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上山砍柴收了一窝野鸡蛋

第14章 上山砍柴收了一窝野鸡蛋

时间:2021-10-14 13:12:18来源:

一顿鲜香味道鲜美的鸡蛋面让一桌人吃得宾主尽欢。吃过晚饭乔苓和顾氏抢着拾掇碗筷擦桌子,老妇人抢夺但是就笑着带乔先林和两个小豆丁安排好房间。房子正中是刚吃完晚饭的堂屋,堂屋左边一间老两口的卧房和一间杂物间。堂屋右边一间卧房一间客房,灶房在堂屋后面。老吃过晚饭乔苓和顾氏抢着收拾碗筷擦桌子,老妇人争抢不过就笑着带乔先林和两个小豆丁安排房间。。


小说推荐:专宠小毒妃(下) 高达之变革者降临seed 达人街Ⅱ骗婚金主 使君 万道龙皇 湖人有个孙大圣 快穿之改变结局甜甜甜 体术之拳破九天 我不敢胡思乱想 重生之大学霸


>>>《夫君,我才是你最大的金手指》章节目录<<<

第14章 上山砍柴收了一窝野鸡蛋

一顿鲜香味美的鸡蛋面让一桌人吃得宾主尽欢。

吃过晚饭乔苓和顾氏抢着收拾碗筷擦桌子,老妇人争抢不过就笑着带乔先林和两个小豆丁安排房间。

房子正中是刚吃完晚饭的堂屋,堂屋左边一间老两口的卧房和一间杂物间。

堂屋右边一间卧房一间客房,灶房在堂屋后面。

老妇人收拾干净儿子的房间和客房。

乔苓已经是十二岁的大姑娘了,再跟父母睡一间不合适。

老妇人烧了一大锅热水给客人洗漱,老人睡觉比较早,跟顾氏交代一下家里生活起居用具的大致位置就回房睡觉了。

乔苓肩上搭一条布巾端着油灯提着一桶热水走进灶房旁的洗浴间。

说是洗浴间其实就是一个木板围成的一个小棚子,上面盖着茅草顶。

连日来风餐露宿,终于有机会好好洗个热水澡了。

乔苓解开汗湿风干结成一绺一绺的发髻,从旁边的小木盆里用手舀了一些熬制好的黑色皂角液抹在头发上开始洗头。

第一次用皂角液洗头,乔苓觉得很新奇。

晒干后捣碎熬制的皂角液没有什么强烈的味道,清清淡淡的,泡沫也不是很丰富。

但是洗完头发头皮很舒服,感觉整个脑袋都轻了十斤。

乔苓洗完澡换上干净的衣裳披着头发蹲在小院一角的水井边就着月光洗衣裳。

有了皂角液,搓洗污渍变得容易了许多,由于看不清楚只能把每个边角都仔细搓洗几遍才放心。

顾氏带着两个小豆丁去洗澡,乔苓洗完自己的衣裳晾在院子的竹竿上

。又去洗浴间把两个小豆丁换下来的脏衣拿去清洗晾晒。

做完这些山风也将乔芸的头发吹干了,夜晚山风习习。

竹竿上晾着的衣服微微吹动,乔芸回到客房躺在铺着草席的床板上默念空间名字进了空间。

空间没有日夜交替一直是白天,种下的苜蓿已经开出紫色的小花,当归却只长出巴掌长的小幼苗。

乔苓撸起袖子把苜蓿都收了,卖给杂货铺得了25积分。

想了想,又换了一包益母草种子播下去,积分又减去5。

看着光幕上的65积分,乔苓盘算了一下。

当归长得太慢了,不如先套种一些益母草拿去卖钱,等生活稳定一点再来大面积种当归这种长得慢的药材。

给土地浇完水照例喝了半瓢解渴之后出了空间。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还是这些天吃得比以前饱,乔苓觉得自己的力气比以往大了很多,躺在床上乔苓没想多久就睡着了。

天刚刚蒙蒙亮的时候院子里的公鸡叫了几遍,乔苓揉揉眼睛坐起身。

院子里安安静静,忽然灶房那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不一会儿乔先林从灶房出来绕过屋檐走到院子往院外走去。

乔苓扒在窗沿上轻声叫住了他。

“爹你去哪?”

乔先林转过身扬扬手里的柴刀和木杠。

“爹去砍一担柴给他们,等我回来咱们就走。”

“爹你等等,我也去,我去给他们耙一捆引火的草。”

说完迅速下床穿上鞋子随手挽了个双丫髻,轻手轻脚去灶房拿上竹耙子跟着乔先林出了院子。

站在院子外面乔先林大致看了一下周围地形,屋后是个小山坡。

这种小山坡一般都是屋主自家的,上面的树留着有用很少在上面砍柴。

砍柴还得去对面的大山,那种山一般是村里共有,只要不是剃头式砍伐一般没人管。

走到对面大山只要穿过几片农田跨过一条小溪就到了。

山脚下没什么大树,都是一两年的小树和灌木杂草居多,乔先林带着乔苓往山腰走。

半山腰的树木比山脚下的粗壮很多,大多都是马尾松。

乔先林找了一个开阔的地方放下木杠,找了一棵大一点的松树单手握住柴刀另一只手握住松树杈出来的粗枝开始砍。

砍柴不是伐木,淳朴的农村人不会随便砍伐一棵成年大树。

平时做饭用的木柴只要砍些粗枝干回去烧,只有起房子或者打家具跟村里报备之后才能去砍伐大树。

如果山头是自家的,那可以随便砍,剃头式推倒都没人管你。

不过没人会做这种傻事,山上的树砍光了子孙后代不得遭殃?

古人活一辈子只想着为后辈子孙积德纳福,所以山林在一代一代的爱护下生生不息。

马尾松针是很好的引火材料,松针和芒萁在最受南方主妇喜爱的引火材料的比拼中各占半壁江山。

因为它们分布广,燃烧快,易获得。

乔苓没有镰刀割新鲜的芒萁,只有竹耙子,所以只能慢慢收集松树下冬天落下的薄薄一层干松针。

如果是秋冬季节来的话一耙子下去就能搂一大捧。

晨曦的光慢慢变得明亮,山中的浓雾渐渐变薄,乔先林和乔苓已经准备收拾回去了。

乔先林四处搜寻粗藤蔓,正准备砍那几根藤蔓旁边的灌木丛忽然扑棱棱飞出一只麻羽长尾野鸡。

根本来不及反应野鸡就飞走跳进另一丛半人高灌木不见了。

抓野鸡什么的只能幻想,连长啥样都没看清。

“爹,扒开那丛山桨子看看底下有没有野鸡窝,我看那野鸡不像公的,这时节如果是母野鸡应该要产蛋抱窝了。”

那只野鸡没有鲜亮的羽毛,漂亮好看的都是公野鸡。

野鸡并不是常年产蛋的,只有春夏季节才会交配产蛋繁殖后代。

乔先林用柴刀把茂盛的枝叶砍倒,扒开树丛,底下一丛芒萁被野鸡压扁垒了个窝,里面安静的躺着八个褐色鸡蛋。

乔先林双眼一亮,喜滋滋的把鸡蛋一个一个捡起来递给乔苓。

乔苓迅速把上衣衣摆打成结兜着野鸡蛋,用一只手提着衣摆。

乔先林砍了几根粗藤蔓把柴火捆成两捆。

把乔苓的松针压实捆成两大捆,砍了一根拳头粗的小树苗削去枝叶修整光滑两头削尖扎进松针里。

父女俩挑着柴火下山。

早起的庄稼人正在田间忙碌着,孩童在家门前嬉笑打闹,各家烟囱炊烟袅袅,乔苓感叹这才是人住的地方啊。。。

推开篱笆,顾氏正在收衣裳,山风吹了一夜已经干了。

乔松和乔芸蹲在院子里看母鸡带着一群小鸡找虫子吃。

不时交耳讨论哪只小鸡最厉害,看见爹和姐姐回来高兴的飞扑过去叽叽喳喳地介绍哪只小鸡找到了蚯蚓,哪只小鸡找到了蚂蚱。

老汉坐在堂屋门口修理损坏的农具,见乔先林父女回来笑呵呵地打招呼。

“回来啦,怎么大清早上山砍柴去了?”

乔先林挑着柴走到屋檐下卸下,把裤腿放下来拍拍上面夹着的碎叶和尘土。

“我们一家人得了老丈关照,也没什么好东西报答,只有借了老丈的家伙事去山上砍担柴火。”

老汉满脸欣慰的笑着说:“说啥关照不关照的,老汉家里平时冷冷清清,你们一家来了还热闹些。要不是你们急着赶路,我还想多留你们住几天呢。”

“你看这几个孩子多招人喜欢啊。要是我儿能活着回来娶房媳妇给我们生个大胖孙子,我做梦都要笑醒咯。”

老汉说完看向山外的方向,眼里盛满落寞。

乔先林把柴火解开整齐的码在屋檐下方便晒干,回头安慰老汉。

“肯定会回来的,说不定明年就给你生个大胖孙子呢。”

老汉苦笑着说:“那就承你吉言啦!”

乔苓的松针不用晾晒,直接送进灶房。

97

夫君,我才是你最大的金手指

乔苓在生命最后一刻自愿原则无偿提供捐出所有器官,功德无量深深的感动老天,获复活还附送一个药田空间。却,辛辛苦苦兢兢业业升级后空间后傻了眼了。绝传的古医书,不传秘方,针灸之术,这都是些啥。。。“专业不专业对口啊!我不想学中医啊!我只想种地啊!”乔苓摸着下巴看向身姿笔挺坐在桌前低下头写毛笔字的少年。“公子,我看你骨骼精奇,是万中无一的医学奇才,拯救他们万民于水火的重任就靠你了,我这有几本医书…”少年抬头,目光恬淡,“你有病吧。”乔苓重重点点头,“是的!我不但有病,我除了药!”一滴水砸在褐色床沿上,水渍慢慢晕开。。……

作者:饿货小圆类别:灵异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