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厘米的爱恋 第三章 好久不见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发和衣角飘散看起来分外的飘逸灵动,一男一女,“南哥,好久看不见,过得还好吗?”女人殷殷深深地的说着,“过得还好!二十年也没见了,你我都变了,岁月无情地呀,你这一次回去还准备走吗?韵晴”。“也许不走了,咳咳......”干咳被打断了韵晴要说的话,  “你怎么炎市,一个充满无限诱惑和欲望的现代大都市,灯红酒绿,豪车美女地位,在这里无处不蔓延,多少年轻人怀着无限美好的梦想来到这里,要这里打下一片属于自己的天下。海风吹荡着,海浪敲打着海边上的岸石,远远的望去两道身影站在海边,风吹在他们的身上,头发和衣角飘荡显得格外的飘逸,一男一女,“南哥,好久不见,过得还好吗?”女人切切深深的说着,“过得还好!十年没有见了,你我都变了,岁月无情呀,你这次回来还打算走吗?韵晴”。“或许不走了,咳咳......”咳嗽打断了韵晴要说的话,。...

小说推荐:限时女主角 彩妆包女孩 全职灵尊 西游之诸天人物分身 浮游传 某美漫的凤凰之力 联盟之离谱的设计师 漫威世界中的赛亚人 获得主角能力的我只想过平凡生活 一切从篮球开始



  时令已是晚秋,所以空气中飘荡着丝丝凉意,随处可见的落叶,昭示着岁月不可抗拒的魅力,望着黯然失色的江山,不乏有一番感叹:“花有尽,人有老,皆不相信,全是命”。

  炎市,一个充满无限诱惑和欲望的现代大都市,灯红酒绿,豪车美女地位,在这里无处不蔓延,多少年轻人怀着无限美好的梦想来到这里,要这里打下一片属于自己的天下。海风吹荡着,海浪敲打着海边上的岸石,远远的望去两道身影站在海边,风吹在他们的身上,头发和衣角飘荡显得格外的飘逸,一男一女,“南哥,好久不见,过得还好吗?”女人切切深深的说着,“过得还好!十年没有见了,你我都变了,岁月无情呀,你这次回来还打算走吗?韵晴”。“或许不走了,咳咳......”咳嗽打断了韵晴要说的话,

  “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要不要去看医生”徐易南声音有些急切的,韵晴看了看,这个他用尽一生心血爱的男人,如今还是那么的关心她,想到这,眼中不由的泪光闪烁,一时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或许现在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了,因为他们都各自都改变了。“没事,只是感冒而已,过几天就会好的的”两人之间忽然的显得有些客气了起来,“还是去看看医生,要不然我不放心,走!上车我陪你去,”一阵海风吹来伴随着那湿润的气息,格外的凉意,韵晴坐上了徐易南的车飞快的向着城中驶去,化成一道迂回的曲线,消失在视野中。

  “易南集团”一个排在世界五百强之前的大企业,总裁徐易南,更是当时叱咤风云的人物,海外分公司多达几十家,可以想象这个集团的真正实力是多么的雄厚。黄昏在天幕中慢慢的到来,广州城里一片的灯火辉煌,城中一个文水路的中部,一幢显得格外让人眼红的欧式别墅在这里伫立。此时,在别墅的大厅里,一片的歌舞声,喝酒声,打闹声......“妈,我爸怎么还不回来给我过生日呀!再不回来,等他回来我要爸,好看!打电话吹呀,妈我去陪我的同学去了。”说完,转身去了大厅。只剩下那一个又一个的拨号声响起。

  科技中心医院的二层三号检查室里,医生正在为韵晴检查病情,“白大夫,韵晴的怎么样?还好吧,”白大夫将手中的听筒放下,看了看韵晴,眼中有着一种犹豫的神色,“哦!没什么大碍,只要多注意休息,吃点药就好了,只是......”后面的话白大夫应硬生生的咽了下去,徐易南长舒一口气,像是他生意上签下了一份大合同,喜悦无法言语,“徐总,你随我出来一下我有几句话想对你说,哦。”说完白大夫走出了办公室,徐易南拍拍韵晴的肩膀,“没事等我,我马上就回来”跟随白大夫直走到走廊尽头,“白大夫,你我这交情,难道还需要这样吗?有什么话直说,”白立白大夫深思了一阵,神情有些忧郁,欲言不止“我建议你让韵晴做一个全面的身体检查,我感觉她的气息很弱,最好叫她做个化疗检查,希望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嘟嘟,嘟嘟......”电话声打断了白立的话,“徐总你的电话响了”。“哦,对不起呀!白大夫,我接个电话,亲爱的什么事?这么急,”“什么事?难道你忘了今天是我们女孩八岁的生日吗?她邀请了好的她的朋友来我家为她过生日,你这个爸是怎么当的呀!尽让我一个人受气。”电话那头传来了徐易南的老婆诉苦声。“老婆,我在外面会一个朋友,忘了时间,对不起!我马上回来来了。”“白大夫对不起,女儿过生日,得回去,有什么事改天再说,我请你喝酒,走了”声音还在走廊里回荡,徐易南和韵晴已经离开医院。

  “清儿,我的好女孩,对不起呀,爸爸来迟了,你看爸爸为你买了什么生日礼物?买了你最喜欢的熊猫娃娃,看看喜不喜欢。”徐易南将徐清儿抱着怀着说道,一手将礼物递给了徐清儿。“哼!我朋友们都走完了你才回来,你说话什么时候算过数呀,以后我再也不理你了。”将一个超大的熊猫娃娃扔到地板上,蹦到妈妈林玲怀中,“还是妈妈对我最好了,我爱妈妈。”只剩徐易南独自在空空大大的大厅里,独自品味着某种无言又无语的无奈,灯光照在徐易南的脸上显得无比的孤寂。

  韵晴和徐易南别后,托着无比脆弱的身体回到家,躺在沙发上,闭着眼睛,不知是累了还是在回忆曾经和徐易南的美好一切,不由地想起了当初徐易南写给她的情诗:“难忘!难忘!你柔弱似水的背影,

  难忘!你笑容如刺刻我灵魂深处的符咒,

  越陷越深,

  难忘!你那附有特别磁性的声音,

  任凭所有的乐器,也演奏不出来的动听,

  唯有心才能接近,

  不敢相信会有这样的感觉,因为它在爱与被爱之间浮沉,

  韵晴!你真的很美,这是我用尽全部力量化作的赞歌,

  你曾说过,得不到的东西才是最好的,我犹豫在最后,

  有时候!爱意味着放手成全,

  或许爱只剩下你残留在我手心里的丝丝温度,

  熟悉而又陌生的眼泪,两颗心的不自主的颤抖,

  第一次有了好像有了别时的错觉,慢慢的我们也许会忘记对方,

  韵晴!我不会为你放弃什么,因为那也说明我也会放弃你,

  也许我们换一种方式相遇,或许更早地相遇,

  宿命是否还在轻摇,

  你和我就不在各自的闪躲,

  逃避那真实的感觉,却要和自己说谎,

  无论时间和你如何的改变,

  我依然站在你一转眼就能看到的地方,至死不休。”

  想到这里,韵晴紧闭的眼里有几滴眼泪溢出,慢慢的滑落,无声,迷迷糊糊中又好像回到了那个只属于她和易南的两个世界里,因为在哪里他们是属于彼此的,只有在哪里才能找回某些失去的意义。

  (新人,新书,希望喜欢本书的兄弟姐妹们,多多给予支持,这本书用情,用心,用意,用悟,写的故事,真实而现实。)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