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公子如玉

第25章 公子如玉

时间:2022-05-15 12:42:10来源:

第25章明萱回过头来去,看见身后立着位长相俊雅的青年。他眉目秀朗,略微几分明显消瘦,穿了一身青碧直裰,浑身上下并未弥足珍贵饰品平辈,却皆有一股玉君风骨,温润细腻地恰如陈年的美玉。红梅树下,他只这般盈然傲然挺立,便似入了水墨画境,美好的得令人敢逼视。她心中一跳她心中一跳,略有几分慌乱地点头,“是这枝。”。


小说推荐:王样温柔男 黄荆 校花的近身王者 总裁大人,矜持点 我能修炼一亿次 紫莲道尊 灵气世界之登仙路 钑龙 仙未殃 瓷界无痕


>>>《佳媳》章节目录<<<

第25章 公子如玉

第25章

明萱回过头去,看到身后立着位长相清俊的青年。他眉目秀朗,略有几分消瘦,穿了一身青碧直裰,浑身上下并无珍贵饰品相称,却自有一股玉君风骨,温润地恰似陈年的美玉。红梅树下,他只这般盈然挺立,便似入了水墨画境,美好得令人不敢直视。

她心中一跳,略有几分慌乱地点头,“是这枝。”

那男子的嘴角便翘了起来,一双清朗秀目在身前这些梅树上逗留,忽而笑着上前又折下了一枝,他轻轻开口说道,“子存兄说要以梅为题赛诗,我执壶输了便被罚来折梅。”

他举了举手中的梅枝,“这枝是我的。”

一朵红云悄然地爬上男子如玉一般的脸颊,泛出晶莹的红润,他的轻言低语像是在解释,又像是在遮掩紧张。分明是寒冷的天气,四周围却萦绕着暧昧暖意,连冰风都被吹化了,丝毫都不觉得冷。

明萱心想,这男子便该是颜清烨了。

她心里存了分侥幸,这男子看起来比想象中的还要好些,有那样纯净眼神的男人,不该是那等奸险狡诈之徒的,小门小户的出身,人品相貌才学都不算差的,这门亲事果真是太令她满意和庆幸了。但她心里是这样想的,但这等暧昧尴尬气氛之下,她一时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便只能垂下眼眸低低地道了声,“多谢。”

果然,话音刚落,不远处的竹亭内便传来男子深沉中带着些许戏谑的唤声,“清烨,梅株可挑好了?子季他们都已准备好,就等着你了!”

颜清烨冲着那头回了句,“就来。”

他向明萱微微欠身,便要离去,但刚迈出几个步子,却又回转过来,似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外面天冷,倘若……倘若你的事办完了,也早早回屋子去吧。”

这语气,分明是什么都知晓的模样。

明萱点了点头,“嗯。”

她望着那青碧色的背影渐渐远了,心中提起的那块大石终于彻底放下。她暗暗地想,颜清烨那样表示,该是也对自己有意的吧?看他方才虽然显得羞涩,言谈举止中却并不像是初次见面的,难道他曾见过从前的明萱?

正自想着,媛姐儿不知从哪里跳了出来,笑着勾住她手臂,冲她挤了挤眉,“刚才见过了?怎样?还满意吗?大哥可是很看好这位颜公子的呢!”

明萱转过脸看她,嘴角悄然地弯了起来,倒也大大方方承认,“很不错。”

她不是真正的十七岁少女,一见钟情这样的事自不会发生在她身上,匆匆一面也根本无法完全判定一个人的品行,但不可否认的是,颜清烨给她的第一印象很好。能躲过做人填房已经是幸事,能得颜公子这样的夫婿更是大幸,倘若成亲后相处得宜,她是愿意捧出真心与他恩爱生活的。

媛姐儿笑着拍手,手中红梅随着摆动迎风摇曳,“果然还是我的萱姐儿,喜欢便是喜欢,不似寻常女子那般扭捏作态!”

等回了媛姐儿的宁馨园,众姐妹便开始赏梅作诗。

明萱脑中倒是存了不少咏梅的名句,但她性格使然,没法将剽窃抄袭名人诗句的事做得那样坦然,一时半刻,凭她又做不出什么像样的来,便索性心甘情愿地认了最末。有了这想法,她反倒不再着急,悠闲自在地看着琳玥几个凝眉沉思,自己却信手拈来在纸上画了幅墨梅图。

寥寥数笔,却占尽风华。

媛姐儿见了颇觉无奈,但将姐妹们的诗收起送去给清朗院时,却仍将明萱的墨梅图一并捎了过去。

须臾,朱子存派了丫头来回话,“大爷说,梅雪争春那首最好。”

明芍的脸上便现出些得色,她于诗文上确要比旁人更多几分灵气,这回是尽心尽力作的,原便该取这魁首。她偷偷拿眼去瞅方锦妍,见她脸上并无不悦,倒是写满了羡慕崇拜的表情,心中便是一甜,想着只要方锦妍愿意与她说几句好话,安国公夫人想必能更快松口了。

她最是争强好胜的人,实不愿意在亲事上头输给素来不大瞧得上眼的明芜,虽然建安伯恶名在外,可终究是位一等伯,明芜将来虽是继室,可只要请过封,那便就是三品伯夫人。

众人先恭喜了明芍,又问那丫头评得哪位是最末。

小丫头便面带可惜地回答,“大爷说,那幅墨梅图上并未题诗,却是违了规,便只能评个最末。但画得却极好,他甚喜欢,若是这位小姐不弃,便就将画送了大爷可好?”

话虽然说得真挚,但听起来却好像是对落第者的安慰,明芍便有些幸灾乐祸地望向明萱,好端端地做诗便做诗,便是随便乱写一通,也未必会输给朱家的那几个庶出的,又何必乱涂画什么!

明萱却丝毫不以为意,笑着对那丫头说,“游戏之作,当不起表哥赞誉,他要便拿去好了,用来糊墙垫桌脚随意。”

她又坦然向屋内的姐妹们认了输,“一月为限,我亲手做的荷包,定然会如期送至各位府上,但望众位妹妹不要嫌弃我手艺不精,回头又来笑话我便是。”

说笑了一阵,便有辅国公夫人身边的嬷嬷过来请,“老夫人差奴婢过来问各位小姐,她老人家也想凑个热闹,能不能就将午宴设在她院子里,也好让她跟着众位小姐沾一回五小姐的光?”

媛姐儿在辅国公府的女孩子中行五,底下仆妇们都唤她五小姐的。

这嬷嬷有些意思,说话语气竟真的像是在恳求,屋子里的俱是小辈,辅国公夫人既如此说,自然都是千肯万肯的,便都连声说好。

媛姐儿好生无奈,原本午宴已经定好了就在宁馨园摆的,定是祖母心急想要知晓结果,这才找个由头寻了她们过去,她撇了撇说道,“嬷嬷回去禀祖母,就说我们这便过来。”

那嬷嬷笑容满面地应了退下。

明萱跟着大伙一块挪去了辅国公夫人的屋子,趁着无人注意,辅国公夫人偷偷拉了她手问话,她想着这事俱是舅祖母一手操办的,也无须隐瞒什么,便将心中所想低声倾诉,她轻轻咬着嘴唇说道,“颜公子自然是好的,只是大姐姐时日无多,九妹妹是当百日内嫁过去的,我的事便急了些,恐颜家觉得不体面……”

不论如何,匆忙婚嫁,说起来总有些不好。

像时下有身份地位的人家,从相看问帖下定到迎娶,大多都要历时一年,既显得两家人对这份姻缘的重视,也有足够时间将聘礼嫁妆装备充足,倘若不是要冲喜续娶或是遇到了什么变故,是不会在三个月内就将事办了的。

颜家虽然不过五品,却也是官身,高娶本就容易惹人闲话了,又订得那样匆忙……

辅国公夫人慈爱地轻抚着明萱肩膀,“只要你看得上那颜家小子,其余的自不必你来操心。你呀,便就安安稳稳在家里准备嫁妆吧。”

她捏着明萱的手感慨万千地叹道,“你的姐妹皆入了公卿王府,可你却只能配书生,颜家门第低,这门亲实是委屈你的,可是萱姐儿,别怨你祖母,她已经尽了心了。也别怨你大伯父,他当初宁肯舍了保命的丹书铁券,也要救下你父亲的,可惜……贵妃娘娘虽因此才得了富贵,可天家圣意,原本就不是能随意揣测的。”

明萱心里一动,舅祖母的话是在说,贵妃娘娘是因为当年父亲的事才得的富贵?这些话她还是头一次听说,心中自然存了满满的疑问,可这会却并不是问这些的时候,她只好强压下不解,低声回答,“颜家很好,我不怨的,真的不怨。”

她重活一世,追求的是平静生活,家中姐妹嫁得虽好,可花团锦簇的公侯门第之下,多的是隐晦的倾轧,远不如小门小户自在安宁。更何况,若是出嫁,她母亲陆氏留下的嫁妆祖母必是要都给她的,她手中有钱,背后又靠着永宁侯府的大山,日子怎会不好过?

辅国公夫人见她眼神真诚,并无一丝敷衍,倒像是真心满意颜家的,不知怎么的,心下竟然微微酸涩起来,她抚着明萱手背,连声说道,“好孩子!”

倘若不是家中并无适龄的嫡孙,这样好的孩子,她早就要了下来,也就不必现下这样心疼。她想着,连她都如此了,等真的出嫁时,朱老夫人的心里还指不定要多难受呢!

明萱在辅国公府直呆到申时才与姐妹们请辞。

等回了永宁侯府,她与琳玥径直去了安泰院与朱老夫人说话,老夫人遣散旁人,屋内只剩下祖孙三人并严嬷嬷在,等问过明萱心意,她便又是高兴又是哀伤地说道,“你满意便好,祖母这便安排下去。”

说了一会闲话,老夫人忽然想到了什么,脸色凝重了起来,她语气低沉地对着明萱说道,“萱姐儿,有件事当让你知晓,今儿平章政事韩大人差人送来了两方谢礼,指名道姓说是要给你的。”

97

佳媳

复活之时,父母身死,胞姐被废,庶兄发配边疆边疆;祖母些许疼宠信任,终敌但是世情凉薄;她的因为未来夫君,没办法是暴戾成性的鳏夫,或者身体孱弱将死的纨绔?现世已无安安稳稳,风雨将要强势来袭;顾明萱冷冷一笑,死过一次的人,除了什么可怕的?她所求的但是是一生顺心顺意,岁月静好;拦阻她的人,那就得付出过代价!****************************企鹅群:218117357(敲敲门砖,本书任一人名),评论交流大家来玩^_^高悬的皎月如瀑布般倾泻直下,地上莹莹皑皑,泛着清冷的白光,涤尽这座周朝皇城白日里的喧嚣浮华,万物寂静,夙夜安稳,除了巡夜更夫的鸣锣,整座盛京只剩宁谧平和。。……

作者:卫幽类别:都市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