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钗头凤(上)

第七十三章 钗头凤(上)

时间:2022-06-24 09:56:11来源:

顾星朗这么理智老成持重的人,也被她此战说得下不去台,一时之间耳根微热,“那真是该给你指婚了。隔三差五吵得朕头痛。这宫里有你三日,便清净不了。”淳风却不急不恼,一脸幸灾乐祸道:“这九哥就怨严禁我一人了。其他事还再说,这件事嘛,是我不问,过几天长姐进淳风却不急不恼,一脸幸灾乐祸道:“这九哥就怨不得我一人了。其他事还好说,这件事嘛,就是我不问,过几天长姐进宫也得问。长姐问完,指不定还要撺掇纪晚苓来问。再往后,说不得四哥、七哥也要专程进宫来问。”。


小说推荐:轩兰问情 洪荒之太清问道 香火炼神道 沧海默浮生劫 我有一座末日城 快穿:女主不当炮灰 赝太子 神目天帝 王者荣耀之完美世界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青川旧史》章节目录<<<

第七十三章 钗头凤(上)

顾星朗这么冷静持重的人,也被她此番说得下不来台,一时耳根微热,“当真是该给你指婚了。隔三差五吵得朕头疼。这宫里有你一日,便清静不了。”

淳风却不急不恼,一脸幸灾乐祸道:“这九哥就怨不得我一人了。其他事还好说,这件事嘛,就是我不问,过几天长姐进宫也得问。长姐问完,指不定还要撺掇纪晚苓来问。再往后,说不得四哥、七哥也要专程进宫来问。”

她再拿一块落梅酥,颇豪气地一口吞下:“谁让咱们这位珮嫂嫂自进宫就牵动着顾氏全族的心。九哥之前远着防着倒罢了,如今竟似要宠起来,且一出手就要宠上天的节奏。谁能忍住不问?”

顾星朗沉下脸,清俊到近乎精致的五官骤然生寒:“有个词叫做后宫干政。你任性妄为便罢了,长姐和晚苓却不至于糊涂。”

自幼一起长大,顾淳风如何不知他脾性。这种表情和语气,是真恼了。

一时不敢再嘻皮笑脸,认真道:“九哥,我们都是担心你。珮夫人的身份,那一身本事,别说顾氏皇族,便是满朝文武也留着心。”

“这可不像你会说的话。”

淳风咬咬牙,心一横道:“是。上个月长姐回来,这些都是她说的。她还说,让我多留意珮夫人,有什么事可以找瑜夫人商量。”

顾星朗面色更沉。

“九哥,你说这叫干政,我们却认为这是后宫事。她是我们大祁的夫人,她的事如何能叫政事呢?就算背后隐藏的是政事,长姐说了,多亏她入宫做了夫人,凭着这道身份,我们也好名正言顺帮你。后宫人管后宫事,总不能叫干政。”

顾星朗一时无语,既感动于淳月、淳风二人的齐心相护,又对她们一根筋抵御阮雪音的心态无计可施。

“没有这么严重。她没你们想得那么可怕,对朕也未存坏心。”

顾淳风不解:“那她来祁宫做什么?为什么不是阮墨兮来?”

顾星朗当然不能说她是来看河洛图的,因为这会比那两道所谓盛宠令,更容易引起轩然大波。

“总之到目前为止,她没有算计过朕,甚至还帮了朕一些忙。”他考虑片刻,终究没说她救了自己一命的事,省得她们,连带着大半个宗室又多一层担心。更何况他答应过她。

淳风吃惊,犹豫半晌道:“九哥睿智,你既这么说,淳风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希望九哥,别是被情意蒙蔽了理智才好。”

便如淳风预言,几日之后,八月二十八,淳月长公主例行回宫省亲,旋风般刮进了挽澜殿。

“就算是计,未免兴师动众了些?”

顾淳月面带忧色,话也问得直接,只语气仍是不疾不徐。

顾星朗微笑道:“兴师动众的怕是姐姐你。不过是赏了些东西,说了两句没准头的话,她至今未侍寝,能出什么事?”

淳月松下一口气。那日顾星朗在折雪殿呆了两个时辰,如今早已传开,主流舆论之一便是珮夫人已蒙圣宠,所以有了接下来的广储第四库事件。

是否侍寝本也没有那么要紧,但顾淳月一直有种直觉,认为阮雪音天然能吸引顾星朗,因此格外在意。

此刻听他这么说,情况总不算太坏,“你别怪姐姐管你的家务事。上次已经说过,世事无绝对,但小心使得万年船。你是大祁国君,没必要的风险,便无谓去犯。这只是姐姐作为亲人的建议,无意扰乱君上判断。”

顾星朗听她既想说得透些,又拿捏着分寸不敢多言,甚是辛苦,遂拍拍她手臂:

“姐姐放心。”

“这宫里有晚苓,瑾夫人与珍夫人亦是才貌双全,不差一个珮夫人。君上平日政务繁忙,闲暇时将心思多多放在她们身上,也便过去了。姐姐是过来人,明白人一生中总有突如其来的怦然心动。但很多时候,那些心动转瞬即逝,作不得数,更不必为之犯险的。”

顾星朗没有想到淳月会说出这么一番话。

就仿佛她比他更确定,他的心动了。

就连他自己都尚未确定,甚至不太想去面对。

而淳月说完这些话,一口气喝光了杯中茶。仿佛适才用了极大的力气,才撒出这个弥天大谎。

更让顾星朗想不通的是,这件事在旁观者看来,明明就不止一种可能:连淳月刚坐下时都说了,她也知道可能是计。

那么这会儿她说的关于心动的话,又算什么?

他自问对人性、人心、每件事从表面到底层的逻辑关联都非常了解,但有一件事是以他的年纪和阅历还不太了解的:

女人的直觉。

他有些糊涂,突然觉得也许从接阮雪音来挽澜殿的第一晚,他便糊涂起来;或者更早,从侍疾开始,他的脑子便不太清楚;或者还要早,从上月华台,看到那双眼睛里的深涧水山林色开始。

而此刻淳月的话,虽然前后矛盾,也让人糊涂,但至少把他从阮雪音那团糊涂里拉了出来。

他确实应该认真想一想,自己到底在做什么。

于是一反常态,当夜挽澜殿的轻辇没有来折雪殿。

“夫人,”云玺犹豫半晌,终是忍不住道,“你和君上昨晚吵架了?”

阮雪音站在书架前找那本《汲冢纪年》,平时随手放的好处是不操心,坏处便是,一旦找起来头晕眼花。明明上回好像似乎,放在了中间某层啊。

一遍未遂,她又从左到右从上往下开始找,听到云玺说话,完全没走心更没理解意思,随口答道:“没有啊。”

“那今晚怎么没来接?”

阮雪音到此时才听明白,停下搜索,望一望窗外天色:“许是有事耽搁了?前朝多事,听说从前大臣们也会夜里入宫议事,这都好久没有了吧。”

云玺再犹豫,诺诺道:“可戌时都快过了。”

阮雪音一愣:“那便是今夜不用去了呗。谁规定每晚都得去的。”

说是这么说,但连着去了一个多月,突然不去,还真有些不习惯。

一个多月时间,说长不长,可对于某些习惯的养成,已经非常足够。至少晚膳后上月华台的习惯是被完全取代了。

但星星总归要看的。

她想了想,再看向窗外,天色不错,可以去。

于是招呼云玺收拾。棠梨却在这时候端着燕窝走进来。

97

青川旧史

……

作者:梁语澄类别:总裁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