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原来是她

第22章 原来是她

时间:2022-05-15 12:42:10来源:

第22章惊马长嘶,车夫慌忙驭住车辕,疾声冲着身旁叫道,“快来人将车身扶住,马车右后方的车毂似是被上次凸起的山石磕断了,小心抵住,切不可要令七小姐伤着!”他喊叫地声嘶力竭,随之而来着马鸣阵阵,在这空阔半山漾起阵阵回音,动静这般大,早已将后头车上的严她顾不得素日严厉肃然的形象,提着裙子就往车前赶,口中一边问着,“七小姐,可有伤着?雪素,丹红,七小姐可还好?”。


小说推荐:从火影开始签到 夫君请留步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上) 豪门弃少 夺还者 心理真相 逍遥天子逍遥客 我的毒功已天下无双 嫡女涅磐:谁家女儿俏 我点石成金


>>>《佳媳》章节目录<<<

第22章 原来是她

第22章

惊马嘶鸣,车夫急急驭住车辕,疾声冲着身旁喊道,“快来人将车身扶住,马车右后方的车毂似是被刚才突起的山石磕断了,小心顶住,切莫要令七小姐伤着!”

他叫喊地声嘶力竭,伴随着马鸣阵阵,在这空旷半山漾起阵阵回音,动静这般大,早就将后头车上的严嬷嬷吓出身冷汗。严嬷嬷焦急害怕地跳下马车,见此情状,急忙厉声指挥着随行的家丁将车子稳住,折腾了好一会子,等前头的马匹也终于安静下来,这才算躲过一劫。

她顾不得素日严厉肃然的形象,提着裙子就往车前赶,口中一边问着,“七小姐,可有伤着?雪素,丹红,七小姐可还好?”

严嬷嬷眉眼间写满担忧急切,她心里想着七小姐可千万不要受伤才好,最好连磕碰都不要有。老夫人令她陪着七小姐一块过来请佛像,原本是看重她,可若是七小姐受了伤,老夫人怪罪下来,哪怕是她,也吃罪不起的!

雪素脸色苍白地将车帘掀开,猫着身子跳下车来,“严嬷嬷放心,七小姐无事。”

她转身向着车夫问道,“小姐问,这会离清凉寺还有多远,车毂因何断了?既是断了又是否能修,若是要修,该需多少人手,又该等多少时间?”

车夫连忙躬下身子回答,“回七小姐的话,这会已到了半山顶,离寺里原本不过半刻钟的路程。只这一路山石陡峭,原本路就难行,又不知是哪个黑心眼的小人,刻意在半途撒下许多碎石,小人虽竭力避过,却仍难免轧到山石。想是哪里磕得厉害了,这才令车毂断裂惊了马,也吓着了小姐。”

他蹲下身子又仔细看过一遍,忽而惊喜抬头,“回小姐的话,原来并不是断裂了,只是散开了!这便太好了,能修,能修的,车底下有工具,只待小人将车毂重接回去,便又能用了。也不必等得太久,小半刻钟便成!”

明萱在车内听得分明,便整了整衣裳把斗篷系好,将披风上的帽子戴在头上遮住大半张脸,这才扶着雪素和丹红的手下了车,她压低声音对着车夫说道,“那便修吧,时辰还早,切莫贪快草率了,可要修得牢固一些才是。”

车夫有些惶恐,不住点头,连连称是。

严嬷嬷上前将明萱扶住,“半山寒冻,小姐还是去后头马车上歇歇。”

她话音刚落,一阵山风便吹席而来,将山道上细碎的小石子和枯枝落叶皆卷入一旁的悬崖深渊,发出嗡嗡声响,令人不禁有些心颤。

明萱将斗篷裹得更紧了一些,将待举步,又忽地想起令车毂松散的罪魁祸首,她便低声对着严嬷嬷说道,“咱们在这待着也是等,不若令家丁去方才那地方将峭石搬开,也免得再伤到其他人。”

她方才虽然在车内惊怕,但外头的事却听得分明。倘若不是车夫临危面前尚存了几分冷静,随行的家丁又及时将车子稳住,恐怕今日自己难逃一劫,纵是摔得巧些,不曾被马车巨力甩落山下,也难免要伤筋动骨的。

但后来者却未必能有这份运道,既知危石害人,不过举手之劳,她自不会袖手不管。

严嬷嬷便忙吩咐下去,她素来吃斋念佛,此行又是替老夫人请那尊观音菩萨的塑像回府,自然该行善事,七小姐如此心善,她心里的那份敬重便又多了几分。

半晌,遣下去那队家丁小跑步回过来,为首的那个冲着车内的明萱回禀,“好大些碎石,又皆是些尖锐的,竟像是有人故意使坏铺在两侧的道上似的。若是小车,过去倒是不碍的,可像咱们府这样的大车过去,必定是要受害的。”

明萱听了,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她抿了抿唇,沉声问道,“这会可都收拾好了?”

为首的那人不敢怠慢,连忙躬身回答,“禀七小姐,兄弟们把大石搬开,将碎石铲到了路旁,俱都整理妥当了。”

明萱点了点头,隔着车帘低声说道,“辛苦你了。”

过不多久,车夫将车毂固定住,请了明萱回了马车。明萱便让雪素赏了车夫一小块银锭谢他,又命雪素送下去一包子赏钱,只说冬日严寒,七小姐体恤他们差事辛苦,赏下来的酒钱,家丁们接了,俱都欢喜,倒将方才九死一生的险境抛到了脑后,连脚步都轻松了许多。

马蹄阵阵,踏着青石山道发出清脆回鸣,悠扬响彻山间。

永宁侯府的车队才刚离去,便又有一辆华丽精致的马车停在了原本险石林立之处,穿着天青色粗布棉衣的少年身手敏捷地跳下马车,见着道旁整理地干净的碎石发出一阵轻“咦”,似是遇到了难以理解的事情一般,语气里带着深深的困惑。

车帘微动,一声清冷的嗓音从里头传出,“长庚,何事?”

那叫长庚的少年连忙回答,“爷,风陵的情报并没有错,夫人的确动了手脚,若是所料不错,应该便是此处了,可不知为何,竟好似有人替咱们扫清了障碍……我再去前面看看。”

他话刚说完,便又极灵巧地向前方蹦跳着过去,过不多久又折返回车前,“爷,前面不远处有些碎木,草木也有被马车压过的痕迹,想来是晨起有别人家的车子吃了亏,那家人心善,怕有后来者受害,还着人清了山道。”

车内一时寂静,隔开半晌才又有声音传出,“我知晓了。赶车吧,莫要误了时辰。”

那厢,永宁侯府的马车徐徐上得山顶上的清凉寺门。

严嬷嬷先行下车,持了永宁侯府朱老夫人的名帖拜见了因方丈。小沙弥许是得了吩咐,躬身行了礼,便引了马车直接入了后院,知客僧人忙迎了上来,请了明萱和严嬷嬷等入了禅院。

这禅院静谧宽阔,园景精致,回廊曲折,严嬷嬷素常过来添香油钱送布施的,对此处甚是熟悉,她便笑着对明萱说道,“这个禅院只招待盛京城几家公侯府的女眷,不会有外人闯进来的。今日并无佛事,天气又冷,看来只有咱们一家在。小沙弥已去请了因方丈了,等请过了佛像,咱们便回府去。”

清凉寺到底是男庙,又因进香的人杂,七小姐千金之躯,不适宜久留,老夫人一早就吩咐过了,速去速回。

明萱便笑着点了点头,“我都听嬷嬷的。”

须臾,有小沙弥进来通禀,“让贵客好等,住持方丈这便到了。”

只见一位白眉白须的老僧持着佛珠走了进来,他先是笑着对严嬷嬷寒暄了几句,然后转向明萱问道,“这位便是府上的七小姐吧?”

严嬷嬷笑着答是。

了因便不动声色地打量了明萱一番,半晌连连点头说道,“七小姐替贵府老夫人手抄九十九部金刚经,不只一手正隶写得刚正,更难得每字每笔都抱着诚心,此等至诚至孝,当真令人动容。”

他又接着说道,“原是不敢劳请府上小姐特意过来的,但这佛像不似寻常物件,不好随意处置,只能劳烦七小姐亲自走这一遭了。”

了因从身后小沙弥手中接过一个长条形的锦盒,将之放在桌案上打开,露出一座金光灿灿的观音佛像来,佛像小巧,造型精致,观音手中持着净瓶杨柳,这形状是朱老夫人素日最爱的。更难得的是,若是仔细看那佛像的眉目眼神,竟还与朱老夫人有几分相像。

严嬷嬷见了便满心欢喜地捧着谢过,又令婆子拿出一封银子,双手敬上,“老夫人行善积德,并不为了那些虚名,蒙厚爱得了这尊佛像,她老人家既欢喜又惶恐,乡民好意,她便受了,可又怎好令寺里破费?这五百两银子是添的香油钱,请方丈笑纳。”

这等诚意,了因方丈推拒不得,便口中呼号着“阿弥陀佛”,令身后小沙弥接过银两。

明萱虽有些暗觉清凉寺好会敛财,就这么一尊泥胎塑的佛像渡了个金身,便又得了祖母五百两银子的香油钱,当真了得。但这些事与她无关,她自是懒得去想,只将锦盒重又封好,亲自捧在怀着中,向了因行了礼,便与严嬷嬷请辞。

明萱刚上马车,便听到外头响起了马蹄声响。

她掀开车帘透过缝隙望过去,看见一辆黄花梨木的两辕马车停在院中,了因方丈亲自出来迎接,又态度谦谨地迎了那人进去,因视线被马车挡住,她并未看清来人样貌,只看到衣角紫色的锦袍衣角在料峭的寒风中飘,看那马车的华贵与了因的态度,想来应是个地位尊贵的男子。

明萱不由有些庆幸离开地及时,否则恰巧便要与那人迎面相对。

原本这样的偶遇也并不算得什么,只是她是被拒婚过的身份,近日又正在与颜家议亲之中,她看好这门亲事,便不想节外生枝。她名声本就不算顶好,倘若再有什么风言风语传了出去,她害怕颜家会因此却步,不敢再来求娶她。

禅院的幽径之上,长庚低声回禀,“看车上的徽标,应是永宁侯府的,我方才便问了小沙弥,原来马车里的是他们府上的七小姐。”

紫衣男子的脚步微顿,原来是她……

97

佳媳

复活之时,父母身死,胞姐被废,庶兄发配边疆边疆;祖母些许疼宠信任,终敌但是世情凉薄;她的因为未来夫君,没办法是暴戾成性的鳏夫,或者身体孱弱将死的纨绔?现世已无安安稳稳,风雨将要强势来袭;顾明萱冷冷一笑,死过一次的人,除了什么可怕的?她所求的但是是一生顺心顺意,岁月静好;拦阻她的人,那就得付出过代价!****************************企鹅群:218117357(敲敲门砖,本书任一人名),评论交流大家来玩^_^高悬的皎月如瀑布般倾泻直下,地上莹莹皑皑,泛着清冷的白光,涤尽这座周朝皇城白日里的喧嚣浮华,万物寂静,夙夜安稳,除了巡夜更夫的鸣锣,整座盛京只剩宁谧平和。。……

作者:卫幽类别:都市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