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波诡云谲

第32章 波诡云谲

时间:2022-05-15 12:42:11来源:

第32章明萱回至禅房用过素膳,又侍候着朱老夫人小歇歇下,便小声对着严嬷嬷说,“我胸口有些发闷,想去后山去走走,假若祖母先自醒了,还请嬷嬷先侍候着,我会担搁太久的。”她并没有及时告知将去哪处,却明明白白说了是去后山。与钱三的会面本应做得隐秘,就是连她并未告知将去哪处,却明明白白说了是去后山。。


小说推荐:从火影开始签到 夫君请留步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上) 豪门弃少 夺还者 心理真相 逍遥天子逍遥客 我的毒功已天下无双 嫡女涅磐:谁家女儿俏 我点石成金


>>>《佳媳》章节目录<<<

第32章 波诡云谲

第32章

明萱回至禅房用过素膳,又伺候着朱老夫人小憩歇下,便悄声对着严嬷嬷说,“我胸口有些发闷,想去后山走走,倘若祖母先自醒了,还请嬷嬷先服侍着,我不会耽搁太久的。”

她并未告知将去哪处,却明明白白说了是去后山。

与钱三的会面本该做得隐秘,便是连祖母都要瞒着的,可方才净莲堂内韩修的奇诡现身与雷霆手段尚令她余惊未歇,行事便不敢再不留一分余地。倘若她在后山遇见了什么境况,令严嬷嬷知晓她的大致行踪,总也好有个搜救的方向,便算她杯弓蛇影了,但留一条退路总是没错的。

严嬷嬷想了想说道,“后山不接待外客,倒是清静地很,小姐若是觉得闷,让雪素和丹红两个陪着您出去走走也成,只是莫要再往深处行去,那儿年久失修,常有山石坠落,恐怕会有危险。”

她时常受遣来往此处,对清凉寺后院的情形十分了解。

明萱点了点头,“我听嬷嬷的。”

其实昨夜之前她便已经将清凉山的地形打探了个十之八九,后山上有一处药庐,听说是擅医的了参师傅制药的所在,但制药讲究时节气候,如今尚在暮冬,采不得新鲜草药,那药庐便鲜少有人经过。她与钱三约定相见的那棵巨松,便就离药庐不远,并不是什么危险的所在。

可严嬷嬷满怀好意,她心中也甚是感激的,她明媚一笑,拢紧了灰色狐狸毛斗篷,便带着雪素和丹红出了院子。

后山面阴,越走得远便越显得冷冽寒凉,明萱远远望见巨松之下立着个青灰布衣的中年人,他身上穿得单薄,两条手臂抱胸而交,在凄恻的风中来会不停踱步,像是在取暖,又像是怀着巨大心事时的忐忑不安。

她心想,这人便就是钱三了。

果然,钱三瞥见明萱之后,便急忙迎了上来,躬身行了一礼,“小姐,您唤小的来,是有什么吩咐吗?”

纵然他是顾元景的表舅,且已经脱去奴籍,却仍旧卑微守礼,哪怕他前一刻还在浑身发抖打颤哆嗦,可这会屈身时却不曾有一丝动摇,语气中的炙烈欢喜,意味着他许是已经猜到了明萱唤他过来的目的。

明萱忙道,“钱三爷多礼了,您是长辈以后可不必如此。”

正经人家,妾侍的亲眷,与主子并不相干,哪怕是嫡亲的兄妹,妾侍所出的子女也不能唤一声舅父的,顾元景从前也不过称钱三一声钱叔,明萱此时却高看他一眼叫他钱三爷,又将长辈两个字抬出,着实已经是十分礼遇了。

钱三面上闪过惊喜神色,心里想道,七小姐如此抬举,那定是因为四爷的事了。

顾元景的生母姜氏,原不过是顾长平书房里收拾屋子的丫头,因识得几个字,又是自小在顾长平身边长大的,便每常有些红袖添香的举止,只是顾三老爷笃爱陆氏,深信一生一世一双人,虽也对姜氏和蔼有加,却从不曾愈礼。后来陆氏生明蓉时伤了身子,太医曾恐不好再生育了,为了子嗣香火,陆氏便做主替顾长平收了姜氏,待姜氏产下男孩,便提了她为姨娘,还恩及了钱三。

姜氏短命,诞下子嗣不过两年,便就没了。陆氏自己无子,便将顾元景养在身边,当作亲生的那般教养,母子感情甚是亲密,她素来贤惠大度,也不防着姜氏身边的旧人离间,还抬举钱三做了外头铺面上的管事。这般坦然,倒将那等陆氏去母留子的谣言不攻自破,元景一心孝顺母亲,友爱姐妹,长成个心善又磊落的男子。

陆氏数度想要将元景记在名下,可顾长平执念,总盼望着要有个与陆氏嫡出的男嗣承继房头,后来求医问药得了明萱,他便更不愿意轻易放弃这念想。直到明萱渐渐大了,可陆氏的肚皮却一直都没有消息,他这才松了口,想要待爱女出嫁之后,再将元景记作嫡出,谁料到后来竟变成那样……

明萱见他神色,便就知道他心中门清,也不与他多说那些有的没的,直接开门见山,“钱三爷,侯府的事您虽然身在外头,想必也是能知晓几分的,如今我已经在议亲,想必过不多久便要出阁的。我孤苦伶仃,唯有一个哥哥能够念想,可惜他这会子也不知道在何处何地……”

她语气微顿,叹了口气接着说道,“府里这两年都不曾派人去西疆寻过,最近正值多事之秋,侯夫人忙得脚不沾地,我想着便不必开口相求徒惹长辈烦心。若是您最近得空,能不能请您替我去一趟西疆?”

钱三心中激动,这两年来他无时不刻想要去将顾元景找回,那是他此生富贵荣华的倚仗,倘若元景安然在府中,他这两年也就不会过得那样落魄。可奈何寻人是需要巨资的,他手上的银两不多,连去西疆的盘缠也不够,谈何找人?可七小姐既然开口相求,那便不会令他空手而行的。

他急忙说道,“得空的,得空的。不瞒小姐,我如今在铺子上也没什么差事好做,不过混吃等死,倘若我开口辞工,恐怕掌柜的会笑出声来,若您想念四爷了,那我少不得便替您去西疆走那一趟,若是能将四爷带回来更好,若是不能,也总算能知晓了他平安无事,咱们再以图未来。”

明萱轻轻颔首,看钱三急切模样,对顾元景确实是真心的。

她说道,“既如此,旁的我也不必多说。你且先将铺子上的差事辞了,随便胡诌个借口说你要回老家,做势要像一些,不要令人看出破绽,这几日便在家里收拾收拾,等我派人过去与你接头。”

钱三忙不迭点头,“好好。”

明萱从雪素手中拿过那包袱,递了过去,“钱三爷,这些金块容易承兑,你先拿着傍身。等我的人办完事,会将我存在钱庄的银票和取银钱的印鉴交给你,这一路上的盘缠和寻人的费用,你皆不必担忧。”

她顿了顿,“只是在盛京最好不要动用这些银子,等出了京城,你再寻辆结实的马车,雇几个得用的人,多买一些出门的干粮和衣裳。我盼着你能够早日寻着我四哥,倘若有他的消息,还请及时传信与我!”

钱三也不客气,将那沉甸甸的布包拿过来搭在肩上,他语气郑重地说道,“小姐请放心,钱三定不辱使命。”

他想了想,接着补充说道,“这两年来,我思来想去,便是西疆战事再吃紧,但以四爷的身份,镇西将军是不可能真将他充作先锋兵,令他身先士卒的。莫说永宁侯府还不曾倒,便是倒了,今上圣旨只令人将四爷递解去西疆,却并未有其他旨意,天威难测,镇西将军不会行冒险之举的。”

所以,顾元景七八成的可能仍旧安好无恙,只是不知是什么原因与侯府断了联系,侯府又一心当他没了,后来又存了其他念想,便就没再派人去寻。

明萱又何尝不是如此以为的?

她点了点头,“那我便将四哥交托给钱三爷了。”

钱三又一屈身,辞过便匆忙下了山。

明萱怀着满心期盼,却终究只能对着空山幽幽长叹,她低声呢喃,“但愿能够一切顺利。”

她转身回去,途径药庐时却猛然撞见了个中年僧人,那人身长六尺,生得十分魁梧勇猛,脸上皮肤许是经历过风霜,看起来又黑又粗糙。她忙退避一旁,施然含身行与他佛礼,那僧人虽也停下施礼,可脸上神色却略显狰狞,他似是有些担忧地回身看了一眼,见明萱好奇,便忙低垂下头,快步地往前行去。

明萱眼利,瞥见杏黄僧帽中竟藏着黑色发丝,她想起绯桃所语,眉头不由一皱。佛门规矩森严,倘若不曾剃除这三千烦恼丝,是穿不得那样杏黄僧袍的,便是有心要皈依佛门的居士,衣裳自也有不同,这样说来,方才那中年僧人,便是个西贝货了。只是不知道,那人与绯桃口中的是否是同一个……

她抬头向药庐望去,因为那假冒的僧人分明是自那而出的,只见那药庐的木门并未关实,只是虚虚地掩住,她一时分辨不清里头到底还有没有人,倘若无人便还罢了,倘若有人,那里头的人会不会又是假僧?青天白日之下的伪装,定是因为要行见不得人之事,难道她方才遇见的是个歹人不成?

这样想着,明萱心里便生出些害怕来,她不敢想象倘若那要庐里头还藏着人,会发生什么样的事,她与雪素和丹红不过赢弱女子,是绝不能在这后山之上出事的。她便赶紧将头垂下,脚下步伐匆忙,想要尽快地躲开这是非地。

正在这时,药庐的木门吱呀一声开了。

明萱心下一惊,却不由自主地转过头去,看见一个身穿雪青色粗布麻衣小厮打扮的青年正小心翼翼地扶着个青莲色锦袍的男子从庐内矮身出屋,那身着锦袍的男子长身玉立,生得极其俊朗,可惜腿上竟绑着厚厚一层木板,看起来竟像是受了极严重的腿伤,他一手扶住小厮,一手撑着个木拐,正自艰难地挪步。

蓦得,他似是察觉到了明萱的目光,徐徐抬起头来,那目光黝黑幽深,像是深不可测的潭水,又似波诡云谲的海面,看不透他心中所想,却能将人完全吸了进去。

97

佳媳

复活之时,父母身死,胞姐被废,庶兄发配边疆边疆;祖母些许疼宠信任,终敌但是世情凉薄;她的因为未来夫君,没办法是暴戾成性的鳏夫,或者身体孱弱将死的纨绔?现世已无安安稳稳,风雨将要强势来袭;顾明萱冷冷一笑,死过一次的人,除了什么可怕的?她所求的但是是一生顺心顺意,岁月静好;拦阻她的人,那就得付出过代价!****************************企鹅群:218117357(敲敲门砖,本书任一人名),评论交流大家来玩^_^高悬的皎月如瀑布般倾泻直下,地上莹莹皑皑,泛着清冷的白光,涤尽这座周朝皇城白日里的喧嚣浮华,万物寂静,夙夜安稳,除了巡夜更夫的鸣锣,整座盛京只剩宁谧平和。。……

作者:卫幽类别:都市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