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两心悬

第三十三章 两心悬

时间:2022-06-24 09:56:08来源:

第二日午间,阮雪音迈入挽澜殿寝宫时,顾星朗正靠在窗下的棋桌边看书学习。“君上万安。”顾星朗循声抬起头。他面色有些惨白,比之后略明显消瘦些,眼眸却依旧很明亮如星。“来了。”陈诉句。他好像从来不不为任何人、任何事困恼,永远是如果波澜不惊。就算莫名其妙病了,莫名其妙被“君上万安。”。


小说推荐:轩兰问情 洪荒之太清问道 香火炼神道 沧海默浮生劫 我有一座末日城 快穿:女主不当炮灰 赝太子 神目天帝 王者荣耀之完美世界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青川旧史》章节目录<<<

第三十三章 两心悬

次日午后,阮雪音步入挽澜殿寝殿时,顾星朗正坐在窗下的棋桌边看书。

“君上万安。”

顾星朗闻声抬头。他面色有些苍白,比之前略消瘦些,眼眸却依旧明亮如星。

“来了。”

陈述句。

他似乎从来不为任何人、任何事困扰,永远那么平静。哪怕莫名其妙病了,莫名其妙被阮雪音救了,醒来看到她,仍然没什么多余情绪。

怀疑,警惕,疑惑,不安,好奇。都没有。

那种状态就是:我病了,你医治了我。好的。

这样很好。

阮雪音收回思绪,也平静答道:

“是。”

顾星朗打量她片刻:

“什么都没带?”

“该带的都带了。未免显眼,没有带箱子。”

顾星朗点点头:“现在开始吗?”

“好。”

到床边,顾星朗退下单衣,很自然问:“还是趴着?”

阮雪音看了看他完全露出的后背,那些红疹淡了些。

然后她意识到哪里不对。

第一,他醒着。

第二,殿内只有他和她两个人,连涤砚都不在。

她忽有些慌,半晌没说话。顾星朗等半天无人应,觉得奇怪,回转身见她正呆在跟前,脸颊似有些红。

“怎么了?”

一语惊醒呆鹅,阮雪音回神看他。

这一看非同小可,几乎瞬间她背转过身去。

“是。请君上躺下,背朝我。”

她说得很快,语气听上去倒还平稳,两颊却已经烧起来。

顾星朗这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是了,他已经退了上衣,适才背对时还好,一旦转过去——

她还只是个姑娘家,自然窘迫。

他有些好笑,心想这真是前所未有的帝妃关系。又想到她向来淡定,此刻慌乱倒是有趣。

“好了。开始吧。”

阮雪音闻声,小心翼翼转回去,见他已经乖乖趴下,头侧向外面。

她平复心绪,稳定脚步走过去,从袖中拿出一红瓶一青瓶,放在床边小几上。

“今日我醒着,怕你不自在,便没让涤砚进来。”

“嗯。”

她心跳仍有些快,随口应了,然后意识到他说的是“我”,不是“朕”。

“可能会有刺痛感,君上且忍一忍。”

“无妨。”

虽是盛夏,他的背却有些凉,想来是退了烧,人却仍虚弱的缘故。

她的手非常软,落在背上有种白糖糕的触感。很奇怪,他从未用手拿过白糖糕,都是用筷子夹起来吃,此时脑中却出现这种比喻。

那双手逐渐向下移动,每到一处特定位置便会发力。他知道那些都是穴位,但到底是女子,虽然能感觉出她非常用力,对他来说力道还是太轻。以至于他越来越有种掉入白糖糕堆儿里的错觉。

手法开始变化。时而是手掌,时而是手指,有时候是十指,有时候只有六指。

顾星朗渐渐觉得燥热,不知是因为气温太高,还是那些膏药被皮肤吸收,开始在体内流动的缘故。

“只用背部上药便可?”实在有些热,他觉得血液都窜至大脑,决定讲话缓解一下。

“是。背部经络众多,只要手法准确,药效可达全身。且我若猜得不错,君上背部的红疹应当是最多的。”

“你果然很了解这个病。”

阮雪音沉默。

顾星朗昨日醒来,已经听涤砚复述事情始末,知她不会说,也不意外。

一炷香时间过去,阮雪音收回手。

“好了。”

她走到已经备好的一盆清水边洗手,再转身时顾星朗已经穿上单衣。

“还要喝药?”

阮雪音点头,心想涤砚倒是把一切都汇报得很清楚,不愧是最得力亲信。

“我听说,昨日是先喝药再上药。”

“昨日情况危急,必须先内服以稳住病势。君上既已醒了,用药顺序便不那么讲究。”

顾星朗看一眼两丈外那张枫木圆桌,“壶里的水先前是刚烧好的,此刻应该温度正好。”

阮雪音依言走过去,见昨日用的那个白瓷小碗并小匙也在。倒上水,端过来,又从床边小几上拿起红瓷瓶将棕色粉末倒进去。

仍是非常精准的三下。

“原来惢姬大人还通医术。”他不动声色瞧着她动作,随口说道。

阮雪音抬头看他,“君上便认定我的医术是老师教的?”

“你四岁入蓬溪山,难道会有别人教你?”

阮雪音沉默。

“还是说,你父君身边还有当年东宫药园的旧人?”

阮雪音蓦然抬眼,几乎脱口而出:“东宫药园四个字,很久没听人说过了。”

“听说你熟读青川三百年历史。我也是。读史的人,怎会对东宫药园案不感兴趣?”

“那个地方毕竟已经不在了。跟它有关的人也都不在了。”

“书上是这么写的。”

阮雪音微微挑眉:“君上另有看法?”

“文字是会骗人的。那些被写在纸上的东西,很难尽信。”

“有关此事的记载太少。但我曾经寻访,有人自称亲眼看到那几人的尸首被拉去屺山,总共四位,全部埋在了附近的乱葬岗。”

她发现自己很难不对他说出些什么。因为跟其他人不一样,他每句话都太合她断事逻辑,叫她不由自主往下接。

就像棋逢对手,对方落子精妙,便总忍不住接招。

“当年打理东宫药园的人是不是总共四位,其实没人知道。”

“我四岁便离开崟宫,每年最多回去两次。你们在崟宫的人,应该比我清楚。”

顾星朗饶有兴味看着她,“哦?你见过他们?”

“他们?听起来人不少。”

顾星朗笑笑,并不回答。

“既然定宗陛下当年安插在崟宫的耳目众多,这件事情,想必比我更有线索。”

顾星朗叹一口气,“饶是如此,东宫药园案,还是避过了所有人的耳目。三百年来最令人好奇的悬案。”

“比封亭关的案子还让人好奇?”

顾星朗挑眉,静静看着她。

阮雪音也看着他。

“这件事,我该谢你。”

“君上该谢我的不止这一件。”

她说着,轻晃一下手中药碗。

“这件事,我也该谢你。可以喝了吗?”

阮雪音心想等你痊愈了再谈也罢,便用小匙舀起一勺准备送至他嘴边,手到半空却见他表情有些,愕然。

她这才意识到自己这样给他喂药,似乎显得太熟了些。可昨日便是如此,只是他当时昏睡着。

她再次有些脸热,将小匙放回碗里,“请君上——”

便要将碗递过去示意他自己喝,抬眼却见他微张了嘴,神情已恢复平静,理所当然望着她。

阮雪音怔愣片刻,脑中一些落不到实处的念头互相撞了几下——

似乎也没什么。

于是再次拿起小匙舀一勺喂至他嘴边,对方张嘴喝下。

没人再说话,殿内安静,人也安静,只有抬手喂药和张嘴喝药的动作在搅动空气。

涤砚估摸时间差不多,步入内殿。走到第三阶时远远看到这幅画面,下意识便往外退,一壁退,自觉莫名其妙:

珮夫人而已,又不是其他三位。有什么可退的?

97

青川旧史

……

作者:梁语澄类别:总裁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