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煮雨殿疑云(中)

第四十章 煮雨殿疑云(中)

时间:2022-06-24 09:56:08来源:

段惜润眼睛睁得溜圆:“珮姐姐,有什么是你不明白的?”阮雪音一笑,“恰巧明白。”上官妧神情比早先深遂了些,钩起嘴角似笑非笑:“都说珮姐姐继续深造天文,竞先生研习地理。不想姐姐对植物也有研究。”阮雪音笑意不减,“我在蓬溪山十余年,平时里除了老师与师上官妧神情比先前深邃了些,勾起嘴角似笑非笑:“都说珮姐姐深造天文,竞先生研习地理。不想姐姐对植物也有研究。”。


小说推荐:轩兰问情 洪荒之太清问道 香火炼神道 沧海默浮生劫 我有一座末日城 快穿:女主不当炮灰 赝太子 神目天帝 王者荣耀之完美世界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青川旧史》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 煮雨殿疑云(中)

段惜润眼睛睁得溜圆:“珮姐姐,有什么是你不知道的?”

阮雪音一笑,“碰巧知道。”

上官妧神情比先前深邃了些,勾起嘴角似笑非笑:“都说珮姐姐深造天文,竞先生研习地理。不想姐姐对植物也有研究。”

阮雪音笑意不减,“我在蓬溪山十余年,平日里除了老师与师妹,也只能与山中花木打交道,便认得多些。”

上官妧眸光轻转,“山中药材也多,想必除了花木,姐姐也识得不少草药?”

阮雪音略思忖,“认得一些,但我们师徒三人极少受伤生病,所以没怎么用过。”

段惜润暗奇怪好好的打趣怎么突然正经起来。明明两人都在笑盈盈说话,她却生出庭中骤然降温之错觉。

“好了好了,两位姐姐是要比试谁认识的植物多嘛?恕润儿轻狂,真要比试,恐怕是我胜呢。”

她一壁说,走到两人间一手架一个,便向正殿内去。

上官妧恢复娇俏模样,连声应:“可说呢,韵水城四季如春,其余三国植物之品类加起来或都不及白国多。要认花花草草,谁能比得过你?”

阮雪音被段惜润右臂挽着往前走,心想这煮雨殿内所栽花木一半都不是观赏类,单这一点,就不寻常。可怪是怪,细细再想,却也没什么不妥。毕竟除了曼陀罗,其他都无毒,至于那几架子曼陀罗——

虽然可疑,但一来与顾星朗此次病症无关;二来上官妧懂医理是几乎可以确定的,这曼陀罗的药性也并非百害而无一利,单是花朵便能止咳、镇痛、治风湿。她要种植也说得过去。

第三,她提醒自己别太捕风捉影,毕竟之前就差点儿冤了她。

“珮姐姐快尝尝,这蜜糖凉糕我此前从未吃过,第一次在煮雨殿吃到时,惊为天糕。”

阮雪音听她说得可爱,扑哧一笑,便坐下朝碗中看去。一看之下却愣住了。

她也很喜欢吃这个。她和竞庭歌都喜欢。每年夏天她们都吃。

这是崟国的消暑点心。虽然这些年几近失传,但不少上了年纪的崟国百姓还是会做。老师就会。

一开始段惜润说凉糕,她以为只是同名。毕竟这天底下糕点小食一大堆,凉糕这个名字又太过普通。

段惜润见她呆愣,打趣道:“姐姐不会还没吃就被它的美貌征服了吧。”

青瓷碗中白白嫩嫩似豆腐、又比豆腐光洁晶莹的一整块“糕”,其实不是“糕”的质感;碗底浸上来深红色的“蜜糖”,也不是蜜糖,阮雪音看一眼便知道,那是用赤砂糖熬制的糖浆。

单看卖相,非常地道,简直就是锁宁城里哪户人家中上了年纪的老人做出来的。

她被段惜润一句话说得醒过神来,微一笑,“莹白配赭红,确实很好看。”于是拿起匙子拨下一小块放进嘴里,味道也很正,“冰冰凉凉,口感糯且滑,加上赤砂糖浆的独特甜味,竟能在口中留香许久。”

段惜润拍手而笑:“原来珮姐姐与我一样是吃讲家,不仅会吃,评得也好。”

“想来这凉糕无法储存,得是现做,再放入冰块中镇着,才会有如此口感和温度吧。”

上官妧也笑:“姐姐说得是。为着你们今日过来,卯时刚到我便起来了,半个时辰做好,一直在冰块里镇到方才。”

阮雪音再吃两口赞叹:“如此美味,想来是蔚国的消暑名点?”

“说起来,我也不知这道点心源自哪里。我自幼便吃,因为我娘亲会做。待稍大些才发现,不仅相国府里,整个苍梧都只我娘亲会做。想来是她的独门秘方。”

“或许,是瑾夫人娘亲母国的特产?”

上官妧莞尔:“我娘亲就是蔚国人。”

对谈间段惜润已将一整碗凉糕吃得见了底,“还有吗?”

上官妧伸出食指戳一下她脑门,“你是习舞之人,当真不怕胖么?”

惜润甜甜一笑,眨巴着一双大眼睛回:

“此时只有我们三个,也不怕被人听去。这天底下一等一的美人,哪个是吃得胖的?咱们一起用过膳,我瞧你们俩也吃得不少。我这会儿在这儿吃上三碗,下午跳半个时辰舞,晚上再少吃点,保管胖不起来。”

明明是抱团自夸,却被她说得实在而坦然,叫人讨厌不起来。上官妧和阮雪音都掌不住笑,在近处随侍的细芜、云玺和惜润的贴身侍婢满宜也听到了,皆是抿嘴轻笑。

却在此时从正殿后传来低低的骂声。

和挽澜殿不同,几位夫人的殿宇没有两进的庭院,寝殿其实和正殿相连,只是中间隔了一个小厅,骂声似乎正是从小厅传来。

上官妧蹙眉,待要开口问,细芜却已闻得声响迅速去了后面。须臾便听得骂声变大,像是细芜也加入了进去。

“瑾姐姐,要不要去看看?”

一行几人便跟着过去,只见一小宫女约莫也就十四五岁,伏在地上哀哀求饶。

“怎么回事?”素闻上官妧治下厉害,此刻疾言厉色,音调也高了好几度。

细芜走至近旁道:“夫人,这小蹄子打翻了新酿的嫣桃醉。”

众人这才注意到那婢子匍伏之处半丈开外一片狼藉,似瓷似玉的碎片到处都是,不知名的液体浸了大片空地,其间一些或完整或残缺的粉色花朵,俨然经过长时间浸泡,却还是因为形态叫段惜润和阮雪音一眼认了出来——

“瑾姐姐,这是用犬蔷薇泡的酒吗?”

上官妧面上闪过瞬间慌乱,很快恢复神色道:“月初我看这一茬开得好,白白等着凋谢也是浪费,就想了个泡酒的法子。这不刚酿好,让这丫头摔了个精光。”

“夫人恕罪!夫人恕罪!奴婢擦拭案台,从未出过差错,今日一时没当心,犯下大错,请夫人格外开恩,饶了奴婢吧。”那小宫女声泪俱下,看着甚是可怜。

阮雪音和段惜润面面相觑,怪道只是打翻一坛子酒,何至于吓成这样。

“瑾姐姐,一坛酒而已,便算了吧。也还是个小姑娘,回头慢慢调教。我那里蔷薇多得是,各色品种应有尽有,此时正值花期,回头你去采露殿多摘些回来。随你摘多少。”

阮雪音看段惜润说得认真,心想这姑娘真是可爱,顾星朗还是不要守着那块心头肉不放了。

97

青川旧史

……

作者:梁语澄类别:总裁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