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侯门贵妻 《重生之侯门贵妻》第四章 揭露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复活之侯门贵妻小说名字叫作《复活之侯门贵妻》,提供更多复活之侯门贵妻是哪部小说,复活之侯门贵妻是什么小说。复活之侯门贵妻小说复活之侯门贵妻摘选: 徐老夫人听得这话,略微渐渐平息了怒火,眼神却越见凌厉。 徐凝慧院子里的人…...

小说推荐:专宠小毒妃(上) 爱上毒舌男 征服大怒神 都天传 武修为帝 白云殿内长生人 丞相大人来求婚? 漫威之电影大破坏 乱世末路 末世无限吞噬



重生之侯门贵妻小说名字叫做《重生之侯门贵妻》,这里提供重生之侯门贵妻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重生之侯门贵妻小说精选: 徐老夫人听得这话,稍稍平息了怒火,眼神却越见犀利。 徐凝慧院子里的人全数被处置,毕竟一个姑娘半夜独自找祖母,身边却无一人侍奉,还在重病中,怎么看都是内宅出的差错,况且与凝慧名声不好,只能遮掩一二。 一时还挑选不上伺候的人,凝慧病也没大好,如此便被留在荣安院中修养。 消息传到二房夫人王氏耳中的时候,王氏对身后的奶娘李妈妈说“:她到底是受珠儿的连累,况且我也协助管着内宅,出了这样的事,怎么都要表示一二。” “四姑娘人已经在荣…

  徐老夫人听得这话,稍稍平息了怒火,眼神却越见犀利。

徐凝慧院子里的人全数被处置,毕竟一个姑娘半夜独自找祖母,身边却无一人侍奉,还在重病中,怎么看都是内宅出的差错,况且与凝慧名声不好,只能遮掩一二。

一时还挑选不上伺候的人,凝慧病也没大好,如此便被留在荣安院中修养。

消息传到二房夫人王氏耳中的时候,王氏对身后的奶娘李妈妈说“:她到底是受珠儿的连累,况且我也协助管着内宅,出了这样的事,怎么都要表示一二。”

“四姑娘人已经在荣安苑,想来也是不缺什么的,况且这件事老夫人处理的低调,便是我们也只是知道一星半点,夫人不妨先送些药材和小孩子爱玩的东西,在病中,四姑娘想来也是难熬。看老夫人的态度是很宠爱四姑娘的,不妨让五姑娘亲近一二,以后两位姑娘的名声也会好听些,老夫人也是乐见其成的。”奶娘李氏陪着二夫人嫁进徐府,帮着她管理院子,眼光手段自是不差。

王氏恍然大悟,听懂了奶娘的意思,“等四姑娘病好,他们姐妹感情好,名声也好,就照奶娘说的办。”

李妈妈当下就让人把礼物和五姑娘打包送到了荣安苑。

“四姐,我来看你了。”五姑娘俆凝珠是二房的嫡女,因着前头已有哥哥姐姐,性子倒是养的跳脱。“四姐你看,李妈妈还买了好多好玩的。”

小姑娘见过自家祖母就到了凝慧养病的西侧耳房,一进院子就喳喳的欢喜的像个小雀。

再次见到珠儿,徐凝慧自己倒是十分的开心,上一世她嫁的不错,只是可惜没有见到她的孩子。

“四姐,你好些了吗?”小丫头看到凝慧消瘦的脸颊和过分白皙的脸色,眼见着就红了眼睛。那日,她看到池塘里的鲤鱼游的欢,便想捉几尾回去给二哥看,好让他讲鱼跃龙门的故事,没成想一个不稳掉池塘里,从前也没事。可花园里的池塘才翻挖过,祖父特地加深,不是四姐出现拉她一把,可能早就没了命。

“我好些了,你呢,二婶可有责备?”凝慧看她脸色泛粉,恢复的不错。

“被娘拧着耳朵教训,我叫装咳。倒是被灌了几天的药。”说着就在床上摆开了她带来的小玩意,嘻嘻哈哈的耍了半天才被接走。

吃过午饭,凝慧趴在床上看吴妈妈给她缝冬装,飞针穿线很是利索。前世她年纪小不懂,奶娘便说女红做多了手就不好看,眼睛也会瞎,她就吓得不敢碰针线,便是母亲也奈她不得。后来嫁人才知道,给夫婿做贴身的衣物是妻子的本分,可是她不会,眼睁睁看奶娘的女儿醉红借着做衣物爬上了床,狠狠打了她一脸。

这个时候,荣安苑的院门口熙熙攘攘的吵了起来,便是在耳房也传进来。没一会儿小丫头来报“:是四姑娘跟前的醉红,想请四姑娘救一救沈妈妈,说是要被撵回庄上去,没活路。”

凝慧眼里闪过暗芒,真是不知死活的人,不过也好,就这样放过,如何解恨!当下穿戴带着丫头们出了门朝院门口走去。

“呜呜,姑娘,你不能这么狠心,娘把你奶大就不管我们。”纤弱的姑娘穿着月白的纱裙,姿态可怜的趴跪在荣安苑院内,婆子们凶神恶煞的不许她再进一步。

端的是一副可怜姿态,倒是常见的。

“醉红,沈妈妈怎么了?”凝慧出声,倒是吸引了不少下人的目关,接着太高了声音,“你怎么把母亲给我的月白沙做成衣服穿在身上了?”

看到醉红身上价格不菲的料子,凝慧才想起是母亲从南边托人带回来的,很是不舍,最后却被沈氏哄骗给了自己的女儿。

接着由看到她头上,外祖给的昆仑玉钗。“你,你头上插的是什么?”说着便看了一眼身边的丫头,小丫头机灵的从她头上拔了下来,递给凝慧。

“姑娘是雕海棠花玉簪。”

接连的意外让醉红抬起可怜兮兮的小脸,“这些是姑娘赏我的,您忘了?”

凝慧暗骂蠢货,前世真是不长眼,这样的脑子也能把自己困在棠梨院中。

“月白纱十两金子一匹,玉簪是用昆仑玉做的。”凝慧寒着脸说道,“我便是赏你也断不会赏这些,徐府可是清贵人家,可没有万贯家财供我挥霍。”说完便觉得身上力气去了大半,靠在身边的丫头身上。

奴才便只能穿奴才的衣料,便是富甲天下的盐商,也这能着布衣,南楚虽没有北宋那么严苛的等级制度,可是下人穿戴富裕,也是不能够的。

观望的下人们这才看明白,奴大欺主,昧了主子的东西也敢穿在身上晃眼,怪不得醉红总是出手阔绰,感情出在这儿。

醉红扫视一眼,心知不妙,见大家看她眼神都带着鄙夷,当下哭了起来,“四姑娘,娘要被撵去庄子上,我和娘没活路了。”醉红从小被沈氏当做小姐般养大,怎么可能去京城外的庄子上,心里也没明白去了,在想回到花团景簇的徐府就难了。

不等凝慧开口,匆匆赶来的吴妈妈出声喝道“:沈氏照顾四姑娘不周全,累的四姑娘病情加重,得四姑娘求情才将你们撵出府。醉红你是府里的下人,口口声声的我,我,是怎么回事?便是沈氏奶了姑娘一场,可你娘偷拿主子的药材,布料,不追究也是够了,你还敢闹腾。撵去庄上就没活路,那庄上的人家也没加怎么样,你可是不服老夫人的处置?待老夫人回府,我会仔细禀报,给我撵下去。”

说完,把手里的衣衫披在凝慧身上,扶着她往回走,“奴婢不过去上房拿线,姑娘竟出门,虽天气不冷,可您还在病中。”到底觉得语气有些过,缓了缓,“您是金尊玉贵的人儿,是在不用理会一个小丫头身边的丫头嬷嬷就可处置了她。”

吴妈妈的话倒是点醒了她,堂堂从一品少傅的孙女,从三品知府的嫡女,便是身份这一条就足够碾死她一介婢子,玉与瓦砾不可同语。

知道吴妈妈的好意,当即对吴妈妈说道“:妈妈说的对,先前还觉得沈妈妈奶了一场,也是母亲给的人,才给了些脸面,却忘了什么恩情,不过是她的本分。祖母回来,我是不会求情的,妈妈放心。”

吴妈妈见她肯听自己的劝告,心才搁下。

醉红被粗使婆子从地上拧起,扔在门外五六丈远的青石地上,秋风把主仆二人的谈话带进耳里,当下就觉得自己和娘完了,踉踉跄跄的跑回下人屋子,对躺在床上的沈氏好一顿哭诉。

喝了丫头端来的热汤,才觉得慢慢暖和过来,见吴妈妈要训斥和她出去的小丫头芸儿。

“妈妈休恼,是我要她出去,刚刚不是她护着我,醉红就要扑我身上了。好妈妈你做的衣服我看着很好,也不知什么时候能穿在身上。”芸儿眼好手脚快,就是嘴碎点,可碎有碎的好,故而替她说话。

吴妈妈才调来四姑娘身边,也没把她的性子摸熟,自然不好拂了她的脸面,才转了脸色对芸儿说“:这次看在姑娘的份上,饶过你,再有下次,把你交给曲嬷嬷收拾。”

府里都知道曲嬷嬷,曲嬷嬷是管教规矩的,收拾人的手段一套一套,府里的小丫头都知道她,吴妈妈满意的看她畏惧的脸色才作罢。

半下午,徐老夫人和二夫人等人才回来,徐凝慧身体不好,就把她留在家中。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