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公子 第三章 梁家梁炮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子只始终哭,旁边到有个四五十岁的老头地说:“这小娘子,本是京师人士,来许郡投靠亲戚,没成想,路上她老汉患了急病,回到许郡又见她亲戚远走他乡,心急间又被人偷了盘缠,老汉口气没上去就这么去了,昨日小娘子,说得卖笑葬父,哪一位官人肯以供养三宝”  这边眼下跪在一旁哭哭啼啼,当真是我见犹怜啊,旁边一卷草席,躺着个老头,依我二三十年的专业眼光来看,绝不是像今后什么老头装死骗钱的。仔细一想你也知道不是了,哪有人骗钱骗到把自己卖了的。。...

我不是公子

推荐指数:10分

《我不是公子》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风流梦 良人找上门(下) 恋期三个月 冷面男祸 跨越时空的情夫 都市之千万别跟我比身份 我有一座末日城 魔界神女来袭 末世之曲终化神 这个女魔头很不正经



  上回说道,我听闻有人卖身葬父,然后我就走了过去,没成想,这一过去,哎呀我去,这个妹子不过十六岁,好又本钱啊,再详细一看,唉我去,这不是刘燕吗?就是老在电视上晃荡那个胸神啊。

  眼下跪在一旁哭哭啼啼,当真是我见犹怜啊,旁边一卷草席,躺着个老头,依我二三十年的专业眼光来看,绝不是像今后什么老头装死骗钱的。仔细一想你也知道不是了,哪有人骗钱骗到把自己卖了的。

  旁儿书了张纸,称,卖身葬父。

  这小娘子只一直哭,旁边到有个四五十岁的老头说道:“这小娘子,本是上京人士,来许郡投奔亲戚,没成想,路上她老汉患了急病,来到许郡又见她亲戚远走,着急间又被人偷了盘缠,老汉一口气没上来就这么去了,今日小娘子,说得卖身葬父,哪位官人肯以布施”

  这边话还没说完呢,没成想,那头就有个泼才出口答道:好标志的小娘子,跟哥回家过日子呗。哥哥一定好好疼你,哈哈哈哈。

  说完居然还好放肆的笑了。再一看这人,哎我去,这一口大黄牙的,哇瓜裂枣,说话都漏风,真是貌似刘能啊貌似刘能。

  旁儿有几个人一语道破天机:“唉我去,这不是卖烧饼的柳二郎他哥柳大郎吗?我瞧着他弟弟卖烧饼是个实诚人,以为他们是个忠厚之家呢,没想到这柳大这么不堪哈”

  边上一个则是反驳道:“得了吧,这柳大郎想媳妇想疯魔了,这都五十了还是个光棍,要换成他家二郎指不得人家就应了。”

  接着一帮人就又笑起来了。

  我突然想起来了,难怪觉得这名字耳熟,原来是卖烧饼的柳二他哥。

  不过这个“刘燕”的表现有点异常啊,眼泪都快留下了,死命的摇着头就是不说话,这是在闹啥咧?

  哑巴?一个惊奇的想法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接下来她总算说话了,不过也验证了我的看法,因为她说的是“啊巴啊巴啊巴”

  周围这帮乌合之众倒是没有在吵吵囔囔什么了,这次他们都是相当的整齐,异口同声地说道:“啊,原来是个哑巴!!!”要不是他们人确实多,我都以为他们全是托了。就连那位柳大郎都改口不在要娶了。

  不过这下旁边那个四五十岁的老头子就坐不住了,当下就囔囔道:“诸位看官有所不知,这等绝色,虽然偶有微瑕,但想来必然是别有一番趣味才是。”说完居然还猥琐的笑了。

  听到这里,身为一个正直的四有青年,我决心做好事不留名。不过一摸口袋才想起,最近这个月的例钱貌似花光了,不过也不须急,旁边这二位兄弟想来是会带上几分钱的,于是我拍拍王朝的肩膀:“王朝啊,少爷今儿出门忘带钱了怎么办”

  没想到王朝居然很没眼力劲的说:“少爷,不若回府去取吧”

  我当时就很没好气的说道:“回什么回,不晓得少爷这个月例钱花光了吗”

  我靠,谁知道王朝居然还敢回了句:“那你怎么还我?”

  当下我就火了,三下五除二就想一个暴栗送给他,哎呦嘿,小样,少爷管你借钱你还敢要少爷给还?少爷什么地位什么脾气?这要能忍那你们这帮子小厮不是得无法无天了都。当下我就想动手了。

  当下我是真就想动手,突然间我特娘的突然想起来,这家伙居然是号称打遍东乡无敌手的王朝,在看一看他,虎背熊腰五大三粗,最主要的是这家伙光天化日之下居然只穿个露脐小马甲,所以他居然有八块腹肌。

  这么一看的话,我这病秧子。。。好吧,果断忍了,谁让我是个体贴下人的好少爷呢。于是我当然只能看向西城门大佬,嗯,前大佬—马汉。

  马汉这厮不愧是能够在**争霸中败落而且不死的,感觉这句话怎么这么别扭呢。算了不管他了,我这边一个眼神过去,那边赶忙往腰间掏东西。

  我心中暗想,不亏是当过大佬的,这眼力劲,这聪明劲,这等人才,着实可以大用啊,以后若是有什么花钱的好事必然是通通交给他了。

  没成想,接下来的一幕直接让我看傻眼了。

  古代通常人们都在腰间带个布包,号称是腰包,用来放盘缠等等,通常会招来大批自称是空空门妙手派之类的这个门那个帮那个派的高手来施展他们的绝技,马汉往腰间掏的当然也是这东西。

  幸运的是马汉果然有腰包,不过不幸的是他的腰包同别个的不太一样,这个不一样之处也就只有一点,别人的是鼓的,说道这里,或许有人会抢答了,说:“他的腰包是瘪的?”那你就太天真了,这家伙的腰包居然是空的。

  这一刻,我的心是哇凉哇凉的,为什么电视上别人的保镖都能抢着付钱呢?这到底是为什么。

  正当我束手无策的时候,救兵到了。

  只听见一阵讨厌至极阴阳怪气的语调从遥远的旁边传来:“哎呦嘿,这不是周家的七公子吗?老听说七公子是个药罐子,没成想这么俊哈,怎么着?没钱发善心吗?让姐姐借给你怎么样啊。”

  这声音着实不好听,不过过于我来说,这位胸神姐姐收入宅中必然才是当务之急,只能能帮我的,眼前这等绝世嗓音就不必跟她计较了,至少她算解了我的燃眉之急。正准备向这位姐姐道谢,一转过头去,哎呦我的妈呀,吓死宝宝了。只见这家伙贼眉鼠眼,尖嘴猴腮,一个大大的喉结甚是晃眼,这也便算了,脸上居然还抹胭脂,整一个比如花还如花。煞是可怕!

  搜一搜记忆,这家伙居然我还认识。

  梁炮,梁家的独苗,人称归头县子的便是他,这梁家虽说爵位并不显赫,但是架不住人家财大气粗啊,半座许郡都是他家的。不过再有钱也是白搭,摊上这样一个继承人。梁家自古以来出奇葩,他家的祖宗当初是个优伶,就是个戏子,唱梨园唱得好啊,到了梁炮的祖父更加奇葩,当了个归头县令,有一天山贼下山袭扰,这家伙居然在城墙上念念叨叨什么撒豆成兵,我估计那伙山贼估计是伙托,居然就这样退了。到了梁炮他老爸就更奇葩了,直接就是个媒婆,不过这媒婆非同寻常媒婆,他是专门帮那伙子权二代介绍大家当妾侍的,所谓大家,其实也就是相当与明星什么的。梁炮,这是梁家自他祖师爷以来最奇葩的一位继承人,爱扮女装,丑不自知,居然还爱好男色?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