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钗头凤(下)

第七十四章 钗头凤(下)

时间:2022-06-24 09:56:11来源:

“这么晚了,夫人这是要去哪儿?且先将昨日的燕窝用了。”她将托盘直接放至窗边茶榻小几上,再打开盅盖,里面浅棕红的汤水和燕窝丝,是血燕。阮雪音笑了笑:“我和云玺一会儿去月华台。没什么事,留个打开门的人,你们都早点短暂休息吧。”自御辇就每夜接送上学,阮雪音再她将托盘直接放至窗边茶榻小几上,打开盅盖,里面浅棕红的汤水和燕窝丝,是血燕。。


小说推荐:轩兰问情 洪荒之太清问道 香火炼神道 沧海默浮生劫 我有一座末日城 快穿:女主不当炮灰 赝太子 神目天帝 王者荣耀之完美世界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青川旧史》章节目录<<<

第七十四章 钗头凤(下)

“这么晚了,夫人这是要去哪儿?且先将今日的燕窝用了。”

她将托盘直接放至窗边茶榻小几上,打开盅盖,里面浅棕红的汤水和燕窝丝,是血燕。

阮雪音笑笑:“我和云玺一会儿去月华台。没什么事,留个开门的人,你们都早些休息吧。”

自御辇开始每夜接送,阮雪音再没有上过月华台,莫说她自己适才觉得不惯,便是云玺和棠梨此刻听了也怔愣。

“说起来,今夜要不是瑜夫人——”棠梨欲言又止,表情也有些讪讪。

云玺却已听出了苗头,不耐道:“你这么个爱说话的,有事就讲,支支吾吾急死谁?”

阮雪音正小口吃燕窝,听到“瑜夫人”三个字,拿着小银匙的手顿了顿,旋即恢复动作,表情亦淡定。

棠梨闻言,干脆丢下包袱,一股脑儿往外倒:“入秋了,御膳司制了蜜梨膏往各殿送。半个时辰前来送梨膏的阿瑞说的,晚膳时分瑜夫人便入了挽澜殿,一直没出来。挽澜殿的轻辇,今夜自然来不了。”

她撅着嘴,不高兴都写在脸上。

云玺瞪眼,默默看一眼阮雪音,她埋头吃得认真,没什么反应。

于是轻声问道:“你可打听了,是瑜夫人自己去的,还是君上派人去接的?”

“仿佛是瑜夫人自己去的。”

云玺松下一口气,又不动声色往阮雪音脸上瞟。

她仍是没反应,就仿佛根本没听到这段对话。

这就怪了。放在平时,她都会制止她们议论这些事,或者轻描淡写说一句泼她们冷水的玩笑话。

但她此刻竟然什么都没说,甚至假装没听到。当然也可能是真的没听到。

云玺感觉她不对,不敢再多言。递个眼色示意棠梨先出去,转而向阮雪音道:

“奴婢这就收拾,待夫人吃好了,咱们去月华台。”

对于云玺不再继续话题,同时接上月华台行程的举动,阮雪音心里是感激的。她说不清此刻心情,但云玺让她觉得体贴。

主仆二人上得月华台,已入亥时。一个多月没来,这里还和她初入宫时一般无二,甚至可能很多年来都是如此。

时间就像彻底遗忘了这个地方。

但毕竟不再是盛夏,气温和气氛都更接近她才入宫那会儿。只是彼时春日,到底显得有生趣些,此时初秋夜凉,相较之下便有些沉郁萧索。

其实花朵尚在盛放,没有那么沉郁。有时候环境带来的感觉,只关乎心情。

云玺正擦拭软榻和小桌,阮雪音打开了曜星幛。她下意识转头往披霜殿方向看,茉莉花圃内洁白馨香的小朵已经凋谢殆尽,只剩绿叶,和那时候一样。

那时候,顾星朗还在风露立中宵。

不过半年,却好像过了很久。

她有些懵,脑中时间顺序混乱地闪过很多瞬间,宁和的,忐忑的,畅快的,紧张的,还有一些难以用任何词汇形容、莫名其妙又挥之不去的,像是愉悦又像是害怕的奇妙时刻。

那些很像心悸的时刻。

走遍万水千山终于接近漫天繁星的时刻。

或许都只是错觉。

眼前景致逐渐变成平面,仿佛她只是在看一幅绘着祁宫图景的画卷,而自己是完全的旁观者,局外人。

人有时候会产生错觉。对一些人、一些关系生出阶段性的错误判断。

明白过来是错觉就好。记住自己是谁,这很重要。

她颇觉自嘲,牵动嘴角笑笑,回头见云玺已经收拾安排妥当,正望着自己愣神。

“怎么?”

云玺犹豫,半晌问:“夫人有心事?”

“没有。为何这么问?”

“奴婢没见过夫人这般神情。叫人看了难受。”

阮雪音不大明确她话中意思,也不知道自己此刻神情是怎样神情,想一瞬,无所谓道:

“我一向如此,没什么变化。倒是你,最近都很奇怪。”

这般说着,熟练脱下绣鞋在软榻上舒展开,举起墨玉镜将右眼凑上去那刻,她颇觉踏实。

还是这样好。也许从来就都是错觉。

云玺默默沏茶,想等阮雪音结束第一回合观测再说些什么。

对方却好半天没有放下墨玉镜。时长已经是平时一个回合所用时间的两倍。

她真正忧心起来,忍不住开口道:

“夫人歇会儿吧,看这么久,眼睛不酸,手也酸了。”

阮雪音方回神,放下那柄长管,发现不仅手臂酸,脖子和肩也微微发胀。

适才走神了。看着那些被放大的星辰,脑子突然去了别处。

她深吸一口气,觉得状态糟糕,起身端起云玺倒好的茶开始喝。

“其实刚棠梨也说了,瑜夫人是自己去的,不是君上接的,您不必太难受。最近君上对折雪殿的上心程度,前所未见,且奴婢在御前数年,君上看夫人的样子——”

阮雪音蹙眉,转脸看她,“你在说什么?”

云玺一怔,被这句不知是装傻还是防御的反问堵得说不下去,只讪讪道:

“总之夫人别多想。”

如此情形,一开始便是五晚。

整整五日,挽澜殿的轻辇没有去过折雪殿,也没有到过月华台。而据说这五日瑜夫人每每去挽澜殿用晚膳,近亥时才会回披霜殿。

形势骤变,宫中热闹再起。

话题中心很明确,那两道盛宠令刚下十天有余,连续出入挽澜殿一个多月的珮夫人突然不再乘御辇往返了。

取而代之的,是瑜夫人每日酉时直接从披霜殿步行去挽澜殿,和君上一起用晚膳。

97

青川旧史

……

作者:梁语澄类别:总裁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