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不羡白玉杯

第六十三章 不羡白玉杯

时间:2022-06-24 09:56:11来源:

较于之下,南国初夏更柔和,特别白日里,总让人错觉但是夏天的。阮雪音托着腮,盯着眼前那张信纸看——就是七月下旬粉羽焕彩鸟带回去那张,和那些绢帛一起。她后来顾着看绢帛,扫了几眼信上内容并不不满意,便没仔细看。第三日顾星朗便出什么事,自那日作用昨日,仿阮雪音托着腮,盯着眼前那张信纸看——。


小说推荐:轩兰问情 洪荒之太清问道 香火炼神道 沧海默浮生劫 我有一座末日城 快穿:女主不当炮灰 赝太子 神目天帝 王者荣耀之完美世界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青川旧史》章节目录<<<

第六十三章 不羡白玉杯

相较之下,南国初秋更温和,尤其白日里,总让人错觉还是夏天。

阮雪音托着腮,盯着眼前那张信纸看——

便是七月中旬粉羽流金鸟带回来那张,和那些绢帛一起。

她当时只顾看绢帛,扫了一眼信上内容并不满意,于是没细看。第二日顾星朗便出了事,自那日起到今日,仿佛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

天知道她在挽澜殿耗费了多少时间,好在也不是一无所获——

至少她获得了入寂照阁的允诺。

今日得空,她终于能展开那张纸细细读。其实只寥寥数语,但她不甘心,仿佛多看几遍便能看出新的端倪。

未时,峡谷西侧,齐整马蹄印。

未时,谷内战斗该已结束,顾星磊身死,连带着两千兵士全部阵亡。

这些马蹄印自然来自那支袭击他们的轻骑兵。

彼时祁军余下大部队屯兵封亭关以东,顾星磊正是从西侧入谷,取峡谷捷径前往大本营会合。

这支神秘轻骑兵从西侧撤离,自然是为避免碰上祁军。

哪里不对呢?

跟那时候一样,明明觉得哪里不对,对着事实一项项看,又都很合理。

不过竞庭歌这么严谨的人,居然没写那些马蹄印大致数量,也就难于判断是一支多少人的队伍。

阮雪音暗思量。

想来她默认自己知道是那支轻骑兵,所以无需再写数量。因为在已经留下的,所谓附近村落目击者的证词中,那支队伍大约八百人上下。

沈疾带去封亭关的轻骑兵也是八百人。所以顾星朗的嫌疑才会被渲染至此。

可即便如此,从查案角度,也该写明数量。正好验证那些目击者证词之真伪。

还有哪里不对。又实在想不出。她蹙起了眉。

云玺端一盏托盘到了寝殿门口,按阮雪音的规矩,她不能直接进来,都是在门口先唤一声“夫人”。

阮雪音闻声抬头,“进来。”

她收起那张纸,眼看云玺走近将托盘放下,打开盅盖,描花白瓷盅内是热腾腾的红参汤。

“怎么炖起红参来了?这个季节喝红参可——”

云玺此前在御前当差,对饮食的道理本就有些研究,跟随她日久,更加精进,不待她说完便接口道:

“知道夫人要说太热,容易上火。但我瞧夫人最近奔忙,每夜从挽澜殿回来的时间也越来越迟,还是得补一补。这红参汤我算着时间,三五日喝一回,中间几日进些洋参、燕窝、雪耳,总不至于上火。”

阮雪音摇头浅笑,“你如今倒越发进益了。”

云玺亦抿嘴笑,盛出一小碗放至她跟前,“适才在门口,远远都能见夫人蹙着眉。奴婢帮不上什么忙,便只能尽力顾好夫人身体。”

阮雪音心下感动,望着她认真道:“多谢你。你待我一直很好。”

她是主,她是仆,这个世代没人会将婢子对主子的好当作“好”,顶多叫忠心,或者会当差。

云玺浸淫深宫十年,没人对她说过这种话,一时怔忡,五味杂陈,却听阮雪音喝着汤又问:

“君上那两盏白玉杯,有什么讲究么?”

“夫人是说那两盏白玉杯?君上平日饮茶用的白玉杯?”

阮雪音不明白她为何要连问两遍,“果然很了不得?”

云玺点头,“那两盏白玉杯是君上心爱之物。从前奴婢在挽澜殿伺候,一直是由奴婢每日打理,再无第二人沾手。如今应是另安排了人照料。夫人为何这么问?”

“也没什么,有一晚瑾夫人过来,盯着我手里的白玉杯看了好一会儿。”

云玺瞪眼,“夫人手里拿着那白玉杯,是在,饮茶?”

阮雪音莫名其妙,“自然。不饮茶我拿它做什么?”

云玺瞪眼更甚,嘴也张开来。

阮雪音看得着急:“怎么了吗?”

云玺自知失态,忙忙道:“也没有。只是这两盏白玉杯君上十分宝贝,都是自己用,从未让第二个人用过。夫人入宫之前奴婢尚在御前,分别见瑾夫人和珍夫人来过一次,自然都是用别的杯子。瑜夫人入宫早,一年内去过三四次挽澜殿?”她有些不确定,但接下来的话却说得肯定:

“便是她也没用过那白玉杯,一次也没有。”

言及此,她两眼放光,“君上待夫人果然与众不同。哪儿哪儿都不同。”

阮雪音却理解不了她眼中精光,只觉疑惑,“明明准备了两个,又不让别人用,这是什么道理?”

云玺眉开眼笑,“为何不让别人用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如今夫人用了。”

阮雪音细体会她那股子高兴劲儿,略有些明白,干咳一声,“我去挽澜殿的次数多,时间长了,估摸他想着杯子而已,没什么大不了,也便不执拗了。”

云玺笑得意味深长:“夫人如今说起君上,神情也与以往不同了呢。”

阮雪音被她笑得发毛:“有何不同?”

云玺是审慎性子,在阮雪音面前已算放松,饶是如此,仍不敢妄议主上,尤其君上。

“奴婢说不清楚。总之,奴婢为夫人高兴。”

97

青川旧史

……

作者:梁语澄类别:总裁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