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完胜

第三十章 完胜

时间:2021-11-02 07:00:59来源:

叶予章早在夏榆禀告的时候,就将叶琢的话听了一遍。此时再听叶家明转述一遍,他血红着眼睛,将目光冷冷地投射技术到龚氏脸上。他很不高兴!他十分不高兴!叶府,是他白手起家,精打细算,九牛二虎之力心思,一点儿一点儿地攒积,才有了昨天的财富。也可以说,叶府的每一个铜板,每一他很生气!。


小说推荐:我给重生丢脸了 无欢的缠郎 仙界巨擘系统 炼体十亿重 都市最强无敌升级系统 大唐霸道太子李承乾 超凡上古灵武 傻子的王妃 连环妙计 获得主角能力的我只想过平凡生活


>>>《玉琢》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完胜

叶予章早在夏榆禀报的时候,就将叶琢的话听了一遍。此时再听叶家明复述一遍,他血红着眼睛,将目光冷冷地投射到龚氏脸上。

他很生气!

他非常生气!

叶府,是他白手起家,精打细算,费尽心思,一点一点地积攒,才有了今天的财富。可以说,叶府的每一个铜板,每一根丝线,都是他叶予章的命!却不想,这姓龚的妇人,一进门,就想把他的命拿去,把他花了大半辈子才一点点积攒起来的财富拿去!他还没死呢,他还没死呢,他还没死呢……

饶是龚氏从心眼里看不起这暴发起家而又吝啬如命的叶予章,也不禁被他这狠毒的目光吓了一跳,赶紧将脸转开,避开他这目光。

叶家明看到父亲这目光,吓了一跳,忙上前挡住叶予章的目光,道:“父亲,琢儿今天太过无礼,先是烫伤嫡母,后又胡言乱语,顶撞威逼,儿子建议打她十几板子,惩治一番。”

他倒不是真想打叶琢板子。之所以这么说,是想提醒叶予章,不要因为叶琢那些话就失去理智,龚氏肚子里的孩子、龚家的权势,那是一定要顾忌的。再者,在叶予章扮黑脸的同时,他必须得扮白脸。否则龚氏寒了心,真要闹着和离,那损失就大了。

叶予章生气归生气,却还没失去理智。他收回目光,淡淡地看了叶琢一眼,道:“琢儿,把簪子放下。”语气很是和缓。

叶琢摇摇头,泪如雨下:“与其零星受罪,不如一死了之。”那簪子仍牢牢地顶着脖子,不肯放下。

“烫伤太太,可是你有意而为之?”

叶琢听他这问话似要自己辩解,心里越发大定,哽咽道:“那茶是太太的侍女斟的,我屡次三番地提醒说烫,要换温茶,太太却坚持要喝那杯茶。我放手时,太太手里拿得稳稳的,却不想转眼就往我这边倾来。要不是我见机得快,这会子,我这脸早已毁了。饶是这样,还要安我一个故意谋害嫡母的罪名,要打我板子。祖父,与其被她视为眼中盯,肉中刺,处心积虑地害我性命,我不如自己了结算了,免得在这世上零星受苦。”

“胡说!”叶予章一瞪眼,“人之发肤受之父母,你祖父我都还没死呢,哪能是你想了结就能了结的?把簪子放下,到你祖母那里去。”

叶琢撅着嘴,眼角挂着泪滴,十足像个赌气的孩子:“过去就要挨打,我才不去。”

“烫着了你太太,是不是你的错?便不是有意,也应该诚心赔个罪,道个歉。偏你这犟脾气,说两句就动气,还顶嘴,还赌气自杀,跟你娘那性子一模一样。还不快把簪子放下,过来给你太太道个歉,赔个不是!你太太是书香门第出身的小姐,温良贤淑,自不会跟你一般计较。”叶予章板着脸训斥,语气却极柔和。见叶琢不动,又将脸一沉:“还不快些?”

叶琢这才将簪子收起,插到头上,走到龚氏面前,给龚氏福了一福,声音却同蚊子叫一般小声:“琢儿烫着了太太,顶撞了太太,琢儿在此给太太赔不是了。”

而姜氏此时早已走到了龚氏身边,慈祥地扶着她,笑着劝道:“媳妇儿啊,你是不知道,琢儿她娘,脾气那个犟啊,这十几年,我没被她死气,算是命大了。所以我一向不喜欢她,平常也不理她,否则真要跟她较真,非被气出个好歹不可。偏这琢儿跟她娘一个脾气,怎么说都教不变。不过再怎么说,也是叶家的骨血,脾气再不好,也得养着。好在今年及笄了,在家里也呆不久了。给她寻上一门亲事,就把她打发出去。你啊,修养好,脾气温柔,我一见就喜欢。你呀,也别跟她小孩子一般计较。真要计较,气着我的小孙孙,那就糟了。来,我扶你回房去,叫大夫好好把把脉,看看我的小孙孙在肚子里好不好。”

早在叶琢拿着簪子顶着自己脖子的时候,龚氏便知道自己跟叶家的第二次较量,又失败了。有郑氏的先例在,她相信叶琢所说的“了结”绝不是吓唬人的。叶琢的命她不在乎,但龚家的名声还是要的。一旦叶琢死了,不要说刚才的大夫和叶家的下人,就是叶家老头子因为她让叶家受了损失,都会让人放风出去,说她一进门就逼死叶家嫡女。到时候,自己回不去龚家,就只能呆在这叶府受他们的气了。

再说,看叶予章那个样子,如果逼急了,怕是会挣个鱼死网破,还是缓缓图之为好。

看来,还是自己太过心急了些!

龚氏心里反省着自己的行为,便打算借着姜氏递给她的台阶下了。不过,想要她给好脸色,那是不可能的。她站了起来,满脸不愉地道:“大夫就不要看了,我只是累了,想回房歇着。公公、婆婆你们慢坐,我先回房了。”说完扶着吴嬷嬷的手,慢慢地转身回了房间。

叶予章对儿子使了一个眼色,让他进房去哄龚氏,转脸又装模作样地将叶琢又训了一通,这才带着姜氏,满意地出了馨宁院。

“琢儿,怎么还不回屋,跟在后面干什么?难不成还得祖父打你板子不成?”叶予章发现叶琢并没在回廊上转弯,而是跟着自己和姜氏往正院方向走,不由停住脚步,满脸笑容地问道。

现在,他对这个孙女,可谓是相当的满意。龚氏的用意,便是他这老狐狸一时都没想到。他这个十五岁的孙女儿,却不但想到了,而且还想得很深。更难得的是,她不光是聪明,还有胆有识,对事态的把握极为老道。要不是她敢说敢干,还敢拿着簪子逼迫龚氏,叶家为了那盼了十几年的孙子,即使再知道龚氏的野心,再不甘心受制于人,也得做出妥协来。

这孩子,真不愧是老叶家的种!

此时,便是对于郑氏那曾让他深恶痛绝的刚硬脾气,他都感觉硬得极好。否则,叶琢今天怎么敢跟龚氏对着干?

“祖父,我想出门去走走。”叶琢快步走到他面前,施了一礼。

“出门?”叶予章想都没想,直接点点头道,“行,你去吧。”

“我……我想只带秋月出去。”叶琢又道。

“嗯?”叶予章脸上的笑容敛了一敛,看着叶琢,沉吟片刻,再次点点头,“也好。”

“谢祖父。”叶琢脸上露出欢喜的笑容。

“春雨。”叶予章唤道,“你到角门跟那守门的婆子说一声,就说二姑娘以后要出门,不必拦着。”

“是。”春雨应了一声,转身去传达命令。

叶琢惊喜地抬起头来,看着叶予章,然后深深施了一礼:“多谢祖父。”

“出门在外,要注意安全,早去早回。”叶予章和言悦色地叮嘱道,又挥挥手,“去吧。”转身往正院方向走去。

姜氏跟在他后面,不满地道:“你这样纵着她,连家门都随意出入了。那她以后不得越发的无法无天?”

“你懂什么?”叶予章鼻子里哼了一声,“对着什么样的人,用什么样的笼络手段,大有讲究。琢儿头脑聪明,性情却刚直,这样的人,向来吃软不吃硬。只有你对她好,她才听你的;否则,哪怕她命都不要,也不会屈服于你。现在施一点小恩惠,以后你要她嫁给什么人,她才会乖乖答应,不要死要活!”

97

玉琢

玉不琢,不不成器。她将用手里的刻刀,雕刻图案出世间最美的的幸福和快乐。——————————————————————————————————泠水已有近完结啦文:《知味记》、《良田千顷》、《再次穿越之茶言观色》,坑品有确保。“琢儿。”看到叶琢这动作,郑氏站了起来,走到她面前轻抚了一下她的秀发,“再等一等吧,你爹他……或许有事耽搁了。”。……

作者:坐酌泠泠水类别:竞技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