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定风波

第七十七章 定风波

时间:2022-06-24 09:56:12来源:

“殿下以后真的不能够这样了。还姓古,霁都哪有姓古的小门小户?”“我又没说我家是什么小门小户。”阿姌气得直跺:“你适才那作派,最贵的统统包出来,也不是小门小户的千金,谁有这等舍得花钱的气魄?你明白他那摊位上最贵那根高丽参什么价?且我赌,他手里最贵的“我又没说我家是什么高门大户。”。


小说推荐:温家药娘 天下医妃(下) 在诡异世界修仙 梁武帝的天下大同 灭葬之主 异世之绝天神帝 重置天下 忍界大统一 我穿女装能变强 乱世末路


>>>《青川旧史》章节目录<<<

第七十七章 定风波

“殿下以后真的不能这样了。还姓古,霁都哪有姓古的高门大户?”

“我又没说我家是什么高门大户。”

阿姌气得直跺脚:“你方才那作派,最贵的通通包起来,不是高门大户的千金,谁有这等花钱的气魄?你知道他那摊位上最贵那根红参什么价?且我打赌,他手里最贵的,还没拿出来。”

淳风瞪眼看向她:“我是不知道,难道你知道?”

阿姌语塞,怔愣半晌道:“奴婢自然不知。”

“那你跟我在这儿大呼小叫什么呢?”

两人刚入得长信门不久,因为拌嘴,竟就此站在原地不走了。

“总之殿下不要再去找那人了。我冷眼瞧着,此人心术不正。”

顾淳风挑眉:“你可真是——他哪里心术不正了?”

“今日你一问哪种红参好,他马上说越贵的越好,这不明摆着宰肥羊么?”

“宰肥羊是什么?”

“就是羊群里挑肥的来宰,他看殿下通身贵气,一定出手阔绰,于是一心要卖贵的给你。”

“你骂我是羊,还是肥羊?”顾淳风怒从中起,放眼四顾,尚在长信门内第一进的空旷平地上,哪里会有镜子?

于是气鼓鼓看向阿姌:“我胖了吗?”

阿姌措手不及,眨三下眼,终忍不住又想笑,忽听一道熟悉音色至,转头一看,可不是阿忆?

“哎呦殿下,祖宗,你可算回来了!”

阿姌见她慌慌张张,不由蹙眉:“瞧你这阵势,生怕旁人不知道殿下出宫了是不是?”

阿忆一把拽了顾淳风就开始跑:“再不快些,怕是连圣上都知道殿下出宫了。”

阿姌闻言唬得一跳,赶紧快步跟上:“怎么回事?”

“还说呢,不知怎么的,昨日也没得旨意啊。巳时刚过,瑜夫人突然遣人传话来,说中午在宁枫斋设了家宴。据说这会儿都开始布菜了,君上、诸位夫人早到齐了,就差殿下一个。”

顾淳风不管不顾被拉着一顿狂奔,听得此间挑眉道:“瑜夫人遣人传话?不是九哥?”

“反正来传话的是披霜殿的香茅,奴婢收到话,赶紧跑来长信门候着,只盼殿下早些回来。至于君上那边,总归现在家宴已经开始,甭管是谁的主意呢。”

顾淳风保持步速,已有些气喘吁吁,一张嘴却停不下来:“家宴?那还有谁?四哥、七哥、十一弟、小漠都在吗?”

阿忆也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王爷们自然都不在。至于十三皇子,殿下可是糊涂了,他在夕岭行宫啊,哪里会为随便一场家宴跑回来。总归下个月秋猎也要见的。”

顾淳风更加疑惑,只有女眷,不像是九哥的主意。那便是纪晚苓?她干嘛呢?

从御花园西侧小门穿进来,淳风闷头便往宁枫斋跑,被阿姌一个箭步挡在身前:

“殿下得先回去换衣服!这一身可怎么交待呢。”

顾淳风这才反应还穿着每每去宫外的衣服,虽也并不寒碜,但绝对不是宫裙。

顿时一个头两个大,赶紧调了方向再跑。好在她所居灵华殿与宁枫斋相距不算远,然一顿折腾下来,至宁枫斋时仍是满头大汗。

眼看快到门口,阿姌再次用绢子轻拭顾淳风额头颊边:

“殿下定定气,千万别慌。待会儿怎么说,都记着呢吧?”

淳风点头:“知道知道。待我去看看今儿又是演哪出。纪晚苓最近是要上天啊。”

阿姌瞧她双眼放光,根本已经忘了自己还没过关,好气又好笑,心想这么欢脱的性子可随了谁呢?

定宗陛下?定珍夫人?

淳风入得宁枫斋,人果然齐。座次还是天长节夜宴时的座次,毕竟四夫人位次明确。纪晚苓着明翠色,阮雪音着浅湖色,上官妧着棠紫色,段惜润着橘粉色,簇拥着正中最上座一身白的顾星朗,画面很是养眼。

顾淳风看得高兴,心想真乃祁宫百年来的盛世啊,瞧这一张张脸,随便推一个出去都是青川翘楚,忍不住站在门口就是一顿“啧啧啧”。

众人闻得声响,转脸去看,便见淳风一袭蜜合色宫裙俏立在门边,脸颊有些红,似乎是,跑过来的?

“上哪儿去了?等着朕派辇轿去接你是不是?”

顾星朗一壁开口责怪,暗道谢天谢地终于来了。他一个人对她们四个,实在头疼,从昨日晚苓说起就开始头疼。

但一来,若非原则问题,他通常不拒绝晚苓;二来,如今宫中后位空悬,瑜夫人作为四夫人之首,最有资格主理后宫事务。

纪晚苓入宫之前,顾星朗没有后宫;她入宫第一年,与顾星朗疏远,且只她一人,所谓后宫也不过是个摆设。

直至今年初,四夫人之位突然全部落定,所谓后宫才初具阵势。但纪晚苓闭门,直至六月方开始在宫中走动;阮雪音性子冷淡,又因身份问题无宠;上官妧和段惜润相处不错,平日里有事会自己让下面人去办,更不会有任何冲突不快。

因此所谓后宫事务,其实没什么事务,人少事也少。至于账目这些东西,宫中有内司(注),一年半以来都是当朝内司在打理。纪晚苓虽被默认有主理后宫之权,由于从来不行使,时间长了也便没人记得。

今日是她第一次行使此权。设一场后宫家宴。

淳风出现之前顾星朗很焦虑。除了一对四的问题,这种场合下能调动气氛的人少,也是问题。

纪晚苓只在必要时说话,阮雪音几乎不说话,段惜润最近持续低沉,尤其那日傍晚他虽去了采露殿,却没有留宿。上官妧的厉害,便在于无论何种情形下都能张口就来,是活跃气氛的高手。

但淳风不在,她没有搭子,也是有心无力。

救命稻草终于来了,他喜多于恼,这句责怪也不过是场面话。

但顾淳风却是个实心眼儿,她的张口就来,可不像上官妧那样思虑周全。

“皇兄这就是拿臣妹说笑了。这挽澜殿的御辇,除了珮嫂嫂还接过谁?今儿我就是不来,皇兄怕也舍不得出动自己的辇轿来接。”

97

青川旧史

……

作者:梁语澄类别:总裁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