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挑拨生事

第23章 挑拨生事

时间:2022-05-15 12:42:10来源:

第23章这一趟疾行匆匆忙忙,但是辰时三刻,明萱便了捧着观音金像回至安泰院。朱老夫人见了佛像早已不已开心,待细细地观菩萨二字来,竟与自己有七八成十分相似,便乐得清闲合不拢嘴。她边细细地不断摸索着手中观音像,边怜爱地抚着明萱的额发,“啊个好孩子。”那时医正已朱老夫人见了佛像已然万分高兴,待细细观菩萨形容,竟与自己有七八成相似,便乐得合不拢嘴。她一边细细摸索着手中观音像,一边爱怜地抚着明萱的额发,“真是个好孩子。”。


小说推荐:从火影开始签到 夫君请留步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上) 豪门弃少 夺还者 心理真相 逍遥天子逍遥客 我的毒功已天下无双 嫡女涅磐:谁家女儿俏 我点石成金


>>>《佳媳》章节目录<<<

第23章 挑拨生事

第23章

这一趟赶路匆忙,不过巳时三刻,明萱便已经捧着观音金像回至安泰院。

朱老夫人见了佛像已然万分高兴,待细细观菩萨形容,竟与自己有七八成相似,便乐得合不拢嘴。她一边细细摸索着手中观音像,一边爱怜地抚着明萱的额发,“真是个好孩子。”

彼时医正已经来替琳玥诊过脉,确实是感染了风寒,已经着人将她挪去了暖阁。

朱老夫人便又温言说道,“琳玥病着,恐过了病气,祖母便不留你在这里了,这会正是用膳的时辰,我让小厨房多做几道你素日爱吃的菜色送过去漱玉阁,你舟车劳顿,辛苦替祖母跑了这趟,这会定是乏了,歇个晌觉,明晨也不必大清早便过来请安。”

明萱便隔着暖阁的门与琳玥道了辞,这才退了出去。

严嬷嬷抢着送她,等出了正屋,便关切问道,“方才在山道上,七小姐果真没有伤着?倘若碰着擦撞到了,可一定要告诉嬷嬷。”

她心中仍自想着,那时车毂散开时,她分明听到了沉重的响声,电光火石之间,车子就后侧倒了,猝不及防之下,难免要受到撞击的。明萱摒住不说,说不得是怕她受老夫人怪罪,可她的体面哪里及得上七小姐的身子重要?

明萱转身捏住她的手,柔声安慰道,“嬷嬷切莫忧心,我真的无事。”

她见严嬷嬷仍有些神色不安,便又接着说道,“咱们临时起意要上清凉山,想来那堆山石不该是特意等着咱们的才是。既是意外,我又不曾受伤,嬷嬷便无须跟祖母提起,免得她老人家心里牵挂。”

那神情真挚,态度亲昵,并不似有尊卑之分的主仆,倒更像是关系亲近的祖孙。

严嬷嬷心中漾起一股暖意,她得朱老夫人信任,阖府的家仆俱敬畏她,便是连永宁侯和侯夫人也对她礼让三分,地位脸面倒都有了,可却惟独却了几分骨肉亲情之乐,这会见明萱诚意为她着想,又那等亲密,便对这位七小姐又真心了几分。

她亲自将明萱主仆送出了安泰院,这才匆忙回了朱老夫人身边,思虑再三,仍旧毫无保留地将上山时发生的险情与老夫人说了一遍。

朱老夫人的脸色一下子便沉重了起来,她凝眸想了想,低声吩咐道,“派人悄悄地去打听一下,今晨清凉山进出过什么人。萱姐儿说得不错,倘若不是山石自然塌泄,便是咱们无辜做了旁人的箭靶子。”

她轻哼了一声,“但不论如何,也总该知晓到底是怎么回事。”

到了傍晚,派出去打听的人便传回了消息。

严嬷嬷赶紧向朱老夫人禀告,“没听说晨起有什么形迹可疑的在那里出没过。倒是打听到了镇国公府的大爷今晨上过清凉山,今日是已故的永嘉郡主生祭,裴家大爷每年这日都要去清凉寺寻了因方丈请经为亡者祈福的。”

朱老夫人沉吟着点头,“你这么一说,倒还真是……”

当年襄楚王权势熏天时,对膝下这个独女极尽疼爱,每常到了她生辰时,是必要将盛京城官宦权贵家的小姐请至王府同贺的,岚娘曾与永嘉郡主交好过,素来便是王府座上宾。那时盛景虽已过去二十多年,但如今念起,仍旧记忆犹新。

可惜襄楚王败了那一仗,过不多久郡主便也没了,以至那些繁华故影皆被沉埋。

她忽然想到了什么,脸色倏得变了,紧皱着眉头对着严嬷嬷吩咐道,“使人去镇国公府附近打听看看,是不是裴家大爷今晨受了伤。要做得隐秘些,莫要让人发现了。”

高门大户的后宅秘辛,严嬷嬷知道得也并不少。她见朱老夫人如此吩咐,便也猜到许是镇国公府现任的世子夫人要对付裴家大爷,但竟让七小姐受了这无妄之灾,若不是家中车夫随行皆是经验老道的,那今日这亏吃得可也太过冤枉了。

她这样想着,心中难免忿忿不平,忙屈身出去将差事安排下去。

明萱是并不知晓这些的,她此时一门心思都倾在媛姐儿的寿辰上。一面想着朱家大表哥该送什么礼媛姐儿又该送什么礼,一面又烦心起那日该穿什么衣裳,既能大方得体应了贺寿的喜,又能不显得太过富贵刺了颜清烨的目。

她实在太满意这门亲事,因此才那样紧张重视即将到来的这次会面。

琳玥的风寒幸治得及时,到了媛姐儿过寿那日便已经好得利索了。约莫是朱老夫人已暗中嘱咐过,天还未大亮,她便至漱玉阁将明萱从榻上拉起,口中还不断说着,“今日意义重大,看来我非得亲自出马将你好好打扮才是,萱姐姐,快起来去洗漱,切莫拖拖拉拉耽误了时辰。”

那般认真模样,令明萱有些哭笑不得,但她不忍拂了琳玥一片好意,倒也顺着琳玥心意起来。等洗漱过后,又依着她穿了丁香色镶了一圈狐狸毛边的小袄,棉裙则是略深一些的酱紫,用的上等的锦绸,裙摆上绣满了萱草,看起来既清雅又端丽。

琳玥望着换过衣裳的明萱,不住点头,“听说那位颜公子是读书人,想来品味应与我二哥差不离。今日咱们便梳个朝云近香髻,不必戴什么华贵的钗子,玲珑珍珠八宝簪便可。”

她一边指挥着丹红动手,一边拍手笑道,“这样一身配着真好看,既不会喧宾夺主抢了媛姐儿的风头,又清雅宜人令人见了过目不忘。”

那等尽心尽力,倒真有几分长嫂风范。

明萱知晓平昌侯次子李少珩也曾中过举,算是书生中的翘楚,便揣度着颜清烨的喜好应不会偏离太多,便任由琳玥折腾,想着总比自己茫然没有目的地乱打扮要好,她很明白第一印象的重要性,实是渴望颜清烨也能对自己满意,尽快地过来提亲。

等打扮停当,朱老夫人派来的软轿已然停在了漱玉阁门前。

严嬷嬷竟亲自过来接她,行礼问安之后,她笑着说,“老夫人派奴婢跟着一块过去辅国公府呢,七小姐,表小姐快上轿吧,十小姐已经在二门上等着了。”

虽然是为了明萱和颜清烨牵线搭桥,但这事总不会做得太过明显,因此媛姐儿不仅送了请柬给明萱和琳玥,府里明荷明芍与明芜也都有份的。只是明荷与明芜俱都要准备待嫁事宜,便只有明芍跟着一块去。

明萱的眉头便几不可察地皱了下,自从祖母生辰那日她在人前出过一回风头后,明芍对自己总有些敌视的感觉,不只过年家宴上冷言冷语,连上次去辅国公府做客时,也在言谈上很有些不敬。

明芍刻意针对自己,她原本并不在乎的,也根本不放在心上,但今日却又有不同,倘若姐妹相争,被颜公子看见了,不管谁是谁非,总归印象不好的。

她想了想,便低声对着严嬷嬷说道,“十妹孩童心性,还请嬷嬷多看顾着一些。”

朱老夫人令严嬷嬷跟着一道去,不只是想要她帮着看看颜家那小子的品性,更重要的也有帮着明萱应付的意思在。严嬷嬷听了这话,便郑重地说道,“七小姐放心,嬷嬷省得的。”

明萱得了这话,心里便略松了一些。

待上了马车,果然明芍的脸色并不太好看,她颇有些抱怨地嚷道,“七姐让人好等,媛姐姐分明在帖子里说了要让咱们早些过去的,这会子才去,定比旁的姐妹迟了呢!”

明萱便淡淡一笑,“十妹说得是,是我迟了些。”

她并无反驳,坦认地爽快,明芍一时倒也不好再说什么,便只得轻轻哼了一声,别过身子,不再说话。

一路无语,很快便到了辅国公府,换过软轿徐徐抬进了媛姐儿住的宁馨园。

媛姐儿确实等了明萱一会,这会见她到了,忙急急迎了出去,她略带几分娇嗔地捶了明萱一拳,撅着嘴问道,“怎得才来?”

明萱刚待回答,明芍便抢着出声,“七姐行事素来拖拉得很,也就是去祖母那请安起得早些。”

这便是在说,明萱无利不起早,因为巴结朱老夫人能得宠爱,而来与媛姐儿贺寿却并没有什么好处,所以没有当一回事,这才来迟了。

明萱好生无奈,但又不想在媛姐儿好日子上生事,只好点头说道,“是,是我拖拉了。”

倘若过寿的是别人,明芍这样说纵然不肯相信,却难免心底要恼上一些的,但如今立在明芍面前的却是媛姐儿。

媛姐儿与明萱自小实打实的交情,纵然中间断了两年,但那日暖阁内已经将内情说开,媛姐儿此时对明萱正是最信任心疼保护着的时候,明芍的刻薄言语,反倒令她有些生怒。

她是直接爽快的性子,闻言不由横眉冷哼起来,“表妹,这会子没有旁人,你胡乱说话也就罢了,萱姐儿是个宽厚的,不愿与你计较,我也依着她。但我屋中还有旁的姐妹在,倘若你再口不择言,丢了自家侯府千金的脸面,可莫怪我没有提醒。”

明芍哪曾受过这样重话,脸色瞬时变了,她刚想反驳些什么。

却见媛姐儿凑近她身侧,低声在她耳边说道,“安国公夫人最不喜的便是不懂规矩不识大体不敬长姐的女子了,你可要千万记好,方家三小姐这会正在我屋子里头呢!”

97

佳媳

复活之时,父母身死,胞姐被废,庶兄发配边疆边疆;祖母些许疼宠信任,终敌但是世情凉薄;她的因为未来夫君,没办法是暴戾成性的鳏夫,或者身体孱弱将死的纨绔?现世已无安安稳稳,风雨将要强势来袭;顾明萱冷冷一笑,死过一次的人,除了什么可怕的?她所求的但是是一生顺心顺意,岁月静好;拦阻她的人,那就得付出过代价!****************************企鹅群:218117357(敲敲门砖,本书任一人名),评论交流大家来玩^_^高悬的皎月如瀑布般倾泻直下,地上莹莹皑皑,泛着清冷的白光,涤尽这座周朝皇城白日里的喧嚣浮华,万物寂静,夙夜安稳,除了巡夜更夫的鸣锣,整座盛京只剩宁谧平和。。……

作者:卫幽类别:都市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