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胤禛福晋 第三章 费扬古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澜惠满月之时时被奶娘抱着抵达了前厅,客人们争相向澜惠伸出手了‘罪恶’的双手,可伶她的小脸蛋不一会就被摸得红红的了。“这孩子啊可爱的,被这么多人围在也没被吓哭呢,看仔细一看,这股伶俐劲,仔细一看是个有福的。”某贵妇摸着澜惠的小脸蛋对着了出月子的觉罗氏说着正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觉罗氏身边的李嬷嬷连忙赶了出去,片刻后,李嬷嬷满面笑容的走了回来,说道“恭喜太太,老爷已经进宫了,说是面圣后就回府呢!”觉罗氏听到这话后连忙起身吩咐道“快安排小厮赶车到宫门外接老爷,各位夫人抱歉了,我家老爷要回来了,今天招呼不周!改天我再登门赔罪。”贵妇们也知道这是主人下了逐客令,都纷纷起身告辞,嘴里还说道“陪什么罪啊!我们还要恭喜费扬古大人平安归来呢!”说着都各回各家了。。...

小说推荐:从火影开始签到 夫君请留步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上) 豪门弃少 夺还者 心理真相 逍遥天子逍遥客 我的毒功已天下无双 嫡女涅磐:谁家女儿俏 我点石成金



澜惠满月时被奶娘抱着到达了前厅,客人们纷纷向澜惠伸出了‘罪恶’的双手,可怜她的小脸蛋不一会就被摸得红红的了。“这孩子真是可爱,被这么多人围着也没被吓哭呢,看看,这股机灵劲,一看就是个有福的。”某贵妇摸着澜惠的小脸蛋对着已经出月子的觉罗氏说着。觉罗氏发现了澜惠的囧状,连忙不动声色的把澜惠从奶娘的怀里抱过来,一脸微笑的说道“呈他他拉夫人吉言,只要我们惠儿一生平安就好了。”另一个贵妇也连忙接话道“澜惠肯定会是个有福的,这可是皇上说的呢!这孩子伴随着祥瑞而生,没准以后会成为皇子福晋呢!”觉罗氏听了这话脸色一变说道“皇子福晋什么的得看皇上的恩典,我们是不好妄加评论的。”那名贵妇听了觉罗氏的话后讪讪的闭上了嘴。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觉罗氏身边的李嬷嬷连忙赶了出去,片刻后,李嬷嬷满面笑容的走了回来,说道“恭喜太太,老爷已经进宫了,说是面圣后就回府呢!”觉罗氏听到这话后连忙起身吩咐道“快安排小厮赶车到宫门外接老爷,各位夫人抱歉了,我家老爷要回来了,今天招呼不周!改天我再登门赔罪。”贵妇们也知道这是主人下了逐客令,都纷纷起身告辞,嘴里还说道“陪什么罪啊!我们还要恭喜费扬古大人平安归来呢!”说着都各回各家了。

送走了客人后觉罗氏吩咐身边的大丫鬟梅香“你快去吩咐人给老爷烧点热水,好叫老爷沐浴更衣。”又对另一个大丫鬟芯竹说道“你去安排一桌上等的酒席,一会老爷回来我们一家人好好喝一顿。”等俩丫鬟下去后觉罗氏把澜惠小心的放在了炕上,轻轻拍着澜惠的襁褓说道“惠儿,你阿玛要回来了!高不高兴啊!你先在这睡会哦!额娘去换身衣服就出来。”说完觉罗氏吩咐奶娘看好澜惠,自己起身在另两个大丫鬟菊蕊和春儿(原名春兰,由于与澜惠重音所以改成春儿)的服侍下进里屋换衣了。

澜惠这时也在不停地想象自个的阿玛是什么样子,他会不会喜欢自己,会不会遗憾自己不是个儿子,是否是个严肃的人等等。也不怪澜惠胡思乱想,她在现代时在孤儿院长大,从小就羡慕那些有父母的孩子,不止一次的幻想过自己的父母为什么抛弃自己,如果她有父母的话是否会疼她,还好澜惠天生就很乐天,才没有自暴自弃。来到了古代,澜惠如愿以偿的有了亲生的父母亲和疼爱自己的哥哥。让她从小就想有个幸福的家的愿望即将达成。现在只要费扬古也能如觉罗氏一样疼爱自己,那她的人生就圆满了。就在澜惠天马行空时新宁掀帘子走了进来。他先到炭盆那烤热自己的身体,然后急急的赶到炕边,一屁股坐在澜惠的身边抱起澜惠左右摇摆起来。“我的好妹妹,有没有想哥哥?哥哥今天特地跑到琉璃厂那里给你买了满月礼物哦!”说着从怀中掏出一个精致的长命锁,长命锁是由足金打造的,一面刻着双鱼戏水,一面刻着长命富贵四个字。新宁一边给澜惠显摆着长命锁上的图案一边从袖袋中掏出一根编好的红绳,他把红绳拴在长命锁上,然后绕着澜惠的细小脖颈松松的打了个结。这期间澜惠一直瞪大着双眼看着这个长命锁,直到长命锁拴在她脖颈处才呵呵笑了起来。“看来妹妹是真的喜欢我送的这个礼物呢!哥哥很高兴!”新宁抱着澜惠么么的一连亲了好几口。

正在这时觉罗氏换完衣裳从里屋走了出来,说道“知道你们兄妹感情好,可也不能天天腻在一起啊!新宁,你阿玛马上就要回来了,你这段时间的功课做的怎么样?小心你阿玛不满意收拾你。”

“额娘,您放心吧!儿子都是做完了先生留下的功课后才来陪妹妹玩的。您看妹妹多可爱啊!我一定要好好努力好以后保护妹妹。”新宁抱着澜惠腻在觉罗氏身边陪笑着说道。

母子三人正说着话呢,只听外面小丫头高声报道“瓜尔佳姨奶奶到,周姑娘到。”说着从掀起的门帘中走进两个二十多岁的娇媚少妇,两人进屋后同时向觉罗氏行了一礼,说道“见过夫人”

觉罗氏和新宁在通报时就同时结束了交谈,新宁只是抱着澜惠坐在一边,而觉罗氏则正经危坐的等两人见礼。直到俩人拜见完毕后觉罗氏才开口说道“恩,坐在一边等老爷回府吧。”

两人恭敬的坐在下首后,屋里顿时沉静下来。澜惠更是不知不觉的在新宁怀中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只听外面丫鬟通报说老爷即将到达,觉罗氏才领着瓜尔佳姨奶奶和周姑娘等人赶到府门前迎接。

澜惠这时也醒了过来,她睁着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府门前的大道。只见片刻后从远处驶来几辆马车,当先一辆停在门口后,从马车上下来一位身着戎装的中年美大叔。中年美大叔紧迈了两步先扶起了觉罗氏,然后摸摸新宁的头顶,顺着新宁的臂弯看向了澜惠,“哈哈,这就是我那带来祥瑞的女儿了,真是个可爱的小家伙。”说着他也不顾别人的目光,直接从新宁手中抢过澜惠抱在了怀里,然后当先走进府门。

虽然费扬古身上的甲胄很硬很凉,但澜惠还是很高兴,因为她从费扬古的眼中看出了他对她的喜爱。所以澜惠不禁眯眯着双眼咯咯的笑出了声来。

费扬古见此更是开心,他随手打发掉跟来的瓜尔佳氏和周氏。带着觉罗氏和他唯一的儿子新宁一起走进了正房。进屋后,觉罗氏先从费扬古手中接过澜惠,然后把澜惠递给了新宁,边帮费扬古退下甲胄边说道“老爷也不等换身软和的衣裳再抱惠儿,你这样冰着我们惠儿怎么办?妾身已经备好了洗澡水,老爷先去梳洗一下再出来吧!”

“我们惠儿才不会在乎呢!你没看见她刚刚还对我笑来着,她喜欢我这个阿玛呢!”费扬古虽这么说,也听从了觉罗氏的话换下甲胄后就起身进了后室。觉罗氏也跟着进去伺候。

屋内只留下新宁兄妹两个和一干奴婢,新宁抱着澜惠佯装吃醋的说道“妹妹是不是不喜欢哥哥了,一看见阿玛就不对着哥哥笑了。”澜惠看着这个才十岁的哥哥一脑袋黑线,“毕竟只是个十岁的孩子,心理年龄还不如我大呢”她不禁心里腹背道。

不一会费扬古就换了一身常服和觉罗氏出来了,这时下人已经把饭菜摆上了,费扬古坐在了首座,觉罗氏象征性的给费扬古布了几个菜就让他拉着坐在了下首,一家三口说说笑笑的吃起了饭来。澜惠坐在炕上不禁心里高兴,看样子阿玛并没有多么宠爱那两个妾室,反而跟额娘的感情十分深厚,连带府中也只有额娘有子嗣,看来那些丫鬟说的可能是对的。原来一些碎嘴的丫头经常在伺候澜惠时八卦一些府里的事情,谈论最多的就是夫人和老爷之间的感情。传说觉罗氏当年是京城有名的才女,在一次出外上香时遇到了费扬古,费扬古对觉罗氏一见钟情。托人求了宫中的太后才降下了这道指婚。成婚后费扬古也对夫人始终不忘情,虽然由于夫人长时间不孕,老太太硬给费扬古前后安排了两个妾室,可是也许费扬古生来子嗣少,妾室那里也一直没有消息。后来结婚几年后觉罗氏终于怀上身孕,并成功生下嫡子,老太太才心满意足的停止折腾这夫妻俩。不过这夫妻两人经过那段时间的扶持,感情却越发好起来,如今觉罗氏又生下了一个女儿,两人也算是儿女双全了,所以夫妻二人并没有因为不是儿子而失望,反而更疼惜小女儿一些。

一家人吃完饭后费扬古问起了觉罗氏生产时的状况,听到女儿生下来时天上的异状,他不禁沉吟起来“夫人,我看我们最近最好约束好下人,不要让他们再谈论惠儿的事情,咱们女儿只求平平稳稳的嫁个有情郎君,可不能这么张扬。等事情平息后皇上也不一定会记住咱闺女,免得将来指婚给皇子王爷什么的,那样未必就会幸福。”

“老爷说的是,领完圣旨后妾身就约束下人了,可是京城的这些贵妇们借着洗三和满月却都一涌而来,真是让人拒绝不得。要不妾身称病谢绝见客?”觉罗氏也正犯愁这个事情。她的好姐妹嫁给恭亲王常宁做侧福晋,表面上风光,可是姐妹相处时她还是能从对方脸上看见落寞的神色。

“也好,等大家淡忘了这事时就好了。”费扬古听觉罗氏这么说也只得无奈道。

澜惠可没想那么多,当她听到父母的谈话时心里满满都是感动。这一世能有这样为自己着想的父母真是前世修来的福分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