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胤禛福晋 第五章 庄子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少爷到,少奶奶到。”门外的丫头大声地情况通报着。“快进去。”觉罗氏急忙地说。抬头一看门帘热潮,新宁扶着略显较弱的萱走了进去。“呵呵,看嫂嫂这个样子,不明白昨天哥哥是怎么瞎折腾嫂子的呢!”澜惠不由得在心中坏坏的想起。两人请安后,萱递过来丫环手中的托盘,“快进来。”觉罗氏连忙说道。。...

小说推荐:王样温柔男 黄荆 校花的近身王者 总裁大人,矜持点 我能修炼一亿次 紫莲道尊 灵气世界之登仙路 钑龙 仙未殃 瓷界无痕



“少爷到,少奶奶到。”门外的丫头高声通报着。

“快进来。”觉罗氏连忙说道。

只见门帘掀起,新宁扶着略显较弱的婉婷走了进来。“呵呵,看嫂嫂这个样子,不知道昨晚哥哥是怎么折腾嫂子的呢!”澜惠不由在心中坏坏的想到。

两人请安后,婉婷接过丫鬟手中的托盘,跪在费扬古面前,高举着茶盏柔柔的说道“阿玛请喝茶。”费扬古接过茶杯抿了一口后严肃的对新宁说“你也成婚了,算是大人了,以后切不可像原来一样不务正业,平时多看看书,认真跟先生学习,知道吗?”新宁连忙点头,一本正经的回到“是,阿玛。”

费扬古从袖袋中掏出一个红包放在托盘上,算是新婚礼物了。之后婉婷又走到觉罗氏面前跪下敬茶,觉罗氏接过茶杯后也免不了叮嘱两句“以后你们小两口要相亲相爱,互相扶持,争取早日让额娘抱上孙子。”这番话说的小两口脸都红了起来,新宁更是一改刚才严肃的样子,上前撒娇道“额娘,儿子都不好意思了。”觉罗氏看新宁还和成婚前一样的对着自己撒娇,不由也笑了出来。只有费扬古板起脸来咳了一声,新宁才重新回去站好。

接下来婉婷又到澜惠面前敬茶,嘴里说道“小姑,请喝茶。”澜惠拿起茶杯来喝了一大口,也学自家阿玛的严肃样子说道“嫂子以后一定要管好哥哥,叫哥哥努力学习,挣多多的俸禄给惠儿买好玩的。”这话一出一家人笑成一团,新宁更是抱起澜惠,嘴里不住的说道“哎呦,我的好妹妹,哥哥的东西都给你,满意了吧!”

澜惠见逗得家人高兴,也乐呵起来。

半个月后,新宁带着婉婷和澜惠离开家赶往小汤山的庄子。澜惠和婉婷坐在一辆马车内,新宁则骑着马跟在车旁。澜惠一路上不停的掀着车帘向外看,只见三百年前得京城古韵盎然,街上的行人并不像现代那样拥挤,不少穿着马褂梳着辫子头的男人在街上溜达着,小摊小贩的吆喝声也不绝于耳,不时有一些贵族子弟骑马路过。或有一些认识新宁的人打着招呼。一直到出城门后人声才远去。澜惠并不懂得古建筑,只是感觉这时的京城很有韵味,她想着“如果来了一个学古建筑的人,一定会激动的晕过去。这可是现有的材料啊!不过这古代的街道可不怎么干净,一过车都是灰,这马车也晃荡的很,还好我不晕车,要不然可有罪受了。”就在澜惠胡思乱想中,庄子已经到了,只见庄子门口处下人站了一排,看见新宁他们到达,都跪下喊道“恭迎少爷,少奶奶,大格格。”新宁叫起下人们,叫他们把行李收拾好,而新宁自己则带着已经下车的澜惠和婉婷向庄子中逛去。只见庄子中到处种着桃树,由于现在是早春,正是桃花盛开的时候,满院的桃花争相开放,粉嫩嫩的漂亮极了,澜惠高兴的在桃树下飞跑着,新宁则扶着婉婷含笑看着。

穿过这片桃林就看见一进院子,院中有几间房屋,新宁带着澜惠走进一间房间,房间内的被褥已经被下人布置成澜惠常用的了,还有家具等都和澜惠在府里用的一样。“这是我布置的,怎么样?跟家里一摸一样吧!咱们这回在这多住一段时间好好玩玩,对了,屋子后面还通向温泉,一会妹妹去泡泡温泉解解乏,哥哥明早带你狩猎去怎么样?”新宁摸着澜惠的头顶邀功似的说道。

“恩,哥哥,我还想学骑马,等明天玩完你教我骑马吧!”澜惠拍掉新宁的手,整了整微乱的头发说道。

“成,你说什么是什么。我先跟你嫂子休息去啦!”新宁使劲揉乱澜惠的头发后连忙跑出了屋子。

澜惠气的直跺脚。之后她在贴身丫鬟福儿的服侍下泡了温泉,提起温泉澜惠不禁腹背这万恶的旧社会洗澡真不方便。一个人洗澡N个人伺候,有打水的,有烧水的,还有擦背的,那个木桶也很不舒服,小时候也就罢了,澜惠渐渐大了后身边的丫头还站在那里看着她洗澡,澜惠觉得真是一点隐私都没有,可是撵出去后还害得丫鬟被觉罗氏处罚了,她知道后也只好忍着了。弄得澜惠现在神经越来越粗,在丫鬟面前赤身裸体的越来越习惯,真是封建社会害死人啊!

“怪不得康熙要在小汤山这里建行宫呢,这的温泉还真不错,可惜空间里没有温泉,要不就能天天享受了!”泡了温泉后澜惠随便吃了点晚饭就睡觉去了。

第二天一早澜惠还在被窝里就被新宁揪了起来,“哥哥,人家还没睡醒呢!好不容易不用早上请安了,让人家多睡会嘛!”澜惠死抓着被子闭着眼睛嚷道。

“早睡早起身体好,这可是妹妹你说的话哦!快别懒啦!赶紧起来吃饭,一会哥哥带你打猎去。”才4岁的澜惠根本不是新宁的对手,没几下就被新宁揪了起来。

福儿紧忙上前伺候澜惠梳洗。澜惠拿着以前和新宁鼓捣出来的清朝版牙刷边刷牙边嘀咕道“还说男女七岁不同席,我看男女四岁就别同席啦!省得你总这么放肆。”

“那些老顽固的话妹妹也听,难道你还要守着女戒女则过日子?你能瞒过别人可瞒不过哥哥我,我看你对这些可是不屑的很。咱们兄妹感情这么好,还管他什么同席不同席的。你啊!趁这两年好好玩吧!等到六岁时额娘肯定会给你找先生教你那些什么琴棋书画,针织女红的。到时候你的时间就如同哥哥一样被安排满满的了。我听你嫂子说等到选秀前还要请教养嬷嬷教规矩呢!哥哥也是为你好,趁着出嫁前咱把该玩的都带你玩了。免得以后遗憾。”说着说着新宁郁闷了。想着他可爱的妹妹将来要出嫁离开家里,他的心就一抽一抽的。免不了在心里想了一系列对付未来妹夫的阴损招数。

“哥哥咱们不说这个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咱们先去吃饭吧!一会你带我打多多的猎物回来,人家都要活的哦!我要小兔子,小狐狸,小鹿还有小猫小狗,凡是可爱的你都给我抓来。”澜惠星星眼的说道。

“啊?还要活的?哪有打猎打活的啊?哥哥箭法可没那么准,要不哥哥买两只小狗给你吧!咱们打点猎物回来烤肉吃如何?”新宁听了澜惠的要求立马一脸苦瓜样。对于妹妹偶尔冒出的奇怪想法他还是无法接受。

“不,我就要活的。还要成对的才行。你要是打不到我就告诉阿玛去,让阿玛看看你这个宝贝儿子糟烂的箭术,嘻嘻,到时候阿玛可会狠狠的操练你一番哦!”

“行啦,姑奶奶,小的一定完成任务。咱们先去吃饭吧!你嫂子亲自下厨给你准备的呢。”新宁抱起澜惠无奈的说道。要不然被那个爱女成狂的阿玛知道他就惨了。

“哎呀,我自己会走,不要总抱着人家啦!”澜惠在新宁的怀里扭动着说道。

“哈哈,等你长大再说吧!”新宁哈哈大笑着走向正屋。

吃过饭后,一行三人带着十几个下人赶往庄子后的山林里。新宁和婉婷都穿着宝蓝色的骑马装,而澜惠则一身大红的坐在新宁的怀里。一行十几骑进入林中,惊起林中不少鸟兽,澜惠坐在马上不时喊道“那个,那个小松鼠我要。”而新宁则根据澜惠的指示弯弓搭箭。新宁的箭术还是很好的,毕竟费扬古军队出身还是很看重儿子的武艺。基本上澜惠指定的小动物新宁都能射到,一般都是射在腿上,或是惊住对方再由下人们用网捕猎。澜惠见状更是高兴的咯咯直乐。一上午时间就这么过去了,收获是丰富的,抓到了一对红狐,一对松鼠,一对肥兔子,一对山鸡,还有两只小鹿。而新宁也对澜惠这种只要可爱的,只抓成对的特殊癖好完全无语了。中午时他们在河边临时休息,打算吃点东西后再继续。下人们分散四周去真正的猎杀一些动物好供主子们午间食用。新宁和婉婷则在小河边坐着聊天。澜惠见没人注视她,就偷偷的沿着河流向上走去。她本想找几只蜜蜂收到空间内,可是一路走来一只蜜蜂也没发现,走了一会后她突然看见前方有一株枯树,树上爬满了紫色的藤,而藤上则结着一颗七彩的葫芦。葫芦上面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相接,整个葫芦莹润的像盘了百年的古玉一样。澜惠连忙大喊道“哥哥,哥哥。快过来。”

不一会新宁就顺着澜惠的声音急忙的赶了过来,“怎么了?怎么我一打眼你就跑出来了,林子里多危险你知道吗?”正训斥澜惠的新宁一看到那颗七彩葫芦也停止了声音。

半晌后他才喃喃道“天啊,这是什么宝贝?”

“哥哥,我们把葫芦摘下来吧!这葫芦真好看。”澜惠连忙提醒道。

“恩,你等着,哥哥上去摘。”新宁说着把长袍往腰带上一系,然后蹭蹭的爬到了树上,当他摘下葫芦时只见紫藤正以极快的速度枯萎,等新宁下来后枯树更是摇摇晃晃的一会就倒了。

兄妹俩个看到这种情况愈加知道七彩葫芦的不凡。新宁严肃的对澜惠说道“妹妹,关于这个葫芦的事你谁都不要告诉知道吗?一会咱们就回庄子,哥哥下午亲自赶回家告诉阿玛额娘。你在庄子里等我的消息。”“恩,我知道了,不过哥哥,你一定要告诉阿玛额娘给我留一粒葫芦籽,人家想种种试试。”

“好啦!知道啦!”新宁说着又习惯性的摸了摸澜惠的头发。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