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赌石(一)

第三十四章 赌石(一)

时间:2021-11-02 07:01:00来源:

良久,能仁大师才拿出来一颗白棋,下了一子。叶琢不假思索地又下了一颗黑棋。随着这枚黑子一落下来,原来是成了死棋的黑棋形势一变,局势登时豁然开朗出来。能仁大师把手里的白子一扔,哈哈哈哈大笑出来:“老纳明白了了,原来是是这样,原来是是这样,哈哈……”立站起身来,双“能仁大师多礼了,小女子愧不敢当。”叶琢忙身子一侧,避开了他这一礼。。


小说推荐:从主播到影帝 我的冰山女总裁 猛男总裁不许哭 全人类穿越玩游戏 深夜乐园 都市异能者 我在漫威堆方块儿 从今天开始不当魔头 傻子的王妃 替补甜妃


>>>《玉琢》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 赌石(一)

良久,能仁大师才拿起一颗白棋,下了一子。叶琢不加思索地又下了一颗黑棋。随着这枚黑子一落下,原来成为死局的黑棋形势一变,局势顿时豁然开朗起来。能仁大师把手里的白子一扔,哈哈大笑起来:“老纳明白了,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哈哈……”立起身来,双手合什,向叶琢深施一礼,“多谢叶施主赐教。”

“能仁大师多礼了,小女子愧不敢当。”叶琢忙身子一侧,避开了他这一礼。

其实她知道,爱棋之人得到一盘残局,最先要做的便是自己冥思苦想而不是找人破解。千思万虑中忽有所得,继然恍然大悟,那种大热天骤饮冰水的酣畅淋漓,才是破解残局的妙处所在。向他人请教破解之法,是自己实在想不出了,才会不得已而为之的下策。今日能仁大师拿到那盘残局,不过是想了一柱香的时间,就派人将自己唤上山来说出破解之法,不是他的棋法不高,而是他心胸开阔,欲要给自己一个见面的机会。因此,她对于能仁大师此时不仅没有丝毫轻慢之心,反而心生敬意。

“不知女施主是否能跟老纳再下一局?”

“幸甚至哉。”

一老一小相对一笑,复又坐了下来,将棋盘上的棋子收拾干净,重新开局。

叶琢深知刚才那一盘残局,还不能显示自己的本事。要想获得老和尚的青睐,就得拿出看家本事来。再说,能仁大师的人品,也值得她用尽全力去敬重。于是这一盘棋,她凝神摒思,倾尽全力。一个时辰之后,这盘棋她最终以半目子险胜。

一局终了,院子里仍然一片静寂。

如果说刚才大家还怀疑叶琢不知从哪里获得一盘残局,试图用那两步破解之棋来求见能仁大师,想要让他帮自己批命,那么此时,她便用自己精湛的棋艺证明了她自己的实力,打消了大家仅存在心里的那一点怀疑!

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怎么竟然有不输于能仁大师的棋力?这方圆百里,就没听说过有这么妖孽的存在?

怀疑消除之后,大家心里又升出这么一个疑虑。

“请问叶姑娘师从于哪一位大师?”能仁大师问道。他此时心情极为激动。这位叶施主很显然就住在这附近,这就意味着他以后能经常有机会跟她那位高人师父对弈,再不用每日拉着那些臭棋篓子浪费时间了。

这个问题,叶琢早已想好了答案,道:“小女子的棋,是五岁时开始跟家中的一位老仆云伯学的。”

“老仆?”这个答案让能仁大师越发的激动。这位云伯,必是隐世的一位高手啊!“他现在在哪里?叶施主可否带老纳前往一见?”

“云伯他……前年已病逝了。”叶琢垂下眼睑,神色黯然。

叶家,以前自然有一位云伯;而且这位云伯,确实是前年病逝了。最妙的是,这位云伯一直孤身一人,他没有家人,也没人知道他来自哪里。所以叶琢这谎言,是经得住调查的。

“可惜了!”能仁大师叹息。沉默一会儿,他抬起头来,看向叶琢:“叶施主以后有空闲,尽管到山上来,老和尚这里随时欢迎。”

“多谢能仁大师。”叶琢心愿达成,心中欣喜,不过脸上仍如一潭湖水,并未露出喜色。她看看天色,合什道:“时辰不早了,为免家人掂记,小女子先告辞了。”

能仁大师也不便留,唤道:“慧悟,代我送叶施主下山。”

“是,方丈。”慧悟对叶琢作个手势,“叶施主请。”

叶琢向大家施了一礼,这才转身离去。

看看叶琢那窈窕的身影,再看看坐在那里并无离去之意的聂博文,谢云霆心里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刚才离去的那位叶姑娘,犹如玉石刚从石头里开出来所显露的那一抹绿意,最初的一眼就清冷脱俗得让人心动;可聂家的公子不是那么轻易能遇上的,就算遇上了,也不一定有机会能与他交往。现在机会就在眼前,如果自己把这机会放掉了,非捶胸顿足后悔不可。

怎么办?怎么办?

斗争的结果,最后谢云霆还是决定留下来与聂博文相交。那位叶姑娘既然拿盘残局来结识能仁大师,想必以后是会常上山来下棋的,只要派个下人到这里守着,不怕以后没机会见面。倒是聂博文,过了这村恐怕就没这店了。这么想着,他便静下心来,想要跟聂博文攀谈。

却不想聂博文根本无意与他说话,只跟能仁大师闲聊了两句,便起身告辞了。

谢云霆赶紧也跟着告辞,到了山下,又道:“聂公子,不如让在下作东,到南山镇上吃个午饭再走?”

聂博文笑道:“不了。在下今天受家父委托,来看看能仁大师。一会儿就要回南云城去。”见手下已牵马过来,便翻身上马,对谢云霆一拱手,“告辞。”便与杜浩然策马而去。

谢云霆虽然有些失望,但并不气馁。他也知道像聂博文这种贵介公子,想要与他交好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反正今天,他也算跟聂博文认识了,这就是一个大收获,也是一种机缘。以后有机会见面,再慢慢加深交情就是了。

他上了马车,心情极好地回了南山镇。到了玉街下了车,正在进自家铺子里去,忽然瞥见街对面有一个浅紫色的身影,似乎正是刚从山上下来不久的那位叶姑娘,他忙跟随从交待一声,便往对面走去。走到铺子门口一看,正在那里挑选原石的,可不正是叶姑娘吗?

原来玉街是南山镇最繁华的玉料、玉器交易市场,各作坊的玉器都会在那里出售,卖给全国各地的玉器商人。而叶琢早在听叶予期说玉街有店铺出售原石,她就打定主意要来看看了。叶予章为人吝啬,在家用方面管得极严。叶琢每月的月钱不过是五钱银子,平时要想吃口好的,还得自己掏钱。在叶琢重生之前,因为她身体不好,郑氏几乎都把她自己和叶琢的月钱都填补给女儿补身体去了。郑氏出府之后,叶琢又雇马车去郑家,她现在手头上,只剩下了三钱银子。就算是把她这段时间积攒起来的绣品卖了,也不过再多一两钱银子而已。

这样的一穷二白,对于即将要跟叶府决裂的叶琢来说,极为的不利。虽然她手头还有一些首饰,郑氏那里也还有三百两银子,但叶琢还是希望能通过自己的能力去赚钱。没有赚钱的能力,那还不如听从叶予章的安排,嫁到一个衣食无忧的地方去,过一辈子最郁闷的生活。

所以叶琢在马车上看到玉街的时候,就决定下来,到街上走一走。

她听叶予期说过,很多的原石大矿坑里开采出来,有些里面有玉,有些没有玉,可赌性很大,所以就有些人专门到矿坑里买原石,然后出卖给外地的客商。这些原石价钱不等,有的很便宜,但一旦里面发现玉石,就能发大财。当然,这样的发财机会,不过百分之一,这还是南山镇的玉石矿含玉量比较高的缘故。

今天好不容易摆脱春雨的跟随,她便想来看一看。如果有可能,她想试一试。

玉街上卖原石的店铺也有十来家,她选了一家人少的,进去慢慢地看那些原石。粗粗扫了一眼,又略略问了一个价钱之后,她的心里便有些失望。难怪伯祖父说买原石叫做赌石,还说“十赌九输”,原来这原石果然靠赌。这些石头,看上去除了颜色、纹路有些差异,实在看不出有什么不同。再加上里面的含玉率低,要想买中一块里面能出玉的,还真是困难。

她叹了一口气,伸手摸了摸面前的一块石头。随即一愣,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97

玉琢

玉不琢,不不成器。她将用手里的刻刀,雕刻图案出世间最美的的幸福和快乐。——————————————————————————————————泠水已有近完结啦文:《知味记》、《良田千顷》、《再次穿越之茶言观色》,坑品有确保。“琢儿。”看到叶琢这动作,郑氏站了起来,走到她面前轻抚了一下她的秀发,“再等一等吧,你爹他……或许有事耽搁了。”。……

作者:坐酌泠泠水类别:竞技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