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惊心动魄

第41章 惊心动魄

时间:2022-05-15 12:42:12来源:

第41章韩修也没闪开,他如同泰山之姿昂然岿然屹立,岿然不动。明艳的阳光从半开的榆木菱格窗中见缝插针地钻进,泻在这狭小的走廊,行成斑驳零乱的倒影,他晦暗莫测的脸上七分光影三分暗沉,令眉眼的线条愈显刚强。似是对明萱的排斥有些不甘心,他眉头有些微皱,“明丽的阳光从半开的榆木菱格窗中见缝插针地钻入,泻在这狭窄的走廊,形成斑驳凌乱的倒影,他晦暗莫测的脸上七分光影三分暗沉,令眉眼的线条愈显刚硬。似是对明萱的抗拒有些不甘,他眉头有些微皱,“我送你过去。”。


小说推荐:从火影开始签到 夫君请留步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上) 豪门弃少 夺还者 心理真相 逍遥天子逍遥客 我的毒功已天下无双 嫡女涅磐:谁家女儿俏 我点石成金


>>>《佳媳》章节目录<<<

第41章 惊心动魄

第41章

韩修没有让开,他犹如泰山之姿昂然屹立,巍然不动。

明丽的阳光从半开的榆木菱格窗中见缝插针地钻入,泻在这狭窄的走廊,形成斑驳凌乱的倒影,他晦暗莫测的脸上七分光影三分暗沉,令眉眼的线条愈显刚硬。似是对明萱的抗拒有些不甘,他眉头有些微皱,“我送你过去。”

他想了想,又解释了一句,“杨右丞府上进了盗贼,这几日五城兵马司的人在到处盘查,颜家居在城西,从此处过去尚要经过中城,你坐我的马车,不会有人胆敢问询。”

前些日子京城好几家高门大户连番失窃,前日贼子摸进了杨右丞的书房,胆敢去偷放着草拟着新政令的折子,出门时被看家护院的侍卫撞见,那贼人胆大包天,竟还闹出了人命,杨右丞贵极人臣,论权势只在裴相之下,府中却被个贼子如入无人之境,自然咽不下这口气,因此着令五城兵马司严密盘查内城来往,誓要将贼子缉拿归案,五城兵马恪尽重视,无人敢懈怠,这几日盘查巡视极严。

明萱闻言冷笑着说道,“谢过韩大人好意,不过你我曾有过婚约,瓜田李下之嫌,想来是该要避忌的,不然若是韩夫人误会了,那该如何是好?我不过是个赢弱女子,五成兵马不会将我错当成盗贼,不过是盘问几句罢了,我受着便是,无碍的。”

她将坐的是颜家的马车,便算被五城兵马盘查,也自然有颜家的人替她圆话,颜增虽不过才正五品,但也是官身,这点面子五城兵马司的人总该给的。

可她若是上了韩修的马车,那便就说不清楚了,颜家的人定要误解她的,倘若让旁人看到她与韩修共乘,定会以为她与他藕断丝连牵扯不清暗度陈仓,那她的名声才叫彻底毁了。

流言蜚语最是可怕,若是闹得满城风波,到时候侯府怎还容得下她?韩修是有夫人的,顾家不可能让她去做妾丢人现眼,那么摆在她眼前的便只有两条路,要么削了头发去做姑子去,一辈子青灯古佛孤独终老,要么便是素绫一匹毒酒一杯最后“急病身亡”,高门大户里处置障碍时向来都是那等腌臜手段,她便是不曾亲眼见过,却也听说过不少。

可这两条路,明萱哪一条都不想要的。

她眼眸低垂,语气里藏着深不见底的忧惧,“闺中女子的名声不容有失,还请韩大人不要为难我一介弱女,请您让开。”

韩修终于有所动容,他侧过身子给明萱让出一条道,默默地望着那窈窕纤弱的倩影离开,她的步履太过匆忙,甚至有些慌不择路的踉跄,就好像身后有猛虎对着她张开了血盆大口,若她不逃,便是死路一条。

他沉沉叹了口气,对着空落落的回廊神色极尽恍惚,他眼神空洞虚无,仿佛坠入了回忆的无尽深渊,他低声呢喃,空气里回荡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无奈与惆怅,“阿萱,浚哥儿本该今日降临人世的,他是我们第一个孩子呢,可惜……你什么都不知道……”

这番令人惊心动魄的低语,明萱并没有听到,她此时正在丹红的掩护下悄然从霓裳坊的后门出去。

一辆乌青色的马车已然候在巷口多时,听到动响,车帘轻启,露出颜青璃秀美的脸庞来。她忙四处张望了下,见巷中此时安静,并无什么人经过,便用力向着明萱挥手说道,“这里,快上来。”

明萱和丹红一块上了马车,看到颜青璃仍旧穿着一身素色衣衫,脸上戚容并未褪去,眼角也隐有泪痕,不由担忧地问道,“令兄的情况不太好吗?”

若不是她,颜清烨如今该正在备战春闱,待一朝金榜题名,得中三甲,自然有的是如花美眷锦玉良缘,少年得意,说不定将来还能得今上重携,他原本该有份锦绣前程,以他心性,日子定也能过得和美。哪里会似今日这般满身是伤?

她对颜小郎的观感甚好,哪怕做不成夫妻,她仍旧希望他能过得好的。

颜青璃眼角泪滴滚落,她忙拿帕子掖了掖,有些犹豫地说道,“身上的伤已经好了,医正说还有些心病。”

在面对强大得像山一样的韩修时,没有人能够不胆颤心惊,颜清烨纵然再有风骨韧劲,可心里却如同明镜一般清楚,他是斗不过韩修的,这门亲事迟早要结束,不是颜家开口,便是顾家开口,他注定不能与她做夫妻。只是,越是明白,他便越是感到心痛,身上的伤口早已经结痂,可心里的苦痛却永远无法愈合。

他是在自暴自弃。

明萱便有些静默,心病还需心药医,可她稍会即将带给颜家小郎的,不可能是正对病症的良药,也许将是一剂催命符……

韩府座落在内城以西,并不是繁华的街巷,远远行来,竟还有些冷清。马车一路进了府门,停在二门处,颜青璃和贴身的丫头先跳下车,然后将明萱扶了下来,她低声解释道,“父亲有公事在身,并不在家,我母亲这会应还守在二哥屋子里,大哥陪着大嫂去了岳家,家中无人来迎,还望七小姐莫要见怪。”

明萱心中苦笑,这又不是上门做客,事从权宜,她哪还会会在意颜家待客礼仪上的缺失?再说,她也没有心情计较这些。她敛了敛眉,沉声说道,“我不能出来太久的,你便直接领我去见你二哥吧。”

颜青璃点了点头,领着她主仆一路穿堂过巷进了间屋子的外厢,冲着那处翘首以盼的中年妇女说道,“母亲,顾家七小姐来了。”

明萱看见个慈眉善目的妇人,长得与那日在秋华园见着的布政司李参政的夫人有七八分相像,心里知晓这便就是颜清烨的母亲了。

她心中暗觉可惜,一路进来,颜家虽不是很大,但庭院房舍却错落有致,干净明快,院中摆设也不是什么名贵稀罕物事,看起来却别有几分风情,以一斑得窥全豹,颜家实是氛围极好的一户人家。眼前这妇人看起来又十分慈悲面善,并不似那等尖酸刻薄的面相,倘若真有幸能嫁进来,有这样的婆母日子定不会太难过的。

可此时说什么都已经无用,她想着心里隐隐有些憋闷,但举止礼仪却一分都不敢怠慢,她端庄大方地对着颜夫人施礼,柔声说道,“明萱见过伯母万安。”

颜夫人神情有些复杂。

自己疼爱的儿子落到这步田地,她这个做娘亲的又怎会不心疼?在未见到明萱前,她心底难免是有些怨忿的,又怀疑明萱与那位韩大人之间仍有苟且,否则对方都已经娶了妻,为何还要因为这门亲事而故意为难威胁自己家人?可这会子见到明萱落落大方地站在她面前,行止端庄有度,言语得体有礼,心里便又觉得事实真相许不是如此的。

可即便明萱也是无辜受害者,又能如何?这门亲事总是已经到头了,她也是真心不想高攀高门贵女的,便只能敛下情绪,语气真诚地恳求道,“我们颜家虽不是什么达官显贵,却也是重信诺的人家,这会若不是逼不得已,实不会这样行事的。不论如何,都是我们颜家愧对了七小姐,却还要烦请您替我们劝着烨哥儿,实在是……对不住您。”

明萱面上平静无波,从她神色看不出她心底波澜。在永宁侯府隐忍三年,她早就学会如何将情绪隐藏,此时境况,她纵是冲着颜夫人大发脾气也是无济于事的,又何苦非要让旁人看见她心中真实情境?但她认了是一回事,有些话却仍旧须当说清楚的。

她轻轻扯了扯嘴角,低声说道,“自古男婚女嫁,成与不成,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今日来此,并非因做了不合规矩礼仪之事心中愧疚,而是因为体谅夫人的爱子之情。贵府上近期遭遇,原不是我心中所愿,但若当真与我有关,却都是我的过错了,明萱在此先与您致个歉。若两家婚约解除之后,贵府上能够一切顺利,我便也就心安了。”

颜夫人微愣,随即急忙说道,“皆是颜家的过错,是颜家对不住七小姐。”

明萱抿了抿嘴,她指了指内室问道,“贵府二公子在里头?”

颜青璃点头,“是,求您说几句狠话,让我二哥歇了那心思吧。”

明萱眼波微动,对着颜青璃说道,“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合规矩的,颜小姐先命人将令兄的帐子放下,再陪我一道进屋,我隔着纱帘与他说几句便成。话先说在前头,不论我待会要说什么,后果都与我无关,我今日不曾来过此处,将来也不想听到任何一句闲言碎语。”

颜青璃俱都应下了,今日之事若是传出去,于颜家也并非好事。她令丫头按着明萱的吩咐将帐子放了下来,又亲自将颜清烨唤醒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这才请了明萱进屋。

雨过天青色的纱帐之后,影影绰绰地映着颜清烨的影子,他此时已经坐起,一手撑住床橼,一手紧紧抓住纱幔,他的声音虚弱又无力,似乎料想到了会听见什么,却又隐隐含着一丝期待,“是……你吗?”

97

佳媳

复活之时,父母身死,胞姐被废,庶兄发配边疆边疆;祖母些许疼宠信任,终敌但是世情凉薄;她的因为未来夫君,没办法是暴戾成性的鳏夫,或者身体孱弱将死的纨绔?现世已无安安稳稳,风雨将要强势来袭;顾明萱冷冷一笑,死过一次的人,除了什么可怕的?她所求的但是是一生顺心顺意,岁月静好;拦阻她的人,那就得付出过代价!****************************企鹅群:218117357(敲敲门砖,本书任一人名),评论交流大家来玩^_^高悬的皎月如瀑布般倾泻直下,地上莹莹皑皑,泛着清冷的白光,涤尽这座周朝皇城白日里的喧嚣浮华,万物寂静,夙夜安稳,除了巡夜更夫的鸣锣,整座盛京只剩宁谧平和。。……

作者:卫幽类别:都市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