长老面容比起来,截然不同,陆秀这才踏过门槛,躬身行礼道:“晚辈有礼了!”

  鲁长老眨了下眼皮,看了陆秀一瞬,算是回礼,“把手伸过来!”

  虽有疑惑,但陆秀没问,依言将右手伸了过去,鲁长老抬指接过,一股凉中带暖的气息,转瞬就自手臂上源源不断,散入四肢百骸,陆秀只觉身处燥热之地,却不失凉爽,宛若仙子捶腿,玄女揉肩,舒服得呻吟起来!

  良久,鲁长老松开陆秀的手臂,像看怪物一样盯着陆秀,看个没完,又带着点欣赏珍品的味道,在陆秀看来,这位鲁长老的表情和之前于成一模一样,变幻不定,说不清楚其中的意味。

  “居然和老夫一样是后天仙根,有生之年能再见,也算难得的机缘!”

  鲁长老像是在自语,又像是在感慨,声音洪亮,连屋外的那群少爷、小姐都纷纷侧目,那双老眼却始终不曾离开陆秀半寸,“就是这资质也太差了点,老夫怎么也是后……”

  随后声音是越来越小,陆秀再也听不真切,似乎想到了什么事情,鲁长老摇摇头,翻开书册,在上面直接用手写了几笔,而后摸出块淡蓝玉佩,双目一动不动地盯了好一会儿,才将玉简扔给陆秀,“带着这枚玉佩,到对面那间屋子里去,自人会接待你!”说完这鲁长老又闭目养神起来。

  这入门考核的流程,陆秀听于成说起过,接到玉佩,便是过了首关,心下欢喜,高兴的去了。

  同样的苍木屋,与鲁长老那间截然不同,空空荡荡,其内什么都没有,不过三丈见方,却有浩大之感,陆秀正想着怎么开口,耳畔已传来不耐烦的叫声,“进来吧,别浪费老娘时间!”

  “年龄?”

  “十二!”

  “从哪里来?”

  “边城黄家!”

  “可曾修习道法?”

  ……

  ……

  从踏进房屋的那刹那起,陆秀惊觉自己飞了起来,左右四顾,却见可身体还在下面,伴随着接连不断的问话,那句肉体上的嘴唇,一开一阖,语调平淡,似乎回答问题的是另外之人。

  陆秀心神剧震,同眼前所见的比起来,那些喷火吐冰,腾云驾雾,简直粪土不如。传说中的“灵魂”被剥离身体,陆秀慌了,于成之前的交待中,可没说过会这样!

  侧耳之时,却听心跳咚咚,比之平常快上不少,那问话的语速也随即加快,那张嘴回答的速度亦然,渐渐的,陆秀琢磨出了些许门道,控制紧张而惶恐的心境,缓缓平和,果然如他猜测那般,耳畔问话的语速,也随即慢慢地降了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再无任何音波传来,陆秀亲眼目睹“自己”又拿回了身体,能掌控躯体的感觉,着实在令陆秀回味,心下对仙家妙法,更添向往。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