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反击

第二十八章 反击

时间:2021-11-02 07:00:58来源:

她明白,叶家明这时心里眼里,仅有那未降生的儿子。只要你这么一说,叶琢必定就得倒霉透顶。叶家明却极非常不满地瞪了王姨娘几眼。上次龚氏但是抽了手回去,但他也看见了,那手上好像连个红印子都也没。那茶是丽儿特地去斟的,叶琢又一再地再次提醒说那茶烫,要龚氏当心,还主叶家明却极不满地瞪了王姨娘一眼。刚才龚氏虽然抽了手出去,但他也看到了,那手上似乎连个红印子都没有。那茶是丽儿特意去斟的,叶琢又一再提醒说那茶烫,要龚氏小心,还主动要求去换温茶。而且那茶盏一直在他的注视之下,叶琢是有意还是无意,他心里最是明白。现在既然两人都没烫到,那么对叶琢略施薄惩,以平龚氏之不悦,那也够了。偏这王丽云唯恐天下不乱,无中生有,将有意谋害龚氏的罪名安在叶琢头上。这要是龚氏真的较起真来,要严惩叶琢,他便没法向父亲交待。。


小说推荐:


>>>《玉琢》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 反击

她知道,叶家明此时心里眼里,只有那未出世的儿子。只要这么一说,叶琢必然就要倒霉。

叶家明却极不满地瞪了王姨娘一眼。刚才龚氏虽然抽了手出去,但他也看到了,那手上似乎连个红印子都没有。那茶是丽儿特意去斟的,叶琢又一再提醒说那茶烫,要龚氏小心,还主动要求去换温茶。而且那茶盏一直在他的注视之下,叶琢是有意还是无意,他心里最是明白。现在既然两人都没烫到,那么对叶琢略施薄惩,以平龚氏之不悦,那也够了。偏这王丽云唯恐天下不乱,无中生有,将有意谋害龚氏的罪名安在叶琢头上。这要是龚氏真的较起真来,要严惩叶琢,他便没法向父亲交待。

因此他喝斥王姨娘道:“你哪只眼睛看见琢儿是有意要害太太的了?我坐这么近,我看不清楚,你倒看清楚了?琢儿要是有意,她能一再提醒太太要小心,还要求换温茶?莫不是你真如琢儿所说的那般,想要获什么渔翁之利?”

王姨娘没想到叶家明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顿时满腔的委曲承不住,心里一酸,掉下泪来,上前一步跪到叶家明面前,磕头道:“婢妾不过是看不得叶琢一心想算计太太而已,所以才路见不平说了两句。如今老爷要是这么说婢妾,婢妾唯有一死来明志了。”

说完,就要往墙角处的柱子撞去。在她想来,那柱子远得很,再如何叶家明或是叶琳都要上前来拦她一拦的。她做出如此姿态,老太太不会恼叶家明,却非得恨上龚氏和叶琢不可。

“娘……”果然,她的身子被叶琳一把抱住。于是娘儿俩抱头痛哭起来。

“来人,将她们拉出去。”叶家明见状,越发的气恼。好好一个敬茶礼,被王姨娘母女俩一闹,搞得乌七八糟。要是让龚氏对自己和叶家印象变差,感觉自己受了委曲,以后哪里还为叶家说话?

这是龚氏所住的院子,下人全都是她带来的人。叶家明一发话,便有两个婆子进来,毫不客气地将王姨娘母女俩拉了出去。

叶家明又道:“琢儿敬茶不慎,惊吓了太太,禁足半个月,多交绣品十幅。”

却不想他话声刚落,便听“哎哟”一声,坐在旁边一直不作声的龚氏,脸上忽然露出痛苦的表情来。

“怎么了,怎么了?”叶家明神色慌乱起来,急急上前扶住龚氏。

“大概是因为刚才被琢儿吓了一跳,动了胎气了。”龚氏呻吟着道。

“来人,赶紧去请大夫。”叶家明一听急了,大声朝愣在一旁的丽儿吼叫起来。又伸出手臂:“来,我抱你进房歇息。”

龚氏却一把将他的手推开,满脸痛苦地对身后的婆子道:“吴嬷嬷,送我回龚家去。别人要害我,相公竟然还护着,我可不敢在这叶家呆下去了。”

叶家明脸都黑了。

他虽然薄情寡意,人却不糊涂。龚氏对自己肚子孩子的着紧程度,他最是知道。当初发现她有身孕,龚书办也是大发雷霆,想要让把她肚子里的孩子打下。然而龚氏却大哭大闹,甚至绝食上吊,才逼得龚书办让了步,派人将自己找去,让他赶紧将龚氏娶进门。而平常,无论吃食还是行走坐卧,她都万般小心,生怕对肚子里的孩子不好,稍有不舒服就要请大夫看,名声倒摆在了其次。

然而,她现在倒将惩罚叶琢摆在了前面,颇有不重罚叶琢她就痛着肚子要离府的架式。这莫不是说,她这肚子疼,是装的了?

想到这里,他心里有些不悦。看来,刚才那杯茶,本来龚氏特意打泼的了。她为什么一定非得跟叶琢过不去呢?不就是没答应她把叶琢由嫡女降为庶女吗?她既进了叶家门,以后就是叶家人了。叶琢是嫡女,就有希望能攀上一门好亲,这对她来说,不也是好事吗?为什么一定要把叶琢降为庶女,她才甘心?

不过想着龚氏的脾气,他又头疼起来。龚氏自幼受宠,行事既任性又执拗,不达目的绝不罢休。她现在非要重罚叶琢,要是不顺着她,她还真会被气出好歹来。

算了算了,顺着她吧。想来自己下了惩罚的命令,而老太爷为了叶府的利益,应该会阻止的吧?自己跟老爷子两人,一个扮黑脸一个扮白脸,相信可以把这事给圆过去。

这么想着,叶家明对立在门口的他的通房丫鬟夏榆道:“传我令,将二姑娘打二十板子,然后关进柴房。”说完,又对她使了一下眼色,这才转过身,伸手一把将龚氏抱了起来。这一回,龚氏再没作声。

叶琢却往他们面前一站,目光凛然:“父亲,这二十大板一打,那谋害嫡母的罪名就坐实在我头上了。我现在问你,你一定要把这罪名往我头上扣吗?我名声坏掉了,叶琳、叶珏的名声也好不到哪里去吧?三个女儿都攀不上好亲,莫不这就是父亲想要看到的结果?我们嫁得不好,恐怕对太太肚子里的孩子也没好处吧?再说,今天我要因为太太肚子里的孩子被打,就意味着这孩子还未出生就见了血光。我想,这对他、对太太也不好吧?”

叶家明一怔,停下了脚步。

是啊,二十板子事小,坏名声的事大,关系到他的儿子,更是大事中的大事。叶琢和叶琳眼看马上就要谈婚嫁了,要是她们攀不上好亲,对叶府来说,那得是多大的损失啊!龚氏肚子里的孩子生出来,等他长大都还有十几年的时间呢。如果她们嫁得好,对那孩子也是有好处的啊!最重要的是,怀在肚子里的孩子还没出生就见了血光,这很不吉利啊!女人生孩子,那可是往鬼门关上走一遭。要是龚氏难产,一尸两命,那他不是亏大了?为让龚氏一时爽快,拿他儿子去冒险,不值得啊!

“放我下来。”龚氏一看叶家明那表情,便知道他动摇了,一扭身,便要从他的胳膊里挣扎下地,一面对丽儿道,“收拾东西,回龚府。”

叶家明用宠溺的口吻哄道:“婉莹,你不要任性了。你看不惯琢儿,想要打她几十板子,没问题。等你生下儿子,想打她多少板都行。只是下次咱们找个不坏叶府名声的借口,好不好?现在你身体不适,需要好好休息,还是别劳神了,把琢儿交给我处理就行了。”

龚氏阴沉着脸,目光冰冷地盯着叶家明:“如果我说,我一定要打她呢?”

“你……”叶家明被龚氏这目光吓了一跳,不解地问,“你为什么非要打琢儿不可?”

“我知道。”叶琢冷冽的声音在一旁响起。

“你知道?”叶家明看看龚氏,再看看叶琢,表情更加的迷惑。

叶琢的嘴角露出嘲讽的一笑:“我猜想,太太不断地想要逼迫叶家在我的事情上妥协,是想要让老太爷和老爷屈服,好一手掌控叶府吧?毕竟我虽然是叶府嫡女,却没人真正的心疼我,为我出头。但我偏又是叶府一个大筹码,近期内就可以为叶府获得最大的利益,老太爷和老爷只要在我的事情上妥协于你,一步退便步步退,你就可以在叶府为所欲为了。太太,你说我说的对吗?”

“你……”龚氏看着叶琢,眼里全是惊骇。这是深藏在她心底里的想法,想来叶家那个老狐狸都没想明白,却不想,竟然被这十五岁的小女孩一眼看穿了。这叶琢,何等的可怕!

97

玉琢

玉不琢,不不成器。她将用手里的刻刀,雕刻图案出世间最美的的幸福和快乐。——————————————————————————————————泠水已有近完结啦文:《知味记》、《良田千顷》、《再次穿越之茶言观色》,坑品有确保。“琢儿。”看到叶琢这动作,郑氏站了起来,走到她面前轻抚了一下她的秀发,“再等一等吧,你爹他……或许有事耽搁了。”。……

作者:坐酌泠泠水类别:竞技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