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胤禛福晋 第四章 新宁大婚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的了,澜惠的婴儿生活大部分是在睡梦中度过的。每日保持清醒的时候里她都要抽出来时间看一看空间里的书,或者望着哥哥新宁自顾自自的逗她,觉罗氏也时时刻刻把她带在身边,费扬古更是每日从衙门回去都要看一看她。澜惠给人的感觉与其他婴儿并也没什么相同,照大人们聊了一会后,看时辰到了,就把澜惠抱在正厅中的两个大桌子上,桌子上垫着香色的绸缎,绸缎上摆着抓周的物品,分别有印章、儒、释、道三教的经书,笔、墨、纸、砚、算盘、钱币、帐册、首饰、花朵、胭脂、吃食、玩具,勺子、剪子、尺子、绣线、花样子。这时屋子里的人都一声不发的看向澜惠,澜惠则坐在桌子上用小手拄着下巴思索起来“抓哪个呢?印章和经书是肯定不行,笔墨纸砚得来一个,不能当文盲啊。恩,还有钱币要一个,没钱可不行。花朵我也喜欢,还有好吃的。”想定了澜惠举起她那小小肉肉的胳膊向那些东西爬去。看见澜惠动了大家才松了一口气,实在是这孩子太神奇了,刚刚的样子竟然像是在思考一样。当然这么想的人马上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这么小的孩子哪懂这些啊!。...

小说推荐:从火影开始签到 夫君请留步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上) 豪门弃少 夺还者 心理真相 逍遥天子逍遥客 我的毒功已天下无双 嫡女涅磐:谁家女儿俏 我点石成金



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澜惠的婴儿生活大部分是在睡梦中渡过的。每天清醒的时候里她都会抽出时间看看空间里的书,或是看着哥哥新宁自顾自的逗她,觉罗氏也时时把她带在身边,费扬古更是每天从衙门回来都要看看她。澜惠给人的感觉与其他婴儿并没有什么不同,照样是三翻六坐八爬的,而且在十个月的时候开口叫了‘额娘’‘阿玛’‘哥哥’。因为她睡觉的时候比较多,所以反而并不像其他孩子那样爱玩。就这样到了澜惠抓周的时候,因为躲了一年好不容易让大家对澜惠的兴趣转淡,所以澜惠的抓周并没有大办。费扬古只是请了一些兵部相熟的同僚,还有觉罗氏的娘家哥哥嫂嫂。这一天澜惠被打扮的特别喜庆,抱出来后觉罗氏的哥哥马上把她抱了起来,逗弄着说道“澜惠,快叫舅舅。”澜惠看着这个和觉罗氏有5分相像的中年男子,甜甜的叫了一声“舅舅”,引得觉罗氏哥哥一阵畅快的大笑。

大人们聊了一会后,看时辰到了,就把澜惠抱在正厅中的两个大桌子上,桌子上垫着香色的绸缎,绸缎上摆着抓周的物品,分别有印章、儒、释、道三教的经书,笔、墨、纸、砚、算盘、钱币、帐册、首饰、花朵、胭脂、吃食、玩具,勺子、剪子、尺子、绣线、花样子。这时屋子里的人都一声不发的看向澜惠,澜惠则坐在桌子上用小手拄着下巴思索起来“抓哪个呢?印章和经书是肯定不行,笔墨纸砚得来一个,不能当文盲啊。恩,还有钱币要一个,没钱可不行。花朵我也喜欢,还有好吃的。”想定了澜惠举起她那小小肉肉的胳膊向那些东西爬去。看见澜惠动了大家才松了一口气,实在是这孩子太神奇了,刚刚的样子竟然像是在思考一样。当然这么想的人马上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这么小的孩子哪懂这些啊!

只见澜惠嗖嗖的爬到那堆东西处,伸出肉肉的小手在笔墨纸砚上都试了试,最后拿起最轻的毛笔来。旁边报喜的下人立刻说道“格格抓笔,喜读书,将来一定是个才女。”还没等他报完,澜惠把笔叉到腰带上捞起了一边的钱币。报喜的下人接着说道“格格抓钱币善理财,永保富贵”。澜惠抓着钱币爬到花朵那里,小手抓着花朵和钱币又爬到了食盒上。终于满桌爬的澜惠抓够了,斜倚着食盒看向费扬古和觉罗氏夫妻俩。这时身边的客人也都纷纷出口恭喜起来。费扬古和他们寒暄两句后就带着客人到外面吃饭去了,而觉罗氏也招呼女眷去了,留下新宁抱着澜惠回到了小屋。实在是澜惠嗜睡的毛病越来越严重,今天精神了这么久一会肯定会睡一下午的。

“妹妹喜欢花么?哥哥以后天天给你送花怎么样?哥哥还要教你读书识字。保准把妹妹培养成个大才女。”新宁又开始了唠叨,说起来澜惠还是和这个哥哥的感情最好,谁叫新宁每天都要在澜惠耳边念叨个不停。什么今天他骑马赢了谁了,明天写文章先生夸奖了。每当有好事时新宁都跑到澜惠那报备一声。自打他知道小孩在十个月左右能叫人后更是天天缠着澜惠叫哥哥,那时澜惠正研究着空间中买到的农业书,被新宁这么一念叨,竟然真的吼出了一声“哥哥”。也就是这声哥哥叫新宁更加的欲罢不能。

就这样在哥哥的唠叨声中澜惠长到了四岁。遗憾的是费扬古这4年并没给澜惠生下一个妹妹,表示着那个冷面雍正的福晋一定是澜惠无疑了。而值得高兴的就是新宁也即将大婚。新娘是觉罗氏千挑万选的兆佳礼仁的女儿兆佳婉婷。兆佳婉婷是撂了牌子的秀女,所以并不用请旨栓婚,觉罗氏见过婉婷后发现小姑娘性情文静,孝顺懂事,样貌也属中上之姿,刚好适合新宁跳脱的性子。澜惠也很喜欢这个嫂子。最主要的是新宁娶了嫂子后能够把注意力转移到婉婷身上,好解救澜惠被摧残了四年的耳朵。

一个万里无云的日子,一身礼服的新郎官新宁在他那帮死党的拥护下热热闹闹的迎回新娘。澜惠也凭着小小的个子挤到前面看热闹。只见新宁扯着红绸引婉婷走入了洞房。婉婷坐在喜床上后新宁就被拥护着出去喝酒了。澜惠见洞房内就婉婷和几个下人在,她挥挥手退走了下人,然后走到喜床边从空间中随手摘了一个苹果递给婉婷,说道“嫂子,饿了吧!给。”婉婷接过苹果柔柔的说道“是饿了呢,从昨晚额娘就不让我吃东西了,我还是刚才在喜轿上偷偷吃了一块糕点才有劲走了这大半个府呢!”说完婉婷就吃了起来,“这苹果好好吃哦!是我吃的最好吃的苹果了。”婉婷边吃边说道。“肯定是你饿坏了才这么觉得的。嫂子,你要管住我哥哥哦!别叫他总跑我那唠叨,人家都快要被他烦死了。”“嘻嘻,女子要求出嫁从夫的,小姑子,我可不好违背你哥哥的意思哦!”婉婷笑着逗弄着澜惠。她可是听说新宁很宠这个妹妹的,简直是个妹控,只要一有时间就粘着澜惠,这不,从澜惠2岁嗜睡的毛病好了之后就开始教澜惠念书了,只要一上街必会给澜惠买来各种小玩意,听说澜惠的屋子都要堆满了。虽然听到这些传言时婉婷有些吃醋,可是在第一次拜访觉罗氏时是澜惠安抚了她紧张的情绪,还在婚事定下后偷偷告诉她很多新宁的喜好什么的,一点都没有其他满人家小姑子为难嫂子的做派。

“哼!嫂子讨厌!人家走啦!祝你有个难忘的洞房花烛夜。”澜惠听到婉婷的话后佯装生气的跺跺脚跑了出去。

第二天早上,澜惠早早的起来赶到了觉罗氏的屋内,觉罗氏和费扬古也刚起不一会。澜惠进屋后向他俩行了一礼,恭敬的说道“女儿给阿玛,额娘请安。”费扬古连忙叫道“乖惠儿,快起来。”澜惠站起来后蹬蹬的跑到费扬古怀里,撒娇的说道“阿玛,您什么时候休沐,好带女儿去庄子上玩?女儿听哥哥说咱家的庄子上有很多小动物呢,女儿想去看看。”

“阿玛最近很忙,要不叫你额娘带着你去吧!”费扬古哄着澜惠说道。

“还是等婉婷回门后叫新宁两口子带着澜惠去吧,妾身还是在家伺候老爷,就不去了。”觉罗氏听到费扬古的话连忙说道。

“恩,也好,新宁那小子就知道陪惠儿玩,把这任务交给他正合适。等我忙完了再带着夫人去玩两天。”费扬古听了觉罗氏的话后抚着胡须点了点头。

“那阿玛额娘一定快快去陪惠儿哦!”澜惠见目的达到紧忙说道。这几年澜惠每在夜晚没人时都会进入空间中查看,她发现空间中的时间竟然是外面的三倍,也就是说外面过了一天,而空间中就过了三天,里面的植物生长速度更快,足足比空间外快了5倍多,可能是泉水和土壤的缘故,无论种上什么都能顺利的长成,根本不存在气候环境等因素的影响。澜惠在买到的书中找到介绍各种植物的书籍。没事时就翻几页,现如今已经把空间中原有的植物都弄明白了。除了一些好认的水果树之外,还有各种珍稀树木,什么银杏,铁杉,金钱松,还有普陀鹅耳枥,天目铁木等快要灭种的树木。另外各种茶树也都有,而且都是生长了千年的古树。院子和山谷中还种着黄连、当归、贝母、天麻、金银花等中药材。澜惠把在现代买到的种子分出一些种在了空地上。发现它们都长势良好,没有一棵死掉。她又把自家花园中池子里养的金鱼放到小河里,鱼儿显然非常喜欢这里的环境,它欢快的游来游去,没过几天就产卵了,使得现在小河里有不少金鱼。澜惠怕河中的鱼儿种量少,还特地把一些虾蟹之类的水生动物都抓进空间。现在小河中的动物已经能自给自足了。澜惠还做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试验了一把泉水。发现喝下泉水后她嗜睡的毛病明显减轻,身体更是越来越有劲,她趁着下人不注意时把水缸中的水都换成泉水,不久后就发现家人的身体都明显好了起来。费扬古还奇怪自己在战场上留下的暗伤好了不少呢。澜惠听到费扬古的念叨抿嘴偷偷的笑了。她很满意现在的生活,也会尽自己的努力叫这一世的家人健康长寿。

这次她打算去庄子上就是想抓些小动物到空间里,因为在家里她根本不方便拿东西,记得有一次她偷偷抓了一只鸡,第二天就听说管厨房的下人被打了十板子。澜惠觉得很对不起那个下人,她出来承认说自己抓了小鸡仔回去玩,又给了那个下人请医吃药才把此事揭过。后来她听新宁说了这个庄子,庄子是供家里人去狩猎游玩用的,那里有片山林,山林中的动物都是野生的。没个一两只不成问题。而且还能出外玩一玩。对困在府里四年的澜惠来说诱惑确实大大的。这才趁着阿玛额娘高兴时提了出来。

费扬古夫妻俩对澜惠完全是娇养,只要澜惠要求肯定满足。更何况只不过是去庄子上游玩而已。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