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侯门贵妻 《重生之侯门贵妻》第五章 孝心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复活之侯门贵妻小说名字叫作《复活之侯门贵妻》,提供更多复活之侯门贵妻小说大结局,复活之侯门贵妻小说结局是什么。复活之侯门贵妻小说复活之侯门贵妻摘选:吴妈妈得老夫人晋见,偷偷的看了眼老夫人脸色都是伸展开,才把上午发…...

小说推荐:专宠小毒妃(上) 爱上毒舌男 征服大怒神 都天传 武修为帝 白云殿内长生人 丞相大人来求婚? 漫威之电影大破坏 乱世末路 末世无限吞噬



重生之侯门贵妻小说名字叫做《重生之侯门贵妻》,这里提供重生之侯门贵妻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重生之侯门贵妻小说精选:吴妈妈得老夫人召见,偷偷看了眼老夫人脸色都是舒展开,才把下午发生的事情告诉给了徐老夫人,“幸得四姑娘明事理,虽年纪小,倒是把醉红的气焰给压了下去,很是有老夫人的风采。只是醉红闹这么一出,阖府的人大概都知道了。” 徐老夫人今儿一大早就去了乐阳长公主赏菊,同老姐妹们说了话,心情自然是好。“沈氏我自有安排,醉红发卖到偏远些的地方就是。四丫头自小就和我一处,心肠倒是软,好在她知道轻重,以后你多费些心,照看好姑娘。” 吴妈妈自是附…

吴妈妈得老夫人召见,偷偷看了眼老夫人脸色都是舒展开,才把下午发生的事情告诉给了徐老夫人,“幸得四姑娘明事理,虽年纪小,倒是把醉红的气焰给压了下去,很是有老夫人的风采。只是醉红闹这么一出,阖府的人大概都知道了。”

徐老夫人今儿一大早就去了乐阳长公主赏菊,同老姐妹们说了话,心情自然是好。“沈氏我自有安排,醉红发卖到偏远些的地方就是。四丫头自小就和我一处,心肠倒是软,好在她知道轻重,以后你多费些心,照看好姑娘。”

吴妈妈自是附和,当下觉得跟着四姑娘倒也不错。

安嬷嬷安排,联系人牙子,当日就将醉红给带走,沈氏在屋中哭断了肠,这一分别怕是再难相见。下人们看见了,都是不齿,心下更是热络起来,托人谋四姑娘身边的差事。

凝慧自然是不知道这些的,祖母回来倒是让人送来好些东西,说是外祖和舅母们给的。外祖张家除了母亲和宫里的慧妃娘娘,这一代和下一代都是郎君,凝慧独自被放在京城,身边没了父母照看,张家也多有怜爱。

“姑娘,乐阳长公主也送了东西来,是内宫的药材,名贵的冬虫夏草,血燕和好几十年的山参。”吴妈妈从徐老夫人处把东西领了回来,“奴婢拿去归置,待姑娘好些,就做成药膳,给姑娘补身子。”

“妈妈不忙,我年纪小,这些药材一时半会是用不上,冬虫夏草和山参你挑选些给祖父祖母送去。”凝慧看着吴妈妈手里捧着的盒子,有内功制造的痕迹。

吴妈妈听了,倒是诧异,不过很快挑选些,亲自送了去。

不过乐阳长公主送药材怕是看在母亲和慧妃娘娘的份上,凝慧看着剩下的盒子,外祖送来的未必不好,只是内宫的东西到底精贵,送给祖父祖母才更体现孝心。投桃报李便是如此,父母不在,三哥才7岁,还是庶出,能保着自己就不错了。

想起三哥,便想起三哥的姨娘周氏,这周氏是个蠢笨的,一味让三哥装蠢,堤防别人。累的三哥和祖父,父亲之间生了嫌隙,近弱冠才把秀才考出,就连亲事也受累。

心中有了想法,奈何病中,只得按下不提。

看着吴妈妈带回的人,凝慧知道自己这是走对了。

祖父身边的随侍常贵手里拿着画卷,进了耳房,对凝慧施礼,凝慧侧身还了半礼,毕竟是祖父身边的管事。

常贵看她小胳膊小腿,端端正正的还礼,心下欢喜,“老太爷说姑娘有孝心,也要照顾好自己的身子,特地让奴才给姑娘送来闲时做的画和手抄的野记,给姑娘解闷。”

祖父收下了她的孝敬,祖母这边得了消息,倒是很高兴连忙让人找了贵重的东西亲自给了她。

“这金镶宝石玉圈是从前你父亲出生,曾祖母赏的,给你正合适,我的儿多灾多难压一压,好保佑你健康长大。”亲手将嬷嬷手中的玉圈佩戴在她身上,这才满意的收手。

“怎的给姑娘看书,仔细伤神。”看到窗下暖炕上的炕案上摆放着一本书,回过头来笑话凝慧“你这么笑的年纪,又识的几个字?”

听得徐老夫人这样说,凝慧转了转眼睛,挽着老夫人手臂,撒娇道“:阿奶可不许嫌弃,惠儿也是略识得几个字,都是三哥教的。”

凝慧身边的人才换,况且三哥儿自幼也是亲近她的,徐老夫人听他提及,有些感概“:说起你三哥越大越没有从前机灵,除了请安也不爱走动,整日闷在屋子里。”

“自从三哥过生以后,我也好些日子没见到三哥,连生病三哥也只是匆匆来了一趟,周姨娘总是拘着他。”凝慧不动声色的提醒祖母,三哥可是过了7岁生日,早日脱离他姨娘早日好,毕竟大房现在就只有她和三哥在府上,来年父母哥哥姐姐从任上回来,一时也是难以亲近的。

“赶明就让你三哥陪你说话,喝了药早些午睡,晚膳来陪阿奶吃。”说着就拍着她的被,哄她睡觉。

徐老夫人思量片刻,吩咐吴妈妈道“:书是老太爷给的,想必自有他的深意,先收捡着,等她大好明年请了女夫子把字儿认全乎再看不迟。”

凝慧在半晚时分被吴妈妈唤醒的,“姑娘可是饿了,老夫人那儿开始叫菜。”说罢把凝慧从床上扶起,取过芸儿手中的衣物利落的给她穿戴整齐,又在耳边提点,“二夫人也在。”

话落在耳中,凝慧嗯了声,心中却有些奇怪,徐家初一十五是合家团聚吃饭,今天二十,二婶却是在。心里便觉得奇怪,按下不提,由吴妈妈带着去了上房。

上房,老夫人端坐在炕上,手里的佛珠随着嘴里的佛经缓缓转动,半晌睁开眼睛。

“你心里苦,我是知道。咱们这样的人家名声是顶顶要紧的东西,你把人接了回来,好歹把事按下是对的。至于那个女子,是你们二房的事,自然是你这主母说了算。”

二夫人王氏,坐在下首,拿着帕子按按眼角,“**明白,只是觉得心里苦。二爷喜欢她,何必瞒着我,可是嫌弃我不贤。”

老夫人把手里的佛珠放在炕案上,端起平日里用惯的薄胎绘仕女的茶盏,喝了口今年新出的祁门红茶,透过茶碗里的水雾向王氏望了一眼。这个**妇出生不高,可眼神好,知进退,不然也不会聘进家门,可是小家子气还是难免粘上些。

“不过一个玩物,虽是清白人家的女儿又如何,无媒苟合咱们若是不要她,她只有死路一条。你就当给二爷养只猫,只一点,这样的女子,做生母是不行,没得教坏了子嗣。”

这话落在王氏耳中,帕子遮住的眼里闪出亮光,心里是极高兴的,女人没有子嗣,也得不了几年好,况且二房可是有三位姨娘的。

凝慧到上房,丫头打起门帘。

“惠儿给阿奶,二婶请安。”规规矩矩的行礼,得了允才起身,被婆子抱到炕上坐着。

“看四丫头的脸色倒是好些了,上午珠儿来,可有吵到你?”王氏得了想要的,自是转了脸色和大房的四姑娘说起话拉。

“我一个人也是无聊,幸好珠儿来看我,有她作伴倒是热闹许多。”凝慧虽不清楚儿婶为何在荣安堂,可是眼圈红红的,有什么值得二婶哭的,毕竟王氏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珠儿性子很活泼,你教的很好,你若不得空,可将她送来荣安苑和四丫头一处玩。”徐老夫人淡淡的说道,想起府里下人之间开始传出来的流言,知道是她做的,可到底对姑娘们有益,允了也可。

王氏不想中午才叫人放出的话,晚上就有了效果,倒叫她觉得心里好受了些,殷勤的把晚膳布好,在徐老夫人的再三劝说下才没伺候她用膳,回去处理二房的事了。

晚膳照例是十个菜,因着凝慧在,特意选了些做的精致,颜色好看,好克化的菜肴。

“老夫人到底心疼四姑娘,今晚上都多用了半碗饭。”在一旁伺候的吕嬷嬷伺候祖孙两个用完晚膳后说道。

“阿奶,那孙女以后都和您一起吃。”凝慧趴在老夫人的膝头,软软的说道。

老夫人连声说了几个好,满面笑意,手掌轻轻爱抚着小女儿的脊背,这样的软。

“送回去了。”老夫人问吕嬷嬷。

“一沾床,就睡了。”吕嬷嬷把凝慧送到耳房后回来,“姑娘倒是轻了些。”

“慢慢将养吧,急不得,你看着再挑选几个稳妥的丫头给她。沈氏那边可查出什么了?”老夫人摩挲着手上上好的白脂玉镯问道。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