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对弈谈

第三十四章 对弈谈

时间:2022-06-24 09:56:08来源:

连着六日,每天巳时近半,阮雪音都准时入挽澜殿。按她其要求,未免太引发不必要性猜测,对外说法是侍疾。那就是侍疾,便不可能会一个时辰将近就离开了,因为每次都呆至酉时,在挽澜殿用过晚膳才走。即使如此,宫中仍是议论纷纷。其一,珮夫人一向不受宠,为何此次会连续2即便如此,宫中仍是议论纷纷。。


小说推荐:温家药娘 天下医妃(下) 在诡异世界修仙 梁武帝的天下大同 灭葬之主 异世之绝天神帝 重置天下 忍界大统一 我穿女装能变强 乱世末路


>>>《青川旧史》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 对弈谈

一连四日,每日未时过半,阮雪音都准时入挽澜殿。按她要求,未免引起不必要猜测,对外说法是侍疾。既然是侍疾,便不可能一个时辰不到就离开,所以每次都呆至酉时,在挽澜殿用过晚膳才走。

即便如此,宫中仍是议论纷纷。

其一,珮夫人向来不得宠,为何此次会连续五日到挽澜殿侍疾;

其二,未时去酉时走,虽也没什么不妥,但嫔妃侍疾向来是按天轮班,这么一个时间段,总觉得哪里不对;

其三,据说瑾夫人和珍夫人都主动请求侍疾,皆被拦下,连探视都不被允许。

折雪殿的人倒是也议论,只是画风略不同,一个个眉飞色舞,颇有些柳暗花明、峰回路转、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意思。

顾星朗的气色相比前几日已好了许多。银针是无须再扎了,每日连喝药加上药,合起来不到半个时辰,剩下的时间,两个人就坐在窗下棋桌边看书。当然是隔着棋盘各坐一边。

虽然涤砚也想不出他们还能有什么别的相处办法,但每每看到这幅画面,还是觉得非常诡异。

这日已至申时,顾星朗起身到枫木圆桌边饮一口茶,再坐下时问道:

“下棋吗?”

阮雪音放下手里的书:

“好。”

不到半柱香时间,棋盘上黑白子已初具阵势。

“这道病症,宫中太医不识,民间可有?”

阮雪音盯着盘上局势,并不答话。

“你不愿说的,我不会强问。但这件事我不可能不查。所以该知道的,我必须问你。”

阮雪音手执一枚白子摩挲,似在犹豫,半晌道:

“我原本以为,这病只有蓬溪山的人能致,也只有蓬溪山的人能治。”

“这是一种毒?”

“我宁可叫它作药。但如果能害人性命的药都算毒,那么也可以称作是毒。”

“你原本以为这毒只蓬溪山有。那么是惢姬大人制的。”

阮雪音看向他,心道不知他是真厉害还是运气好,蓬溪山的事情,他随便病一场便能挖一件出来,且还有人为他治病,也没怎么受罪。

“你不回答,那么嫌疑最大的还是你。毕竟除了你,没有找出第二位识得此症的。毒杀祁君,后果不用我说吧。”

“你这是激将?”

“我这是查案。”

阮雪音有些恼:“你这是恩将仇报。”

顾星朗却不恼:“我只能问你。你不回答,我只能逼你。很合理。”他低头看一眼棋盘,“该你了。”

阮雪音认真看回盘中局势,落下手中那颗白子。

顾星朗没看她走的棋,依然目光如星看着她。

“如果我不受恐吓呢?当今祁君会为查案杀了救命恩人?”

“如果救人的是你,下毒的也是你呢?”

“我图什么?”

“我不知道。人情?毕竟你要问我借东西。救命之恩是大恩。”

“问你借东西的人情,我已经攒够了。”

顾星朗微笑道:“东西在我这儿,够与不够,我说了算。所以,你要不要告诉我这毒的事情?”

阮雪音倒吸一口凉气,“这是两码事。”

“如果有必要,我可以把它们算作一码事。”

阮雪音静静凝了他片刻道:“你比我以为的要坏。”

她极少与人打交道,这种时候只能用“坏”来概括自己的恼意,或者说失望。却不知一个女子说一个男子“坏”,有时候也可以理解为撒娇,而且是严重撒娇。

顾星朗果然愣了一下,平静之色被划出一道口子,瞬间气势减半。

却听阮雪音叹口气道:“我可能错了。或者说老师错了。”

顾星朗收敛神色,凝眸道:“你发现这宫里还有别的人,可能有,并且会用。”

阮雪音点头。

“谁?”

“事关重大,没有实据,我不能随便说。”

“在她们两人之中?”

他没说“她们两人”是谁,阮雪音却一听便懂了。

她的表情就是回答。

“是上官妧?”

阮雪音有些意外于他的直接。“何以见得?”

“惜润不像。虽然我不相信直觉,但——”

他没有说完,似乎陷入了某项思考。

“但她是真心倾慕你。情意不会说谎,尤其是女子。所以她不会害你。”

顾星朗不料她也能说出这种话,觉得有趣:“这话从你嘴里讲出来倒新鲜。”

阮雪音不知他是褒是贬,也不在意:“那时候她准备天长节献舞,总叫我去看。每每说起你,那种神情,我很难描述,但完全明白。”

“你可倾慕过谁?”他突然对这个问题生出兴趣。

“你是问蓬溪山那些飞禽走兽里,有没有我喜欢的?”

顾星朗笑起来,因为这话很妙。她四岁入蓬溪山,每年回一两趟崟宫,根本没见过什么人,真要说倾慕,只能去喜欢那些飞禽走兽了。

涤砚正好进来,看见顾星朗脸上的笑有些吃惊。这种笑法,上一次出现还是在十年前?十多年前?

只听阮雪音继续道:

“我最喜欢我的传信鸟。你们叫它粉羽流金鸟。”

顾星朗笑意还挂在脸上,阮雪音也觉得此题相对轻松,弯起嘴角笑了笑。

“君上,夫人,晚膳已备妥,是否现在用?”

“九哥殿中的晚膳可有淳风一份?”

人未到声先至,话音落下,才见顾淳风一袭鹅黄宫裙翩然而入。

顾淳风和顾星朗长得不算太像。前者也是美人,五官虽称不上精致,胜在少女感极强,明明也快二十了,看着却像只十五六;而后者在男子中算清秀挂的,当然因为真的很好看,所以不能叫清秀,得说是登峰造极的,清俊?清朗?

“越发没规矩了,也不着人通传,朕的寝殿是你说进就进的?”话虽这么说,顾星朗脸上却不见恼意。

顾淳风嘻嘻一笑,一福,“九哥这殿门禁已经设了五日,今日终于开了,臣妹自然要来探望。”转眼看到阮雪音,也不意外,想来这几日合宫的人都知道这个时辰她在挽澜殿。

“九哥怪我不通传便进来,原来是有佳人相伴,不欢迎我。”她走近些,看见两人间的棋盘,不由挑眉,“说好的侍疾呢?怎么还费起脑子来了?”

顾星朗笑摇头,颇无奈,顾淳风继续道:“九哥今日感觉如何?可大好了?”

阮雪音思忖当初在御花园遇她盛气凌人,此时听她跟顾星朗说话,倒是娇俏可人。便听顾星朗反问:

“你瞧我气色如何?”

淳风叵测一笑,“九哥今日气色,瞧着倒比没生病时候还好。想来是珮嫂嫂连日陪伴的功劳。”

97

青川旧史

……

作者:梁语澄类别:总裁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