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筹划

第三十七章 筹划

时间:2021-11-02 07:01:00来源:

“你怎么明白?”叶琢不慌不忙地进了房间,将披风解了下去。“秋桔说的。”秋菊递过来披风,作出解释道,“今儿个正院要搬动和修剪花木,就叫秋桔过去的帮着,她听到的。”叶琢点了点头,盼咐道:“你准备好一第一次下水,我想全身沐浴。”“姑娘您不怕吗?”秋菊忧虑地望着叶琢。叶“秋桔说的。”秋菊接过披风,解释道,“今儿正院要搬移和修剪花木,就叫秋桔过去帮忙,她听见的。”。


小说推荐:


>>>《玉琢》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 筹划

“你怎么知道?”叶琢不慌不忙地进了房间,将披风解了下来。

“秋桔说的。”秋菊接过披风,解释道,“今儿正院要搬移和修剪花木,就叫秋桔过去帮忙,她听见的。”

叶琢点点头,吩咐道:“你准备一下水,我想沐浴。”

“姑娘您不担心吗?”秋菊担忧地看着叶琢。

叶琢一笑,伸手抚了一下秋菊胖胖的脸:“咱们秋菊,也知道操心了。”

“姑娘……”秋菊不依地跺了一下脚。

“放心吧,老太爷和老爷都不会同意的。凭姜家以前的家境都不行,现在就更不会了。”

秋菊是个心大的,听得叶琢这话,便放下心来,高高兴兴地出去去准备热水。

秋月见秋菊出去,将手中斟的茶递给叶琢:“姑娘,我去花园看一看。”像这样的事,哑巴嫂子应该会留信的。

叶琢接过茶杯,道:“秋月,你等一下。我记得秋菊跟你一样,都是签活契进府的吧?你们的契约,还有多久到期?”

秋月一愣,不解地看着叶琢,不过还是答道:“我们都是十一岁那年进府的,签的是六年活契,离出府还有一年半的时间。不过秋菊跟我不同,她爹前年就去世了,她哥哥性子懦弱,撑不起家户,她娘还得看她嫂子的脸色过日子,估计不会来赎她回去了。前儿我回去,遇见她娘,她娘还哭着说,让秋菊陪着姑娘嫁到夫家去,以后让姑娘多照应她呢。至于我……”她看了叶琢一眼,“我会陪着姑娘出嫁,看着姑娘过得好了,再叫我爹来赎我回去。”

叶琢点点头。对这些丫头的情况,她自然很清楚。问问秋月,也是想再次认证一下。不过她对秋月的话不置可否,又问:“秋桔是卖的死契吧?你可知她除了大伯家,还有什么亲人?”

“我听她说,倒是有个舅舅对她挺好的。不过她大伯要把她卖掉,舅舅也没有办法。”秋月说完,忍不住问,“姑娘,您问这些干什么?”

叶琢拉着秋月的手:“你坐下来,我跟你说。”

秋月依言坐下。

“秋月,今天的事,你也看到、听到了。想来你也明白,就算姜家的亲事老太爷不会答应,新进门的太太那里,必然不会放过我的。她无非是要寻一门让老太爷动心、而又对我不利的亲事来报复我。像这样的亲事,我自是不会答应。到时候,或是过继到大房去,或是到尼姑庵里暂住一些日子。所以到时候,我怕顾及不到你们。现在……”叶琢从怀里掏出赌石所赢的银票,“十两给你,十两给秋菊,十七两赎秋桔,想来也够了。这件事,你好好安排一下,找一些借口,陆续出府去。免得到时我走了,你们还得留在这府里受罪。你们是我的丫头,不管是王姨娘,还是龚氏,都不会让你们好过的。”

“姑娘,这绝对不行。”秋月把银票推了回去,“我们走了,把您一人丢在这里,这是人做的事吗?我们是万万不会丢下您不管的。”

“秋月!”叶琢沉下脸来,“你们在这里,还让我束手束脚。老太爷和老太太对我有顾忌,不会对我怎么样,龚氏也不敢如何。但他们对你们,可是完全没有顾虑的。想打就打,想卖就卖。打卖了你们,就是断了我的手脚,伤了我的心,这绝对是他们最乐意干的事。为了你们,我想做什么都不敢做。所以你要是为我好,就听我的话,赶紧出府去。”

“这……”秋月心里隐隐知道叶琢说的有道理,但让她丢下叶琢出府,良心上却过不去。

“今天的事,你也看到了。我会借能仁大师的手离开这里的。你们走了,我才没有顾虑。你要知道,你还有疼你的爹娘,你得为他们想想。你要被龚氏打死在府里,你叫他们怎么办?你又叫我怎么心安?”

“那……我叫我爹来赎我就行了,银票我是绝不能要的。姑娘您留些钱在身上,行事也方便些。”秋月想着,如果叶琢真能出府,她自己出府了,倒还可以帮叶琢一把,而不是留在府里扯她的后腿。

“不过,姑娘。”她又疑惑地问,“如果大老太爷不愿意让您过继,您不能去舅老爷家跟太太团聚吗?干嘛要暂住到尼姑庵去?”

“那不过是下策,就算到尼姑庵住几天之后,我也会回到母亲身边的,你放心好了。”叶琢道。

秋月看着叶琢那自信而从容的脸,万般不安的心稍定了一些。今天姑娘的所做所为,她都看在眼里。这样的姑娘,让她既陌生又心慰。姑娘既能让新太太吃瘪,又能让能仁大师刮目相看,或许,她可以顺利地过继到大房也说不定。

“这些银票,你先拿着,如果真用不着再还给我也不迟。”叶琢又把银票塞给秋月。

“好。姑娘放心,我会把事情办妥的。”秋月不再推辞,接过了银票。

叶琢又叮咛:“你和秋菊先走,否则到时,我怕他们会卡着不让你们走。秋桔倒是无关紧要,他们不会为难的。”

“是。”秋月强忍着眼泪,不让自己哭出来。

“姑娘,水准备好了。”秋菊进来禀道。

叶琢深深地看了秋月一眼:“好了,你去花园走走,打探一下消息吧。”

此时,叶家正院里,叶予章看着哭哭啼啼的女儿,心情极为烦躁:“你不要再说了,你好好把儿子管教好,以后我自会叫你母亲帮你寻一门好亲。但琢儿的事,你休要再提。”说完,起身拂袖而去。

“娘。”叶家梅哭倒在姜氏怀里。

“好了,这么大的人了,还老哭,老哭。”姜氏拿着手帕,慈爱地给叶家梅抹眼泪,“你爹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这门亲事,他是绝不会同意的。”

“可兴儿说了,只要娶了琢儿,他就好好收心,再不出去招猫逗狗了。我公公又说,他要再招惹是非,就把他的腿打断。娘,您就这么一个亲外孙,您不疼他,还有谁疼他?您就算不疼他,您也为你女儿的后半辈子考虑考虑吧?要是兴儿再闯祸,我就真没指望了。琢儿又漂亮又聪明,一定能帮我把兴儿管住的。您劝劝爹,就把琢儿许配给兴儿吧。”

姜氏叹了一口气:“真不行。你不知道,你爹就指着琢儿能给家里攀门好亲呢。”

“娘……”叶家梅摇着姜氏的胳膊,不断地哀求。

“好了,你先回去吧。我再劝劝你爹。”姜氏被叶家梅闹得头疼,只得暂时应下。

“那女儿就先回去了,您一定要好好帮着劝劝我爹呀。”叶家梅也知道父亲的性子,这事不是那么容易的,再说下去,老太太发起火来,便是连个劝的人都没有了。只得站起身来,叮嘱道。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姜氏摆摆手。

叶家梅只得施了一礼,带着丫鬟出了上房。

“姨母,我去送送表姐。”坐在一旁的王姨娘忙站了起来。

“去吧。”姜氏一摆手。

王姨娘跟着无精打采的谢家梅,一直走到回廊处,见四周无人,这才笑道:“表姐,其实,这事也不是没有办法。”

“哦?什么办法?你说你说。”叶家梅眼睛一亮。

王姨娘笑道:“要知道,儿大不由娘;这女儿大了,也是不由家里长辈的。如果琢儿哭着喊着要嫁给兴儿,老太爷想来也不好拦着。您啊,只要叫兴儿到家里来,跟琢儿见见面,说说话,咱们再那个……给他们制造些机会,就算琢儿不想嫁,恐怕也由不得她。”

97

玉琢

玉不琢,不不成器。她将用手里的刻刀,雕刻图案出世间最美的的幸福和快乐。——————————————————————————————————泠水已有近完结啦文:《知味记》、《良田千顷》、《再次穿越之茶言观色》,坑品有确保。“琢儿。”看到叶琢这动作,郑氏站了起来,走到她面前轻抚了一下她的秀发,“再等一等吧,你爹他……或许有事耽搁了。”。……

作者:坐酌泠泠水类别:竞技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