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夜话

第20章 夜话

时间:2022-05-15 12:42:10来源:

第20章那韩府的丫头忙屈身施礼,语气里颇见急切地,“回两位小姐的话,婢子是平章政事韩大人府上的,在韩夫人身边办差。您手上这只狮子狗名叫玉团儿,是我们夫人的心头宝贝,向来都是婢子主要负责照料的。可今儿个起床不明白怎么看不见了……”她眼神直往狮子狗身上瞅她眼神直往狮子狗身上瞅,片刻也舍不得挪开,“门上的小厮想起来,大人上朝的时候,似乎看到了玉团儿跟着官轿也一并出了门的,幸得贵府门上的大哥说玉团儿被府上收留,奴婢这才斗胆求见,想将玉团儿请回家去。”。


小说推荐:案发现场刷技能 我师叔是林正英 贵妇命 暧昧十年有成 从此刻开始让世界感受痛苦 富豪公敌 剑灵驸马爷 武道行天录 从签到开始当全球大佬 我在诸夏当大王


>>>《佳媳》章节目录<<<

第20章 夜话

第20章

那韩府的丫头忙屈身行礼,语气里颇见急切,“回两位小姐的话,奴婢是平章政事韩大人府上的,在韩夫人身边当差。您手上这只狮子狗名叫玉团儿,是我们夫人的心头宝贝,一向都是奴婢负责照顾的。可今儿早起不知道怎么不见了……”

她眼神直往狮子狗身上瞅,片刻也舍不得挪开,“门上的小厮想起来,大人上朝的时候,似乎看到了玉团儿跟着官轿也一并出了门的,幸得贵府门上的大哥说玉团儿被府上收留,奴婢这才斗胆求见,想将玉团儿请回家去。”

弄丢了主人的宝贝,一顿重罚是跑不掉的,若在那等规矩严苛的人家,发卖打杀都不好说,怪不得她那样着急。

明萱忙将玉团儿还过去,“原就是怕狗儿在街上乱跑,或者为别人带走了去,我五哥才将玉团儿带回来的,既是你们夫人的宠物,赶紧拿回去复命吧!”

那丫头欢天喜地接过,又千恩万谢地跟在婆子后头出了去。

琳玥便揣揣看着明萱脸色,雪素也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

明萱不由好笑,“你们这是做什么?”

倘若是从前的明萱,遭遇过被未婚夫成亲当日悔婚的惨痛,纵然时隔境迁,已过三年,但乍听到有关韩修夫人的事时,总也难免会有几分悲恸不甘的吧?可她不是原主了,这话虽然不好明说,可她借由失忆也几次表明过自己心意的,对韩修尚且能做到无喜无悲,更何提是他的妻子?

更何况,他总是要娶妻的,不是吗?

琳玥见明萱笑容不似作伪,便知晓她果真是没有了心结,便将方才的担忧丢到一边,拉着她进了内屋,“过几日是朱家大表哥生辰,恰好是与媛姐儿同一天过寿的,因不是什么大生日,辅国公府便不大办了,听五表哥说,只请了亲戚里头的兄弟姐妹,并一些世交好友去了国公府热闹一回便成,帖子已经下了,约莫这两日便能收到。”

她满面笑容说道,“听说受邀的几家公子里也有给萱姐姐递上求亲名帖的。”

明萱微愣,随即便觉心上倘佯过一阵暖意。

昨日她侥幸夺过一劫,祖母欢喜不胜,告诉她原就替她看好了一门亲事。那男子姓颜,名唤清烨,是工部营缮清吏司正五品郎中颜增的次子,去岁秋闱时中了头名解元,乃是今科大热的状元人选,今年方才十八,少年得意,容貌也甚是俊伟。

她心里知晓的,先前祖母请朱家大表哥探过颜清烨的口风,想是颜家意动了,因此祖母和舅祖母才会借着大表哥和媛姐儿生辰这机会,特意让她能够看上一眼那位颜公子,倘若她也满意,那这门亲事便可继续做下去。

明萱不由心想,祖母实是多虑了,光凭这颜公子非五服内亲眷,身家清白,年貌相当,她便不会有异议的。她年岁大了,能挑选的余地本就不多,更何况还有后头妹妹们的婚事压着,原本就没有多少时间了。

到了晚间,朱老夫人使人叫了琳玥过去问话。

过不多久,又使了婆子来漱玉阁回话,“老夫人说天色晚了,外头寒冻,便留了表小姐在安泰院歇下,请七小姐不必给表小姐留门,也早些歇了。”

丹红送了那婆子出去,便让季婆子关紧门户,进了内屋。

她笑着说道,“怪哉,表小姐在时,总觉得耳边叽叽喳喳个不停,略嫌吵闹,可她这一不在,却又觉得屋子里冷清。”

明萱一边进了净房洗漱更衣,一边说道,“既如此,今晚上咱们三个人一块睡可好?这些日子事忙,都好久都不曾与你们闲话家常了。”

内屋里暖炭充盈,床上的锦被俱是上等的新棉,这大冷天,丹红和雪素自然乐得一块挤大床暖和的,便都笑着道好,等洗漱过后,便与明萱一道躺在榻上说话。

明萱视这两丫头为姐妹,有些话便不打着弯绕着圈地问,只直截了当地开口,“九小姐定了建安伯,这事你们两个俱都知晓了的。八妹仍在庄子上养病,这便可不算,但我的亲事恐怕这些日子就要定下来,你们皆是我贴心的人,我便先问你们一句,是跟着我一块走,还是留在侯府?”

她语气微顿,补充着说道,“我的事,你们两个尽都清楚的,想来将来的夫家未必是咱们家一样的高门大户,你们都是侯府的家生子,去到寻常官宦人家做婢,想是有些委屈的。倘若你们要留,我便与祖母说,还将你们调回安泰院去。”

雪素急着说道,“还是头一回听说有要将贴身用惯了的人都打发走的主子,小姐您若是离了我们,在姑爷家人生地不熟的,连个得用的人都没有,该怎么过日子?”

丹红也有些着急,“小姐在哪,咱们就跟着去哪,难不成您还不要我和雪素姐姐了不成?”

明萱听得出她们的真心,便笑着说道,“我自然舍不得你们,说句实话,要真离了你们,日子该怎么过,我心里还真没有个数,可这些该说的话,我却是要说在前头的,不论如何,跟了我陪嫁出去,日子总不会比侯府过得更体面。”

她探出手去,一手拉着雪素,一手拉着丹红,“但既然你们都说愿意继续跟着我,我便也不再矫情说些有的没的,只一句,不管身在哪里,我顾明萱都不会让你们两个因为我而受委屈。”

这倾心而护的意思,雪素和丹红俱都听懂了,但那话中的惆怅,却也不曾有所遗漏。

雪素便安慰明萱,“小姐多虑了。”

她眨了眨眼,半是俏皮半是认真地说道,“咱们府里的小姐,嫁得最好的是贵妃娘娘,按说当初跟着贵妃娘娘入宫的闵黄和宋白际遇该是最好吧?可闵黄甫进宫就没了,宋白去岁末的时候也得了急病暴毙了。”

宫中看似花团锦簇,实则步步惊心,门户低些的宫妃都朝不保夕,何况那些跟着进宫的丫头?微小如蝼蚁,生息全仰赖他人。

雪素顿了顿,接着说道,“素来大伙都说,四姑奶奶嫁得最差,四姑爷虽入了翰林,但这么多年了,一直都只是个七品的编修,再无进益了。可前些日子四姑奶奶回来家宴,陪嫁过去的瑞莲和瑞兰也都回来与大家叙旧。瑞莲嫁了四姑爷府里的二管事,连生了两个大胖儿子,日子过得和美,瑞兰也与铺子上的管事作成了亲。”

她婉转声音中透出浓浓向往,“高门大户纵然尊贵,可咱们当奴婢的,又能够尊贵到哪里去?小门小户日子平淡,可却也有平淡的好处。”

明萱转头望着雪素,这丫头不仅能干,心思也通透。

她便笑着说道,“你放心,只要你愿意,瑞莲和瑞兰的日子,你也能过上的。”

丹红心思单纯,听了这话便挠了挠头,“我可没有雪素姐姐想得那么多,我老子娘和哥哥们都在江南的庄子上,府里也没其他的家人,原本就无所谓去哪的。回泰安院当差自然好,可哪里及得上跟着小姐舒坦?我不如雪素姐姐能干,除了会给小姐梳头,再做些杂事,别的都不会的。”

她轻轻笑了起来,“难得小姐不嫌弃我笨手笨脚,我当然要赖着您啦!”

从与建安伯的结亲中侥幸逃脱,明萱心情很好,纵然她不曾明说过,但这份明朗的心情,却也真切地传送给了雪素和丹红。夙夜寒冷,可屋子里温暖如春。

一切,好像都在往着美好的方向行走。

可刚闭上眼,不知怎么的,明萱却又想起了那双冰冷锋利的眼眸,那分明不带一丝温度,可却又偏偏能体会出眼神中的百样情绪的,那位春风得意的韩大人的眼……

她不由低声问道,“可曾听说过韩修的夫人,是哪家的小姐?”

雪素一愣,随即想了想回答,“好像是承恩侯的独女。”

丹红与阖府的丫鬟婆子都走得数捻,对外府的消息也知晓得要多一些,便接着雪素的话说道,“是承恩侯卢家的独女。”

她想了想又说,“小姐这三年来都不理外头的事,也从未问起过,怕是不知道这些。今上的生母原是宫女出身,老家只有一位嫡亲兄弟,后来今上登基,便封了这位卢国舅为承恩侯。承恩侯只有一位嫡出女儿,疼宠非常,今上对母家隆恩盛宠,便破例封了她作惠安郡主。”

今上出身单薄,当初原本就无实力问鼎九五,乃是裴相一手将他推到至尊宝座的。如今朝政被裴相把持,一时虽然相安无事,但长久总要心生不满,因此他扶持做大母家,倒也是情理之中。承恩侯的隆宠正盛,韩修能娶到惠安郡主,想必助益良多,否则他也不会在短短两年之内,便升做平章政事。

顾明萱眼中带着几分嘲讽,“原来如此。”

弃了自己,是要明哲保身。娶了惠安郡主,算是另择高枝。这位韩大人精于算计,也无怪乎那般年少,便能成为权臣。

她心念一动,便小心翼翼地试探道,“说起来,我都不记得当初是怎么与这位韩大人订的亲……”

97

佳媳

复活之时,父母身死,胞姐被废,庶兄发配边疆边疆;祖母些许疼宠信任,终敌但是世情凉薄;她的因为未来夫君,没办法是暴戾成性的鳏夫,或者身体孱弱将死的纨绔?现世已无安安稳稳,风雨将要强势来袭;顾明萱冷冷一笑,死过一次的人,除了什么可怕的?她所求的但是是一生顺心顺意,岁月静好;拦阻她的人,那就得付出过代价!****************************企鹅群:218117357(敲敲门砖,本书任一人名),评论交流大家来玩^_^高悬的皎月如瀑布般倾泻直下,地上莹莹皑皑,泛着清冷的白光,涤尽这座周朝皇城白日里的喧嚣浮华,万物寂静,夙夜安稳,除了巡夜更夫的鸣锣,整座盛京只剩宁谧平和。。……

作者:卫幽类别:都市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