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投缳

第36章 投缳

时间:2022-05-15 12:42:12来源:

第36章雪素见丹红冲她笑得暧昧不明,颊上闪现出两朵红云,她别过脸去,颇有些不好意思地淬了一口,“说话的便说话的,你瞧我做什么?”丹红拊掌笑道,“我但是而已瞧着你,又何多说过一个字?由此可见雪素姐姐是自个儿着急了。”明萱见雪素脸上红晕更盛,犹如绚烂花朵娇艳欲滴明萱见雪素脸上红晕更盛,如同绚丽花朵娇艳绽放,心中便是一动,她嘴角漾出明媚笑意,语音柔和地对雪素说道,“我记得你是十月初四的生辰,只比我大了一月,如今也有十七了,是该到了婚配的时候。这会,并无什么外人在,你只管与我说实话,你心里觉得何贵如何?”。


小说推荐:夜半探香闺 上选娇妻(下) 典范夫 轮回武典 我能修炼一亿次 完美至尊 魔兽之异界人族重回巅峰 天地生吾有意无 修仙从无尽资源开始 我气哭了百万修炼者


>>>《佳媳》章节目录<<<

第36章 投缳

第36章

雪素见丹红冲她笑得暧昧,颊上浮现两朵红云,她别过脸去,颇有些不好意思地淬了一口,“说话便说话,你瞧我做什么?”

丹红抚掌笑道,“我不过只是瞧着你,何尝多说过一个字?可见雪素姐姐是自个儿心急了。”

明萱见雪素脸上红晕更盛,如同绚丽花朵娇艳绽放,心中便是一动,她嘴角漾出明媚笑意,语音柔和地对雪素说道,“我记得你是十月初四的生辰,只比我大了一月,如今也有十七了,是该到了婚配的时候。这会,并无什么外人在,你只管与我说实话,你心里觉得何贵如何?”

她顿了顿,又补了一句,“有句话我先说在前头,我虽觉着何贵能干,想要将他拢络在身边替我做事,可这世上有本事的人多着呢,正如你所说,咱们嫁过去颜家便是只靠吃那些嫁妆也足够花用了的,铺子田产上的事原不是那样着急,能有本事替咱们管事的人大可慢慢地去寻。”

雪素的双眼晶莹闪亮,她红着脸唤了声,“小姐……”

明萱轻轻抚了抚她的肩膀,笑着说道,“我的意思你可明白了?我想拢络何贵将他为我所用,这是一回事。他看上了你,这是另外一回事。倘若你也中意他,那自然皆大欢喜,可若是你对他无意,便不必为了我勉强答应这亲事。世上能干的人多着呢,可雪素却只有一个。”

她转脸对着丹红说道,“你也一样。我自个的亲事由不得自个做主,不论喜欢或是不喜欢都要接受,可你们两个不一样,倘若不是你们真心愿意,我是不肯将你们随意配人的。”

她今生乍醒,便一直由这两个丫头陪着,虽是主仆,却有姐妹的情意。

雪素心中感动,眼中隐隐含着有泪光,她想了想,细若蚊声地说道,“小姐的衣食起居,平素俱是由我来管着的,您自个也说过,这漱玉阁离不得我。何况,小姐的陪嫁丫头,除了我与丹红两个一等的外,还定了素弯和雀好两个二等的,若是我走了,还得从下面提一个上来……”

配了人的丫头不能再在内院伺候着未出阁的小姐,这是规矩,若是充作陪房跟着小姐去到颜家,那也得等到小姐大婚之后才行。可小姐的婚期尚未定下,看如今景况,两个月怕是要等得的,离了小姐太久,她恐是牵肠挂肚也放不下的。

明萱听了这话,便知道雪素是愿意跟何贵的。

她笑着说道,“傻丫头,你成亲之后虽不好在漱玉阁住了,但也无人拦着你每日里过来请安,处事仍旧与原来一般的。况且,在外头也有在外头的好处。”

雪素听了,便不再坚持,红着脸道了声,“那凭小姐做主便是。”

第二日,明萱请了何贵进来亲自问过他意思,见他果然对雪素有些意思,便将那话头一说,何贵果然是个伶俐人,当即便跪下要求了雪素去,他两个郎有情妾有意,明萱自然愿意成全。

只是雪素从前是安泰院朱老夫人的人,出于尊重礼节,这桩婚事总也要问过朱老夫人的意思才好,再者何贵如今是在外院当差,若是由朱老夫人向侯夫人开这个口,便没有不成的。

明萱便去安泰院讨朱老夫人的示下。

朱老夫人并不认得何贵,但既然明萱说好,她也爽快地答应了下来,因着绯桃与雪素是两姨姐妹,她便让绯桃亲自去侯夫人那边跑了一趟讨个示下。过不多久,绯桃便满脸笑意地回来,“侯夫人说,何贵的卖身契过一会子便着人送到七小姐那去。”

明萱心中欢喜,脸上的笑颜也多了几分。

朱老夫人却忽而有些担忧地对她说道,“萱姐儿,祖母有件事要与你说。”

明萱抬起头,长而卷翘的睫毛扑闪。

朱老夫人眉头紧皱,“我也是昨日你朱家大表舅母来才知晓的。原来前些日子颜家拿去你与颜小郎的八字去合,结果并不太好的,不是血光之灾,便是不宜婚配,颜家差点因此不肯结这门亲。幸得颜郎中对易经八卦有些研究,看出了其中有些不对劲,又是颜小郎坚持,这才将亲做了下去。”

她深深吐了口气,眼中隐约泄着忿忿怒意,“是对门那位平章政事大人做的好事。”

明萱心头狂跳,净莲堂内的警告言犹在耳,至今仍令她余惊未平,她一直心怀忐忑,害怕与颜清烨的婚事平生变故,此时听到韩修果真暗地里动了手脚,又气又怒,又十分害怕他一计未成会再生风波,做出什么对韩家不利的事情来。

她想了想,便噗咚一声跪倒在地,“祖母救我!”

朱老夫人便忙将屋内的仆众挥退,“萱姐儿,你与那韩修间,到底发生了何事?”

明萱迷茫又后怕地摇了摇头,徐徐将那日清凉寺内韩修的恶言警告道出,她的脸上现出惊惧迷惑相互交杂的神色,似是想了许久,才抬头带着犹疑问道,“祖母,孙女儿先前伤过脑袋,三年前到底发生了何事俱都不大记得了,这两年也无人肯在我耳边提起这些。”

她顿了顿,语气忽然坚定起来,“到底那日发生过什么?我父亲又是怎样死的?为什么韩修说他曾在撕毁婚约之前对我说过叫我等他?”

朱老夫人脸色微变,“他说要你等他?”

明萱点了点头,“嗯,他还说什么我是他的女人,自然不能再嫁别人。”

朱老夫人勃然大怒,愤愤地将手在案上重重一拍,“这姓韩的竟敢说这样的话,真是欺人太甚!他与你退亲不过两月便与承恩侯的女儿定了亲,成亲两载,据说恩爱情深,人人都赞他对妻子体贴温柔,是个打着灯笼也难求的好郎君,可我看来,他不过是个忘恩负义见利忘义的小人!你瞧瞧他都说的什么腌臜话,做的又是什么荒唐事?”

她捏住明萱的手,沉声说道,“萱姐儿,从前怕你听了伤心,那些事咱们府里一个都不许在你跟前提及,既这会你问起,祖母便就原原本本都告诉你。只是,那些事都已经过去了,到那等境地也不过都是各人的无奈,你要答应祖母,不要怨谁,也不要记恨谁,什么都不要去管,以后只好好过日子便是。”

明萱眉心一跳,但仍旧点了点头说道,“嗯,我都听祖母的。”

朱老夫人便长长地叹了口气,“那年韩修卸甲归田,推了先帝爷宁国将军的擢拔,却要了个左都御史的差事,你父亲便赞他睿智有度,将来必成大器,因韩府便在对门,时而来往,不知道怎得,你父亲与韩修还真成了莫逆之交。”

她顿了顿,接着说道,“后来韩修果真在任上接连立下好几个功劳,先帝赏识,恩宠隆盛,朝中想要招他为快婿者不知凡几,连裴相都想要将孙女儿嫁给他,后来皇帝金銮殿上想要替他赐婚,那么多名门闺秀,他却独独点名要了你。”

明萱小口微张,很是惊讶,“怎么会……”

朱老夫人苦笑着摇了摇头,“他是少年英雄,在朝中又深受皇宠,虽然出身上有些来历不明,连祖籍在哪都说不清楚的,但总是卫国将军自小养在膝下要继承香火的义子,论起来也是门当户对。在当时这可是门羡煞旁人的亲事呢,盛京城中哪个不羡慕咱们家得了那么好的女婿?”

她长长叹了口气,“谁料想到后来竟成了那样……”

明萱静默不语,心里却想着倘若韩修一心要攀附权贵,原本是不必与自己结亲的。当时大伯父已经承了永宁侯的爵位,父亲却只是低品阶的闲散文官,分家之后,门第上便高下立见,自己其实并不能带给他什么利益。远不如求娶宗室女或者镇国公府上的嫡小姐来得划算。

她眉心微动,觉得这里头兴许还另有隐情。

朱老夫人接着说道,“你与韩修的婚期定在三年前的六月十八,当时离今上登基不过半月,皇后娘娘的册封大典尚未举行,可婚期是一早就定下的,便就没有更改。因皇后将出自咱们家,姓韩的对今上又有从龙之功,因此那日宾客云集,整个侯府满满当当全是客人。”

她语气越发低沉,“众人都等着看新郎官是何等英姿,好不容易等到门上的小厮说新姑爷到了,谁成想他身上着的并非喜袍却是赫赫官威的朝服?那几百个上了弓箭的羽林军可当真是令人寒心,便就那样一点颜面也不给地要将你父亲带走。

你大伯父拦他,问他既将成一家人了,为何事先连个知会也无?他是带着羽林军来的,不可能事先一点风声都不知晓,两府近在咫尺,通个气再容易不过的。他不仅连个解释也无,为了撇清关系,还当着满堂宾客的面,亲手将婚书撕毁,侯府颜面尽失便也罢了,还累得你差点丢了性命。”

明萱点了点头,这些她都已经知道了。

朱老夫人满面伤怀,饶是已经时隔三年,如今叙说起来,仍旧令人气愤忧伤,她轻轻抚了抚明萱的额发,声音颤抖地说道,“至于你父亲,他被以涉嫌谋逆的罪名打入天牢,而证据不过就是曾在二皇子办的诗会上写过几首咏叹东风的诗,那些人非要牵强附会到与二皇子谋逆上头。你父亲秀才遇到兵,百口莫辩,又不知是受了何人的意会,尚未三堂会审,今上也不曾下过定论,他怕连累家人,写了一篇血书后,竟自投缳了……”

97

佳媳

复活之时,父母身死,胞姐被废,庶兄发配边疆边疆;祖母些许疼宠信任,终敌但是世情凉薄;她的因为未来夫君,没办法是暴戾成性的鳏夫,或者身体孱弱将死的纨绔?现世已无安安稳稳,风雨将要强势来袭;顾明萱冷冷一笑,死过一次的人,除了什么可怕的?她所求的但是是一生顺心顺意,岁月静好;拦阻她的人,那就得付出过代价!****************************企鹅群:218117357(敲敲门砖,本书任一人名),评论交流大家来玩^_^高悬的皎月如瀑布般倾泻直下,地上莹莹皑皑,泛着清冷的白光,涤尽这座周朝皇城白日里的喧嚣浮华,万物寂静,夙夜安稳,除了巡夜更夫的鸣锣,整座盛京只剩宁谧平和。。……

作者:卫幽类别:都市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