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掩耳盗铃

第六十四章 掩耳盗铃

时间:2022-06-24 09:56:11来源:

阮雪音不愿顺云玺的意思往上想。这让她会觉得负担。她不明白了人情世故,未涉男女之事,但也基本明白了那些话在间接暗示什么。当然也不是那么简单的。自己确是来借东西,没作其他准备,看样子顾星朗也信了大半。但她当然于场面上答应下来过崟君,会力所能及帮些忙。那时阮佋下山来这让她觉得负担。。


小说推荐:轩兰问情 洪荒之太清问道 香火炼神道 沧海默浮生劫 我有一座末日城 快穿:女主不当炮灰 赝太子 神目天帝 王者荣耀之完美世界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青川旧史》章节目录<<<

第六十四章 掩耳盗铃

阮雪音不愿顺云玺的意思往下想。

这让她觉得负担。

她不通人情世故,未涉男女之事,但也基本明白那些话在暗示什么。

当然不是那么简单。

自己确是来借东西,没作其他打算,看样子顾星朗也信了大半。但她毕竟于场面上答应过崟君,会力所能及帮些忙。

彼时阮佋上山来求,自是为了送她来祁宫做内应,如天下人所想。老师想看河洛图,于是将计就计同意了。至于她入宫后要不要帮忙,老师全无主张,只说随她自己喜欢。

而事实是,她一来半年多,半个字都没传回过锁宁城,想来阮佋已经有些急,却又不能写信来催。

但无论她传还是没传,对崟国帮还是不帮,作为祁君,顾星朗都不可能对她彻底放下戒备。连段惜润这种到目前为止既无个人本事、又无母国意志、几乎零疑点的姑娘,他都留了一层小心。

更何况她。

并非顾星朗多疑。完全是时局所迫。他能善待甚至亲近她们,已算有心有魄力。

而自己的身份就实在复杂。既为崟国公主,又是蓬溪山大弟子,入祁宫是要进寂照阁看河洛图。熟读青川史,懂谋略;带着曜星幛,常观星;甚至看了许多人的星官图,心里也一定有许多判断和计较。

这些还只是目前能看到的牌面。

如果她是顾星朗,一定离这样的姑娘远远的,如非必要绝不过多往来。

就像他一开始那样。

因为如果她还有隐瞒,对他、对祁国来说就是重大风险。

而保持距离,尽管不能保障什么,至少可以降低风险。

所以哪怕他和她现下相处不错,甚至颇熟悉,但也就止步于此。他绝不会真的怎样。

怎样是怎样呢?

她拒绝往下想。总归她不可能与人分享夫君,不可能一直留在祁宫,那么所有这些便不用花时间考虑。它们并不存在。

脑中一通急转,她有些头疼。手握小银匙再舀一口红参汤,发现已经见了底。

云玺不知何时开始整理起她的衣橱,那些湖水色按深浅被她排得层次分明,阮雪音心下微暖。

“差不多就可以了,总归都要用,哪里需要整理这么好。”

云玺转回身笑道:

“夫人的衣裙全都一个颜色,有时候单拎出来,根本分不清哪件是哪件。还是大致排一排,有比较,取用时也方便些。”

她说完才发现阮雪音脸色不大好,

“夫人可是累了?尚在未时,正好午睡,夫人去眠一眠吧。奴婢这就收拾好了,马上出去。”

阮雪音越发觉得头疼,略点点头,起身往床榻去。

云玺加速将衣橱拾掇利索,便轻手轻脚掩上门离开。

午后宫中总是更安静些,两三个婢子正蹲在前庭打理那些白色银莲。

“这银莲花最忌高温多湿,好容易熬过了暑气,千万少浇水,且只能往土里浇,切记别朝花朵儿喷水。”

说话的是棠梨。便是数月前折雪殿走水,与那名领头侍卫讲话的姑娘。

云玺听着颇满意。棠梨今年十七,相比那些十四五岁的小丫头,也算有些资历,虽然爱聊天闲话,但做起事来从不含糊。云玺平日里多在照料阮雪音,殿中其他事务便一应由她张罗。

“这银莲白朵儿黛蕊,当真是好看,可惜只最后一茬儿了。”

“那有什么,咱们折雪殿遍植奇花异草,这银莲谢了,还有金花茶,最近昙花也还在出苞,前儿夜里我见了一朵正开的,当真美极。改日也该请夫人来看一看。”

“夫人每日大夜里从挽澜殿回来,忙着梳洗安置,哪里有空熬着看昙花。”

“也是。说起来我入宫四年,还是头一回见挽澜殿的轻辇载除君上以外的人。便是瑜夫人也不曾有过这般待遇。”

“谁说不是呢。而且夜夜来接,从前哪里有过这样的事。”

“但君上至今未来过折雪殿。听雪灯也没有亮——”

那两名小婢你一言我一语说得热闹,论及此对视一眼,都明白对方疑惑,又还是小姑娘,觉得不太好意思,就此顿住。棠梨腾出手来戳其中一名小婢的额头:

“你们才多大点儿,就操心这些事,也不害臊。”

那被戳了额头的小婢反而褪了臊意,巴巴道:“咱们在折雪殿当差,自然处处为夫人着想。前几个月咱们这儿跟冷宫也没大区别,不知遭了多少笑话白眼,如今夫人总出入挽澜殿,御膳司、造办司那帮见风使舵的,才对咱们上心些。”

她歪着头想一想,不解道:“但是棠梨姐姐,君上既同夫人要好,为何不来折雪殿?”

另一个小婢赶忙呼应:“可不是。君上不来折雪殿,听雪灯亦没有亮,那咱们夫人到底是承宠了还是没承宠?”

云玺听她们越说越过火,终于忍不住佯咳出声。

午后庭中寂静,这一声咳可谓振聋发聩,那两名小婢连带着棠梨都唬得一跳。

“云玺姐姐。”

“胆子越发大了。夫人一向不喜欢咱们议论这些事,你们倒好,大白天站在这儿说。”

棠梨嘻嘻一笑,扯了云玺一角衣袖软声道:“姐姐莫怪,此刻夫人在内殿,也听不到。咱们这不也是替夫人着急。”

云玺伸手点一点她鼻尖:“夫人都不急,你们急什么。传出去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夫人天天盼着圣宠呢。”

其中一名小婢不解:“云玺姐姐,这后宫里,哪位主子不盼圣宠呢?”

关于阮雪音的身份,关于青川时局,祁宫中不是全无议论。但她们都还是十几岁的小丫头,哪怕有所耳闻,到底不会真正放在心上。自家主子是否承宠,有多少恩宠,才是她们最关心、也最乐意谈论的话题。

只听另一名小婢若有所思道:“不过说起来,瑜夫人好像也不盼圣宠。但听说最近两个月,倒去了好几趟挽澜殿。”

云玺不意她们竟消息灵通,无奈笑道:“很多事情,咱们做下人的并不清楚。所以主子的事不要胡乱揣测,更不要妄自议论,做好分内之事便好。”

先前发问的小婢撇撇嘴,小声道:“唉,听说君上与瑜夫人青梅竹马,自幼一起长大。这听雪灯就是要点,怕也不会是为咱们夫人。”

97

青川旧史

……

作者:梁语澄类别:总裁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