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投石问路

第八十九章 投石问路

时间:2022-06-24 09:56:13来源:

阮雪音出乎意料,“因为,君上是得了密报?”“他送了囚牛金印入宫,约朕朋友见面。”私下里里,他了很久没对她称其过“朕”。“何时?”“今天清晨。”“君上来了吗?”“三天前朕命人接他去同溶馆。”他环顾正殿,好像在去欣赏殿内重新布置,“我刚从那边回去。”他准备说紧要私下里,他已经很久没对她自称过“朕”。。


小说推荐:轩兰问情 洪荒之太清问道 香火炼神道 沧海默浮生劫 我有一座末日城 快穿:女主不当炮灰 赝太子 神目天帝 王者荣耀之完美世界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青川旧史》章节目录<<<

第八十九章 投石问路

阮雪音意外,“所以,君上是得了密报?”

“他送了囚牛金印入宫,约朕见面。”

私下里,他已经很久没对她自称过“朕”。

“何时?”

“今早。”

“君上去了吗?”

“三天前朕命人接他去同溶馆。”他环视正殿,似乎在欣赏殿内布置,“我刚从那边回来。”

他打算说要紧事的时候就会这样,左顾右盼,反而不会特别专注。两三个月下来,阮雪音已经了然于胸。

所以她有些悬心。其实她对阮仲知之甚少,也想不出他找他能有什么要紧事。可就因为想不出,才叫人悬心。但他显然不打算直接告诉她,她得先自己猜。

“我只字未传回锁宁城,崟君不耐,遣他来打探我在祁宫的情况?甚至找机会向我问罪?”

顾星朗一笑:“看来他这个理由找得不错。至少连你都这么想。”

“但他要打听我的情况,又偷偷摸摸地来,为何还让你知道?他其实是来找你?拿了我当幌子?”

“继续。”

阮雪音收声:“臣妾继续不下去了。君上没给任何提示,我与阮仲太不熟,哪里知道他的盘算?”

“当真不熟?”

“君上试试,一年去一个地方一次,那个地方还人满为患,若非有意,你会跟人群中的某一位相熟么?”

“他毕竟是你兄长。”

“每年宫宴上是会见到,但几乎没说过话。”她略想一想,“也许说过一两次话,已经完全没印象了。他这个人,有些阴沉。”

顾星朗颇认同:“听到你用阴沉两个字我就放心了。说明我见到的,是真阮仲。”

阮雪音甚觉荒唐,“你都看到囚牛金印了,还不能确定他真假?”

他再笑:“金印也不是不能造假。”

她气短:“顾星朗会分不出金印的真假?且若非确定,你会去?”

他真的很喜欢看她无可奈何又必须答话的样子,“还有什么?关于阮仲。”

“他不受崟君待见,总坐在极远的角落。”

“比你还远?”

众所周知,阮雪音也不受阮佋待见。

她看着他似笑非笑的表情,确定他在揶揄她,或者说抬杠。“我倒是想坐得远些,奈何总不能如愿,每次都被安排在前面。”

顾星朗好笑:“想来你父君好不容易见你一次,总要仔细看看,逐年评估将来是送你还是送阮墨兮。”

这是一句玩笑话,阮雪音却听得认真。“我猜他从来就没评估过。他应该一早就想好了是我。我甚至怀疑,他送我去蓬溪山就是为了这一天。”

顾星朗突然觉得这个玩笑开得糟糕。但她脸上不见任何伤感之色。他略好受了些。

“当初是他送你去的蓬溪山?他如何确定惢姬大人会收你?”

阮雪音摇头:“这段始末,我也不太清楚。我曾经问过老师,她说她本就打算收学生,刚好崟君带着我上山求见,她瞧我资质不错,便留了我。”

“从未听你称呼他作父君。”

“没这么叫过。时间长了,就越发叫不出来。”

“那你怎么称呼他?”

“陛下。”

他有些怜惜,想说点什么终找不到措辞。

“阮仲今日告诉了我一件事,说阮佋非他生父。”

这次阮雪音用了约莫三个呼吸的时间:“那他是谁的孩子?他又是怎么知道的?”

“我没问。”

“你没问?”

对方告诉你这么大的秘密,你居然不问,那你们聊什么?

“我需要问吗?”

也是。这只是阮仲的说法,无论真假,顾星朗都会去核实。既然要核实,就会再查一遍,到时候自然会知道。

但——

哪有人听了这种事不往下问的。除非还有更重要的事。

“他告诉你这个,他要做什么?”

“他要逼宫。”

这次阮雪音没有太吃惊。铺陈至此,可以说常理之外意料之中。

只是此事发生,青川时局可就要生变了。

“他给你什么理由?崟君无能,亦非生父,多年积怨,欲取而代之?”

“以上皆是。”

阮雪音稍思忖,“他希望你怎么帮忙?”

顾星朗微笑:“这个你先别管。我是想问你,以你对他们父子有限的了解,以你一年回一两次崟宫的观感,或者也可以凭直觉,凭蛛丝马迹,阮仲不是阮佋的儿子,这件事有几分可信?如果为真,他可能是谁的孩子?阮佋又怎会容他以皇子身份长大至今,还封了王?”

阮雪音一头雾水:“你真是高看我了。这些问题,我一个都答不出来。怕是你放在崟宫的人都比我答得好。”

顾星朗看着她,确定这些反应全部真实。

“所以你确实全不知情。这么大的事,惢姬大人也不知道?”

阮雪音方意识到他刚是在试她。铺陈充足,连续发问,等待破绽。

她恍然。

这确实可能是她、阮仲、阮佋联手做的一个局。如果她这半年来在祁宫无作为皆是伪装,那么这真的很像一个引君入瓮的开始。

戒备如影随形。他果然从来没有真正信过她。

并不失望。意料之中。

她心里默念这两句话。

然后她忽有些心疼他。一个人要怎样如临深渊地活着,才会随时准备着迎接一切都是假象的真相。

所以她突然没了脾气。“至少老师从未提过。我也从来没往这个方向疑过。”

顾星朗轻点头。“据你所知,阮仲可有心上人?”

“这个,恕我直言,比前面那几个问题还难。”

顾星朗终忍不住笑起来:“你真的不该姓阮。或者你也不是阮佋的亲生女儿?”

“极有可能。”阮雪音颇认同,“不过你问这个做什么?”

“他说,他要逼宫为君的根本原因,是为了一个女子。”

阮雪音挑眉:“难以置信。”

“为何?”他有些意外,“按理说,女子不是比男子更相信‘为美人覆江山’这种故事?”

“据我所知,大部分女子不是更相信,只是更向往。”

顾星朗略一迟疑,终忍不住道:“那你呢?”

97

青川旧史

……

作者:梁语澄类别:总裁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