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兵王在都市 超级兵王在都市第9章 噩耗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天星石原创小说超级兵王在都市讲诉了金石李梅之间的故事,这是一本都市小说,目前仍然处在已完结啦,超级兵王在都市天星石深度阅读精彩的片段:“呜呜呜”,金石再也也没也没忍着心里的哀痛,惊叫痛苦出来,像是一个孤独无助的孩子通常。江南的秋天非常的迷人,不但桂花香满全城,更有那衣着时尚的俊男靓女穿梭于这个钢筋水泥铸就的丛林里,如同一只只花蝴蝶一般。。...

小说推荐:限时女主角 彩妆包女孩 全职灵尊 西游之诸天人物分身 浮游传 某美漫的凤凰之力 联盟之离谱的设计师 漫威世界中的赛亚人 获得主角能力的我只想过平凡生活 一切从篮球开始



超级兵王在都市第9章 噩耗

金石不是一个犹豫的人,既然决定了去做这份工作,那就去做好了。虽然从赵瓜那胖子反常的表现来看,这份工作不会是如同他嘴里所说的那样美好一般,纵然是这样,那又如何?难道比险象环生的金三角还要恶劣吗?他不觉得。

江南的秋天非常的迷人,不但桂花香满全城,更有那衣着时尚的俊男靓女穿梭于这个钢筋水泥铸就的丛林里,如同一只只花蝴蝶一般。

当然,这里也有一个不和谐的身影,一身迷彩服打扮的金石只是被当作了普通的民工对待而已,那行人珠转流离之间,隐隐透露出的鄙夷被恰到好处的惊讶所掩饰掉。

下午五电的时候,在金石赶回到医院里的时候,他已经发现了医院里已经有了一丝细微的变化。

在医院大门口处的一排花坛边,一个披着米黄色风衣,戴着雷鹏墨镜,蹬着老人头尖头皮鞋的酷哥正拿着一本《知音》在哪里正儿八经的看着,手里的书却不时的倾斜一下,露出了藏在书后的那副墨镜里的眼睛。

远处,一辆普桑和医院里的救护车并排齐头停在一起,两名穿着休闲服的男子依靠在车身上,看似随意的聊天,其实眼睛却不断的在扫视着医院门诊大厅里来往的人群。

医院门诊大楼的顶层,一男一女矗立在屋檐之上,耳朵上塞着耳机,眼睛却在扫视着整个医院,搜索着一切可疑的行径。

难道有什么大案?这帮人一看就是刑警,分别占据了各处位置,进行监控,只怕来者不善啊,金石加快了步伐,等会真要发生了什么激战,自己可不想卷入到里头去。

在金石快步走动的时间里,这几名刑警眼睛全都聚集到了他身上

,然后又散去,继续的监视着周遭的环境起来。

病室里,金石还没有推门而进,却听见了病房里传递出来母亲爽朗的笑声。

什么好事让妈这么开心呢?金石推门而入,却发现空荡荡的病房里除了父母以外,还多出了一个

人,是李梅。此刻,她正双脸绯红,两只手的十指缠绕,在不断的打着纠纠,以此来缓解自己的羞涩。

看着推门而入的儿子,石清茹一个箭步,走到金石面前,笑意吟吟的说道:“石头啊,可得好好感谢李护士,刚才妈出去了会,可是她在帮忙照看你爸呢!”

而躺在病床上的金翼也频频点头,满是感激的望着娇羞的李梅。

至于李梅在看见金石以后,一张脸则更加红润,一颗心“扑通扑通”跳得厉害,她用近似于蚊子般的声音,说道:“哪里,这是我的工作啦”,说完,她低着头,一路小跑,带动那遮盖在护士帽之下的青丝,刮起一阵少女特有的清香味,跑出了病房。

闻着病房里残留的清香味,金石一阵纳闷,这小护士怎么搞的,脸红得跟个苹果似的,难道发烧了?

病房门口,在金石看不见的地方,李梅靠在墙壁之上,一只小手不断的拍打着胸口,暗道:“我这是怎么了?怎么一看见他就心跳得厉害,脸也滚烫得跟个火炭似的。”

金石坐在病床上,对着父母郑重的说道:“爸,妈,我明天去上班去了,饭就由我来送,只能多辛苦下妈你了”

金石这么做当然也有自己的目的,刚才医院门诊那边的动静来看,只怕最近医院里会不太平,让母亲少走动为妙,这样总归安全一点。

“傻孩子,工作重要,你的任务可是赶紧去给妈找个媳妇儿,我跟你爸等着抱孙子都等了许多年了”,石清茹苦口婆心的说道,眼里尽是期盼之色,病床上的金翼虽然没有说话,可是眼睛里却是和石清茹一样的神色。

“呃……”,金石顺从的点了点头,心里却是在想,要是自己有只神笔马良手里的神笔就好了,这样就能够画他十个八个媳妇,在画他一个足球队的儿子女儿出来,最后再画一所大房子,这样就幸福了。

当然这也就是想想而已,这现实的生活里,自己连个像样的房子都没有,要去找个媳妇谈何容易。

不过,一扯到房子的问题,金石的脑袋里也有疑惑,他问道:“妈,怎么棚户区拆迁的时候,会有黑社会掺杂了进来?”

“唉,说来话长,本来这拆迁早就要拆了的,可是那些黑心的开发商只给每平方米一千二的补偿价,这让我们怎么活呀?现在整个南江一套房子动不动就是六七十万,真要拆了这里,那我们也只能睡马路了”,石清茹哀怨的说道:“至于这些黑社会也是后来才来的,起先这个赔偿价格我们都不同意,所以他们就找了这些黑社会来,放毒蛇、泼粪水、搞恐吓,不断的有人签订了赔偿合同,只有我们这些无依无靠的人最后在死守”

妈13的,这帮狗东西,居然敢到我的地盘上来这手,看老子怎么收拾你们,金石勃然大怒,一双手紧紧的拽成了拳头,只是瞬间以后,他立刻追问道:“妈,有师父在,他不可能容忍这帮黑社会胡来呀!”

“唉……”,母亲的一声叹息,让金石心里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妈,师父他怎么了?”,金石紧紧的抓住母亲的肩膀,急切的问道。

“老金,还是你跟儿子说吧”,石清茹挣脱金石的双手,走到一旁,独自抹起眼泪起来。

金翼也是黯然神伤,缄默了一会以后才说道:“石头啊,老聂去年年初得了一场怪病,已经走了”

“什么!”,金石只感觉一个晴空霹雳,劈得他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眼泪,悄悄的湿润了金石的眼眶,不自觉的从脸颊上流淌下来,混做一颗颗晶莹的泪珠低落到地上,扩散成一团水渍。

老聂全名聂荣,也就是金石的师父,在金石的记忆里,师父的来历一直很神秘,打记事起,他就一直跟着聂荣学习武术,在他的印象中,师父给他印象最深的就是那一身的正气,可谓是粉身碎骨浑不怕,留得青白在人间。

这些年,金石混迹于金三角,不就是为了能够见到这些人而顽强的挺了过来吗?可现在却听到的只是这么个恶耗,这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悲哀。

“呜呜呜”,金石再也没有忍住心里的悲恸,失声痛苦起来,像是一个无助的孩子一般。

一时间,病房里满是沉痛之色。

“孩子,别哭了,老聂哥留了一些东西给你,这是钥匙,你自己去他那里看吧”,石清茹缓过来以后,摸着金石的头,说道,递过来了一把钥匙。

金石拿过钥匙,头也不回的直接就走出了病房,朝师父的故居赶去。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