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未婚夫

第8章 未婚夫

时间:2022-05-15 12:42:08来源:

第8章巳时刚过,禄国公夫人带着儿媳和孙女先到安泰院,富春侯晋王夫人紧跟随也到了。四夫人薛氏的娘家千里之外西南任上,便请了族中做大理寺少卿的堂兄前去贺寿,这位少卿夫人是位机灵人,也早地带着儿女回来给薛氏撑场面。又过了大半个时辰,宾客们便陆续又过了大半个时辰,宾客们便陆陆续续都到了。。


小说推荐:王样温柔男 黄荆 校花的近身王者 总裁大人,矜持点 我能修炼一亿次 紫莲道尊 灵气世界之登仙路 钑龙 仙未殃 瓷界无痕


>>>《佳媳》章节目录<<<

第8章 未婚夫

第8章

巳时刚过,禄国公夫人带着儿媳和孙女先到安泰院,富春侯世子夫人紧跟着也到了。四夫人薛氏的娘家远在西南任上,便请了族中做大理寺少卿的堂兄前来贺寿,这位少卿夫人是位伶俐人,也早早地带着儿女过来给薛氏撑场面。

又过了大半个时辰,宾客们便陆陆续续都到了。

男宾们由世子元昊引着进了外院的鸣鹤楼中坐。女客皆随着世子夫人进了安泰院正屋,小姐们则由明荷明萱几个姐妹陪着安顿在西厢房暖阁。

永宁侯府是簪缨百年的世家,自太祖起便在朝中占有一席之地,虽然中间也有数次起伏,但如今不仅屹立不倒,顾贵妃更是率先怀上了龙嗣,倘若生下了皇长子,那顾家的富贵还有得绵长不绝。这些夫人小姐来时早就被叮嘱过了的,因此一到便个个都变着法儿讨朱老夫人欢心,一时间正屋内笑声不绝。

西厢暖阁之内,却又是另一番景象。

原本明萱和琳玥一块招待着朱家罗家简家和薛家的几位姐儿,虽然彼此之间并不十分熟悉,但琳玥和媛姐儿都是活泼热情的性子,琳玥家住陇西,媛姐儿去过两年宁州府,便都拿些地方上的趣事来说,果真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论起来都是亲戚,大家的性子也还算好相处的,因此聊着聊着便都熟了起来。

后来明荷明芍带着明芜过来了,见众人处处都捧着明萱,视她为主家,心中便都有些不虞。明荷倒还好些,她将来是要做郡王妃的,端庄大度是必备素质,若是连这等小事都容不下,恐被人说失了身份。

但明芍素来被捧惯了的,这会感觉被冷落,便立时沉下脸来,“简瑟瑟,你过来,我有话要对你说!”

这声音颇有些尖利,带着股不容抗拒的强硬,一时打断了暖阁中的笑语。众人皆有些惊讶地向明芍望了过去。

明萱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简瑟瑟是富春侯世子的嫡长女,今年十四,足比明芍大了一岁。明芍方才当着众人的面直呼表姐其名,口气又很是不善,这便是公然不敬长姐了。倘若有人将这事告诉了言官,是能参明芍的父亲顾长明一本治家不严的。

治家不严,说大不大,说小却也并非小事一桩。

明萱皱了皱眉,随即便向琳玥使了个眼色,两个人重又将方才讲的故事接下去,见其他姐妹也很快就投入进来,并无人特意去留心明芍的举动,心下才略安定一些。她心想,好在此时屋中皆是自家姐妹,否则真是要闹出笑话来了。

明荷见明芍确实有些过分,便清了清嗓子,冲着简瑟瑟招了招手,“瑟瑟,你过来,方才我和芍姐儿在外头碰见舅母了,她有几句话要让我转达呢!”

简瑟瑟的眼中飞快地闪过一丝不悦,但却还是笑着从暖炕上下来,走到明荷姐妹身边去。

媛姐儿冷哼了一声,“芍姐儿也太没规矩了,今儿是姑祖母的寿辰,多少双眼睛看着呢,她也敢这样!瑟瑟虽然不是她亲表姐,但名份上却是铁板钉钉的事了,她怎么敢对着富春侯世子的嫡长女这样呼来喝去的!”

富春侯只有二夫人简氏这个独养女儿,因怕百年之后无人继承香烟,这侯爵之位落入旁人之手,便从老家宗族里挑了位有才干的侄子过继来请立了世子,便是简瑟瑟的父亲简承韫。但简氏仗着她是富春侯亲生,又嫌弃兄嫂来自老家没有见过世面,言谈举止间很有些看不起他们,明芍有样学样,素来对简瑟瑟就很不客气。

简承韫爵位到手之前,自然不会轻易得罪了简氏,简瑟瑟对明芍便也只有忍让的份。

这些闲话,在盛京城中,早就是尽人皆知的话题了。但听人说起是一回事,亲眼所见又是另外一回事,朱玉媛见明芍竟这等跋扈,难免要替简瑟瑟抱打不平。

明萱轻轻拍了拍她肩膀,笑着说,“高兴的日子,说这些闲话做什么?咱们姐妹难得聚的,说些有趣的事不好吗?”

不一会儿,各府的小姐陆陆续续到了,见明萱那边热闹围过去的人便就更多。

明芍有些气恨不过,她想不通那些素日交往过的姐儿为何要弃未来的清平郡王妃不顾,反倒跑去巴结七姐这个被当众拒婚的,就是上月参加恭顺侯家三小姐办的诗社时,还有人拿这件事取笑呢。怎么才隔了几日,这些人俱都忘了?

她不甘心受此冷落,更不甘心一向看不上的明萱被追捧,便有些跃跃欲试想要再生事,到底还是被明荷拦住了。

明荷沉下脸,“你心里若有什么不快,也要等祖母寿筵过了再说。我听说东平王妃正在为世子挑选亲事,安国公府的三爷也到了娶妻的年纪,这两家都是好亲,母亲正想法子替你筹谋着。”

她见明芍脸上现出惊喜神色,便叹了一声,“你方才对瑟瑟那样无礼,倘若王妃和安国公夫人知晓了,恐怕对你的印象要差上不少。你还不知收敛,难道要在祖母寿筵上闹出了大笑话才好吗?”

她话音刚落,便听到朱玉媛笑着说道,“呀,哥哥们都给姑祖母拜寿来了,萱姐儿,穿蓝色直缀的便是我大哥了,跟在后头的是我二哥和三哥,着天青色锦袍的是东平王世子哥哥,旁边那位就是禄国公家的七公子。咦,那不是……清平郡王世子也来了呢!”

明荷听到“清平郡王世子”这六个字,身子便有些微微一颤。

她转过头去,见那边厢的众位姐儿将暖阁的帘子掀开了一些,正都挤在一块去瞧外头给朱老夫人请安的世家子弟,她便也有些心动想要看一眼未婚夫,可到底还是抹不开这个脸面,僵僵得坐在了美人榻上不动。

明萱来这三年,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己兄弟以外的男人,好奇心是有几分的。粗略瞥过一眼,这几位公子相貌都还算不错,身形也俱都挺拔,称得上“贵介玉质”这四个字。但她心内知道,自己将来的姻缘是不可能落到这几位头上去的,因此便就不像其他姐妹那样看得认真。

她悄悄地将位置让了出来,恰好看到明荷正对着几上的茶水发呆。

明萱心想,家中姐妹几个,明蔷自私,明芜阴沉,明芍跋扈,只有这位六姐姐虽然常端着架子,看起来有些冷淡,但却是个明白事理的,从未因三房出事便就踩低过她。外头那位清平郡王世子,看起来很是温和,想来也是个好性子的人,六姐也算是得了份好姻缘。

但自己就……

大伯父是必要和建安伯再作亲的,祖母也摆明了只能暗中替自己想法子,可明蔷连夜被送去了庄子上,一定不只是痢疾那样简单的,大伯母像是真心恼了明蔷,但也不可能抬举明芜嫁过去。便是大伯母想,堂堂建安伯也未必会要一个青楼花魁所出的继妻,那会被人笑话的。

这样看来,倘若自己近期无人问津,那不管她多努力讨好东平太妃,又有什么用呢?身在这个女子必须依附家族才能存活下去的时代,她根本没有办法抗拒大伯父命令的,除非她死。可她劫后余生,好不容易重新呼吸到了新鲜空气,哪怕换了时空朝代,她都不舍得再死去一次了。

明萱忽然觉得很是沮丧。

媛姐儿伸手扯她的衣裳,压低声音叫道,“萱姐儿,快来看!”

明萱探出脑袋,看到正屋中立着一个穿着紫棠色锦袍的青年,他身形俊毅,脸廓的线条很是利落阳刚,浑身上下透着股冷静沉着,看起来不过二十几岁的光景,但隔得那么远,却还能感觉到他身上那种咄咄逼人的气势,这个男人不仅城府极深,看起来还是个决绝狠辣的人物。

忽然,那人似是察觉到了什么,一双星目犀利地瞥了过来,明萱不小心与他目光对接,只觉得那人的目光像是无情的冰峰,冻得人胆颤心惊的。

她心中一抖,凑在媛姐儿耳边小声问道,“这人是谁?”

媛姐儿似是料到了她会这样问的,忙对她耳语,“你果真什么都忘记了,那个便是当众与你悔婚的韩修。三年前,他才不过二十,就已经是正二品的左都御史了,听我父亲说,去年他调入中书省,不过短短半年,便就升了从一品的平章政事。如今朝中若论权势,除了裴相,便就是他了!”

她忽而露出惊讶神色,“韩修明知道你们府中不大欢迎他的,姑祖母寿辰这样的好日子,他因何还要不凑趣地过来呢,难道偏要给大家添堵不成?”

明萱也有些茫然地摇了摇头,“这人看起来就不是善茬,他心里想些什么怕是没人能看得透吧。不去管他了,媛姐儿你过来,接着刚才的话继续说下去,我还想听呢。”

其实她对这位韩修一点印象也无的,那些撕心裂肺的往事也许还存在于这具身体的记忆中,因为刚才那一眼对视她觉得心颤了,可也仅只如此。她是换过了芯子的顾明萱,对过去发生的事情并不感兴趣,眼前她最迫切的目标是不让自己嫁给施虐狂,这愿望有些难,但她想要尽力去试一试。

97

佳媳

复活之时,父母身死,胞姐被废,庶兄发配边疆边疆;祖母些许疼宠信任,终敌但是世情凉薄;她的因为未来夫君,没办法是暴戾成性的鳏夫,或者身体孱弱将死的纨绔?现世已无安安稳稳,风雨将要强势来袭;顾明萱冷冷一笑,死过一次的人,除了什么可怕的?她所求的但是是一生顺心顺意,岁月静好;拦阻她的人,那就得付出过代价!****************************企鹅群:218117357(敲敲门砖,本书任一人名),评论交流大家来玩^_^高悬的皎月如瀑布般倾泻直下,地上莹莹皑皑,泛着清冷的白光,涤尽这座周朝皇城白日里的喧嚣浮华,万物寂静,夙夜安稳,除了巡夜更夫的鸣锣,整座盛京只剩宁谧平和。。……

作者:卫幽类别:都市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