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相看

第14章 相看

时间:2022-05-15 12:42:09来源:

第14章昨日二月初六,仍在过年节,亲戚间互相四处走动设宴,原是偶有的,但公卿权贵之家,却最讲求一个“礼”字,像这样临时性出门时子,否者是有什么刻不容缓的急事,否者就太过失礼了。假若建安伯府相邀,他必提早几日备下请柬,侯府应了邀约,建安伯府才去准备好设宴倘若建安伯府相邀,必得提前几日备下请柬,侯府应了邀约,建安伯府才去准备宴请的一应事宜,侯府也有时间准备节礼手信;又或是侯府上门拜访,也须早先就递去名帖,彼此方便。。


小说推荐:从火影开始签到 夫君请留步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上) 豪门弃少 夺还者 心理真相 逍遥天子逍遥客 我的毒功已天下无双 嫡女涅磐:谁家女儿俏 我点石成金


>>>《佳媳》章节目录<<<

第14章 相看

第14章

今日正月初九,仍在年节,亲戚间相互走动宴请,原是常有的,但公卿权贵之家,却最讲究一个“礼”字,像这样临时出门子,除非是有什么刻不容缓的急事,否则就太过唐突了。

倘若建安伯府相邀,必得提前几日备下请柬,侯府应了邀约,建安伯府才去准备宴请的一应事宜,侯府也有时间准备节礼手信;又或是侯府上门拜访,也须早先就递去名帖,彼此方便。

但不论如何,若是有宴请,侯夫人是早该知会的,怎么会这样匆忙使人来请,还说要即刻出门?

明萱眉心一跳,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不会是建安伯夫人她……

她脸色微沉,对雪素说道,“你让斗珠进来回话,再打听一下除了我,侯夫人可还有叫其他的小姐。”

雪素点头去了。

明萱想了想,将丹红叫了过来,“你从后院绕出去,替我走一趟安泰院找严嬷嬷,就说我将那件灰狐狸毛大氅拉在了暖阁,这会侯夫人带我出门要用,便差你去取回来。”

她不知道建安伯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多个心眼讨祖母示下却总是没错的。

丹红前脚刚走,雪素便领着宜安堂的二等丫鬟斗珠进了屋。

斗珠脸上的表情很见急切,她匆忙请安回禀,“大姑奶奶昨儿又咯血了,太医说病情越发凶险,恐怕……侯夫人使了奴婢来请七小姐陪着一块过去,侯夫人说,指不定就是最后一面了,姐妹一场,权当是去送送你大姐姐。”

她语气微顿,又忙加了一句,“今儿富春侯家请宴,六小姐和十小姐一早出了门,侯夫人便只好请了您和九小姐同去。”

明萱轻轻颔首,“我知道了,你去回大伯母的话,我立刻就来。”

大姐姐这是想看看接替她做建安伯夫人的人选吧?她命不久长,若是撒手人寰,留下两个六七岁的哥儿的确是可怜,想要看看将来是什么样的人照看她的孩子,倒也还算情有可原。

人之将死,大姐姐也是个可怜的受害者,明萱并不想责怪她。

可大伯母却真的过分了。

这门亲事,他们从头到尾都不曾问过她的意思,不管她愿意不愿意,只要打着大局为重的幌子,便能欺负她这个无所依靠的孤女,替她决定终身。

这便也罢了,世家大族,最重家族利益,女儿本就是为了巩固权势联姻的工具,若论骨肉亲情,许也是有的,但与家族前程相比,又是何其之轻?她知道的,这些规则,在灵魂闯入这个世界时,她便已经谨记在心,不敢有所奢望。

可现在大伯母令她陪同前去建安伯府探视长姐,又偏选了富春侯府宴请六姐十妹不得空的时候去,虽也叫了九妹妹作陪,可明眼人一看便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的。到时,旁人不会说是大姐姐想要见她,却会以为是建安伯想要相看她,倘若在建安伯府里再闹出点什么事来,这亲便就死死得做下来了。

明萱想到六弟元易的生母徐氏,徐氏本是钟鼎伯的侄女,伯府千金,什么样的贵介嫁不得,却给大伯父做了小,虽顶着贵妾的名头,分例也都比着侯夫人的来,但终究是妾,生的孩子也总是冠了庶出的名。

听说,便是因为在宴席上弄洒了衣裳去换的时候,走错了地方……

后宅妇人的阴暗伎俩,虽不像刀箭立时能够要人性命,却能将按部就班的美好人生打碎,抽割得面目全非。

明萱的眼中含着微薄怒意,不,她不想这样,也绝不能被算计到!

须臾,丹红回了屋,她将灰色大氅替明萱系上,一边低声说道,“老夫人听说大小姐快要不好了,心里难过,头又发疼,只好在炕上躺着。严嬷嬷将大氅给了我,跟出来的时候说,叫小姐不要担心,她一会也要跟着去的。”

明萱心里微定,有严嬷嬷在,大伯母一定不敢胡来。

她点了点头,“你留在这里看家,雪素跟着我就成。”

吩咐好了,明萱便上了侯夫人派来的软轿,一路颠簸到了二门。门上停着两辆黄花梨木的马车,后头跟着辆普通的圆木马车,严嬷嬷立在车前,见她来了轻轻冲她颔首。

她目光里露出感激神色,正要径直过去,与严嬷嬷再说几句话。

这时,第二辆马车帘子微掀,明芜从里头探出脑袋,“七姐姐,快上来。”

明萱只好顿住脚步,让婆子帮着上了马车。

马蹄声沉瓮,踢踏踢踏的声调印在耳廓,厚重的府门合上时发出“吱嘎吱嘎”的声响,明萱便知道,车子已经驶出了永宁侯府。

外面是她心心念念盼望看到的街景,永宁侯府这一方天地之外的世界,只要掀开车帘,她便能见识这座繁华的盛京城景,看看这个与她所知的历史完全并不重合的世界,但这会,她却全无心情。

心里很乱,总觉得会发生什么。

顾明芜安静地坐在一旁,一双大眼莹莹地望着坐在对面的明萱。

这目光太过殷切,明萱被她看得有些发毛,便只好笑着问道,“九妹一直看我,可是我脸上有什么东西?”

明芜忙摇头解释,“我看到姐姐,便想到祖母寿辰时戴的那副抹额,针绣上头用点睛的法子反复勾勒,也亏得是姐姐才想得到,我一时有些感慨,就看姐姐出了神,姐姐莫怪。”

她想了想,又补充了着说道,“其实我娘……我姨娘从前也曾教过我点睛技法,可惜我天资愚钝,不曾学得好。不瞒姐姐,我这几日在屋里一直都尝试绣个祖母头上戴的那种,可怎么也绣不好。”

明萱有些惊讶。

明萱前世也算家学渊源,她自小习字练画功底本就扎实的,更何况点睛技法经过数百年几千年的传承,历代画师都不断地总结创新,她掌握了窍门,要画出栩栩如生的灵动效果,其实并不太难的。但这点睛技法在这里却是绝学一样的存在,据说在唐伯安之后,再无人能够将这技法用得炉火纯青。模仿者虽众,但深得其法门的却甚是罕见。

明芜的生母听说唤做夕娘,既是花楼魁首的出身,美色才艺自然都是极好的,可竟还会这们技艺,却着实令人吃惊。

但明萱忽又想到大伯母这样好的手段,能将徐姨娘钳制得没有一丝脾气,可唯独却不能奈何夕娘,心里便又有些觉得理所应当。夕娘的事,她只知道一些传闻,听得并不真切,但明芜养在外头,却生下来就序了排行,这总是真的。

倘若夕娘没有一些本事,留不住大伯父的,也不可能令向来最重利益的大伯父为此破了那么多例。

想到这里,明萱轻轻抿了抿嘴唇,“改日你若得空,可以将绣的图样拿过来,我替你看看

明芜很是惊喜,“那就太好了。”

明萱与她闲聊了几句,便觉得这姑娘其实并不像素常表现的那样阴沉。

一路颠簸,建安伯府很快就到了。

马车停在二门,立刻便有小轿过来接人,雪素扶了明萱上了轿,严嬷嬷略跟进了几步,在软轿旁边扶着一路向内院去。因心里有了警诫,明萱正襟危坐,哪怕是在轿中,也不敢出什么差错。

刚踏入建安伯夫人的蕴春堂,便有个衣着体面的嬷嬷迎了出来,“侯夫人总算是来了,夫人醒着时就让老奴回府请您来看看她。”

侯夫人忙问道,“茹姐儿现下如何了?”

那嬷嬷的脸上立刻发愁起来,“昨夜又咳了一宿,吐了一痰盂,都是红色的,不敢令她看见恐吓坏她,只跟她说呕的痰,病情也还瞒着一些。但夫人从小就是那样聪慧的人,我猜她应是知晓了,所以才这样盼着夫人您过来。”

她眼眶泛红,一滴眼泪从眼角徐徐滚落,“太医说,也就这几日的事了。”

侯夫人脸色微凛,便踏步进了屋,她只令明萱和明芜在外厢的桌几坐了等,便掀开珠帘进了内室。

明萱便听到里头传来呜噎哭声,随即便是好一阵咳喘,然后便是盆盆罐罐发出声响,不一会儿,便有小丫头神色凝重地端着痰盂出去。

她隐约瞥见那触目惊心的红色,心中又绝望了几分。

看这阵势,大姐姐根本就熬不到三月,恐怕这几日就要不好了。建安伯府不能缺了当家理事的夫人,所以百日之内,必要将新主母迎进府的。

这意味着,她连心存渺茫期待奇迹的机会都没有了。

珠帘攒动,侯夫人身边伺候着的迭罗出来请明萱和明蔷进去。

建安伯夫人满面病容地躺在榻上,看起来十分虚弱,许是因为门窗被封住,屋子里又燃烧了重炭的关系,她脸色并不显得很苍白,反倒有一丝奇异的红润。她飞快地瞥了一眼明芜,随即便将目光投注在明萱身上。

她的目光专注而仔细,虽病成这副模样,却仍还有十分犀利,像是要将明萱整个人都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一样。

明萱觉得不太自在,忙福了一福,“大姐姐。”

话音刚落,外头便有小丫头急匆匆进了来回禀,“伯爷来了!”

97

佳媳

复活之时,父母身死,胞姐被废,庶兄发配边疆边疆;祖母些许疼宠信任,终敌但是世情凉薄;她的因为未来夫君,没办法是暴戾成性的鳏夫,或者身体孱弱将死的纨绔?现世已无安安稳稳,风雨将要强势来袭;顾明萱冷冷一笑,死过一次的人,除了什么可怕的?她所求的但是是一生顺心顺意,岁月静好;拦阻她的人,那就得付出过代价!****************************企鹅群:218117357(敲敲门砖,本书任一人名),评论交流大家来玩^_^高悬的皎月如瀑布般倾泻直下,地上莹莹皑皑,泛着清冷的白光,涤尽这座周朝皇城白日里的喧嚣浮华,万物寂静,夙夜安稳,除了巡夜更夫的鸣锣,整座盛京只剩宁谧平和。。……

作者:卫幽类别:都市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