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残局

第三十二章 残局

时间:2021-11-02 07:00:59来源:

“璞儿他娘,你说的这叫什么傻话?你为我们叶家生了璞儿,又侍候我跟你婆婆这么些年。要也不是有你,我们这日子还不知道过成什么样呢。你现在的说要走的话,那也不是要我们两个老人的命吗?快别说这话了。”叶予期用拐杖用劲杵着地面道。“是啊,敏英,你要不然走了,让“是啊,敏英,你要是走了,让我跟你爹怎么办?我们可都还指着你养老呢。不管琢儿过继不过继,都万没有让你离开叶家的道理。来,赶紧起来。”关氏从外边进来,伸手去扶赵氏。。


小说推荐:


>>>《玉琢》章节目录<<<

第三十二章 残局

“璞儿他娘,你说的这叫什么傻话?你为我们叶家生了璞儿,又伺候我跟你婆婆这么些年。要不是有你,我们这日子还不知过成什么样呢。你现在说要走的话,那不是要我们两个老人的命吗?快别说这话了。”叶予期用拐杖用力杵着地面道。

“是啊,敏英,你要是走了,让我跟你爹怎么办?我们可都还指着你养老呢。不管琢儿过继不过继,都万没有让你离开叶家的道理。来,赶紧起来。”关氏从外边进来,伸手去扶赵氏。

“爹,娘……”赵氏还要再说,叶琢打断了她的话:“伯母,哥哥可不是您克死的,您别把这样的罪名加到自己头上,也别说要走的话。琢儿就算过继过来,也是要奉您为母的。否则,您让琢儿情何以堪?琢儿以后还想要您的疼爱呢,您怎么能走呢?”

“可是……”赵氏刚张嘴,叶琢又道:“伯母,您放心,我命硬着呢,谁也克不了。再说,您要不答应,我被龚氏嫁给那些老头子作妾,过那生不如死的日子,我还不如死了算了。您答应让琢儿奉您为母,是救了琢儿一命。您跟伯祖父、伯祖母这么好的人,上天一定会保佑咱们无灾无难的。”

“琢儿说的对。”关氏将赵氏扶了起来,“咱们璞儿的性命,是那姜兴害的,他必招报应。你这傻孩子,怎么能把罪名搅到自己头上,白白地让自己受煎熬?至于过继的事……”她看了叶予期一眼,没有再说下去。

虽然她对叶琢的印象很好,相信她不是叶予章那样的人。但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真相是怎么样的呢?要是叶琢真是叶予章派来的,那么他们过继叶琢,那就等于引狼入室。

“过继的事,你祖父怎么可能答应?”叶予期接过关氏的话,向叶琢问道。

叶琢摇摇头道:“他自然不会答应。我既已及笄,又是嫡女,可以说是他用来联姻的最大筹码,他又怎么会轻易放过我呢?就算您亲自去跟他说,他也是不会答应的。”

叶予期疑惑地看着她:“那你刚才所说的过继……”

“过继之事,我自有办法。只希望三位长辈在琢儿走投无路的情况下,能收留琢儿。当然,如果伯祖父怀疑叶琢是来觊觎大房家产的,就当琢儿今天的话什么都没说。琢儿告辞!”叶琢施了一礼,转身出了房间。

叶予期和关氏防犯的心思,她自然明白。不过对于这件事,她不想用语言去多作解释。到她跟叶家二房决裂的时候,就是表明心意的时候。否则,说得再多也没用。当然,如果大房到时还因为怀疑她而犹豫,她也会头也不回地转身就走。

“老头子……”看着叶琢单薄的身影消失在院门口,关氏有些于心不忍。

“看看再说吧。”叶予期叹了一口气,不再说话。

秋月跟着叶琢出了大房,看她不是朝二房角门方向去,而是往外走,不由唤了一声:“姑娘。”

叶琢停住脚步,转过头来,对秋月道:“你放心,我离开二房的时候,必然会把你和秋菊都安排好的。”

“奴婢不是担心这个。”秋月摇摇头。她跟了叶琢四、五年了,不管叶琢的性格变了没变,但那善良的心性是一直没有变的。否则,她也不会对叶琢忠心耿耿了。叶琢将来不管怎么样,都不会亏待她跟秋菊,对于这一点,她有信心。

“奴婢是想问,咱们现在是要到郑家去吗?要不要去雇一辆马车?”她问。

“今天不去郑家,去广能寺。你去雇一辆马车来吧。”叶琢道。她不是真正的叶琢,所以对郑氏,她有照顾的责任,却没有依赖和依恋的孺慕之情。今天发生的事情,不是郑氏能分担的,告诉了于事无补,还徒增担心。她去广能寺,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广能寺?”秋月看看叶琢,欲言又止,想要劝阻她不要去那么远的地方。不过想想今天发生的事,知道叶琢心里不痛快,终究没有说话,快步跑出去找马车。待叶琢走出去,便见一辆马车停在了巷口处。

广能寺是南山镇香火最旺的一个寺庙,它之所以香火最旺,是因为寺里的方丈能仁大师,在聂贵妃还是小女孩儿的时候,就给她批过命,说她的命贵不可言。就在那一年的秋天,聂贵妃就被还是太子的皇上看中,纳入府中,做了良娣。之后母凭子贵,在无子的皇后死后,做了天下最尊贵的女人。

广能寺建在离南山镇并未多远的一座山上。不过一顿饭的功夫,马车便停在了寺庙门口。叶琢让秋月付了钱,然后拾级而上,一口气走到了山顶。

死后又重生,这让叶琢对于神灵极为敬畏。她先到大雄宝殿,恭恭敬敬地烧了香拜了佛,这才找到了一个和尚,道:“不知能否借贵寺的棋盘一用?我想摆个残局请能仁大师指教指教。”

能仁大师是个得道高僧,因为帮皇贵妃批命而名声大震。所以平时就有许多人千方百计地接近他,想要他也给自己批一个贵命,这让能仁大师不胜其烦,干脆一律谢绝。可他偏又是个棋痴,喜欢跟人对弈,于是就常常有人以请教棋艺为借口,想要达到目的。能仁大师在上过几次当之后,就不再愿意跟不认识的香客对弈。

因此叶琢这话一出,那和尚的脸色就变了,敛起笑容道:“对不住施主,我家方丈不便见客。”

叶琢依然不徐不慢地道:“不见也没有关系,我只留一残局即便离开,无需跟能仁大师见面。”

既然人家说不需要见面,留一残局也不打紧。反正那盘棋留下,能仁大师想看就看,不想看也不打紧,并无什么妨碍。那和尚便不再多话,说了一句“请稍等”,便出了殿堂。没过多久,拿了一副棋的棋盘进来,递给叶琢。

叶琢在棋盘上摆了一个残局,递给那和尚,然后合什施了一礼,便带着秋月离开了大雄宝殿,往山门走去。

“姑娘,您刚才那是……”秋月忽然觉得自己越发的看不懂叶琢。

叶府不过是商贾之家,老太爷叶予章对孙女的要求就是女红要好,再识得些字、学些行止的礼仪。女红好,做出来的绣品卖价就高;而识得字、懂些礼仪,就能在出嫁时多些筹码,为叶府换取更大的利益。除此之外,琴棋书画这种既花钱又无用的东西,是叶予章看不上的。因此,秋月不知叶琢何时学会了下棋,竟然能摆出一盘残局来。

“那盘残局,不过是在书上看到的,具体的,我也不懂。”叶琢解释道。

她前世被称为京城才女,琵棋书画样样精通,而棋艺最佳。重生之后,她发现这些东西在谋生时并没啥大用,还不如女红来得实在。好在现在能派些用场,只要那和尚能把她的这个残局送到能仁大师面前,她就有信心能得到能仁大师的召见,并达成她的目的。

“哦。”秋月恍然大悟,正要说话,旁边却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姑娘用书上看来的一盘残局,想要见能仁大师,怕是不行。”

两人转头一看,却见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男子,身穿一件绛紫色云纹绣花锦袍,头戴八宝攒珠冠,面色如玉,眉目清朗,缓缓地从山下走上来。在他后面,还跟着两个下人打扮、肩上挑着担子的男人。

(谢谢秦慕瑾和凝鈺打赏的平安符!)

97

玉琢

玉不琢,不不成器。她将用手里的刻刀,雕刻图案出世间最美的的幸福和快乐。——————————————————————————————————泠水已有近完结啦文:《知味记》、《良田千顷》、《再次穿越之茶言观色》,坑品有确保。“琢儿。”看到叶琢这动作,郑氏站了起来,走到她面前轻抚了一下她的秀发,“再等一等吧,你爹他……或许有事耽搁了。”。……

作者:坐酌泠泠水类别:竞技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