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金风未动蝉先知(下)

第八十二章 金风未动蝉先知(下)

时间:2022-06-24 09:56:12来源:

“哎呦,我真的不明白了你和长姐。这后宫嘛,妃嫔都是一茬接一茬地换。他前段时间不喜欢阮雪音,么一辈子就不喜欢她一个人?我是懒得说夸你,但而如今这祁宫里,你,瑾夫人,珍夫人,哪个比阮雪音差了?一时之间不喜欢,你们总把事情想得太非常严重。等过两个月,怕是你们还在忧心忡“他不是耽于声色之人。你和我一样清楚。”。


小说推荐:轩兰问情 洪荒之太清问道 香火炼神道 沧海默浮生劫 我有一座末日城 快穿:女主不当炮灰 赝太子 神目天帝 王者荣耀之完美世界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青川旧史》章节目录<<<

第八十二章 金风未动蝉先知(下)

“哎呦,我真的不明白你和长姐。这后宫嘛,妃嫔都是一茬接一茬地换。他最近喜欢阮雪音,难道一辈子就喜欢她一个人?我是懒得夸你,但如今这祁宫里,你,瑾夫人,珍夫人,哪个比阮雪音差了?一时喜欢,你们总把事情想得太严重。等过两个月,怕是你们还在忧心忡忡,九哥那边早已经淡了。”

“他不是耽于声色之人。你和我一样清楚。”

“就因为不是啊。既然不是,有什么好担心的?”

“一向不耽于声色的祁君,就为着后宫某位夫人受了委屈,于是打开广储第四库以告诫合宫。你还觉得他是一时兴起?”

淳风一呆,“这件事,的确有些过。要补偿要安慰,遣李淞挑些好东西送去折雪殿便好,开什么第四库,闹得满宫风雨。”

“你还觉得,他对珮夫人是一时喜欢?”

顾淳风被此一顿连敲带打问得哑口无言,“那怎么办嘛?拦着?这种事,能拦得住?”

总之若是她,便没人拦得住。过几日她还得设法出宫去找应仲。那个家伙,十句话套不出一句有用的来,她确定他非池中物,却不知究竟是何方神圣。

却听晚苓缓声答:

“如今就看他自己怎么想了。月姐姐上次入宫已经说了劝诫的话,这些日子我每日去挽澜殿,该提醒的,拐弯抹角也说了不少。个中厉害,他其实比我们任何人都清楚。他是顾星朗啊。”

淳风突然想到什么,挑眉道:“九哥不是一直喜欢你吗?你出马了,还拉不回来?”

晚苓看向她,半晌问:“你少时,可曾喜欢过谁?我说十五岁以前。”

淳风措手不及,赧然道:“你问这个做什么?我干嘛告诉你?”

“我记得,你那时候经常去看他们击鞠吧。当年最厉害的,除了磊哥哥,就是柴一诺。听说有一年七巧节,你送了他一个香囊。”

她若不提,顾淳风自己都要忘了。是有这么回事,那年她十三岁。

可她怎么知道?

纪晚苓知道她在想什么,“这霁都城里的官门大户圈很小,柴一诺收了香囊,不久便被柴一瑶发现,我们这些闺阁小姐,不出半月便通通知道了。”

尽管是少时玩乐事,顾淳风还是气得牙痒痒,“这个柴一瑶,跟纪齐倒是天生一对,都那么讨厌,合该叫他们定亲!”

“我说这件事,是想问你,你如今还喜欢柴一诺吗?”

“开什么玩笑?他已经娶妻了。”

“如果他没娶妻呢?”

顾淳风认真想了想,“那也——哎,十二三岁时的喜欢,哪里是作得数的?对自己都还没多少认识呢。不过是少年不识愁滋味,看到一个好看又厉害的,生出些所谓的喜欢罢了。”

她骤然醒转,猛看向纪晚苓,“你是在说九哥和你?”

晚苓自嘲一笑,“你不觉得,是一回事吗?”

淳风挑眉,有些不确定道:“不能算,一回事吧?我和柴一诺一年才见几次?纪桓大人每每入宫给九哥授课,你可是老跟着来,隔两三日便会见面。我记得那时候,好像才八九岁吧,九哥便总护着你,有一次为着我剪了你半绺头发,还跟我翻了脸。”

蘅儿在旁忍不住插嘴道:“殿下怕是记错了,哪里是半绺,小姐三分之一的头发被削掉一大截。用张大人开的方子又是洗又是抹,折腾了整一年才长回来。”

顾淳风瞟一眼蘅儿,“记这么清楚,准备找我寻仇是怎么的?”

蘅儿赶紧低头,不敢吱声。

纪晚苓却不理会她娇蛮,静声道:“我最近总忍不住想,兴许是一样的。差别只在,他和我情分更深些罢了。相识太多年,怕是他自己都分不清,所谓喜欢是哪种喜欢,这些情分又到底该被归类为哪种情分。”

她这话说得拗口,顾淳风听得头疼,勉强尝试理解了一下,大概就是说,此喜欢非彼喜欢呗?

就是自己对柴一诺和对应仲的区别呗?

完了,不停想起应仲。这个磨人的家伙。

“不过话说,”她看着纪晚苓,表情不善,“你如今说话倒会呛人了。三两句就开始逼问。依我看,才不是什么这种喜欢那种喜欢的问题,就是你性情大变,本身不讨人喜欢了。”

纪晚苓微怔,适才顾星朗也说过类似的话,“我在你这里,从来便是不讨喜的,跟性情改变与否又有什么关系。”她看着她,突然疑惑,

“殿下自小就处处呛人,大家不也照样宠着你?”

顾淳风得意一笑,“这你就羡慕不来了,人与人不一样。我的性子,哪怕呛人也叫可爱。你这种端了小半辈子的闺秀,呛起人来,可就叫不得体了。这就是自作孽,不可活。”

自作孽不可活。纪晚苓心下重复,忽有些呆。

顾淳风看惯了她端端然无一丝差错模样,今日好几次观她怔忪,甚至隐有些妄自菲薄意思,一时心软,敛了语气道:

“你也不要想太多。九哥对你的情分,无论怎样都是在那里的。人嘛,此一时彼一时。吵架斗气,相互怨怼,都是常情。你从小到大啊,活得太累。你瞧我就从来不记这些不高兴的事,凭是什么话,说完就过,想来想去反复揣度又有什么趣?”

阿姌听得好笑,心想你当然不去记,更不会不高兴,因为都是你欺负别人。

顾淳风不惯讲安慰人的话,尤其是对纪晚苓,此时已经开始后悔,摆摆手道:

“这么些年过去了,你这人还是这么费劲,不干不脆的,没意思。走了。”

语毕,带着阿姌快步朝挽澜殿方向去。蘅儿眼看对方扬长离开,嘟哝道:

“小姐也真是好性儿。从前她是公主,咱们是相府千金,让便让了。如今您贵为瑜夫人,是她嫂嫂,她还这么没规没矩不依不饶。”

纪晚苓疲乏,抬步继续往披霜殿走,觉得一双脚也颇沉,竟有些走不动。

“你跟她计较什么?你没听她说么,这些话,她说完自己也忘了。你要总记着,岂非自己找不痛快?”

蘅儿暗吃惊。纪晚苓这两年说话确实不客气了许多,便如顾淳风所言,经常会出现反问、设问、疑问,各种问。

她从前要温和太多。

97

青川旧史

……

作者:梁语澄类别:总裁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