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兵王在都市 超级兵王在都市第2章 逆鳞不可触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作者天星石写的一本小说是细致描写了主角金石李梅之间的故事,这本书是超级兵王在都市,本站提供更多超级兵王在都市在线阅读,现在的一同来看一看超级兵王在都市小说精彩的章节:金石每移动中一步,便能更非常清晰的听到里面的哭叫声,是那样的辜,那样的很脆弱。与此光鲜夺目的地方对比的是河畔一片高矮参差的棚户区,稀稀落落的灯光,初秋蛐蛐欢快的鸣叫声,让这一带更显几分萧索之意。。...

小说推荐:逆修斩天 玉帝叫我来直播 快穿之美人如裳 传奇1997 混沌星墟 弑神之王 大隋国师 开局假装是神壕 大唐不良人 边关战神



超级兵王在都市第2章 逆鳞不可触

夜幕降临,位于江南市龙阳区的南江河畔,霓虹闪烁,如同长龙护卫左右。

与此光鲜夺目的地方对比的是河畔一片高矮参差的棚户区,稀稀落落的灯光,初秋蛐蛐欢快的鸣叫声,让这一带更显几分萧索之意。

出于历史的原因,这里聚集的大都是江南市最底层的土著居民,混迹着三教九流的人士,在那些都市小资的眼里,这里就是这个城市的“贫民窟”。

位于棚户区的入口之处,一排烧烤夜宵摊生意火爆,二十七岁的金石信步停留在了面前。

借着幽暗的灯光,能够发觉金石长发披肩,身材笔挺,剑眉星目,古铜色的皮肤显露狂野的气息,近一米八的身体套着一身墨绿色迷彩服,敞开衣襟的上半身露出两块发达的胸肌,再往下看一点,六块健美的腹肌,更是让人尽显男性力量的美感。

闻着空气里弥漫的烤肉香味,听着耳畔传递过来的杯斛交筹之声,金石的眼角有了一丝湿润。

“五年了,不知道爸妈怎样了”,金石呢喃之间,单手提起深蓝色的旅行袋,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以后,置于肩后,慢慢的朝棚户区的深处走去。

五年以前,金石只是江南钢铁集团一名普通的技术员,被上司陷害以后,出于激愤捅了上司一刀,然后畏罪潜逃,五年以后,他是铁骨铮铮的汉子,敢作敢当,期间,他捡过破烂,做过工地民工,更是靠着从小习学的武术,偷渡去东南亚小国做过雇佣兵,受过伤,流过血,唯独没有流过泪。

昏暗的棚户区里七拐八弄,如同迷宫一般,呈环形依次往里延伸,沿着有些潮湿的青石路,一股淡淡的下水道酸臭味扑鼻而来,弄子两旁长满了青苔的残塬弥散出一股淡淡的土腥味,与入口处那些烤肉的香味充斥在棚户区的上空,汇聚在一起,这个味道就叫做家乡。

闻着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味道,金石加快了脚步,他想要尽快见到自己的父母,那时不时走动溅起的小水花就是最好的证明。

棚户区严格来说,分为上下两区,下区就是靠近入口处烧烤夜宵摊的区域,而上区则是靠近南江河畔的那部分区域。

金石的家就在上区,在金石的记忆里上区一直就是幽静的场所,仿佛如同一个与世无争的少女一般,而在金石重新站在脚下的土地的时候,却顺着空气里吹拂的微风听到了传递过来挖机推房的“轰隆隆”声,以及钝器敲击玻璃的声音,当然,还有隐隐约约的哭喊声。

一种不好的预感在金石的心里升起,这样的情景只有一种情况,那就是在搞暴力拆迁。

“妈13的,哪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敢在我家门口玩暴力,看我怎么收拾你们”,金石星目一冷,剑眉紧簇,飞一般的奔跑在了夜色中。

“嗖”的一声,如同幽灵一般的身影在弄子里游动。

金石每移动一步,便能够更清晰的听见里面的哭喊声,是那样的无辜,那样的脆弱。

这些声音如同针一般,狠狠的扎在了金石的内心深处。

远远的,一个个染着五颜六色的杂毛混混,统一的黑色背心,低腰窄脚吊裆裤,手持铸铁水管,双截棍,非常娴熟的在捅着玻璃窗,破木门,驱赶着简易民房里的居民。

不断制造的玻璃碎裂之声,分外刺耳,看着往外涌动的无辜邻居,金石悄悄的走了过去,擒贼先擒王,等混混们破坏搞完了,头头自然会出来。

夹在在熟悉的人群之中,谁也没有发现多出了一个金石,所有的人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制造破坏的混混身上,严格的说来,这些金石所熟悉的邻居大都是一些老弱病残,即便是有一两个年轻人想要反抗,也被身边的父母死死的拉住,毕竟,在强大的暴力面前,以卵击石,是找抽的愚蠢行为。

金石仔细的看了一下周围的邻居以后,发现了周大伯,李大妈,胡大婶……,唯独没有发现自己的父母在里头,这下金石有些急了,立马用力的拍着身边的周大伯的肩膀,问道“大伯,我爸妈咋没有在里头?”

恐慌中的周大伯被金石一拍吓了一跳,他推了推鼻梁上的老花镜,看清楚是金石以后,苦着脸说道“你是石头?啊呀!真是你,石头啊,你总算回来了啊,你爹在刚才和这帮人理论的时候给刮了一刀,现在躺在家门口,金嫂在照应呢!”

“什么!”,这个消息如同晴天霹雳一般,震得金石一呆,随即金石用手套住旅行袋,旋转了几圈,紧紧的绷紧了袋子以后,立马冲了过去。

此时的金石完全成为了一个战斗机器,抡起旅行袋这个简易的武器如同抽鞭子一般,对着肆无忌惮的混混一顿猛抽。

“啪啪啪……”,一记记沉闷的肌肉拍打的声音湮没在嘈杂的混乱声里。

混混们只感觉手背上一阵火辣辣的感觉,手里的武器顺势一丢,耳畔刮过风一般,一个影子窜了过去。

“咣啷……”,近十个混混手里的武器全都跌落到了地上,而金石的旅行袋也不堪重任,光荣的被金石抽烂了。

“妈13的,这个旅行袋的赔偿费算你们头上,全都一起来吧”,金石双眼微眯,摆开了架势,直接一个侧空踢,一脚就踢飞一个杂毛混混,倒贴在墙壁上,哈喇子直流。

然后,快速游走,直拳,下勾拳,简单的招数就把这帮乌合之众给彻底放倒。

“说,你们的头在哪里?”,如同战神一般的金石横眉冷目,一脚踩在一个混混的手腕上,随着微风摆动的长发让金石看起来英武到了极点。

“咔嚓”一声,混混的手腕骨头碎裂声响起,他痛苦的呻吟着“大哥,轻点轻点,我们老大在江边,就在江边!”

“没用的东西,这么容易就当了叛徒!”,金石直接一脚,踢飞这个家伙,转身在邻居目瞪口呆中扬长而去。

在他家门口,一个头发有些发白,穿着的确良碎花衣裳的女人正半蹲着,用力的拿着一个绣着仙鹤的小枕头吃力的抬起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男人的脑袋,塞了进去,哭喊道“老头子,你可要挺住,救护车快来了,咱们要等着儿子回来,一家人好好过日子,到时候娶媳妇,抱孙子,多好”

这是他的母亲和父亲,听到母亲简单而朴实的愿望,流血不流泪的金石再也忍不住,泪水不知觉从两颊留了下来,三步做两步,直接跪到了母亲面前“妈,不孝儿回来了!”

石清茹仿佛在做梦一般,用颤抖的手仔细的抚摸了金石那坚毅的脸庞以后,痛哭起来“老头子,石头回来了,你听见了吗?”

躺着地上的金翼虚弱得没有任何动作,只有眼角流出的两行浊泪证明他知道这件事情。

看着地上的父亲肩口处那道触目惊心的血口子,金石心里的邪火直窜,“妈,你守着爸,我去去就来”

“石头,你干什么去?可不能再伤人了啊”,母亲在他身后哭喊了一句。

金石身形一顿,心里冷静了不少,道“妈,我有分寸”

随即,消失在了夜色之中,只有赶过来帮忙的一干邻居等人。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