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有匪君子

第十五章 有匪君子

时间:2022-09-23 20:37:11来源:

华灯初上之际,李轩骑师赶往了许国公府。这里的车水马龙自不需要提,外面的马车都了停到了三条街外了。李轩进屋的时候,就远远超过望到了他的两个小伙伴张泰山与彭富来,接着他就一脸的错愕。此时的彭富来赫然穿着一身雪白的儒衫,头罩着学士巾,手拿着折扇,一副李轩进门的时候,就远远望见了他的两个小伙伴张泰山与彭富来,然后他就一脸的错愕。。


小说推荐:独行诸天末日 秣马南宋 放妻书 宋先生的宠妻日常 深夜乐园 神魔淬炼场 元素箭师 上神,咱们有缘呀! 六界第一群 剑耀九苍


>>>《妖女哪里逃》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 有匪君子

华灯初上之际,李轩策骑赶到了许国公府。这里的车水马龙自不用提,外面的马车都已经停到了三条街外了。

李轩进门的时候,就远远望见了他的两个小伙伴张泰山与彭富来,然后他就一脸的错愕。

此时的彭富来赫然穿着一身雪白的儒衫,头罩着学士巾,手拿着折扇,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可惜他的吨位太大,没有穿出那种飘逸出尘的气质。

张泰山也是差不多的穿戴,只衣服是宝蓝色的,那效果可以照着典韦张飞穿儒衫想象。

可恼的是,这家伙还在鬓角处戴了朵花。

李轩只觉一阵牙酸:“你们两个吃错药了,怎么这副打扮?”

“你才吃错药了!”彭富来先下意识的回了一句,随即就以扇掩唇,小眼睛骨碌碌的游目四盼:“失言!失言!谦之兄,你也是满腹经纶的,言辞怎能如此粗鲁?”

张泰山也摇了摇折扇:“正是!诚如子穷老弟之言,我等都是文化人,应该相敬如宾。”

“滚!相敬如宾不是这么用的。”彭富来说完这句,又炸了毛:“张岳!你再敢叫我子穷,我跟你翻脸!你才穷,你全家都穷!”

李轩闻言不禁失笑,他知道‘子穷’是彭富来的字,由一位大儒所赐。

那位大儒大概是看不起彭富来这样的商贾之家,所以在彭家求上门的时候,取了‘子穷’这么一个字以做调侃。

其实还好,古人的名与字,意思大多都是相同,相近,相顺,相延或者相反。

彭富来的父亲就很欢喜,据说当场给那位大儒奉上千金,可彭富来却将这个字视为毕生之耻。

张泰山则愣了愣神:“那么富来老弟?”

彭富来不由一脸的纠结,他感觉这像是在叫一个乡下老农。

“得,你还是叫我子穷得了,今天给你开一次特例。”

“究竟怎么回事?”李轩神色不耐的问道:“干嘛打扮的像孔雀一样,花枝招展的,还装起了斯文?”

“谦之你不知道?”彭富来很是诧异:“今日许国公府的游园会,其实是许国公夫人受宫中张贵妃所托,为长乐公主挑选驸马。”

李轩不由皱起了眉头:“长乐公主不是失踪了吗?”

据他所知,这位可是与二皇子一起同行的,如今也是下落不明的状态。

其实他之前就很惊奇,在当朝的皇子皇女失踪之际,这场游园会还照常举行,这南京城中的名门勋贵,也太不把皇权放在眼中了吧?

“就是因这位公主不参与才好,否则我还不爱来。谁想当驸马啊?不能当官就算了,还得被公主管着,上床的时候都得毕恭毕敬说‘殿下,臣给您宽衣了’,‘殿下,臣进来了’,这活的多憋屈?”

张泰来一声嗤笑,然后就发现李轩与彭富来都若有所思的看着自己,他顿时错愕:“你们看我做什么?”

“我们在研究你的脸有多长。”彭富来笑了笑,然后转过来对李轩道:“他说的也没错,正因公主不来,今日赴宴的人才会这么多,传说中的金陵十二钗,这次可是来了九位。不过我等想要求娶的,是京城来的薛云柔薛小姐。”

李轩的脑里面,一瞬间就掠过了关于这位薛小姐的信息——据说其父早亡,为她留下万贯家财,其舅则是当今天下前五的大高手,修为已突破十二重楼,进入天位境界。

难得的是此女不但靓绝人寰,绝代风华,还性情温婉,多才多艺。修为也很不俗,是道门天师府的外流嫡传。

这么一想,李轩都有点心动了,这可以让人少奋斗好几十年,还可以攀上一个大靠山。

“可这与你们现在这副鬼样子有关系?”

彭富来不由‘嘿’了一声:“据说薛小姐母女都喜文学之士,你没看这么多人都在装风雅?”

李轩这才注意到这里一大群武勋贵族子弟,今日都是一副文人的打扮。好几个平时张口就是淦,闭口就是草的家伙,在今天换成了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

李轩犹豫了一下,还是抛开了换衣服的念头,随着彭富来二人来到许国公府的后院。

这个时候正是晚宴开始的时分,游园会要到入夜之后才会开始。

让李轩惋惜的是,这个世界的民风虽然较为开放,与另一个世界的唐朝差相仿佛,可基本的男女大防还是有的,所以游园会的男女客人不能同席。

此外南京的书香门第与武人勋贵也混不到一块,别看这一群勋贵子弟都把自己打扮的温文尔雅,文质彬彬,可在酒宴入席的时候,再一次泾渭分明了。

许国公府可能也是担心两方发生斗殴,或者欺凌事件,所以给两边都各自安排了一座阁楼。

——这种混账事李轩的前身就干过,他曾经伙同一群纨绔子弟,将一群儒生打得哭爹喊娘。

等到众人落座,情况就变得尴尬起来,与他们隔着一块花田的另一座阁楼里面,时不时的就有人吟诗作对,传出高亢的诵唱声,这边的气氛却极其沉闷,宴席开始后足足半刻时间,都没人开口说话。

良久之后,昌文伯家的世子可能是看不下去,在咳嗽了一声之后,主动举起了酒杯:“诸君,别喝闷酒啊,我等不如行个酒令,以助酒兴?”

“吾等也正有此意!”当即就有人跃跃欲试的响应:“敢问什么规矩?”

昌文伯世子略作沉吟:“今日就行个雅令如何?以‘夏’字为令,各诵一句古诗?”

可整座阁楼内却再一次落针可闻,所有人都沉默下来,用刀子般的目光往提议者刮了过去。

彭富来则凑到李轩的耳旁:“这不是难为我们吗?他以后会没朋友的。”

昌文伯世子的额头上,已经渗出了冷汗:“诗令不行的话,那就对联?花枝令总行吧?改字令?典故令?或者牙牌令?投壶?”

楼内的气氛越来越冷,就在一股寒风从此间刮过的时候,张泰山忍不住开口插言:“要不,还是划拳得了?”

这一瞬所有人的视线,都从昌文伯世子那边转移到了张泰山的身上,其中绝大多数都是满含着鄙夷,不屑的。

大概一刻时间之后,许国公夫人带着几位夫人,一起从后门走入了这座名为‘听雨楼’的阁楼内。

“薛夫人,如果你对那些出身书香门第的俊杰看不上眼,也可以考虑我们南京城的勋贵人家。江南文风昌盛,所以即便是武家门邸的子弟,也多为有匪君子。”

可当她拉开帘帐,透过屏风往堂内看了过去的时候,却是一阵目瞪口呆。

只见这里的一大半人都是打着赤膊,面红耳赤的挥着手:“三元郎啊!一定终啊!两相好!四发财——”

97

妖女哪里逃

李轩再次穿越后,是抱着窃喜的心情,成了诚意伯府的次子,和一位无上光荣的六道伏魔人的。可他的官二代生涯才但是五天,就有暴力的女上司,超凶的女鬼,狠毒的妖女接踵而来。置身于漩涡中的李轩则表示他一点儿都不慌,数年后,他而立长江之上,一刀挥下,霎时间冰封千里山河。妖女哪里逃,吃我一剑!李轩一大早被外面猛烈的拍门声吵醒,然后宿醉的后遗症就接踵而来,胃里面翻江倒海,四肢疲乏无力,脑袋里面则像是有一千只锣鼓在响,让李轩头疼到快要炸裂。。……

作者:开荒类别:科幻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