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且坐令

第三十六章 且坐令

时间:2022-06-24 09:56:08来源:

话说太医院得了秘令,并敢将此次顾星朗的病症细节内传,因而合宫只知君上抱恙。四天过去的,顾星朗完全康复,除了太医局那几位惊疑不定,倒也无人会觉得不妥当。而最受后宫众人关注更多的,自然而然是有关珮夫人的下文。连续2十日侍疾,突然而耐人寻味,如果接下来,君上会去折雪殿而最受后宫众人关注的,自然是有关珮夫人的下文。连续五日侍疾,突然而耐人寻味,那么接下来,君上会去折雪殿么?。


小说推荐:轩兰问情 洪荒之太清问道 香火炼神道 沧海默浮生劫 我有一座末日城 快穿:女主不当炮灰 赝太子 神目天帝 王者荣耀之完美世界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青川旧史》章节目录<<<

第三十六章 且坐令

话说太医院得了密令,并不敢将此次顾星朗的病症细节外传,因此合宫只知君上抱恙。五天过去,顾星朗痊愈,除了太医局那几位惊疑,倒也无人觉得不妥。

而最受后宫众人关注的,自然是有关珮夫人的下文。连续五日侍疾,突然而耐人寻味,那么接下来,君上会去折雪殿么?

顾星朗依然没有去折雪殿。

但另一件耐人寻味的事发生了:连续三晚戌时,阮雪音都去了挽澜殿,且是涤砚大人亲自带辇轿去接。

最耐人寻味的是,戌时一过,阮雪音便会从挽澜殿出来,由辇轿再送回去。

连续三晚,皆是如此,一个时辰,做什么呢?

没人往侍寝的方向想,因为听雪灯没亮。大祁的规矩,后妃不宿挽澜殿,也包括不在挽澜殿侍寝。据说太祖定下这道规矩,是为警醒顾氏历代君王严加自律,无论坐享怎样的声色犬马、人世繁华,回到挽澜殿,便得记起自己是谁,身负何种责任。

当然,也是顾夜城自己于显武七年打破了这道禁令,便是名垂青史的夜宿挽澜殿。

尽管有些打脸,但直至太祖驾崩,显武一朝也只明夫人能宿挽澜殿。因此没人认为太祖陛下定力不足,反而增加了这位传奇君主性情的一面。而夜宿挽澜殿亦成为近百年来,大祁乃至整个青川最被津津乐道的君王情事。

这个故事过分出名,以至于挽澜正殿上绕檐顶一圈的百盏听雪灯,也被蒙上了浓重的传奇色彩。历代入挽澜殿当差的宫人,入殿第一课,就包括学习“点灯”的规矩。

祁宫中亮灯,无论室内还是室外,一应叫掌灯。只有一种情形叫点灯,便是点听雪灯。

这件事仪式感过重,在祁宫乃至大祁民众心中位置太高,以至于历代祁君都不敢在此事上“舞弊”——

但凡有嫔御留宿挽澜殿,哪怕没有留宿,仅仅是侍寝,亦不敢不点灯。

仿佛太祖陛下永远在看着。

遵循这道规矩,就像遵循祖训。

然而太祖之后,从太宗到定宗,听雪灯是真的没再亮过。算起来,当年见过听雪灯亮彻霁都夜空的孩童,最小的如今也年过八旬了。

那些老人常说,可惜啊,那般盛景,你们是无缘得见了。

听雪灯没有亮,所以珮夫人夜夜去挽澜殿不是侍寝。

那是做什么?

“连续五日侍疾,已是点眼,君上无所谓,我是万不想被她察觉的。”

“我不找你,你也要来找我。”顾星朗正在批折子。

“借东西一事,我已经等了几个月,不在乎这几天。”

“你连续五日侍疾,满宫都在议论。若当真是她,你已经暴露了。”他放下笔,走过来,坐到她对面,“你一直没说,到底为何疑心她。”

“我在她身上闻到过。”

“什么?”

“那种气味。我一直以为这世上不会有第四人认得此药,是因为老师说,这其中有一味药材天下间只蓬溪山药园有。老师从不说没把握的事。”

“有没有可能,五年前竞庭歌将它带去蔚国,泄露了?”

“蓬溪山的事,我们一个字都不能外传,尤其是药园。此为门规。如今我与你讨论,完全是因为你中了招,已经知晓。她比我更谨慎,不会泄露。”

“如果她在蔚国也遇到了类似状况,比如慕容峋中招,她为救他不小心泄露了呢?”

“问题在于,如果慕容峋曾中招,谁让他中的呢?这个第四人,是永远存在的。”

顾星朗默然。

“而且,她应该没有带此药去苍梧。”

“为何?”

“她不会治。”

顾星朗意外:“你是说,惢姬大人只教了你医术,却没教她?”

说得有些多。她转开:“我们俩学的东西,本就不一样。”

顾星朗知她有意终结此题,也不追根究底,“你所说气味,我却从未闻到过。”

“这也是我想问君上的。我那次闻到,是她从我面前走过,距离不过寸许,她的裙纱甚至碰到了我的鞋。按理说,你与瑾夫人有肌肤——”

她本想说肌肤之亲,反应过来唐突,改口道:“瑾夫人会侍寝,距离更近,你竟一点没闻到过?”

顾星朗自然明白她本来要出口那四个字,干咳一声答:“确实不曾闻到。她身上倒是——”

实在很难推进,继续往下说,总叫人生出不必要的联想。

阮雪音却渐入论事境,平静道:“玫瑰香气很重。”

顾星朗挑眉看她,“的确。”

阮雪音点头,“我也闻到了。若不是她本身喜爱玫瑰浓香,便是有意为之。那药材气味跟普通药材味不同,又真的很淡,混在玫瑰香气里,你闻不到也在情理中。”

“只是要身上长久带着某种气味,除非有意涂抹,总不是一两天能办到的。”

“不错。我和竞庭歌这些年轮流陪老师打理药园,许是因为少参与制药,身上气味并不持久。我来霁都四个多月,那种味道早就消失了。”

顾星朗心想你身上橙花香倒很好闻。却听她继续道:

“我没进过煮雨殿,那里面,有没有种植什么你觉得奇怪的花植?”

顾星朗思忖片刻,摇头道:“我对花植知之不多,就是有,也不一定认识。”他看着她,“你倒可以设法去看一看。”

阮雪音轻叹,“够麻烦的。我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

顾星朗颇意外:“我以为你们蓬溪山的人动惯了脑子,不算一算、想一想、谋一谋,会浑身不自在。”

阮雪音有些无语:“你在说你自己吧。”

顾星朗笑笑:“能算和愿意算是两码事。你觉得我有选择么?”

不知何故,阮雪音觉得那笑中带嘲,甚至有些伤感。

“你对这个位子,其实并不稀罕?”话出口她自己也吓一跳。

顾星朗面上微沉:“你这么问,我觉得很可笑。你自幼读史,理应知道,于皇族,尤其于君王,稀罕不稀罕,喜欢不喜欢,所有个人意愿都是不存在的。它们都让位于国政天下。”

“你这么说,我觉得你在掩饰。有时候越强调责任,越显得不甘心。”

顾星朗继续盯着她。她也盯着他。

涤砚出现在门外时,看到的便是这幅画面。气氛诡异,他有些紧张,犹豫片刻轻道:“君上,戌时将过,是否送珮夫人回去?”

顾星朗敛了神色,淡声答:“送吧。”

97

青川旧史

……

作者:梁语澄类别:总裁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