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山道遇险

第21章 山道遇险

时间:2022-05-15 12:42:10来源:

第21章雪素想了想提问,“我记得我后来韩大人得胜者还京,长街十里俱是想一睹他风采的人,不明白有多少老爷夫人都想将他招为乘床快婿呢!可过不多久,便又据说韩大人定了了小姐您,府里的丫头媳妇子别说有多洋洋得意,出门时也比别人多了几分荣光。”明萱眉头紧皱,“得明萱眉头紧皱,“得胜还京?”。


小说推荐:案发现场刷技能 我师叔是林正英 贵妇命 暧昧十年有成 从此刻开始让世界感受痛苦 富豪公敌 剑灵驸马爷 武道行天录 从签到开始当全球大佬 我在诸夏当大王


>>>《佳媳》章节目录<<<

第21章 山道遇险

第21章

雪素想了想回答,“我记得当时韩大人得胜还京,长街十里俱是想一睹他风采的人,不知道有多少老爷夫人都想将他招为乘床快婿呢!可过不多久,便又听说韩大人定下了小姐您,府里的丫头婆子别提有多得意,出门也比别人多了几分荣光。”

明萱眉头紧皱,“得胜还京?”

雪素惊讶道,“这些小姐都不记得了?”

她眼中顿时起了怜惜,指了指丹红说道,“那些外头的事,我知晓得并不很清楚,倒是丹红,她常和外院的婆子闲聊,知道得多些,小姐您叫她说。”

丹红的脸上便现出些畏惧神色来,“韩大人是先前卫国将军韩秉城的义子,听说他自小长在西北军营,七八岁就上阵杀敌,十二岁斩杀西夏敌将,十五岁时生擒领兵来衅的西夏国王子,在西北军营中有着玉面杀神的名声。”

她接着说下去,“五年前,西夏新国主登基,便又领兵挥师周朝,卫国将军不幸中了埋伏为国捐躯,是韩大人带着部下冲出重围,反打了西夏军一个措手不及,不仅将西夏军拒于边境,还令西夏国主呈上百年不犯的降书,永赋岁贡。”

明萱轻轻颔首,早就觉得韩修身上透出的森寒冷意有些骇人,原来他竟是军旅出身。可他既是军人,为何却又入了内阁,摇身一变成为擅弄权术的政客?

最重要的是,她之前潜心牢记与永宁侯府素有来往的人家,并未听说过与卫国将军府相熟,这八竿子打不到一块的亲事,到底是如何得来的?

她神色迷茫,“咱们家和韩家从前就有来往吗?”

这等困惑语气,丹红听了很是不忍。

她三年前曾亲眼目睹过明萱额上的伤口,那时太医说九死一生,能够捡回一条性命已然是造化,七小姐昏迷了好些日子才醒的,初时连话都说不清,原以为真的是撞坏了脑子,如今看来不过是缺失了一些记忆,已经算得大幸了。可终究还是觉得有些心疼。

对过去一无所知的感受,一定很不好过吧?

丹红这样想着,便越发尽心地回答,恨不能将自己知晓的全都告诉明萱,“原本咱们府与韩家的确并无往来的,但韩大人那回大胜西夏,先帝便有隆我国威的意愿,不仅着令西夏使节进贡呈降,还使西北军的将领一并回盛京听封纳恩,劳军犒赏。”

她顿了顿,“御前听封,韩大人拒了先帝爷宁国将军的擢拔,反讨了恩旨要卸甲归田,留在盛京听差,先帝准了,当即赐下官职和府邸,便是咱们对方那座。既成了紧邻,来往便自然多起来了。”

明萱算了算,五年前,韩修该只有十八,正是少年得意威风凛凛的时候,按常理说他立下那等军功,又是卫国将军的义子,正可名正言顺接下西北军权。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手中掌握一方兵事,便是得了最大的实权。但他竟然拒了……

以从一品的宁国将军换正二品左都御史的差事,先帝既收归了兵权,又得了善待臣子的名声,自然是肯的。

她轻哼了一声,“这样的少年权臣,盛京之中多的是名门嫡女相配,咱们侯府虽然世代簪缨,但如今的永宁侯是大伯父,我父亲虽中过状元,却不过是品秩不高的闲散文官,纵有姐姐是九皇子正妃,可那时九皇子还不曾显达……”

其实追究当初是如何做成亲的,已然全无意义,也是她多心了,总觉得韩修的眼神晦暗难明,充满了许多复杂情绪,今日那韩夫人的玉团儿又走失地离奇,一时勾起她心事,便想着还是得设法将过去那些事都搞明白。

纵然已经决意只看未来,但多知晓一些过去总是好的。

巡夜的更声鸣响,雪素便劝道,“夜已经深了,咱们歇了吧。”

见明萱点头,她便撑起身子替明萱掖好被角,探出去吹熄了灯烛,寂夜漆黑,一时无语,三人很快便进入梦乡。

到了第二日,明萱晨起过去安泰院请安。

绯桃迎了她进去,“昨儿老夫人收到了陇西来的家书,想是表少爷安全回了平昌伯府,老夫人跟着表小姐说说笑笑聊了好一会,这不,今儿晨起两个人精神都有些不济,老夫人倒还好些,表小姐竟似有些感染了风寒。”

明萱不禁有些哑然,“我去看看她。”

她掀开帘子径直进了内屋,只见朱老夫人歪在炕上闭目养神,琳玥却在炕尾上缩成一团,她行了礼问了安,便坐在琳玥身侧,拿手探上额头,“呀,还真有些热。”

朱老夫人怜惜地说,“都怪我不好,大晚上的还叫她跑那一趟,许是夜里风凉冻着她了,已经去请医正,过会子便就来了,那医正高明,两三帖药下去能好的,外祖母跟你保证,定能赶得上媛姐儿过寿。”

她轻拍了拍琳玥的身子,“这几日再不敢冻着你,就安心在我这里住着,等大好了,再让你搬去跟萱姐儿同住。”

琳玥病得没脾气,说话也不似平素声响,只恹恹地点头。

这时,严嬷嬷满面笑容地进了内屋,先冲着明萱行了礼,又对着朱老夫人说道,“方才清凉寺的了因方丈使了小沙弥来,说上回七小姐诚心抄写的那九十九部金刚经惧都散给了信众,那些善男信女知道是咱们府上老夫人的恩德,便凑了银子塑了个观音像,说要送给您呢!”

虽是泥身,但贵在永宁侯府老夫人慈善的好名声。

朱老夫人乐得合不拢嘴,连声说好,琳玥和明萱听了也都很高兴。

严嬷嬷笑着说,“了因方丈得了这观音塑像,亲自替泥胎上了金身,还在佛前开了光,只等着咱们什么时候得空过去。”

佛像不似寻常礼物,须是要诚心去请回来的,因此那小沙弥才只捎了来口信。

朱老夫人这却犯了难,按道理说,是明萱的诚心换得了这尊观音像,便该再由明萱去请才够诚意。但外头天寒地冻的,清凉山远在城郊,出一趟子门子着实有些嫌麻烦,更何况萱姐儿闺中弱质,只身前去,总有些不妥。

可这年节未过,侯夫人忙得不得停歇,老二媳妇为了芍姐儿亲事也日日都不沾家,老四媳妇又总是隔了一层,她轻易是不愿意去使唤的。

可她又有些迫不及待想看看那座观音塑像……

明萱惯会察言观色,笑着开口,“不若还是让孙女儿走这趟吧!”

她明白祖母顾忌,便亲昵地抱住严嬷嬷手臂,“若是祖母不放心,便让严嬷嬷陪孙女儿一块去,严嬷嬷是府里老人,您当她姐妹一样的,便是孙女儿的长辈,有她陪着,不怕别人说闲话。”

朱老夫人算了算日子,今日并无佛事。便想到清凉寺素日来的规矩,前头的大殿供普罗大众广瞻信仰,后院的禅房却是专为贵人设下,有武僧守着,闲杂人等不好入内,既无佛事,清凉山上想必安谧得很。

她想着萱姐儿有丫头婆子陪着,到时请了菩萨就回,倒也算不得违了规矩,这便点了点头,好生嘱咐了严嬷嬷一番,又抚着明萱的手温言说道,“那便要辛苦咱们萱姐儿了,回去换得厚些,带上手炉,莫要也着了凉。”

明萱笑着称是,行了礼便转身回去漱玉阁。

外头寒冷,这件差事原本并不轻松,但她心里却很是兴奋激动,连脚步也轻快了许多。

来这世上已有三年,头一次见到永宁侯府以外的景象是那日送李少祈回陇西,可那匆忙一瞥,只见一方天地,还被韩修的那双冷眼破坏了兴致。头一回坐轿出门,是去建安伯府,她心中惴惴不安,满脑子想着该如何脱困,并无心情欣赏外面街景。

可这趟去清凉山,既无那些烦心事困扰,她便能好好地看一遭她现下身处的这世界,呼吸一通永宁侯府外的新鲜空气,怀念一下她曾有过的自由。

明萱换了身略厚些的袄子,仍旧披了那件灰狐狸毛领子的斗篷,不施粉黛,只一身素淡装扮上了马车,雪素与丹红捧着手炉坐在一侧,严嬷嬷领了几个粗壮的婆子另坐一车,后头还跟着一小队家丁护着,一路便往西郊而去。

盛京的冬日虽然严寒,但街上却并不冷清,商铺鳞次节比,并未因为年节而歇业,反倒有不少商贩早早地摆上了摊吆喝起来,又有茶楼酒肆,还刚过辰时,便已经人声鼎沸,客满盈来。

明萱只敢掀开一小块车帘,透过缝隙贪婪地张望着外面的街景,她心里暗暗感叹着,盛京城不愧是周朝国都,一路所经过之处皆熙攘热闹,她将来若是能嫁到颜家去,规矩定不似侯府那样严,那便可以时常出来走走逛逛。

这样想着,她的心情又好了几分,对过几日辅国公府上的邀宴也更期待了几分。

马车一路向西行,绕出了内城,入了城郊,沿着盘旋略陡的清凉山后壁蜿蜒直上,初时山道还不似那样崎岖,马车行进便也平坦,但越往上走,车身便越颠簸摇晃,明萱还不曾有过这种经验,一时难受,竟有些头晕目眩。

她沉声对着帘外车夫问道,“还要多久才到清凉寺?”

车夫还未来得及作答,却只听得马车轮毂发出一声巨响,车子上下失衡,竟自倒了下来……

97

佳媳

复活之时,父母身死,胞姐被废,庶兄发配边疆边疆;祖母些许疼宠信任,终敌但是世情凉薄;她的因为未来夫君,没办法是暴戾成性的鳏夫,或者身体孱弱将死的纨绔?现世已无安安稳稳,风雨将要强势来袭;顾明萱冷冷一笑,死过一次的人,除了什么可怕的?她所求的但是是一生顺心顺意,岁月静好;拦阻她的人,那就得付出过代价!****************************企鹅群:218117357(敲敲门砖,本书任一人名),评论交流大家来玩^_^高悬的皎月如瀑布般倾泻直下,地上莹莹皑皑,泛着清冷的白光,涤尽这座周朝皇城白日里的喧嚣浮华,万物寂静,夙夜安稳,除了巡夜更夫的鸣锣,整座盛京只剩宁谧平和。。……

作者:卫幽类别:都市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