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禾丰镇

第11章 禾丰镇

时间:2021-10-14 13:12:17来源:

“爹,娘,我回去了!”乔苓朝屋檐下的家人扬着神采奕奕富满朝气的笑容。弯起的嘴角边两个浅浅的梨涡绽出,让整张神采飞扬的脸看起来娇俏万分。“娘,水给你,这把蕨菜焯烫切段煮到糊糊里,我还找到了一片药草,等咱们进了镇子找个药铺看能不能够卖钱。”乔苓自顾说弯起的嘴角边两个浅浅的梨涡绽开,让整张神采飞扬的脸显得娇俏万分。。


小说推荐:恐怖片场 娇妻在上 木叶之超级赛亚人 我的隐身战斗姬 全球退化 从秋名山开始当大佬 神仙的圈养生活 白云殿内长生人 诸天万界聊天论坛 萌妻十八岁


>>>《夫君,我才是你最大的金手指》章节目录<<<

第11章 禾丰镇

“爹,娘,我回来了!”

乔苓朝屋檐下的家人扬起神采奕奕富满朝气的笑容。

弯起的嘴角边两个浅浅的梨涡绽开,让整张神采飞扬的脸显得娇俏万分。

“娘,水给你,这把蕨菜焯水切段煮到糊糊里,我还找到一片药草,等咱们进了镇子找个药铺看能不能卖钱。”

乔苓自顾说话一边从背篓往外掏东西。

“行,这就生火煮糊糊。可是这草,连名字都不知道,真的能卖钱吗?”

顾氏麻利地生火,虽然疑惑,但是都背回来了也不好说什么。

“我也不知道叫啥名,就见过以前游方郎中路过山脚的时候采了一小把,那天我就在不远割猪草。”

“那郎中能看上的应该是药草吧,那又不能吃。”

乔苓把事先想好的说辞应对自如。

“那等进了镇子叫你爹去药铺问问,左右卖不了钱就费点力气的事。”

顾氏往石灶添了几枝柴火,把苦笋和蕨菜码在木盆里等着水滚焯水,打开装高粱和细糠的布袋子。

微微叹了一口气。

乔苓陪弟弟妹妹蹲在地上玩抛石子,回头问顾氏,“爹呢?”

“你爹去捡柴火了,咱们粮食吃完了,手里也没一文钱,捡一担柴火挑去镇子上卖几文钱换点吃食。”

一想到没有粮食,顾氏的脸上布满了忧心忡忡。

乔苓虽然有信心自己的益母草能换点钱,可是又不好表露太过,所以闭上嘴巴藏拙,等进了镇子自然见分晓。

糊糊煮好了,乔先林还没回来。顾氏让三个孩子先吃,自己站在屋檐下不停地四处张望。

等乔先林远远地现出身影才放松地呼出一口气。

“干柴不好捡,捡了这么一早上还不到一担,又没有柴刀,这菜刀不比柴刀,受不得力怕卷刃,只敢砍些细树枝凑了一担。”

乔先林放下柴火,用衣袖胡乱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拿起墙边装水的竹筒咕咚咕咚喝了几大口。

顾氏盛了一碗满满的稠糊糊拿了一双筷子递到乔先林手上。

陶罐里剩下的糊糊倒到自己碗里,基本都是一些笋子和蕨菜。

乔苓洗刷完三人吃的碗筷放在一边,把陶罐也拿过来洗。

洗完了默默把各种零碎东西归置整齐。

顾氏和乔先林吃完糊糊洗净碗筷,东西都收进背篓,一家人给土地爷爷磕了头各自背上东西准备下山。

乔先林背着背篓,肩上还挑着一担柴。

路上乔松走累了顾氏把乔芸放下来换乔松坐进背篓,抱起乔芸继续赶路。

有时看顾氏背一个手上抱一个很是辛苦,乔苓把笸箩递给顾氏,接过乔芸抱着赶路。

背上背的草药倒不算很重,但是肩上绑着包袱,手上还抱着乔芸。

十二岁的身体本身算不上强壮,时间长了乔苓还是累得气喘吁吁。

就这样一家人紧赶慢赶终于在午时前抵达沙兴府最边缘的小镇。

禾丰镇。

乔苓坐在镇外小路旁一块石头上,石头上的棱角早已被岁月磨平。

乔苓满脸通红汗如雨下,摘下斗笠从背篓里掏出大竹筒吨吨吨吨一顿牛饮。

旁边顾氏和乔先林状态也好不到哪里去,个个又晒又累上衣汗湿大半,湿哒哒的碎头发粘在脸上。

乖巧的乔松和乔芸拿着斗笠给他们扇风,乔芸人小手短力气小,扇风十有八九都是给地板扇去了。

就算这样她还是卖力的扇着。

“爹,咱们进镇把柴火和药草卖了吧。赶了一上午路肚子饿得慌。”乔苓站起身背上背篓。

“行,那爹先去把柴卖了再找药铺。”乔先林对药材不懂觉得卖柴比较心里有底。

禾丰镇是一个普通小镇,每逢尾数二五八的日子是大集日。

周围十里八乡的人带着各种各样的农副产品赶到禾丰镇进行农贸交易,镇子里只有集日比较热闹,其他时间较为清闲。

今天并不是集日,镇上来往行人小贩不多。

乔先林带着家人停在一个面摊旁边,顾氏略显拘束,一手牵着一个孩子。

两个小豆丁好奇的东张西望,最后盯着面摊里坐着吃面的客人呆呆的看着,吞吞口水却懂事的不吵不闹。

“大姐,你这收柴火吗?”

乔先林躬着背上身微微前倾,朴实的脸上笑得讨好又卑微,肩膀上的补丁因为挑柴被磨得有些脏。

“正好柴火不多了,今天给我送柴的没来。你这柴火大半都是细枝杈,不经烧,还有一些是湿柴,给你四文吧。”

面摊大娘蹲下身子翻看地上那担柴。

“大姐,我见平日别人卖柴都是六文一担,再加点吧,我这大老远挑来的。”

乔先林指指柴火笑得更卑微了些。

面摊大娘起身回到炉子旁边给锅里加了一瓢水笑道。

“哪个卖柴的不是大老远挑来的?人家六文的都是晒干的大柴,经烧呀。”

“大兄弟我也不瞒你,要不是看你一家人风尘仆仆面黄肌瘦带着孩子怪可怜的,这柴火我是看不上的。”

乔先林干燥得泛白的嘴唇动了动,叹了一口气,把柴火搬到摊子后面放柴火的地方。

“四文就四文吧,谢谢大姐了。”

面摊大娘数了四文钱递给乔先林,转身拿了抹布收拾桌上的碗筷。

乔苓自始至终没有开口说一句话,只是静静地看着父亲与老板娘交涉。

乔苓并不认为自己开口能为父亲帮上什么忙,反而自己开口会践踏一个卑微的父亲内心那点残存的尊严。

乔先林把四文钱递给顾氏,面上带着歉疚。

“桂香,钱不多,给孩子买几个馒头先填填肚子。”

“行,咱们去斜对面摊子买几个馒头。”

顾氏柔柔一笑,接过钱攥在手里。弯腰抱起乔芸,牵着乔松朝包子摊走去,乔先林和乔苓跟在后面。

“店家,你这还有馒头吗?”顾氏站在蒸笼前微笑着问摊主。

包子摊里面正在擦洗笼具的夫妇抬起头,老板娘甩甩手站起身在围裙上擦了擦。

快步走到炉灶前打开蒸笼,指着热气腾腾的包子笑着介绍。

“杂面馒头一文两个,白面馒头一文一个,花卷菜包子三文两个,肉包子三文一个,大妹子要哪样?”

顾氏攥了攥手里的四文钱,“那给我八个杂面馒头吧。”

“好嘞!”

老板娘麻利的取了两张荷叶包了两份馒头递给顾氏。

接过四文钱放进案下屉盒里,询问过顾氏不要别的之后转身回去洗笼具。

顾氏找了一个阴凉的墙根给每人分了一个褐色的杂面馒头。

就着竹筒的水,大伙总算止住了咕咕叫得欢的肚子。

“爹,咱们去问问镇上有没有医馆药铺,娘和弟弟妹妹就在这歇息,一会我和爹回来找你们。”

乔苓咽下并不好吃的杂面馒头,拿起竹筒喝了一口水。

“也好,中午怪热的,桂香你带孩子就在这等着我们,哪也别去啊。”

乔先林几口解决了馒头背起装着草药的背篓示意乔苓跟上。

97

夫君,我才是你最大的金手指

乔苓在生命最后一刻自愿原则无偿提供捐出所有器官,功德无量深深的感动老天,获复活还附送一个药田空间。却,辛辛苦苦兢兢业业升级后空间后傻了眼了。绝传的古医书,不传秘方,针灸之术,这都是些啥。。。“专业不专业对口啊!我不想学中医啊!我只想种地啊!”乔苓摸着下巴看向身姿笔挺坐在桌前低下头写毛笔字的少年。“公子,我看你骨骼精奇,是万中无一的医学奇才,拯救他们万民于水火的重任就靠你了,我这有几本医书…”少年抬头,目光恬淡,“你有病吧。”乔苓重重点点头,“是的!我不但有病,我除了药!”一滴水砸在褐色床沿上,水渍慢慢晕开。。……

作者:饿货小圆类别:灵异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