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惊艳

第三十三章 惊艳

时间:2021-11-02 07:00:59来源:

这男子看见叶琢,眼睛不由得一亮。昨天的叶琢,身着一件浅紫色绸缎绣花长裙,腰系碧青色顺心绦,头上只插一根玉簪,再在发间装饰点缀了两朵珠花。衣着虽不华美,更有甚者也可以说是素雅,但她眉眼如画,姿态翩然。站在台阶之上,在秋风拂过之下,衣袂猎猎,似欲登仙而去,看到这男子的目光,叶琢心里不喜,淡淡道:“多谢公子提醒。”转头对秋月道,“那我们走吧。”。


小说推荐:大至尊魔帝 诸天债权人 隐藏版娇妻 草根系型男 未来之一起来捉妖 剑破九天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玄天运石 请叫我坑神大人 异世争雄之乱世崛起


>>>《玉琢》章节目录<<<

第三十三章 惊艳

这男子看到叶琢,眼睛不由一亮。今天的叶琢,身穿一件浅紫色绸缎绣花长裙,腰系碧青色如意绦,头上只插一根玉簪,再在发间点缀了两朵珠花。衣着虽不华丽,甚至可以说是素净,但她眉眼如画,姿态翩然。站在台阶之上,在秋风轻拂之下,衣袂猎猎,似欲登仙而去,竟有一般俗世女子所没有的空灵清雅之气,如同那绝世之玉,由内而外散发着一种晶莹剔透到纯净无物的美。

看到这男子的目光,叶琢心里不喜,淡淡道:“多谢公子提醒。”转头对秋月道,“那我们走吧。”

那男子见她欲走,忙又叫道:“姑娘,我可以让你见到能仁大师。”

“多谢公子好意,但如果我那盘残局不能让能仁大师留客,我自不会做那不识趣之人,打扰大师的清修。”叶琢对他轻轻一福,“告辞了。”说完快步往山下走去。

一随从见自家公子表情讪讪,目光却一直追随着那姑娘的背影,开口道:“这姑娘的容貌,根本比不上咱们家大小姐。咱们家大小姐还没这么傲呢,偏她不识好歹,公子有心帮她,她还冷冰冰的拒人于千里之外。”

另一随从眨了眨眼睛,笑嘻嘻地道:“你知道什么?咱们公子,就喜欢这种冷美人。”

那男子伸腿踹了他一脚,轻斥道:“胡说八道什么?要是让人听见,你们的屁股又开花了。”

那随从正要张嘴说话,忽见一个和尚飞快地从山上下来,与他们擦身而过,嘴里对山下喊道:“那位女施主,请留步,请留步……”主仆三人齐齐转过身,朝山下看去,只见刚才那和尚很快追上了刚才那两名女子,然后停下来跟她们说着什么。不一会儿,三人便朝山上走了上来。

待看清楚和尚的容貌,那男子心里陡然一喜,上前一步,行了个合什礼,唤道:“慧悟师父。”

慧悟定睛一看,眼前这位却是南山镇谢家的二公子谢云霆,连忙回礼道:“谢公子。”

“天气转凉,家父让我带些夹衣上山,赠予各位师父御寒。”谢云霆道。

“有劳谢施主挂念布施,来,山上请。”慧悟作了个手势,又转身向叶琢道,“女施主请。”

一行六人一同往山上走去。

“我倒是极为好奇,不知是何残局能让慧悟师父追至山脚,要知道能仁大师的棋艺极高,一般的残局还入不了他老人家的法眼。”谢云霆一面往山上走,一面跟叶琢搭讪。

“大概是机缘巧合,正好入了大师的法眼吧。”叶琢回道。

见叶琢并不热络,谢云霆也不在意,自我介绍道:“我是南山镇镇东谢家的谢云霆,排行第二。”又问,“不知姑娘贵姓?”

叶琢不太愿意让人知道她今天到能仁寺来,更不愿意让人知道她是叶家的人,再加上对眼前这人印象不好,实在不大想回答他的问题。但这人问到面前,也不好太过失礼,平白的得罪人,还给和尚留下坏印象,只得道:“小女子姓叶。”

“叶?莫非是南山镇西的叶家?”谢云霆眼睛一亮。

叶琢淡淡一笑,并没有作答。

这时,一行人已穿过山门,直接从后面的山径进入了禅院之内。一进院子,就看到参天的榕树之下,有几个人正围坐在一个石桌旁,眼睛盯着桌上的棋盘,嘴里还讨论着什么。其中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和尚,必是能仁大师无疑;而他旁边坐着的两位男子,皆是十八、九岁年纪。一个穿着月白色锦袍,相貌俊朗尤在谢云霆之上;而另一男子身着天青色锦袍,相貌普通,但那双眼睛却极为清亮,气质倒比英俊的同伴更胜几分。

听到脚步声,那几人抬起头来,向这边看来。

“大师,这位就是那位摆出残局的叶施主。”慧悟急上几步,介绍叶琢,又指着谢云霆道,“这位是谢施主家的二公子,前来布施僧袍。”

能仁大师起身施了一礼:“二位施主有礼了。”又介绍身后的两个男子,“这是聂施主,这是杜施主。”

“聂公子?”谢云霆看着那个穿月白锦袍的英俊公子,眼睛一亮,拱手道,“在下南山镇谢云霆,请问聂公子可是南云城聂家的公子?”

聂公子回了一礼:“在下聂博文,正住在南云城内。”

“聂博文?”谢云霆的眼睛更亮了。他知道,聂家家主的嫡子,就叫聂博文。真没想到今天上山布施僧衣,竟然能有幸遇到聂博文。看来今天真是烧高香了。如果能与聂博文交好,那谢家的生意岂不是可以更上一层楼?

不过他深知对于这种贵公子,不能太过谄媚,转头看着穿天青色长袍的男子道:“这位是……”

“这是我朋友杜浩然。”聂博文道。

谢云霆又跟杜浩然拱手见礼。

而这边的能仁大师却不耐烦听他们寒暄,对叶琢道:“这位叶施主,不知你这盘残局是从何而来?可有解?”

叶琢微笑道:“这残局是小女子偶然所得,冥思苦想三个月,略有所悟。”

她前世在京城在棋艺上也算小有名气,与寒临寺的尼姑圆融大师是极好的棋友。这盘残局,就是圆融从一残卷上看来的。两人苦思三个月,最后还是她把这残局破了。要不是为了得到能仁大师的青睐,以获得他的帮助,她绝不会拿这盘残局出来。

“哦?”这句话,不光是把能仁大师和杜浩然说得脸色一变,便是聂博文也连忙止住谢云霆的话,望将过来。

要知道,能仁大师虽说不能算是国手,但他的棋艺也算是极为厉害的了。却不想他解不出的一盘残局,这个只有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却能破解出来,还说是她花了三个月自己悟出来的,这话如果是真的,那这位小姑娘岂不是棋中天才?

而谢云霆心里更是大奇。南山镇镇西的叶家他是知道的,那就是一暴发户,发迹不过十几年,满身的铜臭,丝毫没有文化底蕴。叶家的人能识得几个字,就已是不错了,怎么可能出来一个棋艺高手?难道那残局,还真是这叶姑娘从书上看来,借此来蒙能仁大师的?

能仁大师今年已有七十多岁,一生走南闯北,见过各种奇人逸事,倒没因叶琢的话而生出怀疑之心来,只是伸手指着他对面的位置道:“不知老纳是否能有幸与姑娘下一盘棋?”

“能与大师对弈,是小女子的荣幸。”叶琢合什施了一礼,从容地坐了下来。她来此,本就为了下这一盘棋。现在机会就在眼前,自然不会推辞。

见叶琢姿态从容,行止优雅,身上并无一丝的烟火气,聂博文和杜浩然心中的怀疑又消散几分。这样身上带着清灵之气的女子,没准真是一个棋艺高手。而谢云霆,则在心里已断定叶琢并不是镇西叶家的人了——鸡窝里怎么能飞出金凤凰来?

看着叶琢伸出纤纤玉指,拈了一枚黑棋放到棋盘上,能仁大师随即拧眉沉思,而聂博文和杜浩然也跟着皱起了眉头,苦思起来,便是棋艺不精的谢云霆也来了兴趣,目光由叶琢的脸,转移到了棋盘之上。一时之间,诺大的一个院子,只听到偶尔几声鸟鸣和轻风吹拂树叶的声音。

97

玉琢

玉不琢,不不成器。她将用手里的刻刀,雕刻图案出世间最美的的幸福和快乐。——————————————————————————————————泠水已有近完结啦文:《知味记》、《良田千顷》、《再次穿越之茶言观色》,坑品有确保。“琢儿。”看到叶琢这动作,郑氏站了起来,走到她面前轻抚了一下她的秀发,“再等一等吧,你爹他……或许有事耽搁了。”。……

作者:坐酌泠泠水类别:竞技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