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技惊四座

第9章 技惊四座

时间:2022-05-15 12:42:08来源:

第9章过不多会,二门上办差的婆子慌忙回来回禀,说东平王府的太妃领着王妃郡主连同到了,适才换过软轿,这会侯夫人陪着,约摸了到了东南面的拾锦轩处。拾锦轩与安泰院只隔了一片荷塘,寒天路滑,轿夫的脚程非常有限,朱老夫人心里默默的计算方法着时刻,边使人唤了拾锦轩与安泰院只隔了一片荷塘,寒天路滑,轿夫的脚程有限,朱老夫人心里默默计算着时刻,一边使人唤了西厢暖阁里的小姐们出来候着,正屋里坐着的几位太夫人闻讯纷纷整理容仪,原本在东厢房聚着说闲话的夫人们也恭恭敬敬地出来迎接。。


小说推荐:案发现场刷技能 我师叔是林正英 贵妇命 暧昧十年有成 从此刻开始让世界感受痛苦 富豪公敌 剑灵驸马爷 武道行天录 从签到开始当全球大佬 我在诸夏当大王


>>>《佳媳》章节目录<<<

第9章 技惊四座

第9章

过不多会,二门上当差的婆子急急过来回禀,说东平王府的太妃领着王妃郡主一并到了,方才换过软轿,这会侯夫人陪着,约莫已经到了东南面的拾锦轩处。

拾锦轩与安泰院只隔了一片荷塘,寒天路滑,轿夫的脚程有限,朱老夫人心里默默计算着时刻,一边使人唤了西厢暖阁里的小姐们出来候着,正屋里坐着的几位太夫人闻讯纷纷整理容仪,原本在东厢房聚着说闲话的夫人们也恭恭敬敬地出来迎接。

原来周朝皇室向来子嗣不丰,好不容易先帝时连得九子,却因御座之争五龙夺嫡手足相残,到如今太祖爷的嫡脉子孙除了今上外,便只剩了四家。临南王镇守南疆,成怀王据势西塞,清平郡王盘置东北,唯独东平王府因血脉最亲,得以留在盛京。

已故的东平老王爷,与先帝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

先帝的皇后早逝,今上的生母也并不长寿,以致今上践祚九五时后/宫之中并无太后掌执。新帝登基,朝堂权势重新洗牌,连内/宫也是如此,新旧更迭,宫人们各事其主,难免还有些夺嫡后的余波。裴皇后到底年轻了些,今上便请东平太妃入宫协理了两月,雷霆手腕之下,整个后/宫才算真正归拢至裴皇后之手。

因此裴皇后对东平太妃十分信任倚仗,今上也对太妃敬重有加。

圣意隆盛,周朝无人不知,安泰院中聚着的命妇淑媛,又岂敢轻慢这位老太妃?

朱老夫人一双利眼瞥见门上小丫头的示意,便知道东平王府的人已经到了,她整了整衣冠,向明萱招手,“萱姐儿,你过来,陪祖母至门口迎老太妃。”

明萱不敢迟疑,忙将手扶住朱老夫人的手臂,莲步轻移,徐徐袅袅到了门前。

这时,屋外传来了说话的声响,严嬷嬷毕恭毕敬地挑起暖帘,侯夫人则小心翼翼地扶着老太妃进屋,“太妃慢请。”

明萱偷偷抬头去看,东平太妃穿着身华贵的一品仙鹤补亲王太妃常服,腰间系了代表宗亲身份的玉佩绥带,头上倒并未戴着厚重的太妃金冠,而是在鬓角簪了支七翅鎏金凤钗。

垂珠摇曳处,她费尽心思绣出来的万蝠鸣春图十分显眼,寿蝠的眼睛正慈悲得回应着她的注视。

明萱只觉得喉咙一紧,心头便淌过万千复杂心绪。

没想到东平太妃真的戴了她做的抹额!

朱老夫人不敢怠慢,忙亲自迎了上去,与老太妃和王妃郡主相互见了礼,然后笑容满面地替了侯夫人将老太妃扶过来,“这么大冷的天,老太妃本该在暖阁里饮茶听戏的,今儿为了我,倒让您在寒天里来回颠簸遭了罪,妹子心里可真过意不去。”

她将老太妃安置到暖炕上,又要请东平王妃也上座。

东平王妃忙笑颜推辞,“姨妈您是长辈,原不该将这位置让了我,何况今儿您又是寿星,这阖府的宾客俱是来为您贺寿的,我却占了这主位倒算是什么?您快坐下,不用跟我客气。”

老太妃笑着将朱老夫人拉着坐下,“好了,和自家孩子客气这个做什么?你快坐下,让你外甥媳妇坐我身边就成。”

朱老夫人便不再推辞,依言坐下。

众人纷纷来与老太妃见礼,便有那眼明口快的命妇发出一声惊叹,“老太妃今日戴着的抹额好生别致,这绣法竟是从未见过的一样,瞧这对蝠眼,好似在随着我转动呢,真真稀奇!”

安国公夫人也道,“老寿星额上的那副想必也是出自同一人之手,我方才就想说怎么那锦雀的眼珠子像是会动一般,不管我立在哪,瞧着都好像是在与我对眼。瞧这行针布法,倒有几分金针夫人当年的风格,可这绣法却是从来都不曾见过的。”

她眼中带着几分羡慕,笑着问道,“敢问老太妃,这两副抹额是出自哪位师傅的手笔?若那位师傅尚在盛京,我倒是想慕名而去,请她为我也绣一副。”

女子爱美天性,不管何朝何代都是一样的,盛京中的勋贵夫人也不能免俗。衣料虽然品类繁多,但名贵的无外乎便是那几种,绫罗锦缎的色彩花纹虽也算丰富,但端庄持重雍容富贵的也不过那些式样。因此,公卿侯府的夫人小姐便都爱在针绣上下工夫。

朱老夫人听了,笑着抢先一步回答,“安国公夫人谬赞了,我家萱姐儿虽得过巧针夫人的指教,但绣技却不及巧针夫人三成,哪里当得你这样夸她。”

话音刚落,正屋内便有些悄声议论。

安国公夫人也有些惊讶,明萱虽然三年不曾见客,但从前却是花会宴席上的常客,她为人活泼热情,虽也讨人喜欢,但终究被顾三老爷宠爱得有些过了,没有女孩子的贞静娴雅,跳脱得倒像个小子。

没想到这绮丽针法竟出自顾明萱之手!

安国公夫人便笑着说道,“原来是萱姐儿的手艺,真真绣得别致!”

老太妃听了,便含笑向明萱招了招手,“萱姐儿过来。”

她拉住明萱的手,慈眉善目地问道,“姨祖母正想问你,那对寿蝠的眼睛处,你可是用了唐伯安的点睛技法?”

明萱乖顺地点了点头,“回老太妃的话,的确是点睛。”

老太妃的脸上便有些动容,“听说这点睛技法甚难,唐伯安故去后,也常有画林高手模仿,但总难有人得他精髓。我见你既将这技法融入绣品尚能如此传神,倘若叫你画出来,岂不是更得心应手?”

她赞许地望了明萱一眼,随即又开口问道,“可是你父亲教会你的?”

听提及顾长平,明萱有些吃惊,不是说当年顾长平因与二皇子有牵扯才被韩修行押入狱的吗?虽然她一直都觉得疑惑,顾长平不支持女婿九皇子争嫡,倒与二皇子牵扯上实在不符合常理,但三年前韩修带上的那份圣旨上却是确实写着“有谋逆之嫌”的。

谋逆是顶天的罪名,哪怕已经时过三年,也仍然是个需要忌讳的话题。但常人避之还不及的事情,老太妃却为何那样坦荡自然地就问了出来?

明萱低垂的眸子微微转动,小心斟酌着答案,“回老太妃的话,是。”

老太妃的笑容越发慈和,轻轻揉了揉明萱额发,“我年轻时曾得过一幅唐伯安的妙莲观音图,后来因些缘故弄没了,这会看到你会点睛,我便又想起那幅画来。萱姐儿,若是得空,给姨祖母画一幅可好?”

明萱哪敢说不?

她恭顺地点头,“姨祖母喜欢,明萱明儿便开始画。”

老太妃见明萱果真像朱老夫人说的那般换了个人,也觉得有些心酸,怜惜过后,却又为她感到欣慰高兴。名门贵女未出阁时恣意洒脱虽不是什么坏事,但将来有了婆家,总还是现在这样沉静端方比较稳妥。

她这样想着,便有心想要再助明萱一把。

老太妃忍不住笑着点了点明萱的眉心,“真是个实诚孩子,姨祖母说要这画,可不是立时非得不可的,你这大过年的就一心一意为我作画,也不怕你祖母恼你不懂事?”

明萱一时怔住,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不由拿眼去瞅祖母。

朱老夫人趁机便说,“这也是萱姐儿的踏实。您看,她明明会画圣的点睛技法,倘若她替我作一幅观音大士画像,我看了定然欢喜,就算费力气,也不过几日光景。可这孩子偏不,非要费了好几个月的功夫抄齐九十九部金刚经献到佛前,说是替我祈福贺寿。”

在座的都是清凉寺的常客,永宁侯府老夫人献经书施义粥的事约莫都有所耳闻,原只知道是侯府某位后辈做的,没想到竟是这位刚得了老太妃盛赞的七小姐,于是望向明萱的目光便又与方才不同,心思活泛些的,立时便想到顾明萱已出孝期,身上并未有婚约,她虽年纪略大了些,身份也不再堪得嫡长,但若是家中还有未曾婚配的次子老幺,这门亲却也是做得的。

朱老夫人目光掠了一圈,见果然有人盯住了明萱一举一动,心中一块大石便悄然落下。

她心内暗想,群英会上自己觉得不错的那位颜公子处,自然还需要子存去试探一番的,但若是今日这些夫人中有人相上了萱姐儿,那便再好也不过了。萱姐儿若能说上门第相当的亲事,老大在朝中若能因此添一份助力,想必不再会将建安伯的脑筋动在了萱姐儿身上。

自己能帮的,便也只有这些了。

寅时一到,男宾们自在外院开席,女客则仍旧聚在安泰院,侯夫人将席面摆在了与安泰院相连的牡丹园暖房,众人头一次在花房用宴,皆觉得新奇有趣,气氛便更比旁日热烈起来。

明芍忿忿地望着被朱老夫人拉在身边伺候的明萱,心中既妒又愤,今日祖母也不知是怎么了,一直偏心着顾明萱,一句好话都不曾替自己说过。这也便罢了,东平太妃和安国公夫人也都对顾明萱另眼相待了。

她想到姐姐方才说的那两门好亲,脸色越发沉了下来。

97

佳媳

复活之时,父母身死,胞姐被废,庶兄发配边疆边疆;祖母些许疼宠信任,终敌但是世情凉薄;她的因为未来夫君,没办法是暴戾成性的鳏夫,或者身体孱弱将死的纨绔?现世已无安安稳稳,风雨将要强势来袭;顾明萱冷冷一笑,死过一次的人,除了什么可怕的?她所求的但是是一生顺心顺意,岁月静好;拦阻她的人,那就得付出过代价!****************************企鹅群:218117357(敲敲门砖,本书任一人名),评论交流大家来玩^_^高悬的皎月如瀑布般倾泻直下,地上莹莹皑皑,泛着清冷的白光,涤尽这座周朝皇城白日里的喧嚣浮华,万物寂静,夙夜安稳,除了巡夜更夫的鸣锣,整座盛京只剩宁谧平和。。……

作者:卫幽类别:都市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