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裴家大爷

第29章 裴家大爷

时间:2022-05-15 12:42:11来源:

第29章翌日早晨早晨,琳玥站起身便去了安泰院与朱老夫人辞别。饶是获知但是大半年后,这向来疼在心尖上的外孙女便能可以长久地在府中陪着她了,但感谢神分别为1,朱老夫人却仍是眷念不舍,她捏住琳玥的小手,千咛万叮嘱着,“我明白西边要比盛京略暖些,但在路上可切不能够饶是知晓不过大半年后,这素来疼在心尖上的外孙女便能长久地在府中陪着她了,但临到分别,朱老夫人却仍是眷恋不舍,她捏住琳玥的小手,千叮咛万嘱咐着,“我知道西边要比盛京略暖些,但在路上可切不能随意减了衣裳。听说西疆五城都有流民逃窜,倘使遇上了,你若好心施善也罢,只是一定要分外警醒。”。


小说推荐:从爱情公寓开始穿越 良膳小娘子(上) 少东钦点妻 道易天下 异能制造 黎明之剑 谍海鸳鸳刀 末世里再活一次 精灵入侵全世界 魅医倾城


>>>《佳媳》章节目录<<<

第29章 裴家大爷

第29章

翌日清晨,琳玥起身便去了安泰院与朱老夫人辞行。

饶是知晓不过大半年后,这素来疼在心尖上的外孙女便能长久地在府中陪着她了,但临到分别,朱老夫人却仍是眷恋不舍,她捏住琳玥的小手,千叮咛万嘱咐着,“我知道西边要比盛京略暖些,但在路上可切不能随意减了衣裳。听说西疆五城都有流民逃窜,倘使遇上了,你若好心施善也罢,只是一定要分外警醒。”

她顿时忧心忡忡起来,“二十年前,北方起战祸,那时也有许多流民,我还记得朝中有位沈大人的家眷上京,途径那些所在,只因好心施舍了几两银子和一些糕点,却让那些流民起了贪念,阖家都给抢杀了……”

饥饿面前,良知是会泯灭的,陇西虽不曾受战祸波及,但从西疆五城撤离的人却大部分都逃至那带,此行甚令人担忧。

明萱忙扶住朱老夫人的手臂开解她,“祖母多虑了,琳玥可不是独身一人回去的呢,有大哥哥护着,咱们府里还派出了卫队,这么多人跟着,您怕什么?再说,那些流民大多聚在陇西以西,琳玥回途时便是遇上了,也不过是些零散小顾,不会有事的。”

她的声音低柔,像是有安抚人心的魔力,朱老夫人听了心里略安定了一些,又看到琳玥也不断点头,便才舒了口气,“元昊做事牢靠,他送你回去,我放心。”

行李车仪俱是早就准备好了的,琳玥郑重给朱老夫人磕了个头,与明萱互相道过珍重,便就跟着顾元昊上了软轿坐车回去陇西。

朱老夫人有些依依不舍,但却仍打起精神令严嬷嬷套车。

永宁侯府老夫人亲自出门,这阵仗自然与上回明萱去清凉寺时不同,光是马车便套了三四辆,丫头仆妇跟了一大堆,随行的侍卫也增至二十四人。老夫人与严嬷嬷和绯桃坐了前头的两辕四匹马车,明萱带着雪素丹红坐了中间那辆,其余的婆子丫头则都坐后头车上。

马车上,明萱向雪素问道,“东西都拿好了?”

雪素从食盒的下层取出个包得严严实实的小包袱,“珍珠和宝石俱在这里了。”

她又从披风里掏出一个布绢来,“我想着那些绞碎了的金块到哪里都能兑得到的,不若小姐稍候直接将这些交给钱三,这几日也好让他准备起来,等何贵办好了钱庄的手续,他便好直接上路了。”

明萱点了点头,又问丹红,“可与你表哥约定好了?”

丹红掀开帘子,看了下如今正所处的房位,“嗯,出了内城后不久便有一座石碑,那里荒僻,人迹罕至,旁边就是树林,却是去清凉寺必经之地。表哥这会应已经那候着了,咱们留心看到他人,便与车夫说我要小解,让后头的车先行。”

她顿了顿,“到时候,只要将车夫引到另一面,我便能将东西带下去。”

这计划昨夜她与雪素推演了千遍,是不会有失的。

明萱轻轻颔首,“便都看你们的了。”

等出了内城,丹红果真喊停了车夫,雪素又借口有事要问,将那车夫引至旁边,不多久丹红回来。

明萱见她神色轻松,便就知道事情已经办成,她心中略松了口气,那么今日必要做的两件事只剩下一桩了,只要见了钱三,她相信他定会被自己说服的,那么顾元景的消息便能有着落了。接下来,便只盼着老天爷有眼,不要将顾家三房最后的指望断绝,能令他平安活着。

只要他平安!

巳正到的清凉寺,因早下了帖子说永宁侯府老夫人要来,了因方丈竟亲自候着,迎了朱老夫人一行至禅房,他呼了声“阿弥陀佛”,便又说道,“贵府三夫人的法事设在了净莲堂,是由老僧座下的大弟子圆通亲自主持的,莲花座上的香油却是要等着七小姐亲自来添的。”

朱老夫人忙道,“方丈费心了。”

她抬头对着明萱说道,“萱姐儿,快给你母亲磕头添香去,我怕见了心里难过,便不去了,你替我跟你母亲说,我总算没负她当日所托,为你择了户好人家,让她在天之灵就安心吧。”

明萱福了一身,便有小沙弥引着她至净莲堂。

了因方丈见朱老夫人凝眉,便屏退了伺候的小沙弥问道,“老夫人可是有话要对贫僧说?”

朱老夫人点了点头,“这桩事原与我侯府无关,但若是不问个清楚,心里却总是如鲠在喉,不大舒坦。住持方丈,老身且问你,前些日子我家萱姐儿来替我取那金佛,那日裴家大爷可也到过清凉寺?”

她着人去镇国公府打听消息,回来的人说裴大爷上清凉山时惊马摔坏了腿,裴家虽不曾明说是在何处摔着的,但她却因着萱姐儿差点出了事,能猜到一些。

她心中觉得犹疑,严嬷嬷分明与她说过的,萱姐儿的马车脱了毂后,那孩子善心令人将石子皆都清理过了的。裴家大爷的车倘若在前头出事的,那山道上的石子便不可能仍旧那样整齐,他若是在萱姐儿后头上的山,那怎还会有惊马摔腿的事?

裴家大爷的事,朱老夫人用脚趾头都能猜到定是他继母失德惹的祸端,但即便如何,又与她何干?但裴顾两家,自从今上登基改立裴氏为皇后起,便就存了心结,老三的事朝中明眼人都知晓是怎么回事,虽是今上的不义,但倘若没有裴家的野心相逼,也不至于此的。如今,顾贵妃怀了皇长子,这关系便更是剑拔弩张。

镇国公世子夫人的恶行并无什么证据,但萱姐儿却是实实在在出现在那山道上的,须知,萱姐儿的父母兄姐出事,裴家是逃脱不了罪责的,世人看来萱姐儿也确实有要报仇雪恨的动机。倘若裴家有人恶意要将裴大爷的腿伤栽赃到萱姐儿身上,可怎生是好?闹大此事,以此为借口打击顾氏,裴相那样的人,是做得出来的。

萱姐儿命运多舛,好不容易要安定下来了,可不能再受无辜伤害了。

从前顾岚娘与永嘉郡主交好,朱老夫人也因此知晓襄楚王与清凉寺是素有渊源的。

了因方丈的师弟了参精通医术,裴家大爷这些年没少打着治病的名义出入清凉寺,求医想必是真,另求庇护也是有的。清凉寺到底是名川大刹,来往的达官贵人无数,倘若现今的镇国公世子夫人当真做得太过,害死了裴家大爷,清凉寺只要透出去一点半点,世子夫人逼死原配嫡子的名声算是做定了的。

暗害和明杀,是不一样的。哪怕盛京城中人人都知晓裴家大爷不受继母待见,暗自猜疑他这些年来病痛缠身内有蹊跷,但只要没有明证实传,那也就是私底下心照不宣而已,可那等刻薄狠毒的名声要是传开去,裴氏的家声也要跟着坏了的。

朱老夫人因着这点笃定了因方丈与裴家大爷有旧,便旧开门见山,直接问道,“听说他受了腿伤,是在山道上出的事吗?到底摔得有多么严重?”

了因方丈倒没有顾左右而言它,他面上古井无波,只是点了点头,“那日是永嘉郡主的生祭,裴家大爷确然来了。实不相瞒,他如今仍在寺中将养着,倘若老夫人心里有什么疑惑,不妨亲自问他。”

他是出家人,只顾救人,尘世间的纷争他是不想管也管不到的。

朱老夫人沉吟半晌,才说道,“既如此,那老身便见一见这位后生孙辈吧。”

寂静的禅室,点着令人凝神静气的檀香。

朱老夫人静静端详着眼前一席紫衣的矜贵青年,他生得极好,眉目之间有七八成像已经往生了的永嘉郡主,但郡主极美极柔的五官在他脸上却丝毫看不出柔弱女气,许是因为常年卧在病榻之上,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但他偶尔流转的目光中,却有清明坚毅流泻。

他是被小厮背着进来的,腿上还绑着重重的木板,倒像是真的摔坏了腿。

朱老夫人心中还在犹疑,但脸上却端出慈祥笑意,“是叫静宸吧?你小时候来过我们家,你可还记得我是谁?”

裴静宸冲她虚弱地一笑,“是顾家祖母,静宸怎会忘记?”

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瞥了眼腿上的木板,歉意说道,“这会没法给您老人家磕头行礼,还请顾家祖母恕了侄孙不敬之罪。”

朱老夫人便有些心疼地说道,“这好端端的,怎么就伤了腿,是在哪里摔着的,严重吗?我方才与住持方丈说话,听得他说你在这里,便想着要见你一面,谁成想你这孩子竟还受了伤……”

她低声轻叹道,“当初郡主还在时,与我家岚娘最是要好,跟我家故去了的老三媳妇也是闺中挚友,郡主那时可常来我们府里住着,好得就像是一家。郡主如今虽不在了,但我老婆子却时常能记起她的好来,好孩子,便是为了让你母亲心安,以后也要多保重自个的身体啊!”

这话听起来激动地有些毫无章法,但仔细咀嚼却大有深意在。

裴静宸睫毛微动,低声说道,“倒让顾家祖母替侄孙担心了,我的腿是我母亲生祭那日在清凉山道上惊马摔着的。听说那日顾家有位妹妹恰好走这山路时也受了惊吓,倒是静宸的不是,小厮们急着送我上来请了参师傅给我治腿,竟来不及收拾那些碎石。”

他面有愧色,“幸得听说顾家妹妹无碍,否则静宸便担了大过了……”

97

佳媳

复活之时,父母身死,胞姐被废,庶兄发配边疆边疆;祖母些许疼宠信任,终敌但是世情凉薄;她的因为未来夫君,没办法是暴戾成性的鳏夫,或者身体孱弱将死的纨绔?现世已无安安稳稳,风雨将要强势来袭;顾明萱冷冷一笑,死过一次的人,除了什么可怕的?她所求的但是是一生顺心顺意,岁月静好;拦阻她的人,那就得付出过代价!****************************企鹅群:218117357(敲敲门砖,本书任一人名),评论交流大家来玩^_^高悬的皎月如瀑布般倾泻直下,地上莹莹皑皑,泛着清冷的白光,涤尽这座周朝皇城白日里的喧嚣浮华,万物寂静,夙夜安稳,除了巡夜更夫的鸣锣,整座盛京只剩宁谧平和。。……

作者:卫幽类别:都市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